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两对狗男女
    姐姐夜袭自己的例子虽然不多,但还是有几次的。万万没想到子衿姐也喜欢玩这套。

    喜欢就大胆说出来吗,我又不会拒绝你。

    秦泽心想,子衿姐对自己是有好感的吧,自己平时约她看电影,压马路,连从来不看的“青春的痛”这类书都研究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系统再出个任务,我立刻就表白。

    诶,系统呢?

    “系统系统……快出来,快发任务。”秦泽见王子衿扭头就走,焦急的喊。

    “死心吧,没任务。”系统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没任务了,我现在欲求可强烈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任务,叮,请向王子衿表白并且成功,这样的任务?你觉得矫情的女文青会接受你的表白吗?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成功吧,你只要发布表白任务就好啦,我表白一下就好啦,何必那么功利非要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我这个任务的目的在哪里?送分题是智障系统才干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不可能成功,我不服。”

    “亲个嘴就能成功?那你姐姐老是亲你,你表白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王子衿跑出房间,“啪”一声关门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睡觉吧。”秦泽拉起被子蒙住脑袋。

    lobsp;   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听说你把秦泽抬到总经理位置了?”

    一个雅致的包间里,裴南曼给身边的闺蜜倒茶。他们都刚洗完澡的样子,穿着浴袍,青丝高挽。刚做过推油的苏钰靠在藤椅上,眯着眼,像只慵懒的猫儿。

    十月底,灿烂的阳光从落地窗照射进来,她精致绝伦的脸蛋染上一层金霞,端起红茶饮了一口,点头道:“嗯,管理部门方面是个十足的菜鸟,但业绩方面彪悍的一塌糊涂。”

    距离秦泽担任投资部总经理,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。

    尽管这么说,但她神色平平淡淡,不惊不喜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除了打游戏和工作,还有什么能让你关注的。”裴南曼摇头。

    “乐在其中。”苏钰呲牙,露出小女孩般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打一局游戏顺便和人对喷半小时?”裴南曼好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骂人打什么游戏,”苏钰淡淡道:“骂人我才有存在感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看着她,叹了口气。多少知道点她家里的事,乱七八糟的,不过谁家没本难念的经,她自己不也一样,侄子侄女到现在都不肯回家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前夫还在沪市吗?”

    “被我揍了一顿,回去了。”裴南曼说,她家不止一本经,还有一本已经不属于她的经。

    “好马不吃回头草,你前夫倒有意思,对你这颗回头草情有独钟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这个好吧,我和他早就没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沉默着,或看窗外风景,或低头饮茶。

    苏钰忽然道:“我晚上约了秦泽吃饭。”

    似乎只有秦泽的事,才稍稍让裴南曼产生点兴趣,笑道:“单独吃饭?”

    “对的,算是我这个上司对下属的慰问。”苏钰喝着茶,想起一事,撇嘴道:“这小子可不安分,一有时间就找我要机密文件,客户资料、财务报表、市场调研、机构评估.....感觉我公司快被他摸清了。南曼,你说这小子是不是打自立门户的鬼主意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想把他从总经理位置赶下去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用,”苏钰说:“我考虑给他点股份,把他留住。我是学管理和宏观经济的,就好比高居王座的皇帝。没有了冲锋陷阵的猛将,我也玩不转。你说过当钱累积到一定数量,挣钱就失去意义了。资本家从来不创造,只需要花点钱就有无数人替他们去创造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能驾驭的住他?”裴南曼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苏钰仔细想了想,摇头叹气:“好像有点难,这家伙看似随和好说话,其实最听不进话,他太有主见了,甚至让我感觉刚愎自用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晚上再出来坐坐?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晚上我要见网友。”苏钰一口拒绝。

    “见网友?”裴南曼给震惊了。

    这种话不应该是裴子淇和李东来那个年纪的小屁孩说的么?她一个二十七岁的大姑娘,留洋博士,投资公司的总经理,竟然会说出如此违和的话。不过她这个闺蜜偶尔神经兮兮的,做出点出格事倒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见什么网友,你注意点,别玩过火......算了,明天我找几个人暗中跟着你。”裴南曼蹙眉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啦,我见一个游戏里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游戏里的朋友......”裴南曼俯身去探她的额头,“脑子烧坏了不成,是什么让你起了见网友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苏钰躲开她的手,委屈道:“他说我是抠脚大汉,我不服气,和他吵了一架。然后他提出要见面,不然就不带我打游戏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陪你打游戏,这种人你可以找一大堆。”裴南曼说:“我侄儿玩游戏一遇到女玩家,兴奋的嗷嗷叫,又送礼物又送坐骑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会和游戏里的人开视频和语音,我说我是女孩,确实有一大帮的人表示要带我玩游戏,但他们会叫我开语音,我不同意。他们就以为我是男的。”苏钰说,“但他不一样,他也不相信我是女的,可每次我求带,他都会捎上我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他经常骂我。”苏钰笑道。

    经常骂我.......

    神经质的话听在裴南曼耳力,一点都不好笑,她听出一肚子的辛酸。

    “晚上我约秦泽在百客园吃饭,你来吗?”

    裴南曼摇头:“晚上有事。”

    星艺娱乐。

    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宽大的楠木办公桌后,真皮办公椅上,黄易聪点燃一根烟,双脚搭在桌上,眯着双眼,享受着悠闲的下午茶时间。

    办公室回荡着柔媚磁性的嗓音,音箱里播着秦宝宝的专辑。

    星艺总裁这把交椅他坐了快五年,由董事会直接任命。而始终和他不对付的康世安是执行总裁,俗话说就是副总裁。

    其实他和康世安没仇,接管星艺之前,他都不认识这么号人物。有过节的是他俩的老爸,星艺娱乐的大股东。

    某位大人物说过,合理的派系斗争,是推动一个团体进步的动力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…”敲门声响了几下。

    高挑性感的秘书走进来,把一份合同放在办公桌上:“黄总,卓越珠宝的代言合同。”

    黄易聪把烟蒂按灭在爱马仕陶瓷烟灰缸里,拿起合同随意翻了翻。

    “徐璐和杨旭的经纪人来找过我几次,想要这份合同。”女秘书说:“黄总,您觉得给谁好?”

    卓越珠宝的老总和黄易聪是一起嫖过那啥的铁哥们,这份合同拍着胸脯就送给他了,说代言人的名字老弟你随便填,只要二线以上,老哥我都认,当然,男的不要。

    黄易聪把合同往桌上一丢:“给秦宝宝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此……秘书想。

    江湖盛传,秦宝宝是黄总豢养的金丝雀,不然何以如此照顾,但以她对黄总的了解,那些传闻不足为信。黄总固然是浪荡不羁的老司机,却是个兔子不吃窝边草的有节操老司机。不然也不会对自己的百般暗示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有事秘书干,但没事坚决不干秘书。

    黄易聪喊住秘书,道:“顺便帮我约一下秦宝宝,晚上吃个饭……嗯,就定在百合园吧,我喜欢那里的本帮菜。”

    秘书精致的脸庞露出错愕之色,难道不是总裁不吃窝边草,是我姿色平庸不入总裁法眼?

    那么奴婢告退了……

    秘书怀着沮丧的心情离开。

    汇鸿大厦地下停车库。

    秦泽靠着一辆大红色法拉利,手指间把玩zippo煤油打火机,清脆的翻盖声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现在是晚上七点,六点的下班高峰期已过,地下室空旷安静,他在等苏钰,今早美女总裁特地敲开他办公室的门,说秦泽,晚上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如此赤裸裸的邀请,也可以翻译成这样:秦泽,约吗?

    “哒哒哒......”寂静的空气中回荡起清脆的高跟鞋声,苏钰高挑的身影从拐角转出,白衬衫扎在及膝的套裙里,肉色丝袜,黑色高跟鞋,一头不曾染色的纯黑秀发随步伐晃动。

    苏钰从包包里掏出电子钥匙,“滴”,法拉利一声脆响,指示灯闪烁。

    秦泽拉开车门往后座钻,如果不是特别好的朋友关系,最好别坐副驾驶位。但苏钰说,“坐前面来吧。”

    车子驶出地下停车库,汇入滚滚车流。

    夜幕拉开,天空呈现诡异的绛红色,那是阴天厚重的云层反射地面的灯光形成的异象。

    苏钰望见前方绿灯转红灯,法拉利减速,停在斑马线前,“这几天比较忙,这顿饭本该在你的任命通知下发那天请的。”

    “苏总别客气,其实食堂吃一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钰摇头:“其他经理我都是在百客园请他们吃饭的,你是总经理,怎么能在食堂吃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只是公事公办,还以为这餐饭来自于美女总裁的欣赏。

    今晚不回家吃饭,秦泽得和姐姐们打声招呼,告诉她们今晚寡人不回来奶你们了,爱妃们各吃各的去吧。

    他给王子衿和姐姐各发一条信息,姐姐那边意料之中的石沉大海,王子衿倒是秒回,一个“滑稽”脸。然后才是正文:“怎么你也不回家吃饭了,老实交代,是不是你们姐弟俩背着我在外面吃大餐?”再来一个滑稽脸。

    这时候不应该配“怒火”的表情么,子衿姐你的表情包里只有“滑稽”吗?

    秦泽键入信息:“老板请吃饭,秦宝宝也不回家吃饭?”

    “嗯呐。”王子衿回他:“那我点外卖好啦。”

    那天偷吻事件后,王子衿害羞了几天,但这姑娘比秦宝宝磊落,或者说脸皮厚?总之现在能和秦泽正常交流无心理阻碍。哪像姐姐,三天两头跟他怄气。小脾气耍的飞起,对弟弟都这样,将来嫁人.....将来还是别嫁人了。

    百客园在一条不算繁华的东明路,附近没有吸引顾客的商场,离步行街也远。

    “这家店在很多外地人眼里名不经传,但老一辈沪市人应该知道,有些年头了,我小学的时候爸妈经常带我来吃本帮菜,一直吃到上大学,然后出国留学,直到回国后才有机会来吃。”苏钰在餐馆附近停好车,与秦泽并肩走向餐馆。

    餐馆在二楼,一楼是食品城。

    “宝宝,这家百客园的本帮菜很地道,你以前来吃过没?”

    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没呢,我家都不喜欢甜食。”

    一个柔媚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两对并肩而行的男女在百客园门口相遇,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秦泽目光扫过这对狗男女,男人不认识,三十出头,人模狗样。女人就太熟悉了,尽管她戴着墨镜和大檐帽,但她就算化成灰秦泽都认识。

    秦宝宝墨镜下的目光犀利无比,扫过眼前这对狗男女,年轻男人正是自家黑了心的蛆。他身边陪衬着一位不妖艳的贱货,身高只比自己略矮,但在女子中无疑是高挑的。五官精致的一塌糊涂,淡雅的气质,清冷的神态,好一朵摇曳在凉风中的“白莲花”。

    秦宝宝心中生出“此女不除,必成大患”的警兆。

    很默契的,姐弟俩选择了无视对方。目光交汇之间,似有电弧闪过。

    那晚之后,他俩并没有和好,但很默契的买了同一款手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