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姐长的贼水灵
    苏钰目不斜视的进入食品城,乘电动扶梯上二楼,秦泽跟在她身边。秦宝宝和那个男人则落后几级阶梯。

    秦宝宝狠狠瞪着弟弟的背影,要用眼神杀死他。黄易聪倒是在电视上看过秦泽,不过没什么印象了,总裁大人日理万“鸡”,哪会去记一个陌生男人,总裁大人的目光粘在苏钰诱人的臀部曲线上。

    啧啧,这女人品质绝佳。

    百客园大厅,一张张或长条形,或方形的黑晶玻璃桌规律的摆放,座无虚席,客人们放声交谈,品味美食,享受着一天结束前的惬意。服务员捧着餐盘来来往往。

    方甫进入,门口的迎宾员迎上来,笑道:“四位一起的吗?有订过位置吗,”

    苏钰摇头,轻轻道:“两位,预定7号包间。”

    “请跟我来!”女服务员笑容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这时,秦泽听见身后的男人与另一位服务员说话:“订了十二号包间。”

    百客园秦泽没来吃过,沪市这么大,哪怕他是本地人,也不可能把所有出名的餐馆都吃个遍。本帮菜口味偏甜,常用的烹饪方法以红烧、煨、糖为主,与苏州那边的口味接近。因为秦妈的缘故,秦妈是浙省人,那边的人做菜不喜欢放糖,秦泽和秦宝宝从小被秦妈奶大,一直对偏甜口味的本帮菜无感。

    “这周的收益我看了,你似乎不太擅长短线。”苏钰招呼服务员上菜,按照她喜欢的菜单来。本来她把菜单交给秦泽,但秦泽说随意。

    “我爸说我大局观很好,但在细节上容易出纰漏。这叫做大事谨慎,小事随意。”秦泽喝着餐馆免费赠送的决明子茶。

    “平均收益在百分之八十五,如果不去盲目的操作短线,你的成绩单会更好看。既然短线不行,怎么不避开。”苏钰坐姿端庄,笑容优雅。

    “不经历失败,怎么总结经验?”

    秦泽的回答让苏钰笑容僵了僵,这小子话中之意,是把公司的资金拿来练手?练手就练手吧,只要总体上是盈利的,且是高额回报,些许“学费”就当是公司给他的福利了。

    苏钰难得有聊天的兴致,与秦泽谈论了许多股市、期货以及信托信贷等方面的业务,希冀听到麾下头号猛将指点江山的激扬文字,奈何头号猛将似乎意兴阑珊,不是随口敷衍,就是干脆发呆,对她的问题置之不理。搞的性子淡泊的苏钰很有掀桌子的冲动。

    美女总裁很赏心悦目,但秦泽的心思却不在这里,在自家黑了心的蛆那里。反正弟弟是蛆,姐姐想来也难逃窠臼。他觉得自己距离真相很近了,情趣内衣,神秘男友,和陌生男人吃饭......

    秦泽越想越气,越想越控制不住体内汹涌的洪荒之力,恨不得一招神剑御雷真诀劈死姐姐。

    秦宝宝明明说过不找男朋友的,明明那么抗拒老妈安排相亲的。岂料不声不响的在外面勾搭了一个优质帅哥。妈可忍,弟不可忍。

    我一定要搅黄他们。

    反正她曾经搅黄过我的女朋友,我要报复!

    这么想着,秦泽就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洪荒之力了。起身道:“苏总,我上个厕所。”

    苏钰点点头,吃自己的菜。

    秦泽出了门,绕着弧形走道寻找包间,餐馆的构造是半圆形的框架,中间是大餐厅,普通客人在这里吃饭,半圆的边缘是包间,有十个小包间,五个大包间。

    十二号包间......

    秦泽转了一圈,终于找到了。

    包间的门敲了几下,然后被推开。

    苏钰心想,男人尿尿都这么快?出门进门也就一分钟不到。抬眼看去,却不是秦泽,而是一个身段火辣,挑染栗色卷发的女人,她有一张妖艳的瓜子脸,眼睛又大又亮,却略带狭长,是那种别的女人需要画眼影才能展现出来的效果。皮肤白皙水嫩,顾盼生辉,除此之外,她有一对女人羡慕嫉妒恨的36d。招牌狐媚子脸,招牌36d。

    苏钰认出她了,秦宝宝,新晋女歌星,大红大紫的宅男女神。

    秦泽的亲姐姐。

    她打量秦宝宝的同时,秦宝宝也在打量她,灵气眸子转动,“秦泽呢?”

    苏钰道:“他上厕所去了,秦宝宝......你怎么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娇媚笑容:“我来找我弟弟呀,找他回家。”

    她倒不惊讶这女人会认识自己,既然认得秦泽,那么定然也知道自己是秦泽的姐姐,因为她是公众人物。

    回家?

    苏钰眉梢挑了挑,尽管秦宝宝笑容妩媚,但凭女子纤细敏感的神经,她能感受到秦宝宝似有若无的敌意。

    有意思了!

    苏钰笑道:“吃完再回去吧,我让服务员加碗筷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没拒绝,那坐姿,那笑容,那叫一个端庄优雅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“妹妹怎么称呼。”秦宝宝问。

    妹妹?老娘都二十七了,比你还大两岁,谁是妹妹啊。

    苏钰淡淡道:“苏钰!”

    苏钰摆出办公室专用的扑克脸,霎时间总裁的威严弥漫开来,压迫感成倍增加。

    秦宝宝眉梢扬起,心想,这女人很不明觉厉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和我家阿泽是什么关系?”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秦宝宝眼波凝视,亮的惊人。

    苏钰有些好笑,这话听着怎么有点不对劲,连语气都有些咄咄逼人,像棒打鸳鸯的家长似的。苏钰不答,端起茶杯做出品茶状。不知道为什么,她看这个女人不爽,也许是一个素雅女人对一个妖艳女人的不顺眼。也许是对方一开始便展露的敌意。

    如果她知道每天虐杀自己的“女装大佬”就是眼前这位,估计要掀桌子真人pk了。

    “唉,我这个弟弟啊,总是不让人省心的。”秦宝宝唉声叹气道:“家里女朋友望眼欲穿的等他回去,他在外面和别人吃饭也不打声招呼。还是和苏小姐这么漂亮的大美人,你说如果他女朋友知道了,指不定又要闹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误会。你说是不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对苏钰亮出的软钉子视而不见,她来这里可不是要和这朵白莲花争奇斗艳的,她的目的只有一个:搞事情。

    她才懒得和外面的妖艳贱货勾心斗角,行事风格向来简单暴力,得亏秦泽不在,否则搂着胳膊喊一声:老公,你又在外面招惹妖艳贱货。然后轻飘飘的来轻飘飘的走,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认识自己,就换一个台词:老弟,你女朋友找你好半天啦,怎么打电话也不接,快随姐姐回家。

    那个女朋友当然不是王子衿,想得美。

    12号包间。

    相比起7号包间的阴阳怪气和暗流汹涌,这边的气氛截然不同,两个男人在推杯换盏,把酒言欢。

    秦泽没让服务员加碗筷,他让服务员上两箱的啤酒,端起姐姐的碗筷就大口吃肉大口喝酒,与星艺总裁吹牛逼。

    秦泽扑了个空,他进来时姐姐上厕所去了,他就在包间里等姐姐。

    黄总很会来事,知道他是秦宝宝的弟弟,拉着他的手说,兄弟啊,久仰大名如雷贯耳,鄙人黄易聪,星艺娱乐的总裁。

    秦泽心说,原来你就是让我百撕不得骑姐的星艺总裁啊。

    以秦泽的智商,立刻察觉到情况不对,姐姐买情趣内衣是生日之前,那会儿她还是某五百强公司的总经理秘书。显然不可能跨时间和黄易聪勾搭。

    要说前任总经理有没有嫌疑,秦泽可以肯定没有,那都是老爷子般岁数的老男人了,姐姐这点节操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不是星艺总裁,不是前任上司,生日那天她穿给谁看?

    他看了没反应……

    看了没反应……

    没反应……

    看了姐姐穿内衣的,能天天有机会看到姐姐内衣的,似乎……好像……正是……区区在下?!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黄易聪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”秦泽双眼呆滞,说了句烂话:“发育不好,感觉要崩。”

    他早该想到的,可那种情况他没法保持冷静,一想到秦宝宝在外面有男人,他就心烦意乱,脑袋短路,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    这黄总对姐姐百般照顾,又约她出来吃饭,一看就是居心叵测,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他们喝了几瓶啤酒,渐渐放开,聊的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两个专业“不对口”的男人,似乎能扯的东西只有女人了,黄易聪是老司机,畅谈沪市这十年来大保健改革史,从当年红灯区遍布的虹口,聊到如今娱乐会所遍及开花的大时代。那可真是紫了无数葡萄,黑了一地木耳,一代新人换旧人啊。

    秦泽举杯说,黄总,您真对得起您的姓,我敬老司机一杯。

    黄易聪豪爽道,哪天老司机带你玩玩,男孩子要经历风月才能成长为男人嘛。

    他俩喝的面红耳赤,醉意熏熏,很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。

    秦泽搂着黄易聪的肩膀,哈哈笑着说,黄总,您是堂堂星艺总裁,何必去外面寻花问柳,整个星艺都是你的后宫呐。

    黄总摆摆手,醉醺醺道:“话不是这么说,兔子不吃窝边草,把草吃大肚子,事情就不好办了。兄弟啊,老哥教你一些私人经验,什么人妻啊御姐啊,都不如花钱的野花,你不能相信女人的话,女人说什么都不要,说明她什么都想要。大宝剑好啊,脱裤子就上,提裤子就走,没有后顾之忧,话糙理不糙。”

    秦泽说:“老哥稳,我敬老哥一杯,不过星艺美女如云,只要你逮住狐狸,惹一身骚也是划算的。”

    黄易聪脸红似关公,“说的也是,我们星艺还真不缺美女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忽然搂住他的脖子,挤眉弄眼:“你看我姐怎么样,波大屁股翘,长的贼水灵,有没有想上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