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一十八章 最佳年度歌曲奖
    最佳国语女歌手奖,最后颁给了徐韵寒,而不是秦宝宝。

    徐韵寒喜出望外,一身素色长裙,发髻高挽,有着一张漂亮的鹅蛋脸,在女歌手里,她算是比较出彩的。

    往年的金曲奖,二十几个奖项里,大陆明星得奖的概率是最低的,不说什么政治形势,港台的实力唱将太多,剔除一些台语奖,原住民将什么的,剩下的也就半数,再由香江、宝岛、大陆的明星竞争。

    会场播放《新不了情》歌曲,旋律忧郁。

    同时字幕播报:“徐韵寒大陆女歌手,歌曲线条层次清晰,单曲专辑《新不了情》让人惊喜,成就耐听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徐韵寒上台领奖,与两名主持人握手,然后发表获奖感言:“首先我要感谢我的经纪公司星艺娱乐,给我这个机会,同时感谢金曲奖这个舞台,让我能站在这里。我记得有人跟我说过,说我风格飘忽不定,潜力到了尽头,很难在更进一步。我不认同这个看法,很多在场的歌手来说,缺的其实只是一首好歌。所以,我要感谢我的朋友秦宝宝,还有她弟弟秦泽。”

    镜头锁定席位上的秦泽和秦宝宝姐弟俩,画风略诡异。

    她俩正处在争议阶段,姐姐说:“哇,小赤佬果然是毒奶,你赔我的奖。”

    秦泽不服:“mdzz,关我什么事,这就是命,知道不,宝宝姐。”

    “宝宝姐”的称呼让秦宝宝毛骨悚然,嘴炮功夫她终究敌不过弟弟,便掐他的脸发泄。

    镜头打过来,恰好捕捉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姐弟俩立刻熄火。

    秦宝宝朝镜头展露僵硬的笑容。

    一片善意的哄笑生。

    明星们想,果然是年轻人,嘻嘻闹闹的,不过这对姐弟感情还真好。

    “当时厚着脸皮问秦宝宝要歌时,也没想到会有今天,而她很讲义气,一个电话就打过去问弟弟要歌。秦泽更讲义气,一个电话就把歌小样传过来了。而授权费,几乎可以说免费。我要谢谢他们,非常感谢。”

    感言结束。

    说者无心,但听者有意。

    很多歌星双眼大方精光,心想,还有这样的操作?

    看来想约歌,要先和他们做朋友......

    没有秦泽的那首歌,今天的徐韵寒就无法获奖,活生生的例子啊。

    台下,秦泽凑到姐姐耳边,小声说:“为什么有的奖唱歌,有的奖不唱?”

    他发现有的歌手演唱,有的则只是发表获奖感言。

    秦宝宝被他呵出的热气吹在耳根,酥了半边娇躯,嗔道:“我怎么知道,我也是第一次参加金曲奖。”

    姐弟俩正说着,支持人的声音:“接下来是最佳新人奖,入围的有,秦宝宝......”

    秦泽高兴道,“这个总归你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你别说话,”秦宝宝皱起小眉头:“你又想一口毒奶,毒死姐姐么?”

    秦泽大怒,捏着她的鼻子,把她脑袋牵到自己这边,姐姐鼻音浓重的叫:“疼疼疼......”

    徐韵寒抬起手机抓拍这一幕,喜滋滋道:“我要传到网上去。”

    主持人宣布道:“获奖歌手是.......秦宝宝!”

    掌声、欢呼声。

    镜头锁定。

    秦宝宝拿出手机,点开记事簿,看了眼获奖感言稿,托着长长的裙摆走向舞台。

    每个入围的明星都会准备一份获奖感言,秦泽也准备了。

    一束明亮的灯光照射下来,白裙反射出一团朦朦的光晕,衬托着她娇艳的容颜,雪白的肌肤,这一刻的秦宝宝,可谓万众瞩目。

    窃窃私语的人,自顾自聊天的人,心不在焉的人,统统把目光聚焦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大概只有用“妖艳”这个词形容她了,哪怕她穿着雪白的裙子。可姐姐的容貌、气质,和清纯玉女完全不沾边。

    精致的脸蛋,高挑玲珑的身段,眼波顾盼之间,妖冶无双。

    “你姐姐真漂亮。”徐韵寒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,我姐姐最漂亮。”秦泽自豪的说。

    “噗.......”徐韵寒笑喷,“不知道为什么,就想起“我弟弟是厉害”这句话,你俩果然是姐弟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站在舞台上,容光焕发,发型师精心打理的卷发斜披在右肩,反射光芒的钻石项链,洁白无垢的长裙,把她衬的仿佛女神,啊不,妖精。

    秦宝宝的获奖感言很短,不赘述乱七八糟的人物,“我要感谢我弟弟,没有他的支持,我或许还是默默无闻的女歌手,是他铺平了我的路,是他给了我力量和信心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鼓足勇气,凝视秦泽方向:“姐姐永远爱你。”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激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徐韵寒也忍不住为姐弟情深鼓掌......咦,好像从秦泽眼里看出了丁点儿心虚,是我的错觉?

    秦宝宝捧着奖杯返回,小女孩似的炫耀给弟弟看,“厉害吧,看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,好看,姐姐真棒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被弟弟的甜言蜜语哄的眉开眼笑,“香吻奖.......”

    姐姐及时刹车,不能飙车,要翻的。

    这里可不是家里,不能乱来,便改成“笑摸狗头”:“乖哦,姐姐回家再奖励你。”

    徐韵寒看着他们,一脸茫然,不知道为什么,总有种被喂一肚子狗粮的腹胀感,他们明明是姐弟啊,我又错觉了?

    秦泽觉得有必要抽时间和姐姐讨论一下“笑摸狗头”的危害性,毕竟一家人,这招太自黑。

    秦宝宝这边刚坐稳,下一个颁奖又报到她名字了。

    “最佳专辑奖,获奖的是........秦宝宝!”

    秦宝宝再次起身,又走了一遍。

    掌声依然热烈,有的歌手摇头苦笑,这个大家都服气,获奖专辑不是她的单曲专辑,而是《歌星》节目里的歌曲汇总,被星艺授权给宝岛当地的一家唱片公司,宝岛不在星艺的业务范围内,不过有合作伙伴。

    秦宝宝的单曲销售,不但连续两个月位列榜首,还破了宝岛的五年销售记录。要知道她在《歌星》节目唱的歌,质量远远高于她的单曲专辑,每一首都是经久不衰的佳作。

    秦宝宝靠着一张专辑,在宝岛收获了不菲的名气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知道了,”主持人笑着说:“感谢弟弟,永远爱你,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掌声和哄笑声飘荡。

    秦宝宝嫣然一笑,“是的,我弟弟最厉害。”

    徐韵寒心想,炫弟狂魔的称号要在宝岛流行了。

    “明星大家刚才也看够了,但除了明星之外,还有很多很多呕心沥血创作的音乐人,他们对音乐的贡献是巨大的。接下来颁发最佳作曲人奖,入围的人有秦泽、梁焕生、周有明、黄巍巍、李玉。”

    字幕播报,介绍入围作曲人的作品,以及履历。

    秦泽入围的歌曲是青花瓷,这首风靡大陆宝岛香江的歌。

    主持人目光扫过会场,解开手上的名单卡,笑了,“这个人大家绝对不陌生,得奖的是......”

    会场响起嘈杂的声浪,有人喊梁焕生,有人喊周有明,有人喊其他两位,就是没人喊秦泽!

    秦宝宝趁乱尖叫一声:“我弟弟.....不对,秦泽!”

    等会场声音安静下来,主持人大声说:“梁焕生!!”

    “梁老师,真的是你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老梁,我就说这届作家作曲人肯定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恭喜。”

    梁焕生起身,与朋友们拥抱,昂首阔步走向舞台。

    “这个奖不公平。”秦宝宝气的鼻子都歪了。

    “宝宝,你已经连得两个奖了,都和秦泽有关,评委会要考虑平衡的,不可能一个人写的歌好听,就把所有奖都颁给一个人。”徐韵寒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但阿泽就一个入围名单,最佳作曲人不是他,这趟宝岛算白来了。”秦宝宝郁闷道。

    秦泽看着姐姐蹙眉的小模样,刚想来一个笑摸狗头安慰,算了,一家人,不自黑了。

    “能陪姐姐来玩,就是最大的收获,金曲奖只是附带。”

    会说甜言蜜语的弟弟总能哄姐姐开心,秦宝宝美滋滋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今年有没有年度歌曲奖,”葛灵说:“这个奖不是没届都有,除非特别惊艳的歌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秦泽那首歌剧2就入围过,当时评委会吵了半天,我听朋友说过。”丁乐歆说:“但这种奖一般都到最后颁布,比较特殊,当做颁奖典礼的压轴,所以不会提前公布。也就是说到底有没有,这是个悬念。”

    一提这个,秦宝宝更郁闷:“他们都说我弟假唱,气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丁乐歆犹豫片刻,没忍住好奇:“秦泽,你是真唱还是假唱?”

    秦泽笑着说:真唱。

    丁乐歆“哦”一声,也不知信没信。

    金曲奖渐渐进入尾声,一个接一个的奖项颁发,秦宝宝抱着两个奖,脑袋歪在弟弟肩膀,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她今早为了不暴露和弟弟同床的事,特点起了大早,昨晚又喝醉,整天精神头都不太好。这会儿有点扛不住瞌睡虫。

    “到这里,二十四个奖项已经颁发完毕,”男主持人的声音:“但是大家别急着立场厚,今晚还有最后一个奖项没有颁发。”

    宝岛的语气词格外多。

    女主持人接话:“它就是最佳年度歌曲奖!”

    男主持人问道:“到底是那首歌能获此殊荣?我很好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