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九十八章 秦泽的生日(一)
    秦泽当天往家里搬回来六台电脑,只等资金一到,开始他风风火火的赚亿“小目标”。用杠杆把资金撬到四千万,严格来说应该叫“融资融券”。

    如果他能再抓到一支类似黑驴科技的超级牛股,一个月破亿的“小目标”不难。当然,黑驴科技是可遇不可求的牛股,他在未来一个月里,需要频繁的短线操作。对秦泽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。

    今天是周六,秦泽生日的日子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王子衿很高兴,因为秦宝宝飞京城拍广告去了。

    秦泽和王家小姐姐吃着早饭。

    “宝宝昨天的航班飞京城,今天拍广告,她今天应该赶不回来了。”王子衿喜滋滋道。

    子衿姐眉飞色舞。

    “我们今天去逛街吧,”王子衿喝一口豆浆,“姐姐给你买生日礼物。”

    她在秦泽面前,向来自称姐姐。

    吃完早饭,他们就出门了,开着秦宝宝的小红马出门。

    早上逛了城隍庙,王子衿兴致勃勃,秦泽倒是差点被汹涌的人流吓退,城隍庙是一片复古建筑的商业区,飞翘的檐角,黑色的瓦片,往来游客如织。他们穿过一条长长的石板路,两侧复古建筑,好似穿越时光走在古代某条街道上。

    秦泽尽心尽力的护着王家小姐姐,省的她被揩油,或者包包里的东西被顺手牵羊。在曲折的石桥上观鱼,行人几乎摩肩擦踵,深绿色的水池里一条条红黄锦鲤游荡,又肥又大。秦泽一看这阵势,心说天赐良机,果断拉住王家小姐姐的小手。

    小姐姐立刻缩回手。

    秦泽又拉。

    小姐姐又缩。

    秦泽再拉,说,这么多人呢,你可别走丢了。

    王子衿撇撇嘴,任由他牵着,嘴角微翘。

    王子衿在手工艺品店买了一串色彩缤纷的手链,一块牛角刮痧板,还有两条围巾,一条给秦泽,一条给自己,说留着冬天备用。

    秦泽心里念着姐姐,说,要不帮秦宝宝也买一条吧。

    王子衿一脸不开心。

    小赤佬永远想着姐姐。

    “那你自己付钱买咯。”王子衿闷声就走。

    秦泽喊道,“唉,等等啊,我拍个照片给秦宝宝看看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走的更快。

    秦泽在街边买了两杯奶茶,王家小姐姐喝着香甜的饮料,脸上总算荡起笑容。

    最后他们付了门票钱,进城隍庙拜神。拜完就出来了,没有求签。王子衿和秦泽并肩走出来,问秦泽,你求的什么?

    秦泽说,保佑我事业如火如荼,赚一个亿。子衿姐,你呢。

    王子衿幽幽道:“我请神保佑,秦宝宝早点嫁出去。”

    秦泽开心道,子衿姐你对秦宝宝真好,不愧是好闺蜜,惦记着她的终生大事。

    王子衿意味深长的斜来一眼。

    这时,王子衿的手机响起,她摸出来一看,脸色古怪。

    “子衿姐,我到沪市了,虹桥机场,你快来接我。”电话里传来女孩活泼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来啊。”王子衿头疼道。

    “来看我嫂子嘛,子衿姐,沪市人生地不熟,你可不能不管我呀。”女孩可怜兮兮的语气。

    王子衿无奈道:“行行行,我开车过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秦泽问道:“谁啊?”

    王子衿耸耸肩:“一个大灯泡,啊不,一个发小,小时候同个院子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院子......”秦泽一脸不明觉厉的表情。

    从城隍庙到虹桥,不堵车的话,二十分钟就到了。然而沪市不存在不堵车的现象。几乎花了一倍的时间才赶到虹桥。

    车子在二楼出发层停靠,王子衿打了个电话,报了小宝马的车牌号和颜色,不多时,出发大厅走出来一个背双肩包的女孩,身段窈窕,粉红色薄卫衣搭配浅白色牛仔裤,脚上一双白色帆布鞋。

    灵动的眸子四处打转,很快锁定了红色小宝马,蹦蹦跳跳跑过来。

    王子衿降下车窗,朝她招手。

    “子衿姐,想死我了。”女孩大半个身子从车窗探进来,抱着王子衿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上车,这里不好多停。”王子衿说,不远处辅警虎视眈眈的视线。

    小姑娘瞅了眼秦泽,猛地一愣,旋即大呼小叫道:“秦泽!?你是不是秦泽!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秦泽心想,哇,碰到一个小迷妹不成?尽管自己对小鲜肉不屑一顾,然而他也难逃小鲜肉+网红的窠臼,喜欢他的大部分都是小姑娘。微博里时不时会蹦出“老公老公”、“我要给你生猴子”这样的评论。

    这小姑娘挺漂亮,大眼睛白皮肤,标准的少女尖尖瓜子脸。货真价实的小美人。

    女孩开心的钻进后座,叽叽喳喳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我叫张灵,秦泽你怎么会和子衿姐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秦泽我可喜欢你了,你能给我签名吗?越多越好,我回学校发给女同学,我们班好多女生都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秦泽你为什么能写出这么多好歌,你真的是快枪手吗?”

    王子衿怒道:“瞎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便熄火一阵子,然后继续叨叨叨,总有问不完的话题。说这次来沪市太对了,待会能不能见到秦宝宝。

    通过王子衿的介绍,秦泽知道她原来都上大学了,高三刚毕业,难怪看着像高中生。

    刚好到饭点,秦泽带她俩吃了沪市本帮菜,小姑娘很喜欢甜菜,赞不绝口。大概是有秦泽在,她没一口一个嫂子的喊王子衿,让王家小姐姐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吃完饭,小姑娘表示要去东方明珠塔玩,还要去外滩,如果可以的话,动物园也想去。

    王子衿毫不留情的拒绝,说今天没时间陪你,改天再说。你现在是找酒店歇下,还是跟我们一起?

    张灵笑容纯真,说,我要和我偶像一起。

    按照王子衿的要求,三人便来到南京路,宽阔的步行街,熙熙攘攘的热闹人流,高楼大厦连着高楼大厦,小吃店、商场、特色餐厅,还有时而缓缓驶过的电动轨道车,充满了繁华的都市气息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中,张灵都挽着王子衿的胳膊,让想牵小姐姐小手的秦泽暗恨。

    王子衿目光扫过一个个名牌服装店,说:“阿泽,我们去买几件衣服,你喜欢什么牌子的?”

    秦泽灵机一动,指着不远处的优衣库:“去那里,那是个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其实优衣库的衣服质量一点都不好,材质太纤薄,放洗衣机里滚几次就会变形。但优衣库的大名哪怕时隔多年,秦泽也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试穿衣服时,秦泽贼兮兮说,子衿姐我们一起进去。

    王子衿学秦宝宝,一记手刀砍他后颈,主要秦泽比她高不少,砍脑袋有点吃力,要垫脚。

    “我可是网络小编,别以为我和秦宝宝一样无知。”王子衿气道:“黑了心的小赤佬。”

    “不应该是蛆吗?”秦泽纳闷,王子衿哼一声,把他推进试衣间。

    秦泽买了两件外套,一件单衣,一条裤子,王子衿掏出信用卡买单,信用卡是秦宝宝的,她的银行卡信用卡都被冻结了。王子衿一直用秦宝宝的信用卡,因为她的工资全打进了秦宝宝的账户里。

    买完衣服出门,张灵在街边的店铺买了瓶老酸奶,正想问王子衿要不要来一份,一扭头,发现不远处一直被视为自家嫂子的子衿姐,被那家伙死缠烂打的牵手,子衿姐半推半就,还抛去一个妩媚娇嗔的眼神。

    张灵咬了咬唇,假装没看见。

    三人继续逛步行街,随后王子衿又为秦泽买了一套三万大洋的西装,旁若无人的帮他系扣子,整衣领,眸子亮晶晶说:帅!

    买完西装后,王子衿不在漫无目的的瞎逛,报了个地址,驱使秦泽开车带她们过去。

    地址是徐家汇某个商场,二楼。

    秦泽进来才发现,是一家琴行。

    铮亮的瓷砖反射明亮的灯光,一架架钢琴整齐的摆放,墙上则挂着吉他,王子衿长驱直入,摘下一把吉他,问秦泽:“这把吉他怎么样?”

    服务员说,这吉他好啊,纯手工的,护板材料是波利维亚玫瑰木,这样的琴在我们店里只有三把。

    秦泽问多少。

    服务员说,两万三。

    好吧,这年头,只要和纯手工搭上关系,都贵!

    好像人类辛辛苦苦创造的工业链是辣鸡似的。

    这是把木吉他,外观大气,不花哨,明黄色的油漆崭新发亮。

    王子衿固执的问: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秦泽一愣,“子衿姐买想买来送我?”

    王子衿“嗯”的点头,笑弯眸子:“生日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会弹吉他,你买架钢琴给我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哇,这么贵的东西你让我买,一点都不心疼姐姐的工资。”

    张灵咬牙切齿,这对家伙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是不,当然我的面打情骂俏。

    离开琴行时,下午三点,霜降已过,重阳未至,秋色渐重。

    漫步在凉爽的秋风中,秦泽忽然想起某年和姐姐一起逛街,秋风萧瑟,他俩捧着一杯热乎乎的奶茶,矫情的姐姐想起某奶茶广告,说,“阿泽,姐姐是你的什么?”

    这问题让秦泽一愣,心说,什么蠢问题,姐姐不是我的姐姐么。

    秦宝宝瞄了眼奶茶,给他提示。

    秦泽恍然大悟,“你是我的奶茶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故作娇嗔:“啊......原来我是奶茶啊。”

    秦泽点点头,说:“这样我就可以把你倒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大胆的握住王子衿的手,嘴角笑容深深,又到了喝热奶茶的季节了。

    京城,某五星级酒店。

    秦宝宝披着浴袍,趴在床上,浴袍下身段浮凸有致,今天拍广告把她累的够呛,早上八点跟着策划组到香山取景,中午才回来,然后场景切换到故宫,又跑了趟红墙连绵的故宫。导演要求特别高,整整一天都在反复拍摄。出了故宫还被粉丝纠缠,保安护送下千难万难的逃进保姆车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今天是老弟的生日,说好陪他玩一天的,可明星的时间按着通告走,半点不由己。

    秦宝宝和秦泽说好了,把生日推迟一天,蛋糕推迟一天,等她回去再去庆祝。

    她百无聊赖的刷微博,发了几张景点拍摄的照片,配字说:好累好累,老弟的生日都赶不上。

    便有一大群粉丝回复,说女神注意身体,工作不要太累,心疼你哦。

    或者:姐姐放心的工作吧,陪弟弟这种事就交给弟媳妇们了。

    把秦宝宝乐的咯咯笑,两条白嫩嫩的小腿拍打床铺。

    刷完微博再刷朋友圈,看着通讯录里的朋友日常晒娃,晒晚餐,或者发一些心灵鸡汤。

    忽然,秦宝宝泛着笑容的嘴角僵了僵,她看见了王子衿发的几条朋友圈。

    “城隍庙真好玩。”

    几张复古建筑的照片和水里嬉戏的锦鲤。

    “淘到两条漂亮的围巾。”

    围巾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这人真讨厌,出来玩还三心二意,哼!”

    秦泽捧着奶茶走在街边的照片。

    秦宝宝抿着嘴,愣愣的看着手机屏幕,忽然觉得很揪心,心里空落落的,感觉有什么东西被抢走了。

    “李姐,帮我订一下机票,我要立刻回沪市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挂断电话,咬着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