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二十章 我怀孕了
    经久不绝的欢呼中,第28届金曲奖落幕。

    散场时,恭喜、攀谈的明星明显增多,笑容也更加诚挚。秦泽耐着性子应付,一个月的职场锻炼,让他大受裨益,换成刚实习或者在校生时,他会感到厌烦,现在还是厌烦,但能很好的藏住心里的想法,耐着性子与各路牛鬼蛇神寒暄客套。

    混个脸熟总是好的,在座的都不是辣鸡,都是有人脉有票子的明星,没准以后就用上了呢。

    他们搭乘葛灵和丁乐歆的保姆车,返回酒店。

    本来的打算是租一辆商务车,这下还省了笔钱。尽管他们不缺钱,但秦泽潜意识,依然能省则省,归功于老爷子穷养男的套路。

    车上,丁乐歆几个女人叽叽喳喳聊天。

    葛灵眉眼含春的说:“秦泽,有脸书账号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秦泽心想,脸书我只听说过,不曾见过。

    “那微信吧,我们加一下微信。”作为大陆宝岛两头发展的明星,葛灵肯定有微信账号。

    成年人似乎都不用企鹅的,聊天工具清一色的微信。

    秦泽是微信企鹅一起用,大学之后,企鹅用的越来越少,因为姐姐用微信,作为一名合格的姐控,要紧跟姐姐的脚步。

    徐韵寒也掏出手机:“我们也加一下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扫码加好友。

    秦宝宝反复观察葛灵的神态,来自女人的敏锐直觉,她嗅到了不对劲的苗头。

    莫非又是一个中了老弟无形撩妹技能的可怜虫?

    哼,这黑了心的蛆。

    返回酒店,秦泽冲进洗手间淋浴,神清气爽,穿着大裤衩,躺床上看电视,顺便等姐姐鬼鬼祟祟的敲门。

    熬到十一点,咚咚咚的敲门声来了。

    秦泽开心的跳下床开门,门口站着妩媚美人葛灵,笑意浅浅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。”秦泽朝外张望,没看见丁乐歆和徐韵寒。

    我来勾搭你呀!

    葛灵心说。

    勾搭一个男人最快速的方法是什么,没错,夜袭汉子房。

    葛灵从一见面,就对秦泽很感兴趣,一半是才华,一半是颜值,长的漂亮的女人受欢迎,帅哥同样也有市场。恰好她又是猎艳心比较强的女人。真正喜欢上秦泽,是在今晚,一首歌把她唱出了高潮。

    真是个奇男子。

    “请进请进。”秦泽邀请葛灵入屋。

    葛灵在沙发上坐下来,酒店房间配有两张单人沙发,一张玻璃圆桌。

    “我去烧壶茶,茶叶应该不怎么好,将就一下。”秦泽扭头就去烧水,虽然摸不清宝岛妹子来自己房间做什么,但老爷子棍棒底下教导出来的待客之道不能缺。

    葛灵心想,先喝喝茶,谈谈心,也好。

    茶烧好了,秦泽和葛灵面对面坐,品茶聊天。

    “阿泽是第一次来宝岛吧,感觉怎么样。”葛灵漫不经心的随口问,喊名字太生疏,不适合两人发展关系,喊昵称可以快速拉近彼此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风景挺不错的。”秦泽心想,阿泽的称呼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这次来宝岛,没带女朋友一起?”葛灵试探道:“每年来宝岛旅游的大陆游客很多,不过办理通行证比较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哪来的女朋友啊,我是单身狗。”秦泽自黑。

    “分手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交过女朋友,”秦泽岔开这个让人伤心的话题:“你刚从徐韵寒那边过来?”

    徐韵寒也在这家酒店,尽管丁乐歆和葛灵邀请她住自己家,可徐韵寒也有助理和经纪人,分住两地太麻烦,都住进朋友家,又太叨唠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葛灵喝了一口茶,欣赏秦泽的身材和颜值,越发满意,感觉这个男朋友可以玩很久......不对,可以交往很久。又帅,又才华,又会赚钱。

    她和前男友分手好几个月了,一直没物色到心动的男人。相比秦泽,前男友简直是渣,人品一般,容貌小帅,才华......这是什么东西,根本没有。唯一的优点是老爹有钱,他是个富二代。看秦泽身强体壮的身材,腰力肯定棒棒哒。

    竟然没交过女朋友,可以,一血我拿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好的条件,竟然没交过女朋友?”葛灵问。

    “姐姐不允许......不想过早交女朋友,事业为重。而且也没经验,不知道怎么追求女孩子。”秦泽改口。

    我好像听到了什么悲伤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其实交女朋友并不难,女孩子没你想象的那么难追。”葛灵心里一动,不光要拿一血,还要教他解锁各种姿势,啧啧,想想就刺激。

    “是嘛。”秦泽表现的兴致缺缺。

    撩妹这种事他是没什么兴趣的,只要学会撩姐就行了,子衿姐也是姐。

    没交过女朋友、感情经历空白、纯情小处男。

    葛灵在心里打上标签,忽然发现天赐良机啊,这么优质的好男人,竟然没经历过感情,就像秦宝宝那样的超级大美人,没经历过爱情一样,可能吗?

    怎么想都是天上掉馅饼。

    葛灵觉得自己可以掌控这个小男生,想解锁什么姿势就解锁什么姿势。要牢牢抓稳喽,将来没准还能当个富家太太。

    一时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也有可能是说谎的,反正待会验证一下就好了。经验这东西总做不来假。

    葛灵正要给秦泽来一个图穷匕见,敲门声又响了,轻轻的,很鬼祟那种。

    秦泽立刻起身开门,姐姐敲门声太诡异,总给人偷情的既视感。

    门打开,秦宝宝穿着睡衣,俏生生站在门口,应该刚洗过澡,发丝还带潮,脸蛋晕红。

    姐姐绽放一个笑靥,伸手抱弟弟的脖颈:“小赤佬......”

    目光掠过秦泽,看见窗边端坐的葛灵,姐姐动作猛地一僵,笑容也垮了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目光交汇,一瞬间悟透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“挨千刀的小贱货,深更半夜勾搭我弟。”

    “大半夜的她来秦泽房间干嘛,药丸,今晚计划泡汤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很好的藏住了眼中的杀气,压回汹涌澎湃的洪荒之力,开心的笑:“葛灵,你怎么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葛灵也笑了,笑容无懈可击:“过来找秦泽谈谈创作灵感,我出道时,也是走创作型歌手路线,但这几年江郎才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有,我家弟弟没什么本事,写几首歌还是在行的。”秦宝宝笑容满面:“也是缺心眼,容易被外面的花花草草迷惑,除此之外,也没什么缺点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秦泽是很好的。”葛灵反击:“这么晚了,宝宝还来他房间啊?”

    “明天回大陆,看看他东西收拾的怎么样,”秦宝宝叹口气:“我啊,又当妈又当姐。”

    女人果然是天生戏子,她一脸母爱和姐爱泛滥的模样。

    然后秦宝宝和葛灵很热情的坐下来聊天,你一句我一句,言笑晏晏,好像她们是多年的老友,亲密的闺蜜。

    谁都想磨走对方,一场艰苦的拉锯战后,葛灵率先败退,时间太晚了,只是聊创作灵感,没必要打扰人家这么晚,一直赖着不走,那就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。

    便起身,笑着说:“我先回去休息,改天去大陆,再找阿......秦泽你聊聊。”

    好嘛,她仍然不死心。

    “可以的可以的。”秦宝宝热情的把她送出门,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长长的廊道尽头。

    姐姐关上门,洋洋得意,哼一声:“妖艳贱货,跟我斗。”

    说罢,踢了秦泽一脚,拧耳朵:“臭小子,一个不留神,你就给我搞事情。是不是很失望。”

    秦泽此时,多少回过味来了,恋爱经验缺乏,不代表他没脑子。

    “我又没和她发生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和她发生点什么?”姐姐竖眉,拧的更狠。

    秦泽终究不是甘愿被姐姐欺负的性子,一个摔碑手把姐姐拍翻在床上,骑上她娇软的身子:“一天不打上房揭瓦。”

    姐姐拿小拳头还击,啪啪砸弟弟胸口:“你就会窝里横,黑了心的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又不懂女人的套路,反应哪有这么快,我当然先请她进来坐坐。”秦泽自辩。

    “不管,就是黑了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日了狗呢。”秦泽说罢,给姐姐来一个笑摸狗头。

    秦宝宝被弟弟一百三十几斤的体重压着,就像孙猴子被光头大佬的五指山压住,反抗无效。

    好心塞。

    秦宝宝赌气道:“还想给你香吻奖励的,现在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了就没了,反正最近大河蟹。”秦泽抓起姐姐的小手,说:“洞房都只能牵手,知道不,生孩子也只能牵手生。”

    他从姐姐身上起来。

    秦宝宝一愣,忽然满床打滚:“啊啊啊,我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槽吐的,我给满分。”

    他掀起被子,把姐姐兜在里面,自己也钻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