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九十九章 秦泽的生日(二)
    徐汇,来福路的某个水吧。

    秦泽被勾起了奶茶情怀,然而他们上午刚喝了一杯,还是超大杯,王子衿死活不肯喝了,退而求其次,找了一家水吧坐坐。秦泽喝咖啡,王子衿喝绿茶,张灵则要了杯抹茶。

    相比起水吧一贯的精致小巧,这家酒吧蛮大的,有六七十平米,装修风格偏温馨,附带提供娱乐杂志和书籍,安静,轻松。

    王子衿很喜欢这样的气氛,她能在安静的咖啡屋度过一整个盛夏的午后,捧着书细嚼慢咽。

    秦泽也喜欢这种气氛,秦宝宝总喜欢浪,喜欢酒吧,喜欢热闹。秦泽却是一看到密密麻麻的人头就烦躁。

    很多生活上的习性,女文青和他更贴合。与她相处,既轻松又愉快。

    想来王子衿同样如此感受。

    “秦泽,我待会能和你回家吗?我能见到秦宝宝吗?”张灵眨着星星眼。

    “不行,秦宝宝出去跑通告,不在家里。”王子衿说,“喝完饮料,去找酒店。”

    “不啦,我没打算在沪市多待,今晚就回bj,七点四十五的飞机。”张灵叹了口气,幽幽道:“打搅你们约会,真是对不起哦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。”王子衿心虚呢拍一下她脑袋。

    “秦泽,你和秦宝宝的关系真的有网上说的那么好吗?”张灵好奇的问:“不是说姐弟兄妹越长大越生疏吗?我哥小时候可疼我了,年纪越大,对我越冷淡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啧啧道:“他们可不是一般的姐弟,关系可好了。我弟弟最厉害,我姐姐最漂亮。阿泽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子衿姐阴阳怪气的。

    秦泽装作听不懂的样子,心里叹道,又来了。

    王子衿总喜欢打机锋的试探什么,城隍庙出来时也试探了他一下,还好秦泽装傻充愣混过去了。

    王子衿说:“我上个厕所。”

    张灵目送她的背影离开,转入拐角消失不见,笑吟吟道:“秦泽,我子衿姐漂亮不。”

    不等秦泽答话,她又道:“可惜啊,她和我哥有婚约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一脸愕然。

    张灵看着他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“刚才没介绍清楚,重新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张灵,子衿姐是我未来的嫂子,我哥叫做张明诚,子衿姐未来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秦泽心说,原来你哥就是害子衿姐离家出走的男人。

    我还周明诚呢。

    周明诚也不是好东西,大仲马。

    “你想跟我说什么?”秦泽眯眼。

    张灵不复初见时的纯真活泼,脸色阴郁:“我说子衿姐怎么赖在沪市不走,原来还有你这号人物。你知道她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“京城王家,老爸在沪市当过市长,现在应该更上一台阶了吧,再过几年或许就是副国级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,那就该明白,你和她没什么好结果。婚姻大事终归还是门当户对四个字。我哥和她才是将良配,至于你,我不介意当我嫂子人生中路过的风景,谈恋爱可以,别上床,我不希望我未来嫂子心里住着另外一个男人,我哥不希望,张家也不希望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九零后都这么老气横秋?秦泽愣是从她身上看到了棒打鸳鸯的家长影子。

    “你家嫂子?说的好像王子衿有多喜欢你哥似的。还不是千里迢迢逃沪市来了。”秦泽给她一记斜眼:“王子衿喜欢我,我有什么办法,我也很无奈,我连小手都牵了,今天争取亲个小嘴,过年前把孩子怀上,然后去京城拜见岳父岳母,你说王家会不会同意我这个女婿?”

    张灵气的浑身发抖,恶狠狠瞪着他,“你别玩火,想对付你,我有的是办法。你姐是明星对吧,娱乐圈的水出了名的浑浊,啧啧,这么漂亮的女人,哪能不经历几次潜规则!你要不信,咱们玩玩?”

    秦泽眼中寒光一闪,不能否认,秦宝宝是他的逆鳞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按照都市文的套路,他应该指天立誓,大呼一声: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穷。

    给张家下“莫欺少年穷”的诅咒。

    稳妥起见,还是先和系统沟通一下:“系统,我觉得赚亿的小目标太轻松了,咱们定一个干翻张家的小目标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lobsp;   “能不能好好装逼了?”

    “还得宿主自己努力,我只是辅助而已。毕竟我是被踢出系统群的咸鱼。”

    张灵冷笑道:“考虑清楚了?我希望在登机之前,听你和子衿姐说分手。最起码也要拿出让我满意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恰好此时,王子衿上厕所回来了。

    两人齐齐沉默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再坐一会,我送你去机场。”王子衿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张灵甜甜笑道:“谢谢子衿姐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秦宝宝六点半下飞机,马不停蹄的赶回家,天色已然青冥,深秋的季节,黑夜降临的很快。

    家里空荡荡的,小赤佬和入室狼没回来,还在外面浪。

    秦宝宝深吸一口气,扯着嗓子“啊啊啊啊啊”一阵尖叫,发泄焚寂煞气。

    在心里骂完一百遍“小赤佬王八蛋”,门铃响起,秦宝宝心里一喜,想,这么早回来,看来是没打算趁自己不在么么哒或者啪啪啪,故意板着脸去开门。

    门外站着的不是自家的小赤佬和闺蜜,而是几个物业,一人捧着一个花篮,还有乱七八糟的装备,锡纸花,铂片,彩带……

    秦宝宝说,你们找错门了吧,这些东西是什么。

    物业说,没找错呀,我们还能摸错门不成,请问秦泽先生是住这里吧。

    另一个年轻物业嘀咕道,废话,秦宝宝在这里呢,秦泽当然在这里。

    中年物业瞪他一眼,又说:“秦泽先生今早拜托我们帮忙布置屋子,说只要人一回来,就马上动工,我看您回来了,立刻变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板着脸说:“这些东西是什么?他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物业说,“秦先生交代,把屋子布置得浪漫些就好了。但不要大动干戈,晚点还要清理掉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差点“哇”一声哭出来。想,小赤佬回来一定要跟她拼了。

    秦泽分明是想趁她不在,告白王子衿来着,这个黑了心的蛆,他要敢找女朋友,我就死给他看。

    “统统拿走。”秦宝宝道。

    “啊?不要了?”物业一愣。

    “全丢了,”秦宝宝大声说:“马上立刻。”

    物业们茫然不知所措的走了。

    这边,秦泽把张灵送到机场,王子衿很照顾视为妹子的张灵,忙前忙后的打登机牌,又买了几包零食给她飞机上吃。不忘苦口婆心的说,上大学也要好好读书,不能太野,男朋友玩几年再找。

    张灵嗯嗯嗯的点头,说,嫂子嫁给大哥前,我绝对不找男朋友。

    候机的时候,秦泽小声说,“子衿姐,晚上给你一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凝视着他,秋波盈盈,有期待有喜悦,“什么惊喜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.......”

    秦泽刚想说话,手机响了,一看来电显示,是自家姐姐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?”姐姐冷冰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在家。”秦泽谎话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“家里有城隍庙?家里有围巾卖?家里有奶茶喝?”秦宝宝冷笑一声: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扭头看王子衿,竖耳朵偷看的王子衿正襟危坐,假装看四处的风景。

    子衿姐果然腹黑......

    秦泽咳嗽一声,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不是明天的航班么?”

    “就不许我改签?”秦宝宝柔声道:“我家阿泽生日,姐姐再忙也要回来的。今天迪士尼有烟花呢,咱们现在就去玩吧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来不及吧?”秦泽犹豫道,“我现在不方便,要不明天?”

    秦宝宝柔声道:“半小时不回家,姐姐就跳楼。”

    现在说mmp已经不能表达我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秦泽说我马上回来,便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宝宝回来了?”王子衿抿着唇,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嗯,我可能要先回家,子衿姐一起回去么?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不了,我送张灵登机,自己打车回去吧。”王子衿想了想,“惊喜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大概,也许......没有了。”秦泽心想,姐姐都回来了,惊喜什么的,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王子衿点头,说你走吧。

    张灵望着秦泽匆匆离开的身影,眼中怒火一闪而逝,这家伙显然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秦泽怎么走啦?”张灵露出天真的表情:“他不知道虹桥打车很难么?子衿姐你怎么办,不是个细心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姐姐回来了嘛,姐姐最重要。”王子衿吃味道。

    七点十分开始登机,王子衿把张灵送到检票口。

    “子衿姐再见,过年一定要回家哦。”张灵挥挥手,正欲排队,却被王子衿拉住。

    “走之前有几句话要对你说。”王子衿桃花眸子里有犀利的光芒闪过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张灵一脸茫然,一脸天真无邪。

    王子衿握住张灵的手,笑吟吟道:“小灵儿长大了,懂事了,子衿姐很开心。嗯,也懂得扯虎皮拉大旗,充分利用家里的权势威逼人了,这一点很难得,不利用长辈权势的官二代,不是好的官二代。”

    张灵俏脸微变,辩解道:“子衿姐,我没有.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有?”王子衿打断她,毫无征兆的声色俱厉:“可以,威胁秦泽是吧,你让你大哥来,我帮秦泽应了。但你想找秦宝宝麻烦,我不允许。不服气没关系,你大可以试试看,看看是张家的手腕高,还是我王家人脉广。你要玩,我陪你!”

    张灵慌了,只觉她的手像铁钳,握的自己手腕生疼,手腕发白,疼的她快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欺负我,我要和我哥说。”张灵泫然欲泣道。

    “你哥要知道你玩这种下三滥手段,信不信不用我动手,他就会扇你。”王子衿恶狠狠道:“马上滚回家去,再敢来沪市,我打断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秦泽跟你说的,他不要脸。”张灵哭道。

    电视上可不是这么演的,不应该乖乖的忍气吞声,然后黯然的离开女主角吗?他怎么不按常理出牌,这个贱人!

    “我就喜欢他的不要脸。”王子衿松开她的手,嫌弃道:“你在我面前玩手段,黄毛丫头,姐当年坑人的时候,你还流鼻涕穿开裆裤呢。今年过年别来我家,我要是过年回京城去张家拜年,你也给我滚的远远的,否则大耳刮子扇你。”

    张灵抹着眼泪,呜呜呜的进了检票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