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零一章 跟爸到书房来一趟
    秦泽觉得目前是一个抄底的好机会,根据这几天的跌幅,大盘虽然绿了,但除开第一天跌的有点惨,剩下两天都在稳步回涨。网上风声鹤唳的气氛,主要是网民们跟涨和抛跌的习惯引起,那支股涨了,就哗啦啦涌进去,那支股跌了,就吓尿的纷纷抛售。庄家们最喜欢这种二百五的散户,挥舞剪刀就是咔擦咔擦剪羊毛,不要太爽。

    但他需要先克服眼下的资金的困境,重仓入场的他,在连续三天大跌的情况下,亏损严重,已经过了警戒线。今天早上收到证券公司“经纪人”的电话,让他追加保证金,或者抛售股票止损。

    股市作为资本家博弈的战场之一,水太深了,除了幕后黑手,谁都无法操纵股市,秦泽当然无法左右股市的走向,因此他玩杠杆,是冒着大风险的。不是说一定会亏钱,而是目前的情况,他想熬过难关,需要一笔丰厚的资金,可他没有。

    如果是投资公司,有充沛的资金做后盾,完全不需要考虑这些。

    那么去哪里弄资金,秦泽首先想到裴南曼,狗大户。接着否定这个想法,裴南曼说的很清楚,交情归交情,生意归生意,在没看到他有能力独立撑起一家投资公司时,她不会投钱。

    前任美女总裁苏钰?

    算了吧,这位美女被老子和哥哥扎透了心,她拿不出那么多资金帮自己。

    王子衿?

    还和家里闹别扭了,肯定帮不了他,现在就看谁服软,谁就输。不能因为自己让王子衿向家里低头。

    秦泽最后想到了自己家的蛆,姐姐是大明星了,又有他的歌曲版权收入,小金库已经闪闪发光的。拿个几百万总不是问题。反正姐姐常说,弟弟的钱就是我的钱。反推一下,姐姐的钱也是我的钱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......”

    一看手机,来电显示:老爷子!

    老子打来的电话,秦泽心虚了一下,老爷子没事绝对不打他们姐弟电话,哪怕想女儿和儿子,也都是让秦妈以相亲的理由召唤一双儿女,“宝贝女儿宝贝儿子,爸比爱你们”这种话,打死他都不会说。

    “爸,有事吗?”秦泽小心翼翼的问。

    “你找王沛做融券了是吗。”老爷子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秦泽心里一凛,没想到王沛这家伙还是和老爷子说了。

    “股票市值暴跌,证券公司让他追加保证金了,是不是。”老爷子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回来一趟。”老爷子说完挂电话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这是又要皮带加鸡毛掸子伺候了?

    秦泽叹了口气,走出房间,秦宝宝坐在沙发上,电视剧播放着某部都市爱情片,但她毫无心情,捧着手机,皱着精致的小眉头。

    她在为弟弟揪心。

    秦泽和姐姐从小就共享秘密,除了和五姑娘交流感情时背着姐姐,任何事情都开诚布公。因此他瞒着姐姐炒股,不给姐姐看自己的账户,秦宝宝才会那么恼怒。

    “姐,车钥匙给我,我回家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家干吗。”秦宝宝说,今天没通告,姐姐在家里休息。

    “爸知道我融券玩股票,还亏损了。”

    我回家吃板子去。

    秦宝宝花容失色,扑过来拽住秦泽的胳膊,“你别回去,亏了就亏了,关他屁事。”

    虽然姐姐只是最强王者,但秦泽还是感动坏了,拍拍姐姐的头,说:“没事,我用嘴炮说服爸。”

    多少能理解老爷子的心理,儿子刚毕业,默不作声的去银行贷款几百万,说:“我要创业,要成世界首富。”然后亏了......大概就是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哪个老子都要炸毛。

    但我不是真的亏了,只要渡过这次难关,我就把握一飞冲天,和太阳肩并肩。

    秦宝宝急道:“我跟你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急慌慌的跑进房间换衣服。

    秦泽开车,姐姐坐在副驾位,她给王子衿发了条信息:“子衿,我爸又要打阿泽了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秒回:“怎么回事,又出什么幺蛾子了。宝宝我跟你说啊,你爸这样特别不对,别老打儿子,真想喷他一脸口水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说:“我也想喷我爸一脸口水,但我不敢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没用的东西,秦泽犯事了?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还不是炒股的事,这几天大盘一直在跌,他又重仓的,现在可好,证券公司让他追加保证金,或者抛售股票。”

    “股票肯定不能抛,那就真的亏了,一点翻盘的希望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一起回去,我爸要打他,我就哭给他看。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东西,我请个假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还是抛了吧,这几天我都心惊肉跳的,”秦宝宝手指飞舞:“阿泽他在股市混,风险太大了,我又不要他赚多少钱,安安心心工作就好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你这话很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姐姐,哪来的立场说出“我又不要他赚多少钱”这样的话?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。”

    此时已至饭点,秦妈没做菜,而是和丈夫坐在沙发上,焦虑的皱着眉。

    半小时前,丈夫急匆匆的赶回来,说儿子炒股玩杠杆,亏了。

    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的秦妈当时心里一突,问,亏了多少?

    老爷子长叹一声:“本金四百万,十倍杠杆。”

    秦妈眼前一黑,险些当场昏厥。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才好,要赔多少?阿泽他怎么能走他舅舅的老路。”秦妈急了。

    恰好此时,门锁转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老爷子立刻正经端坐,摆出严肃阴沉的脸色,冷眼看着进门的一双儿女。

    秦宝宝进门前还挽着弟弟的胳膊来着,开门的一瞬间就松开,和弟弟并肩进屋。

    秦泽叫了声爸,老爷子没理。

    倒是秦妈急不可耐,追问道:“怎么回事,阿泽,你炒股就好好炒股,借什么钱啊,四百万的杠杆,这得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秦泽心想,我的妈诶,哪来的四百万倍,真这样,我就两条路可以走,收拾细软带姐姐跑路。或者被爸活活打死。

    老爷子无语,没好气道:“四百万杠杆?那我就当没这个儿子。是十倍,借了四千万。”

    秦妈一副要晕倒的模样。

    秦泽忙扶住老妈,安慰说没那么多没那么多。

    只要教一笔钱,过了警戒线就好了。并不是说要还四千万,那是杠杆到期后的事情。

    老爷子气的拍桌子:“这么大的事你不跟我商量商量?王沛也是黑了心的,等你亏成这样才告诉我,以后别想踏进我家的门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想,儿子做事越来越没底线了,自从和姐姐同居以后,好似脱缰的野马,把自己以前教的道理全忘光了。股市水这么深,可以玩,但不能沉迷其中。他纵横股市这么多年,从来没想过玩杠杆,因为这样的话,和赌博借高利贷是一个性质。每次牛市转熊市,那些跳楼的,都是玩杠杆的,否则就算亏个底儿掉,大不了从头再来,何苦自寻短见。

    没想到风水轮流转,轮到他儿子搞事情。

    秦泽一边安抚老妈,一边忍受老爷子唾沫四溅。

    “你凶他干嘛,不就是追加保证金吗,我给行不行。”秦宝宝炸毛了,瞪着眼说:“你别老是凶他。”

    姐姐摆出“你敢凶我弟,我就跟你翻脸”的姿态。

    空气忽然的安静。

    老爷子难以置信的看着女儿,我闺女何时如此硬气了。

    秦泽难以置信的看着姐姐,我姐姐何时如此霸气了。

    秦妈难以置信的看着女儿,莫不是今天吃错药了?

    秦宝宝一鼓作气,然后就衰了,悄悄后退一步,强撑着说:“我有钱,我帮他交保证金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要多少钱吗。”老爷子瞪眼。

    秦宝宝在《歌星》平台一飞冲天,到今天其实才一个月左右,一个月里她能赚多少?估计得把她的小金库搬空才行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房子。”秦宝宝说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嫁妆。”秦妈提醒。

    “就当提前给阿泽了。”秦宝宝冷不丁说了句胡话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两声,分别是老爷子和秦妈。

    “就,就当借他的......”秦宝宝小脸一慌。

    秦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老爷子摆摆手,“你的钱自己离着吧,我还没退休。”他从兜里摸出准备好的银行卡,说:“这些年就存了两百万,还有你妈的三十几万,爸证券账户里还有几十万,明天就会转到卡上,应该够你负保证金了,再不行,宝宝那边支你一点。”

    秦泽好生感动,心想,我果然是亲生的吧。

    也是,老爷子好歹是教授级别的大佬,断然不会像普通股民一样惊慌失措,他知道牛市有跌有涨,所以不慌。

    看来今天不用挨揍了?

    老爷子冷笑一声:“你的问题不是炒股亏钱了,是你这么大的事居然没跟我商量。”

    他摸了摸皮带,又拍拍秦泽的肩膀:“儿子,跟爸到书房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秦泽立刻看姐姐。

    姐姐一鼓作气后,怎么也积攒不起第二口气,只能装作没看见弟弟求助的目光。

    秦妈拉着女儿的手,说:“跟妈到房间来,别管你弟弟。”

    老子帮儿子擦屁股,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老子打儿子,也是天经地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