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零七章 苏钰
    苏钰醒来,脑袋还有点昏沉,呆了几秒,才想通“我是谁,我来自哪里,要到哪去”的人生哲理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坐在床边的人说。

    苏钰看她高挽的长发,以及成熟曼妙的身体曲线,就知道她是裴南曼。

    “南曼,你真好,这世界果然只有你可以依靠。”苏钰裹着被子,露出一颗脑袋,青丝散乱,甜甜的笑。

    “诶,这里不是医院?”苏钰眸子打转,察觉自己还躺在家里的床上,气呼呼道:“看来我自己就能好,收回刚才的话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摇头失笑,轻拍她脑袋,嗔道:“多大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来的中药味。”苏钰嗅了嗅鼻子,皱眉说:“难闻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秦泽在煮药,他说等你醒来,喝完药就没事了。”裴南曼朝屋外努嘴。

    “秦泽......怎么会在这里。”苏钰再次思考“我是谁,我来自哪里,要到哪去”的人生哲理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打他电话求救的,你自己忘了?”

    “可我明明打给你的呀。”苏钰不确定的语气,她想也许自己高烧迷糊了,没发现拨错人了?她的通讯录里只有寥寥几个人,考虑到自己当时的状态,打错电话的几率很大。

    “现在什么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过中午了。”裴南曼帮她撩起散在脸上的发丝,“秦泽打电话通知我说你生病了,我过来的时候,你已经退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怎么治好我的。”苏钰警惕的问。

    “只说帮你按了按穴位。”裴南曼嘴角一挑:“这里,这里,还有这里。”她点苏钰的小腹、胸、后臀。

    苏钰大惊失色,掀起被子一看,睡衣完好,气道:“你骗人,我衣服都整齐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发高烧发傻了,穿衣服就不能按了?就不允许他脱衣服再帮你传回去?”

    苏钰一脸呆滞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恰好此时,秦泽捧着碗进房间,“醒了就把药喝了,有点苦,”

    苏钰别过头去,给他一个后脑勺。

    裴南曼笑容玩味。

    “她的病真没问题了?”裴熟女问。

    “烧退了就没事,喝药会好的快点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看看表:“那你再帮裴姐个忙,照看她一下。我有笔生意要谈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,”苏钰扭过头来,“我都半死不活了,你把生意推了陪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好了吗,再说有秦泽陪着你。”裴南曼说。

    苏钰:“那你走吧,你这个假闺蜜。”

    她看秦泽一眼,又把头别过去,就因为他在我才不安心好伐,你这缺心眼的女人,他不是你看上的男人么,我这么漂亮,又病怏怏的,万一他兽血沸腾了怎么办。

    秦泽心想,苏钰今天怎么如此矫情?

    “秦泽,改天来家里吃饭,我做菜给你吃。”裴南曼撂下一句话,闪人。

    秦泽坐在裴南曼刚才的位置上,催促苏钰喝药。

    苏钰吃力的支撑身体靠在床头,端起碗,原以为她会拒绝喝苦涩的中药,没料到美女总裁只是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一口喝干。

    秦泽很羡慕舌绽莲花逗的女孩咯咯娇笑的花场达人,他花了二十三年时间,才学会哄姐姐,其实女人就不行了,一来没机会给他舌绽莲花,二来秦泽很难跟不熟的人谈笑风生。用秦宝宝的话说:矫情的小赤佬。

    因此一时无话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进来的。”苏钰问出了心里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会开锁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高级反盗门你都能开出来?”苏钰看秦泽的眼神渐渐变了。开锁是门技术活,一般精通这项技能的人只有三种:锁匠、扒手、采花贼。

    苏钰就觉得秦泽是最后一个。此子不能多留,否则必成大患。

    秦泽心想,很难吗?150积分的事情。现如今除了电子锁,机械锁已经无法阻止我前进的脚步。

    他现在积分余额很充足,不心疼这点毛毛雨积分。

    苏钰想找个借口赶秦泽走,话到嘴边,却变成了:“地板都踩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家里没有备用的拖鞋吗?来客人怎么办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这套精装公寓,比他和姐姐的小窝要精致、昂贵,每平米估计在六万以上,看着房子的规模,整套买下来得六百多万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没客人。”苏钰说,表情很平淡,可连她自己都没听说来,她的声音里有一种叫做孤独的东西。

    秦泽沉默。

    “那你待会要拖干净。”苏钰说。

    “你第二天也就好了,自己不会拖啊。”秦泽没好气道:“我才没时间帮你搞家务。”

    这凶巴巴的语气......有那么一点大神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苏钰心里一喜,强硬道:“你必须拖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滚蛋去。”秦泽靠在椅子上,用手机软件看沪指大盘,也就今天不需要操作短线,否则他早就走了。

    对对,就是这种感觉,

    苏钰骂道:“混蛋,给我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秦泽莫名其妙的看她一眼,这反复无常的脾气怎么像自家姐姐。他没搭理色厉内荏的美女总裁,专心看大盘。

    苏钰悄悄撇嘴,好失望。

    一人躺着发呆,一人专心看盘。

    从苏钰这个角度,能看见秦泽线条感极佳版型侧脸,挺俊的鼻子,薄厚适中的唇,黑如点漆的眼。

    还挺帅气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苏钰说。

    “不用,都是朋友嘛。”秦泽摆手:“你都打电话给我了,我总得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我打错电话了。”苏钰小声说。

    一开口就叫裴南曼,我当然知道你打错了。

    其实秦泽起先不打算自己过来,他给裴南曼打电话通知,但裴熟女没接,也许有重要会议,也许是其他事不方便接电话。

    也摸不清楚钰这边什么情况,就怕是一些急性病发作,那会出人命。

    所以秦泽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南曼说你在我身上乱按……”苏钰蹙眉,很纠结的小表情。

    “不说这个了好吧。”秦泽懒得解释,其实也没涉及敏感部位,不过对方显然对中医一无所知,解释了没用。

    “最近天天都在打游戏?”苏钰扯了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嗯,陪我姐打......”秦泽看她脸色一黑,悻悻闭嘴。

    不过说到游戏,小蛮腰在秦泽心里的地位,比美女总裁分量要重。他答应面基,本就是把小蛮腰当朋友了,而此前的苏钰,在秦泽心里的定位是朋友的朋友,以及美女上司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很少打游戏了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苏钰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通知你爸了吗?”秦泽说,“生病的事。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他便知不妥。根据苏钰和苏昊在公司水火不容的关系,再结合一个宽敞却难掩独孤氛围的房子,她和家里的关系应该很恶劣吧。

    于是又是沉默,秦泽委实不会哄姐姐之外的女人,很久很久,苏钰忽然说:“我跟家里关系不好。”

    秦泽做出专心看手机的姿态,不表现的太好奇。

    苏钰看他一眼,许是有些话憋在心里太久了,想找个人倾诉,缓缓道:“我小学的时候,父母就离婚了......”

    苏钰的父亲是著名民营企业家,就算秦泽都听说过“中风辣条”的鼎鼎大名。按说身为千金大小姐,她的童年应该过的很幸福才是,其实不是,正应了那句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”的老话。

    在父亲没有发迹之前,父母相处的好不错,家里虽然不是大富大贵,但一家人开开心心的。父亲很疼她,但苏钰知道,其实父亲一直想要儿子。不,他在外面其实有私生子,这事苏钰上小学那年知道的,源自父母的一次争吵。

    打那以后,夫妻和睦的家庭算是破碎了,父母三天一小吵,五天一大吵,父亲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对她的笑容也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年父亲提出要把外面生的儿子接回家,母亲不同意,又是吵架,然后离婚。第二年父亲就和外面的女人结婚了,他在外面的儿子终于能名正言顺,光明正大的踏进苏家的门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这个家再也不是苏钰心里的家。后妈长的年轻貌美,却有一颗恶毒的心肠,就像苏钰看的童话故事里,灰姑娘的后妈一样。这世上存在视前任女儿如己出的后妈吗?

    应该是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当然,后妈在父亲面前掩饰的很好,一边搂着苏钰说女儿真乖,一边暗中死掐她胳膊。苏钰不敢哭,因为后妈威胁她,如果敢在父亲面前说她坏话,就把她赶出家门,让她当一个无家可归的娃子。

    那个私生子也讨厌她,兴许是童年过的清贫,穷怕了,有朝一日登上太子宝座,就想霸占所有家产,视苏钰为眼中钉肉中刺。

    她当着千金小姐,却觉得自己寄人篱下。

    她的童年时代和少女时代,过的既孤独又寂寞。看着餐桌上一家三口和睦相处,相亲相爱,苏钰感觉自己是被排挤在这个家之外的外人。

    身边有了儿子之后,父亲对她也没以前那么好了,虽然总是笑容满面,心里却并不重视这个女儿。

    她渐渐长大,笑容越来越少,终于长成了别人眼中的冰山美人。可其实她一点都不冰山,她只是习惯用冷漠的外表来伪装自己,内心深处,无比渴望亲情。所以她出国留学,去了美国,那里有她的母亲。

    母亲在美国组建了新的家庭,还给她生了一个弟弟,一个混血儿。母亲疼爱弟弟更甚于她,去机场接她的时候,一家三口都去了。

    洋鬼子后爹对她倒是蛮热情,外国人思想开放,并不介意这些东西。可苏钰并不需要“后爹的爱”这种鬼东西,她想要的是母爱。

    然而母亲的爱都给了弟弟,多年后重逢,对这个女儿并没有表现的太热情,甚至有点疏远。她在母亲家住了半年,每天吃着土豆泥、牛排、沙拉,却怎么都无法融入这小家庭。觉得自己就像孤魂野鬼,日复一日的飘荡在荒野中。

    十八岁以后的生日,苏钰都是自己一个人过的,买一个蛋糕,点上蜡烛,看着烛光对自己说,苏钰你是最漂亮的,最幸福的。然后莫名其妙的流泪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生活,一个人购物,一个人逛街,一个人过生日。她拒绝回父亲那个别墅,因为那里早就不是家,感受不到一丁点儿的温馨。她也不再联系母亲,母亲的心早就不在她这里,何必还去纠缠呢,徒增人厌。

    秦泽默默听完苏钰的自述,手上捏着一根烟,有那么几次忍不住想点上,又忍住了。她的脸很平淡,带着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觉悟。

    姑娘,你的人生真是比八点黄金档的电视剧还要狗血和精彩啊。

    要不要那么独孤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