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零六章 高烧
    十一月中旬,风刮在脸上有几分刺疼,立冬之后,气温骤降。但这些都抵挡不住女孩们穿短裙的心,只是把薄丝袜换成了加厚绒丝袜。

    秦宝宝冬天没有穿短裙、丝袜的习惯,她喜欢穿修身牛仔裤,浅蓝色的牛仔裤包裹两条大长腿,修长笔直,赏心悦目,绝对没有很多女孩“扁屁股”和“o形腿”的通病。

    距离秦泽赚亿的小目标已经过去半个月,股市安好,他就安好。投资公司架子搭好了,但其实只是空壳公司,运作一家投资公司,他还欠缺很多手续、资格。不过无所谓,注册公司本来就是应付系统任务,以及开设账号方便他操作。完成了赚亿小目标,再去完善公司。

    离过年还有两个多月,秦宝宝的通告越来越频繁了,全国各地飞,有时好几天都不回家。但每晚会坚持和弟弟视频聊天,一定要聊到十点以后才罢休。

    秦泽对姐姐的小心思心知肚明,王子衿睡觉的时间正好十点。

    秦宝宝八点准时拉他打游戏,榨干他晚上的空闲时间,防止他和入室狼交流感情,打到九点,两人就开视频。

    游戏结束后十几分钟,秦宝宝发来视频请求,秦泽点击答应。

    视频里,姐姐披着浴袍的娇俏身影出现,贴着刘海贴,露出光洁的脑门。脸蛋残留着沐浴后的红晕,妩媚艳丽。

    “小赤佬,想姐姐没?”秦宝宝笑嘻嘻的。

    每天开视频,有什么好想的。

    秦泽点头:“想死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朝摄像头弯了一下腰,“给你点福利哦。”

    “没看清楚,再来一遍。”秦泽立刻说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对姐姐提这么过分的要求。”秦宝宝鼓腮。

    姐姐对襟浴袍有点宽松,胸又大,刚才给他看了一下春光乍泄,但秦泽没看清。

    秦宝宝飞快的又弯了一下腰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先脱裤子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姐姐脸蛋瞬间羞红,关掉视频。

    秦泽得意的笑了,每天跟我开视频,烦不烦的,待会要和子衿姐看电影,才没功夫跟你哔哔。

    这波套路我给自己满分。

    然后姐姐的视频要求又来了,秦泽不接,她就打电话,算了,还是视频吧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要和王子衿出去玩?”秦宝宝已经调整好心态,并且敏锐的察觉到弟弟的套路。

    “没有,子衿姐在看电视呢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秦宝宝鬼鬼祟祟道:“姐姐送你点福利。”

    她又关视频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,秦泽手机信息提示,姐姐发来一张照片。她躺在洁白的酒店大床上,两条大长腿微微弯曲,从浴袍里露出来,露到大腿根部。胸前对襟浴袍微微敞开,春光乍泄,但姐姐害羞,双手捂住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秦泽心想,拍摄水平厉害了,采光、角度都无可挑剔,有几分写真集的美感......咦,我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想起网上一个梗,说妻子出差,晚上跟丈夫通电话,丈夫表示很想念妻子,于是妻子发了一张自己的全身果照给丈夫。照片是这样的,妻子一丝不挂的站在酒店房间里,摆出诱人姿势。

    然后问你,亮点自寻!

    秦泽大怒,向姐姐发起视频请求,但姐姐不理他,坚持不接。几次三番烦了,就拒绝。秦泽便打电话,这回姐姐接了,细声细气道:“干嘛呀。”

    秦泽质问姐姐:“照片谁拍的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叫道:“流氓。”

    挂电话。

    姐弟俩的思维显然不在一个频道,秦宝宝羞的不行,秦泽气的不行。

    我就要你一个答案而已,你说是助理拍的,或者经理人李艳红拍的,我就安心啦。

    死女人!

    五星级酒店,秦宝宝捂着发烫的脸,在床上打滚。

    年轻的女助理嘴角抽了抽,“那个,宝姐,要是没事儿,我就出去睡觉了?”

    大晚上叫我过来,就为了拍照片……

    秦宝宝把头埋在被子里,闷声说:“去吧去吧。”

    手机响了一下,信息提示,秦宝宝脑袋钻出来,拿起手机,王子衿发了条信息过来:“你发秦泽什么东西?把他给气的。”

    老弟生气了?

    秦宝宝愣了愣,没搞懂状况,弱弱的回复:“他为什么生气?”

    “废话,我知道还问你。”王子衿发来“敲脑袋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秦宝宝不理闺蜜,给弟弟打了个电话,软萌软萌的语气:“阿泽,你生气啦?”

    “照片是助手拍的吗?”

    秦宝宝红着脸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生气,早点睡,晚安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家里。

    还未退出的游戏图标闪动,他点开游戏,小蛮腰......应该是苏钰,发来的信息:“秦泽,一起打游戏么?”

    那天咖啡屋见面之后,苏钰好多天没上线,即便上线,也不找他玩。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提出开黑,措词也变了,以前是“大神求带,人家想升黄金。”“大神你终于又上线了,等的花儿都谢了哇。”再也找不到小蛮腰的那种感觉了,大神的称号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想想蛮惆怅的。

    秦泽叹口气,回复她:“苏总,我晚点要出去,就打一盘吧。”

    中规中矩的措词,客客气气的语气。

    精装公寓,苏钰的小窝。

    她脸上难掩失望之色,那个大神再也不复存在,连说话都这么礼貌了。肆无忌惮的嘲讽和骂人的话,他估计再也不会说了吧。

    好吧,或许是命运,网络也破碎了。其实大神就是秦泽,她蛮开心的,也不知道为什么。或许是并非自己认为的那种宅男小胖子吧。

    可就因为他是秦泽,所以又觉得纠结。那是现实里认识的人。

    苏钰心烦意乱,说,“算了,今天不玩了,改天约吧。”

    几秒后,那边回复:“好的,再见。”

    苏钰抿了抿唇,把自己蜷缩在宽大的滑椅上,抱着膝盖发呆。

    电脑的荧光照在她清丽脱俗的俏脸,垂下几缕额发,便多了几分婉约和妩媚。

    她后悔了,后悔和秦泽见面了。如果不曾见面,他们应该还能在游戏里嬉笑怒骂,他会一边骂自己,一边带自己上分。会因为她的失误勃然大怒,事后耐心的讲解和指点,而不是无视她。

    有人骂的感觉很好,说明他重视你,希望你能优秀起来。

    冷漠是最大的伤害,刺入内心的疼。

    但现在她连大神的批评都失去了,彻底失去了。

    忽然有点想哭,苏钰抽了抽鼻子,穿上棉拖,走向阳台,推开窗户,冷风呼呼而来,吹动她的秀发、睡衣。

    整个城市笼罩在路灯橘黄的光晕中,车辆川流不息,而房间清冷安静,仿佛两个不同的世界。

    苏钰在阳台边站了很久很久,直到浑身发冷,狠狠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朝窗外大声呐喊:“一个人也可以过的很好,啊啊啊啊啊!!”

    夜色渐凉,苏钰裹着被子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“你想让那个私生子踏进家门,做梦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我儿子,我已经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都别想,那小杂种算什么东西,凭什么进我家的门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家还由不得你做主,我儿子凭什么不能踏进我苏家的门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是不是要让那贱女人也进我家的门?整天放浪勾搭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她为我生了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终于说出心里话了,你不就是怪我没生出儿子嘛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..

    苏钰躲在门后,听着外面父母的争吵声,她抱着膝盖,把自己的脸埋在里面,身边躺着生日那天父亲给她买的玩具熊。

    他们总是这样,除了争吵还是争吵。父亲是大忙人,经常不着家,每次父亲回来,母亲明明很高兴,却又忍不住和他争吵。

    今天父亲说要回家来,母亲从下午就开始做菜,满满一桌菜,苏钰很高兴,家里有父亲和母亲,这个小家庭才算圆满。可父亲却说,他在外面有一个儿子,要带回来养。

    “离婚!”

    “离婚就离婚!”

    终究还是走到那一步了,苏钰小学三年级那年,父母离婚。

    离婚的第二天,母亲收拾自己的东西离开,托着行李箱,临走前摸摸她的脑袋,毫不留恋的离开。

    苏钰看着她坐进计程车里,车子带走了母亲。她在后面一边哭一边追,哭喊着母亲回来。可至始至终母亲都没有回头。她被追上来的父亲抱起来,朝着反方向离开。

    苏钰看见计程车越来越远,最终消失。

    刺耳的闹钟声把她吵醒,眼睛想睁开,眼皮却重愈千斤。脑海也浑浑噩噩的,并伴随发冷和四肢无力的症状。苏钰感觉自己浑身都湿透了,那是汗。

    发高烧了!

    昨晚不该吹冷风的,她身体素质一般,在阳台站了这么久,肯定是这样才发高烧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应该去医院,但她浑身疲惫,只想闷头大睡,指头都懒得动一下。

    苏钰吃力的摸索枕头下的手机,头晕的很,她怕自己下一秒就睡过去。

    她拨通电话,虚弱的声音:“南曼,我生病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?”电话里传来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高烧会导致病人意识出现模糊,苏钰迷迷糊糊的报了个地址,又睡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