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零五章 唾面自干
    “来solo啊,小辣鸡。”

    第三道惊雷在苏钰耳畔炸开,如此熟悉台词,让她回忆起了曾一度被女装大佬吊打的恐惧,以及囚禁在塔下猥琐吃经验的耻辱。

    方寸之间,杀机汹涌澎湃。

    苏钰脸上尴尬和羞赧的神情瞬间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是美女总裁的冰冷气场和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她脑子转的不慢,刚才就觉得哪里不对劲,大神是秦泽,那么在校大学生的谎言就戳破了,全国人都知道秦泽和姐姐同居。

    那天她问大神,女装大佬在不在线,大神的回复:洗澡去了。

    错不了,秦宝宝就是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宿敌。

    此仇不共戴天。

    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俩女人对视,虚空中电弧划过。

    秦宝宝很讨厌小蛮腰,秦泽不止一次目睹她气的摔笔记本,幸好及时抱住她大呼:姐姐大人三思。

    喷子有多可怕?

    中国喷子举世闻名,苏钰玩了这么多年游戏,技术没学会,就学了一口利索的喷子嘴炮。

    她在游戏里打不过秦宝宝,就施展嘴炮,打游戏手速不行,打字倒是快的飞起。秦宝宝有几次受不了她的,中途退出游戏。

    这样也能赢?苏钰从此解锁新能力,在喷子的路上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“我说嘴皮子怎么这般利索,啧啧,原来是苏总您呀。”秦宝宝冷笑一声:“不愧是开公司的,也就剩一张嘴了。”

    苏钰很淡定,侧脸四十五度角,充分演绎“滑稽”表情,斜眼,冷冷道:“辣鸡。”

    有那么一刻,秦泽怀疑苏钰被王子衿附身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辣鸡。”

    “辣鸡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辣鸡,有本事solo啊。”

    “辣鸡。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虐的你怀疑人生。”

    “辣鸡。”

    秦泽抹了把汗,想起网上震惊四座成为一段传奇的“狗再叫”和“狗别怂”。

    “阿泽,她骂我。”姐姐抱住秦泽的胳膊,装可怜,像极了受委屈的小媳妇拉出自家男人给自己撑腰。

    有弟弟在场的情况下,秦宝宝从来不屑自己冲锋陷阵。

    苏钰咬着唇,不说话,但一双水润眸子楚楚可怜凝视秦泽。

    卧槽,妳们吵你们的,拉上我干嘛。

    人生四大仇:杀父之仇、夺妻之恨、吊打之耻、喷子之辱。

    如此深仇大恨,秦泽也不知道该如何化解。

    姐姐气道:“你站哪边的。”

    当然是站姐姐这边,原则问题坚决不动摇,但这话秦泽不可能说出来,心里知道就好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,一个游戏而已……”秦泽咳嗽一声,正想出面当和事佬,却发现姐姐和苏钰索然无味的移开目光,不在看他,然后“辣鸡”和“你才辣鸡”的对喷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喂喂,妳们听我说呀,我还没开始表演呢。

    “技术这么烂就乖乖装孙子好了,叫声姐姐,下次放你一马。天天玩游戏的宅女,真恶心。”秦宝宝福至心灵,想起了王子衿的斜眼嘲讽表情,马上给苏钰来一个。

    苏钰本来就一肚子的火,当即就炸了。一拍桌子,骂道:“辣鸡闭嘴,你自己不一样,天天玩游戏的宅女说谁,弟弟出个门都要跟在屁股后面,网上说你是弟控,看来是真的,你是不是变态。”

    扎心了我的美女总裁。

    秦宝宝大怒:“你信不信我把你按在地上揍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辣鸡试试看啊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愤怒的起身,苏钰也跟着起身。两人同时端杯子。

    这是要一言不合泼你一脸的征兆。

    秦泽没发看戏了,一手按住一只杯子,“姐姐们,别闹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你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你姐姐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今天不该来面基的。

    苏钰咬牙切齿:“管好你家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呸,你以为你是谁,还是他领导吗。辣鸡废物……”秦宝宝啐了她一口。

    苏钰又要端杯子,秦泽赶忙按住,怒道:“你们能不能别吵,不看看这里什么地方。真要吵,有本事加微信啊,私聊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主意。”苏钰把手机摔桌上。

    秦宝宝干脆利索的扫码加好友。

    你们这是死磕上了是吗。

    我可能干了件蠢事,秦泽想。

    “再哔哔,当场打你一顿。”秦宝宝虎的不行。但苏钰也不是吃素的,端起杯子就泼往她脸上泼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秦泽把脸凑了过去,用脸接住咖啡。

    特么还真泼啊。

    “你敢泼我弟。”秦宝宝怒了,朝苏钰泼出半杯咖啡。

    秦泽再用脸接住。

    我真傻,真的......我单知道野兽冬天在山坳里找不到吃的,不对,我单知道这是场面基,却不知道也有可能发展成撕逼......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,已经有人拿起手机录视频了。服务员欲言又止,生怕这两女人在店里打起来。

    不能再待下去了,她俩真会打起来,到时候秦宝宝暴露了,被拍视频传网上,当天就会出现这样的新闻,《原配怒打小三,主角竟然是秦宝宝》。

    秦泽一指头戳翻姐姐,再一指头戳翻苏钰,拽着犹自不甘心的姐姐走出店门。

    苏钰揉了揉额头,心里居然有点暗爽。

    秦泽顶着一脸的咖啡找到小宝马,脸色阴沉的坐进去,秦宝宝心虚,抽了几张纸巾,细心的帮弟弟擦脸。

    “你搞什么,不是说好不惹事的吗。”秦泽怒道。

    “哇,你就知道窝里横,刚才你怎么不冲她发火。”秦宝宝委屈道:“你都不知道她怎么骂我的,我和她不共戴天。”

    心里却想,不跟她闹翻,万一她缠着你怎么办。

    秦泽料不到姐姐如此心机表,秦宝宝也料不到苏钰竟是个抖m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到会是她。”秦泽感叹。

    见弟弟一脸啧啧惊奇的神情,秦宝宝想,要不现在回去跟苏钰打一架?

    “阿泽,姐姐现在和她是仇人了,以后打游戏不准带她玩,知道伐。”

    秦泽咬牙切齿:“回家就删游戏,再也不面基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苏钰拎着包包,逃跑似的出了店门,先是看着姐弟俩远去的背影做鬼脸,然后摸出手机,拨通电话,二话不说就是一阵尖叫。

    裴南曼吓了一跳,骂道:“你发什么神经。去,看你们的电视。”

    后半句话是朝一双侄子侄女说的,她今天难得闲家里休息。

    苏钰叫道:“我今天见到网友了,见到网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?”

    苏钰又开始尖叫,“是他是他就是他,我们的朋友,小哪吒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脑子真出问题了?”裴南曼关切道:“要记得看医生,要吃药。”

    “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,”苏钰捂脸,呜呜道:“可是好丢人好丢人,我需要发泄一下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立刻把手机拿开,又是一阵尖叫传来。等闺蜜停歇了,她好奇的问:“看来网友身份不一般,谁?”

    苏钰嘿嘿笑:“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南曼,打架怎么打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裴南曼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名下有一家搏击俱乐部,我今天就过去办会员,记得给我打折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。”裴南曼叹道,“好好说话,你今天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我见到我仇人了,”苏钰委屈道:“她扬言要打我,不得不防呐。可我只会抓头发、咬人,感觉打不过她。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。”裴南曼直接挂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