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八十六章 扒手
    入夜后的沪市,千灯万盏,霓灯绚烂。这是一个不会睡觉的城市,不管再晚,你都能在街上看到来去匆匆的车辆,以及一些24小时经营的店铺。

    与小区相隔一条街,有一片开放式公寓,商住两用的模式让这片地方人来人往,非常热闹。尤其附近开始修路之后,越发杂乱,鱼龙混杂。以前秦泽买菜都是这儿买的,但不是蔬果超市,而是路边一些小摊贩,这里几乎没有城管光顾,只需要花点钱和物业打好招呼就能“合法”摆摊,而且卖的菜比超市里更新鲜。

    秦宝宝和王子衿各自拎一袋菜和零食,穿过开放式公寓,往自家小区方向走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我的小鸡崽买贵了,”秦宝宝抱怨道:“你怎么不还价?光这两袋东西,花了姐好几百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不服气:“你怎么不还价。”

    “我开不了口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道:“虽然感觉买贵了,但我挑的是最新鲜的鸡崽和蘑菇,迫不及待想吃阿泽的鸡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王子衿觉得这话不对劲,斜来一眼。

    “阿泽做的鸡。”秦宝宝改口。

    通常情况下,她俩只管嗷嗷待哺等着开饭就好,但今天秦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写计划书,决定晚饭点外卖,受到两个姐姐一致否决。于是双方各退一步,由她俩出门买菜。

    “东西重死了,快出来帮姐姐提一下。”秦宝宝摸出手机呼唤弟弟。

    秦泽秒回:“休想。”

    “小赤佬不出来?”王子衿凑过来看。

    秦宝宝斜眼看她:“小赤佬?”

    王子衿同样斜眼:“被你带顺口了。”

    十月底的夜,凉风阵阵。

    秦宝宝忽然道:“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,秦泽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嘴脸一翘,猛地瞥见闺蜜似笑非笑的眼神,正色道:“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,秦泽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脸色闪过慌乱,镇定道:“我是他姐姐,弟弟喜欢姐姐不是很正常嘛。刚才是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耸耸肩:“我也是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俩心机表对视一眼,都是一脸淡然神色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升职了。”王子衿忽然说。

    “升职?”秦宝宝愕然:“你入职才三个月,升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职场法则,多做多听少说话。公门修行,不贪不占不存私心。只要做到这几点,升职有什么难?当然,前提是打铁还得自身硬。”王子衿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我爸也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秦叔叔功底深厚,难得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臭不要脸。”秦宝宝去捏王子衿的鹅蛋脸,但被后者躲开。

    “我爷爷跟我说的啦。”

    “那今晚的菜你请客,快支付宝转钱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支付宝给你多少钱,我微信给十倍。”王子衿玩梗,但秦宝宝不懂。要换成秦泽,就会回一句:“我百付宝再出十倍。”

    她俩穿过开放式公寓,前方黑漆漆的,只有几盏功率不大的灯泡照亮废墟般的公路,白天这里“哐哐哐”的吵闹,现在工人们休息了,显得又安静又混乱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,别猜坑里掉下去。”秦宝宝看到被几块石头围起来的下水道。

    她伸手往外套兜里摸手机,却摸了个空。

    秦宝宝悚然一惊,下意识扭头,看见身后一个人影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手机被偷了!?

    这个念头在秦宝宝心里闪过,她本能的追上那个疾走的身影,一把拽住对方手臂,喝道:“把手机还我。”

    对方显然也吓了一跳,没想到会被发现,更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冲上来拽住他。

    “谁拿你手机了。”他扭头大声说,同时挥舞手臂试图甩开秦宝宝。

    但秦宝宝死拽着他的胳膊不放,她看清了对方的脸,一张充满异域特色的脸,高耸的眉骨,深陷的眼眶,粗糙黝黑的皮肤。看着非常年轻,

    “你刚刚就在我身后,你转身有哪里?”秦宝宝横眉立目,她一下就猜到了对方跟随自己的目的,从她衣兜里神不知鬼不觉摸走手机,然后离开。

    “谁偷你手机了,放手。”年轻的扒手开始紧张了,因为周围的人指指点点,虽然这边人少,但只是相对而言。

    秦宝宝死揪他不放,虎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“你还我手机。”她去摸扒手的口袋,没摸到意料之中的手机,反而摸到一个狭长的,坚硬的东西。

    折叠刀?!

    秦宝宝一腔怒火忽地冷却,想起最近沪市发生的某件抢劫事件,受害者因为纠缠不休,被狗急跳墙的犯罪分子拿刀抹了脖子。

    “别跟她废话,赶紧走。”远处有人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明显是团伙作案,一人动手,另一人望风,此时,见吸引了不少注意力,那人也跟着慌了,扒手就该和杀手一样,来去如风,绝对不能过多纠缠。

    年轻扒手焦虑之色更重,脸上隐隐狰狞。

    秦宝宝不复刚才的凶悍,却倔强的不肯松手,咬着唇,含着泪,倔强又委屈的说:“还我手机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失去那只手机,她第一次发工资时和弟弟一起买的,绝不是某外国牌子清一色的款式,而是国产手机,一部价格昂贵却并不畅销的手机,当时玻璃柜台上就摆着两台,一黑一粉,再无其他。秦宝宝一眼就喜欢上了。她和弟弟一人一部,同样的款式,同样的铃声。

    这两年来秦泽从没换过手机,哪怕他现在很有钱了。

    秦宝宝也不愿意换,她可以喜新厌旧的换名牌包包,换各种奢侈品,但惟独这部手机从来没有过更换的念头。

    年轻扒手眼中凶光一闪,心一横,手伸进兜里掏东西。

    秦宝宝吓的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拿着手机滚。”王子衿挡在闺蜜面前,死死瞪着他。这女人首次流露出暴怒之色,竟有几分威严。

    年轻扒手松了口气,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秦宝宝看着扒手越来越远的背影,很不争气的哭了。

    王子衿搂着她,拍着肩膀安慰:“好了好了,一部手机而已,犯什么犟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秦宝宝抹一把泪,刚要说话,眼角瞥见一块拳头大的水泥石从头顶呼啸而过,“嘭!”一声闷响,伴随着扒手的哼声,水泥块和人齐齐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块从天而降的石头。

    几在同时,她看见秦泽与自己擦身而过,像条脱缰的野马般窜出,一脚蹬飞刚爬起来的而扒手。

    秦宝宝顾不上弟弟横空出世的惊喜,指着前方叫道:“还有一个还有一个......”

    她看见另一个扒手扑过来救人,兜里掏出了明晃晃的折刀。

    秦宝宝脸都吓白了,这时候手机什么的都不重要了,没什么比弟弟更重要。王子衿脸色也变了。

    秦泽冷眼瞅着咬牙发狠扑过来的中年男人,他手里握着一把折刀,刀锋下斜,可以预判到他准备捅自己的肚子。秦泽等这家伙扑近,右手突兀的向下一拍,恰好拍到中年男人握刀的手腕,然后一巴掌摔在他脸上,并不清脆,而是沉闷的响声。抽的他手掌都发疼。

    巨大的力道让中年男人毫无还手之力的趔趄跌倒,手中折刀滑落,视野发黑,模糊一片。

    秦泽一招ko对手,仍不放心,上前又往肚子上狠踹一脚,踹的那家伙捂着肚子干呕,眼球冒血丝。如法炮制踹了另一个家伙,这才掏出手机打电话报警。

    眼角瞥见姐姐和王子衿慌慌张张跑过来,摆摆手,让她们别靠近。

    姐姐很听话,立刻停下来,泪眼汪汪的看秦泽。

    王子衿望着秦泽,眸子里异彩荡漾。

    很快警车开过来了,把两扒手拷走,随便带走秦泽三人,让他们去派出所做笔录。

    派出所。

    “......我摸到手机不见了,立刻就回头,发现他急忙忙的想逃走,之前他跟在我身后,应该是顺路的,怎么突然间就掉头走了,我手机肯定是被他偷走的......”秦宝宝把过程描述一遍,警察耐心的做笔录。

    “我下来找她们,隔着街看到他们起争执,我当时就冲过去了......”秦泽在另一边做笔录。

    警察皱了皱眉:“你什么情况都没搞明白,上去就打人?”

    “一般这种情况,不是耍流氓就是偷东西。”秦泽心说,我管他发什么事,谁欺负我姐姐我就怼死他。

    手机确实是被偷的,在年轻扒手的兜里摸到了,人赃并获。

    给秦宝宝做笔录的年轻警察,居然还是她的粉丝,听他说完,气愤不已,“这两家伙是惯犯了,他们在警察局有案底。下次遇到这种事,千万别和他们硬碰,事后报警,把事情交给我们警察处理。”

    告别警察同志,三人离开派出所。

    回家的路上,秦宝宝撅着嘴,满脸不开心。因为她的手机还是摔坏了,屏幕龟裂。

    秦泽牵着她的手,回头看了眼落后一段距离的王子衿,她说要打个电话,似乎不想让他们听到电话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