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零八章 打断腿
    原来美女总裁光鲜艳丽的外表下,竟有这么多的辛酸。他懂了,所以小蛮腰在游戏里的表现,和苏钰在现实中的风格截然不同。跟泰迪狗似的到处搞事情,喷人,被喷,恬不知耻撒娇卖萌。

    因为喷人她才有存在感,被喷她才觉得自己被重视。

    这是有多缺爱啊。

    相比起被你骂,我更怕被你无视。

    莫名的,秦泽心里酸溜溜的。

    他也没资格笑话人家是八点黄金档,他老秦家未必比黄金档的电视剧好多少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最喜欢你的那首歌吗?”苏钰只露出一颗脑袋,明眸凝视。

    “童话?”

    她摇头。

    “青花瓷?”

    她又摇头。

    “浮夸。”秦泽一口咬定。

    苏钰点点头,期待的语气:“能唱给我听吗?”

    “不唱!”秦泽心里一动,无情拒绝。

    “唱一个呗。”苏钰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不唱,滚犊子。”

    “唱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远死多远好嘛。”

    “求你了,唱一个。”

    苏钰脸上浮现不正常的红晕,眸子发亮。

    卧槽,这女人果然没救了。

    被我试探出来了,她果然喜欢别人骂她,严厉苛责她,秦泽想。

    “你公司那边什么情况了。”他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架空了,项目审核不关我事,资金审批不过我的手,我就是一个吉祥物。”苏钰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我开了一家投资公司。”秦泽想了想,措词:“如果你待那里不顺心,咱们合伙开公司怎么样。我负责创收,你负责管理。”

    苏钰不为所动:“你知道经营一家公司有多困难吗,投资公司需要的证件和手续都齐全了吗?框架搭好了吗?有充足的资金吸引人才和投资项目吗?银行那边有关系户吗?”

    她的问题,秦泽一个都回答不上来,经营公司这一块,苏钰比他有经验有能力。他连菜鸟都不算。

    “是吧,如果能单干,我早就自己出去了。虽说只要能把业务做起来,就能生存下去,但一个成熟的公司,单靠这点不够。”苏钰说,看她神情,显然是拒绝了秦泽,又没明说。

    “你哪来那么多废话,行不行一句话,总比你待在聚利混吃等死好,”秦泽忽然骂起来:“年纪也不小了,有点理想抱负行不行,别跟玩游戏一样,装备全靠混,没出息。”

    苏钰一脸兴奋,仍没答应。

    秦泽再骂:“我不是和你商量,我是命令你。”

    苏钰就说,“那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这抖m。

    我的套路用对了。

    秦泽有点期待,苏钰的管理能力很强,市场敏锐度很高,单看她能把聚利打理的井井有条,就知能力不俗。

    “其实听了这么久,我有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的私生子是苏昊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他年纪比你大。”

    苏钰沉默片刻:“我妈流过产,所以我没外面那个私生子大。”

    秦泽下午三点沪指收盘后就离开,苏钰躺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发呆。

    午后的阳光照进阳台,隔音玻璃把车辆飞驰的噪音放在外面,她翻了个身,很快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秦泽回家时,姐姐已经出差回来,闷头就回房间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做完晚饭,他进屋喊姐姐起床吃饭。

    秦宝宝小猪似的哼哼几声:“不吃不吃。”

    她这几天奔波在外,确实累,又不幸的赶上航班延误,在机场枯坐大半天,身心俱疲。

    “吃完再睡,你晚上肚子会饿的。”秦泽捏住她的鼻子。

    秦宝宝拳头从被子里伸出来,打他几下,咿咿呀呀:“你讨厌。”

    “乖,有小鸡炖蘑菇。”秦泽诱惑姐姐,到现在,别说秦泽,王子衿都不碰小鸡炖蘑菇了,委实已经吃腻,但秦宝宝完全没有,每天吃的津津有味,如果哪天餐桌上没有这道菜,她就要抗议。

    姐姐的性格里,固执和执拗扎根已久,比如她不喜欢相亲,不要交男朋友,任凭秦妈软硬兼施,统统没用。

    她要守着自己家的歪脖子树,她就能守到天荒地老,死不悔改。

    秦宝宝发丝凌乱,让她看起来有些慵懒,嘟嘴撒娇:“那你抱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恰好王子衿进来,听见这样的话,杨了杨眉梢:“好啊,我来抱。”

    抱起被子就走。

    秦宝宝蜷缩着身子,穿明黄色小熊睡衣。

    “王子衿,你这个黑了心的蛆。”

    “秦泽,你姐姐又骂你了,快揍她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从床上跳起来,追到客厅,俩人在沙发上撕的异常激烈。

    秦泽看着两个姐姐在沙发翻滚、尖叫,秦宝宝掐王子衿的脸,王子衿掐秦宝宝的胸。

    忽然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挺好了,烦是烦了些,她们撕完少不得要自己两头哄。至少对比起爹不疼娘不爱的苏钰,已经很幸福的。

    吃完饭,秦宝宝蔫蔫的回房间。

    “姐,我买了两张电影票,一起去看呗。”秦泽跟进房间。

    秦宝宝精神不佳,瞅了眼电影名,小清新的爱情片,她没兴趣,说不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,好几十块钱呢,我都买了。”秦泽装出很心疼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找子衿去呗。”秦宝宝把脑袋缩进被子里。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秦泽欢快的跑出去。

    秦宝宝愣了愣,感觉自己被套路了。

    哎呀,小赤佬心机越来越重了。

    客厅里,秦泽朝王子衿眉飞色舞,“子衿姐,看电影去。”

    又看电影……

    王子衿不太想去,白眼道:“你家姐姐批准了吗?”

    秦泽连连点头,开心的说:“她批准了,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秦泽一副姐管严的二百五模样,王子衿忍不住哀其不幸怒其不争。

    小赤佬也够可怜,白天要炒股,晚上还要陪姐姐打游戏和视频,丁点儿的私人空间都没有,一边应付姐姐,一边约她看电影。

    这星期已经连看三场电影了……

    你就算买几束花也比电影票强吧,毫无新意的约会方式,偏偏某人怡然自得。

    王子衿索然无味:“走吧走吧。”

    秦泽看见王子衿进房间拿包包,临走时“啪啪啪”怒扇自家姐姐屁股,逃出来时,一脸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“快走。”

    她拉着秦泽出门,身后是秦宝宝张牙舞爪的叫声。

    电影院在秦宝宝遭遇扒手的那个商住两用区,食品城二楼,大晚上看电影,也不好去太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自从秦宝宝在这里痛失心爱手机之后,她就没来过这里,宁愿绕路。

    有小赤佬陪着,王子衿不担心扒手,穿过昏暗的施工地段,秦泽几次想牵王子衿的手,但被她躲开。

    哪天小赤佬能在她和秦宝宝“打架”的时候坚定不移站自己这边,就给他牵手。

    王子衿想。

    电影名字《情感咨询师》,主角是位情感咨询师,有一家自己的情感咨询所,手底下养着三个咨询师。

    家庭是社会的细胞,现如今在物欲横流的社会,婚姻动荡,离婚率飙升,社会得了情感癌症,并且是晚期。我们要做的,是把这些癌细胞一个个的剔除,挽救社会健康。我们光荣与伟大。

    电影以这段话开头,在一间会议室里,主角对手下的咨询师们演讲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一部都市爱情剧。

    主角的情感咨询所生意很好,每天都有情场失意的人找到这里,求主角帮自己解脱。

    有一天,一个女人找到主角,说自己失恋了,可忘不掉对方。

    类似的情况主角见多了,开导她说,时间是最残酷的事物,它能斩断一切,亲情友情爱情,金钱权利荣耀,在它面前不堪一击。你要做的是多出去走走,让时间淡化这段感情。

    女人哭着说,但我忘不掉他,每次见到他我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,但我又做不到离开他,因为他是我亲哥哥。

    卧槽,这么刺激?

    主角震惊了。

    卧槽,这么狗血?

    秦泽也震惊了。

    女人娓娓道来,说自己一开始并不知他是哥哥的身份,她是富家千金,他们在一场宴会上认识。他长得英俊潇洒,谈吐优雅,对自己展开疯狂追求。

    这里就陷入了女人的回忆,哥哥是花场老手,鲜花、烟火、情诗、蹦极、旅游……把妹手段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把的还是实妹。

    女人渐渐沦陷,坠入爱河不可自拔。然后狗血来了,原来男朋友是自己的亲哥哥,他是父亲当年和初恋女友生的孩子,但最后为了娶富家千金,母子俩被无情抛弃。

    母亲郁郁而终,他决心要复仇,一切都是他的阴谋,是一步步策划好的。

    目的就是为了毁掉她的家庭。

    女人知道自己不该继续爱下去,但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。

    主角听到这里,深感女人已经情根深种,他感觉事情非常棘手,就让女人下星期再过来,他要好好制定治疗计划。

    第二天,小诊所又来了一个男人,他看起来颓废而忧郁,陈述着自己的情感遭遇。

    他说自己喜欢上了亲妹妹,他满怀恶意的接近妹妹,目的是毁掉她的家庭。这本来是一出戏,一场阴谋。但在和妹妹的相处中,被她的善良、美丽所吸引,无法自拔的爱上了她。

    父亲的家庭由他一手摧毁,他成功的报复了抛妻弃子的男人,可他并不感到快乐,因为他对妹妹爱的深沉。

    他玩脱了。

    男主角此刻的心情,只有mmp能形容。他想,你们可真会玩啊,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。爱情是不能玩的,因为它本身就是毒药。

    结局的最后,男主角利用催眠治疗,消除了男人和女人的记忆,他们在大街上偶遇,相逢一笑,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时秋风悲画扇。

    这不是小清新爱情剧,相反,整部片子充斥着哀婉的情绪,看的人心疼。

    秦泽悄悄对王子衿说:“这人是自作孽不可活,亲妹妹都敢撩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深有同感,幽幽道:“妹妹和姐姐都一样,是不能撩的,这人怕不是要被打断腿。”

    秦泽不敢说话,他觉得子衿姐话中有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