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八十五章 总裁又摔鼠标了?
    早上九点五十分,距离高层开会还有十分钟,苏昊怒气冲冲闯入妹妹苏钰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你别紧张,待会面试的时候自我介绍一下,和大家熟悉熟悉,放心,不会有人阴阳怪气的。”苏钰正与秦泽面授机宜,见同父异母的哥哥闯进来,蹙眉道:“苏副总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苏昊也没想到秦泽在办公室,一肚子锋锐言辞终究没吐出来,摆摆手:“你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秦泽看向苏钰,后者点点头,他便离开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投资部总经理?”苏昊恼火道:“先不说公司根本没这个职位,你擅自任命,不打声招呼?”

    苏钰对哥哥的怒火毫不在意,淡淡道:“打招呼?公司的所有中高层职位都是我任命的,我不记得要跟谁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以前,现在我是副总经理。”苏昊怒道:“我不会同意这可笑的任命。”

    苏钰嗤笑一声,盯着苏昊:“总经理的决定,什么时候需要副总经理同意?”

    苏昊冷笑,“你想做武则天不成,是不需要我同意,但只要我一个电话,你就得跟爸去解释。”

    苏钰眯起眼,目光落在同父异母的大哥身上,印象中这个男人似乎只会找父亲出头,小时候如此,如今依然狗改不了吃屎。说他是废物过分了,毕竟能把两家分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,能力是有点的。但说他是软蛋,名副其实。

    前阵子他在公司把秘书的肚子搞大,然后一脚踢开,那个一心想嫁入豪门的年轻女人就在公司闹的不可开交。这件事传到家里,她嫂子也炸毛了,闹着要离婚。最后是父亲帮他的宝贝儿子擦屁股。

    有钱有势的男人怎么玩都可以,只要你驾驭的住女人,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不是不可以,这年头兜里有点钱的男人还能安安分分,很少见了。可没本事还瞎玩的,就是煞笔了。

    苏钰看了看表,起身往办公司外走,与苏昊擦身而过时,淡淡道:“不妨给老爸打个电话,反正你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苏昊看着妹妹体态婀娜的背影,气的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会议室。

    苏钰坐在首位,右手第一位是副总裁苏昊,左手第一位是秦泽,一个年纪轻轻毫无资历可言的新人。

    正式的任命通知没有下达,但中高层管理都知道了,所以才有了这次会议。会议内容并非讨论什么,而是苏钰单方面宣布任命秦泽为投资部三部门总经理。

    聚利投资成立之间短暂,职位也简单,目前来说,各部门经理的地位平等,经理之上是总经理苏钰,现在多了一位副总经理苏昊。再然后又即将多一位投资部总经理。虽然秦泽只管三个投资部门,但已是名副其实的公司三把手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的三把手,总觉得让人不舒服。因此会议室的气氛有些诡异,沉默中透着不满,经理们看向秦泽的目光充满了审视。毕竟被这么年轻的小屁孩压着,大家都没面子。

    苏钰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秦泽,企图从他脸上看到一丝紧张,但这家伙的淡定出于她预料。想想又觉得正常,他可是连全国性综艺节目都登台献唱过的人,眼前这点场面,在他眼里也许只是小打小闹。

    “这次开会,通知大家一声,今天开始,秦泽就是投资部门总经理。”苏钰目光扫过众人:“以后大家共事,互相磨合,互相体谅。”

    李林峰面无表情,陈光欲言又止,而另一位投资部经理姚康皱眉。

    “苏总,我觉得这个任命需要慎重。”苏昊说:“投资部门是公司重点盈利部门,总经理这个职位很重要,我认为应该让更有资历的人坐这个位置。的确,咱们这是私营公司,不论资排辈,但一个公司,该有的制度不能缺,任何职务的任命都应该有它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他没直接否定秦泽,换了个委婉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那就以履历说话,黑驴科技的项目大家都知道,收益是百分之百,而且这不是终点。目前这支股支持涨停,连买入的机会都没有。它能涨多久,没人知道。如果是一个月,两个月,收益又是多少?当然,两百万的收益,即便是百分百的利润,对于在座的各位而言,也只是小数额。但如果当时他不是普通员工呢,投入的资金是两千万,甚至更多,那收益又是多少?”

    苏昊皱眉道:“我们先假设,如果这只是运气呢?在股市火爆的背景下,选到牛股的幸运儿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看过他的计划书,你就不会有此感想。”苏钰说:“事实上,他的能力远不止于此。这一点相信陈经理也会认同我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会议室,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陈光。

    陈光一愣,心想,这怎么扯到我身上了,苏总你是要我即兴发挥讲故事吗?

    他一时无言,茫然不已。

    苏钰道:“昨天期货的操盘指示是他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陈光肃然起敬,看向秦泽。后者朝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陈光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没任何意见。”

    昨晚回家后,他一遍遍分析着苏钰下达的操作指令,分析她对局势的判断和入手时机的掌握,不管哪方面都远胜于他。

    李林峰道:“我也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在座的几人里,除了苏钰,大概只有他知道秦泽有多虎。

    苏昊质问道:“昨天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其他人同样好奇。

    陈光道:“昨天我们部门做空的沪银6023,有庄家出场入场搞事情,想接着闲散资金充沛把它拉涨,当时价格直接被拉到十二天均线之上,散户跟风买涨,我本来想抽身而退,但苏总打我电话......”

    陈光说起昨天的事,眉飞色舞,言语中毫不掩饰佩服之情,他没想到“幕后黑手”会是秦泽。

    几位经理诧异的眼神看秦泽,心说这小子确实有两把刷子,难怪苏总中意他。

    苏昊找不到反驳的话,保持沉默。其他部门经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反正投资部总经理管不到他们头上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许波折,但苏钰确实兑现了她的承诺,秦泽担任投资三部总经理的任命没受太大阻碍,唯一阻碍是苏昊,不过这家伙在妹妹一手遮天的公司掀不起风浪。

    会议结束后,秦泽的任命通知实时发布到公司内部的通讯群里。

    这个通知让大部分员工措手不及,他们对秦泽的认识还停留在“网红”“秦宝宝弟弟”这类印象上,冷不丁的成了统领投资部的总经理,公司三把手。一时哗然。

    “秦泽怎么成了投资部总经理?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我去,太不可思议了吧,我没做梦?”

    “他入职才一个多月,怎么就成总经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乱来,他这么年轻,有工作经验吗?咱们投资公司可不是娱乐圈,写几首就能大红大紫。”

    “我晕,所以说咱们这种私营的投资公司,制度上有很大缺陷,像我以前任职的公募公司,没个十年八年想当总经理,做梦。还得你做出成绩才行。”

    类似的窃窃私语出现在各个办公室,员工们不理解公司高层天马行空的思维,在他们眼里,任命一个实习生当总经理,简直滑天下之大稽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李林峰办公室。散会后他拉着秦泽进了自己办公室,茶盘上煮着红茶,充满古典韵味的檀木茶盘,边角刻着“上天阙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三万买的,前些年炒成天价的檀木,现在不值钱了,转手卖的话,大概要打半折。”茶煮好了,李林峰倾斜茶壶,一道深红色水流,带着绵密的白色蒸汽,注入骨瓷茶杯,“不过我这是托人订制的,市面上绝没有第二款。”

    秦泽笑道:“万恶的小资主义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吧,茶比咖啡好喝,不管是口感还是营养价值。”

    秦泽又抨击:“愤青思想。”

    李林峰瞪眼:“你要还是我手底下的员工,我削死你。”

    秦泽笑了笑,端起茶杯抿一口,浓郁的茶香盈满唇齿。论起喝茶,王子衿是行家。发工资的第一个月就买回家一块茶盘,然后每个月的工资都要花上千块买茶叶。尤其钟爱绿茶,而不是普遍受女孩子热衷的红茶。秦泽就想,她胃不好,多半是喝茶喝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苏总的魄力确实让我大开眼界,虽然知道你小子有能耐,可易地而处,我就不管像她那么干。”李林峰啧啧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她在外国待过几年,思想不一样吧。”秦泽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苏总留过洋?”李林峰一愣。

    “听个朋友说的。”

    李林峰上下打量他,好奇道:“秦泽,你不会真是富二代吧?”

    秦泽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领导,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请指示。”李林峰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得过且过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我敢保证,现在公司到处都在议论你的事,多少眼睛盯着,不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吗,赶紧先烧一把。”李林峰说。

    “等我回去写好计划书再说吧,到饭点了,老同志,一起吃饭?”

    两人离开办公室,路过苏钰办公室门口,听见助理说:“苏总,您怎么又摔鼠标了。”

    “失手,再给我换个新的。”

    助理开门出来,碰见两人,撅了噘嘴。

    秦泽不会忘记她当初面试时刁难自己的事儿,瞪眼说:“磨磨唧唧,快给苏总换鼠标去。”

    助理回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秦泽经常找她索要各种文件,两人关系不差。走出一段距离,秦泽八卦道:“你家领导好像不是第一次换鼠标了吧,我都碰到三次了。”

    李林峰好奇道:“我也碰到过一次。”

    助理泫然欲泣:“何止三次,是一天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呀,每次都是我不在的时候摔的,不过我有次听见她办公室鼠标哒哒哒的响,”助理压低声音:“可能是玩游戏。”

    李林峰和秦泽看傻子似的看她,助理说:“真的。反正我听到了,是不是玩游戏我也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秦泽就想,玩游戏也能气的摔鼠标?这女人看着冷冷清清,原来脾气这么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