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章 烟火
    秦泽回家时,早过了姐姐定的半小时期限,掏钥匙开门进屋。秦宝宝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,双手抱胸,很有气派的女王坐姿。紧身牛仔裤包裹曲线曼妙的大长腿,脚上一双粉色凉拖,露出白嫩嫩如蚕宝宝的脚趾。

    秦泽开门进来,她目不斜视,看都懒得看。

    “呦,怎么没跳楼啊。”秦泽吐槽。

    秦宝宝瞬间破功,抓起枕头就打他,骂道:“王八蛋,小赤佬,黑了心的蛆。”

    秦泽抢过靠枕,另一只手抓住姐姐的一双小手,道:“好了好了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哪里?”秦宝宝瞪眼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哪里做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黑了心的蛆。”秦宝宝又抓起枕头砸他。

    “你再打我,迪士尼就闭园了。”秦泽提醒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小红马窜出小区,风风火火驶向迪士尼。

    沪市迪士尼是去年建成的,不包括香江,是国内第一座迪士尼主题乐园。票价不低,内部消费昂贵,再加上漫长的队伍,让迪士尼建成后,毁誉参半。

    秦宝宝一直很想来的,但看过网上游客的评论,又不想去了。工作日不能来,双休日人又多。毕竟玩过节目都要排半天队伍,很破坏体验。而且除非节假日,否则迪士尼没有烟花项目。姐姐想看烟火很久了,说电视上都这么演的,和喜欢的人一起看烟火,多浪漫多有情调。姐姐还没找到男朋友,就先拉你这头猪去凑数吧。

    这话是一年前说的。

    如今终于有机会来看烟火了。

    按照迪士尼的时间表,晚上八点半放烟花,但秦宝宝在路上特意查了,很多网友表示,其实大多数时候,放烟花的时间是九点钟到九点半。

    对八零九零的孩子而言,迪士尼是一种情怀,尤其八零后,秦泽小的时候,也就看过《白雪公主》和《唐老鸭和米老鼠》。对迪士尼没什么太深的情结。

    迪士尼的定位是儿童乐园,没有太惊险刺激的节目,比如鬼屋啊,过山车啊,大摆锤啊,跳楼机啊。

    这点很好,很符合秦泽的口味,因为他是恐高症晚期,秦宝宝更过分,站的稍微高一点,她就头晕。小学那会,她好奇心重,偏要玩过山车,硬拉着弟弟一起玩。

    下来之后,秦爸秦妈差点吓傻,因为女儿一边哭一边吐,儿子脸色发白神情呆滞,好似智障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段,很多主题乐园已经关闭,看点也就是烟火了。

    迪士尼虽然没有过山车和跳楼机,但有极速光轮,这东西和过山车其实没太大区别,秦宝宝嚷嚷着要玩这个,秦泽深深感受到了姐姐的恶意。她就喜欢和自己互相伤害,杀敌一千自损八百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,队伍如长龙,排了好久轮到他们。

    姐弟俩坐上光轮,坐着它在轨道上飞驰,时而翻转,时而高低错落,秦泽趴着一动不敢动,尤其进入黑暗空间时,四周黑压压一片,而自身随着光轮倾斜翻转,秦泽心脏砰砰狂跳,贼刺激。

    结束后,秦泽双腿发软,秦宝宝更不济,两腿发抖,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“让你作,休息一下,晚点看烟火。”秦泽去扶姐姐。

    秦宝宝拍开他的手,叫道:“还要玩,再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吧,这么多人,排到何年何月?你烟火不看了?”

    “再来一次。”秦宝宝铁了心要和弟弟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排长队肯定行不通,太耗时间,秦泽鬼鬼祟祟的溜到队伍前列,找一对小情侣商量,对话如下:

    “兄弟,把位置让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万水千山总是情,两百块钱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春风不度玉门关,最低也要一千三。”

    “人间自有真情在,今天只带五百块。”

    “四海之内皆兄弟,五百块钱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虽然没有把两个人的门票都挣回来,但五百块相当于免了一个人的门票,俩小情侣喜孜孜的走了。

    秦泽招呼一旁的姐姐,骂道:“快死过来,败家娘们。”

    第二次极速光轮下来,秦宝宝直接坐在地上,捂着嘴干呕。秦泽陪着姐姐坐地上,她却用力推搡他,一边哭一边骂:“你滚你滚,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秦泽不说话,只是一个劲的往她身边凑,任她推搡。

    姐姐哭了好久好久,纸巾都用了两包,一团团的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秦泽想,发泄出来就好,就怕你不阴不阳的跟我赌气。

    何苦呢何必呢,你心里这么纠结,你就说出来啊。你本该有更广阔的天空,更茂密的森林,我只是一颗侥幸没长歪的小树苗罢了。但他知道秦宝宝有多犟,一条路走到黑,打死也不回头,撞的头破血流也要梗着脖子继续走。

    附近没有垃圾桶,秦泽把姐姐丢地上的纸团一个个捡起来,揣进口袋,等找到垃圾桶再丢掉。

    夜光幻影项目还没开始,他们前往排队,秦宝宝眼眶红红的,鼻头红红的,落他半个身子的位置。

    经过路边垃圾桶时,秦泽自己把纸团给忘了,秦宝宝闷不吭声的从他兜里掏出来,全丢进垃圾桶,话里有话道:“纸巾这种东西,用一次就丢掉好了,没必要留恋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秦泽随口应付,装傻充愣。

    秦宝宝暗暗咬牙。

    烟花绽放那一瞬间确实很美,漆黑的天幕开出绚烂的花,照亮只存在动漫中的城堡,城堡前的水池喷吐水柱,有那么一瞬间,秦宝宝感觉自己真的成了童话里的白雪公主。

    一个找不到王子的公主。

    “真美啊。”秦宝宝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真美。”秦泽看着姐姐的侧脸,烟花在她脸上映出五颜六色的光,我的姐姐最漂亮,不是吹嘘的。

    秦宝宝扭头,饱含期待的问:“什么真美?”

    秦泽收回目光,望向夜空中绽放的绚烂花朵:“是烟火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烟花虽美,却太短暂。”秦泽轻轻道:“盛开的越艳丽,消失时就越觉得寂寞。把人生中的最美好都盛放在刹那之间。姐,千万不要把最美丽的时光,盛放在这虚无的黑夜中。那样除了寂寥,还会有遗憾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正经历着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,像极了璀璨绚烂的烟花,但女人的青春不会长久,刹那的绽放后,便湮灭在空旷寂寥的夜空中。那时候还会剩什么?

    秦宝宝红着眼眶,哽咽说,我乐意,要你管!

    秦泽望着天空中争奇斗艳的烟火,沉默着,沉默着......就在秦宝宝快绝望的时候,她听见弟弟“嗯”了一声,似乎说了什么,但烟花声音太大太吵,她没听清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秦宝宝盯着弟弟,眸光艳丽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什么呀。”秦泽一脸茫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个贱人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10月31,周二。

    秦泽账户收到证券公司打过来的虚拟资金后,在姐姐面前可劲儿装逼,说秦宝宝股东,以后你就在家混吃等死吧,大爷养你。

    秦宝宝听完,高兴坏了,说老弟真棒,老弟亲亲。

    事实上,头天他确实赚钱了,百分之六七的利润,近三百万。

    有句话叫做“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”,第二天他就亏了,购买的几支股里,两支跌停,除了一支股涨1%,其他的都下跌百分之五以上。

    并非秦泽打脸,而是今天股市大盘跌了百分之四。

    牛市是一个总体上升的趋势,途中难免有涨跌起伏,但这一次跌的毫无征兆,许多投资公司,金融机构都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秦泽怀疑是幕后黑手在第一轮抽资。

    果然,周二,周三,大盘持续下跌。

    股市愁云惨淡,股民哀鸿遍野。

    网上衍生出无数段子手,因为自身亏损,因爱生恨嘲讽股市,继而嘲讽资本市场。

    聚利投资。

    “面对这次股市下跌,我觉得把目前亏损最大的项目砍了,投资较为稳定的蓝筹股,等待股市重新拉涨。”苏昊环顾四周,一个个经理表示没有异议。

    他再看向妹妹苏钰,她早已没往日的锐气和强势,百无聊赖的玩手机。

    苏昊很满意妹妹的状态,只要她不和自己抢继承人的位置,他也懒得为难她,安安心心当个富家千金就好了,又不会短了她的花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证券公司。

    王沛接到内部工作人员的电话:“王经理,你名下有三个保证金账户越过警戒线了,需要投资者补仓。”

    “哪三个?”

    “李白,朱伟跃,秦泽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王沛挂了电话,皱着眉头,沉思许久,然后拨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王沛?”电话里是醇厚的声音。

    王沛苦笑道:“秦老师,有件事要和您交代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