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八十一章 我的弟弟是贱人
    秦宝宝坐在宽敞的保姆车里,身下是真皮按摩大座椅,驾驶席和乘客席的分隔屏上安装着32寸车载电视,下方则是酒吧台和冰箱。配置堪称豪华,完全衬的上她的身份地位。这辆保姆车是公司配给她的座驾。

    李艳红把玻璃杯摆在酒吧台上,打开冰箱取出一瓶香槟,给自己和秦宝宝各倒一杯。

    她很喜欢这辆保姆车,从里到外都透着奢华,不管是感官还是真实体验都让她满意。以前她从不敢奢望坐在这样的车子里喝酒畅谈,但现在她做到了,一切都源于身边漂亮得无法无天的女孩,没错,李艳红眼里的秦宝宝是个女孩,虽然年纪大了点。可她很干净。不刻意勾心斗角,却也不是天真无邪的傻白甜。礼貌和理智两个可贵的品质都能在她身上看到。

    李艳红见多了为上位出卖身体的明星,并振振有词的嚷嚷着:错的不是我是世界。

    也见多了心胸狭隘见不得别人好的妒妇。

    这些女人不管外表多妖娆,心是脏的。

    洁身自好的人总是讨人喜欢,这份喜欢不是她帮自己赚了钱,而是一种来自心灵的亲近和向往。

    “宝宝,庆祝商演完美结束。”她举杯,话刚说完,手机响了,“不好意思,我接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点开通讯录,几次想拨打弟弟电话,又忍住了,眉梢轻蹙,一脸纠结。

    “叮咚!”

    徐韵寒发来一条信息:“宝宝,大腿还缺挂件不,求带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一头雾水,回一个“问号”表情。

    徐韵寒:“我也想炒股,求带。”

    又是股票,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炒股呀。”秦宝宝回复。

    “装傻是不是,又不是让你带徐姐炒股,你只要和你弟弟说一声,指点一下徐姐,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叹了口气:“发生什么了?我刚刚商演结束,手机一直关机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徐韵寒发了几张图片过来。

    一张是《明星八卦》高清截图,镜头里有一块支架黑板。秦宝宝认得,是老弟房间那块小黑板,上面的内容她记得,不过这能代表什么?秦宝宝疑惑的点开第二张图片。

    她立刻懂了,这是某支股票的k线截图,大部分的k线图起伏平缓,红绿交错,但在尾端强势拉升,一连八个红艳艳的涨停板。

    股票的名字正是“黑驴科技”。

    “你弟弟简直厉害到没朋友,宝宝,你家是怎么培养他的。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带我一起炒股吗?我跟在你弟弟后面喝口汤就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“网上都叫他股神呢,我要有这么个弟弟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徐韵寒喋喋不休,说个没完。

    秦宝宝撇撇嘴,好什么好,一条黑了心的蛆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大明星炒什么股,又不缺这点钱。”

    徐韵寒发来一个吐血的表情:“谁嫌钱多的,再说这可不是小钱,搞不好顶我们半年的收入呢。就拿你弟弟那支牛股来说,我要是投个几十上百万,我一年都不用干活了。现在圈子里讨论话题最多的就是炒股,有亏有赚,你知不知道,徐璐跟着她干爹炒股,赚了几百万了。”

    “干爹?”

    “嗯,某公募基金的老总,圈子里都知道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翻白眼:“水性杨花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徐韵寒哈哈一声,转移话题,“不过还是你弟弟厉害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嘴角一挑,键入信息:“那是,我弟弟......”

    她猛地反应过来,删了这句话,重新键入信息:“行吧,我有空问问,让他给你推荐几支潜力股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打开微博,发现自己的微博爆炸,最新那条微博评论原本只有数千条,现在是几万条。稍稍看了一下,她顿知事情始末。

    老弟的黑板上写着黑驴科技未来走势的分析和预测,可以看成一张预言贴,然后一个月后帖子应验了,黑驴科技连续涨停一周,即使在众多牛股中也是鹤立鸡群,牛股中的牛股。

    然后老弟就成预言帝了。

    难怪!

    难怪陶国民那么殷勤,可笑她还以为死胖子脑子坏了,他脑子可没坏,反而精明的很。试想,借秦泽“预言帝”之手宣传自己的股票,那么会有数不清的吃瓜群众跟风追买,届时,别说三百万,三千万都不止了吧。

    同时,她也明白秦泽拒绝的理由,这种事太败人品,一支好股绝对不是宣传出来的,可能一开始会因追涨而节节攀升,但不需要太长时间,就会因为虚假的泡沫破裂,到时大家怎么看待秦泽?甚至连带她都会被骂吧。

    李艳红挂断电话,叹息道:“现在的社会啊,男人有点钱就容易变心,哎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随口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艳红无奈道:“我侄女呗,她和老公感情不合,闹的要离婚,她妈打我电话倾诉。我侄女和她老公谈恋爱到结婚也才四年光景,按说婚姻问题应该过几年才出现,他老公今年做生意赚了点钱,本来挺好的事,可就是因为腰包鼓了,心就跟着不安分,在外面玩女人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深以为然:“所以说男人的钱还是要女人管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要看情况,”李艳红摆出过来人的姿态,教导秦宝宝:“有的男人就喜欢被女人管,但有的人是野猴子,管的越严,反弹越大。但不管又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秦宝宝虚心求教。

    “看女人自己的手段咯,爱情是要保险的,不存在恒久不变的爱情。”李艳红指着秦宝宝随手丢一边的lv包包,举例道:“就像这只包,你刚买的时候,宝贝的不行,从来不随便乱放,可现在它对你来说已经没那么大的吸引力了。那么你会怎么样?最好的办法是再换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在很多男人眼里,女人和包,或者手机一样,时间久了会失去新鲜感。这种情况怎么办呢?有的女人因为缺乏安全感,开始管着男人的经济。有的女人则学习各种技巧,来挽留男人。还有的更厉害,讲究不争即为争,以退为进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愣愣看着她:“李姐你说清楚点,我没听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没有男朋友,学这个干嘛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急了,“哎呀,你快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掌管经济是下下策,学习技巧是上策,舒服自己又舒服男人。以退为进,以不争而争是上上策,攻城为下攻心为上。但头上难免一片草原,所以上策足矣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更茫然了,“技巧是什么技巧。”

    李艳红嘿嘿笑:“你以前没交过男朋友?”

    秦宝宝摇头。

    “啧,那可真是浪费了大好青春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呼吸如窒,怎奈何徒耗光阴……

    “当然是滚床单技巧了。”李艳红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秦宝宝懂了,啐了一口,心说:老巫婆。

    “除了滚床单,还有什么办法驾驭一个男人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把李艳红难住了,不滚床单就想驾驭男人?图样图森破了不是。

    “那就用钱,有钱一切都好办。”李艳红说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不缺钱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滚床单。”

    好吧,这是个死循环,秦宝宝有些泄气。

    李艳红安慰道:“宝宝,虽然公司有合约规定你三年内不能谈恋爱,但这种事不是没有空子可以钻,私底下谈恋爱也是可以的,只要不被媒体曝光,公司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叹口气,心说倒不是一纸合约的事,就怕这床单滚了,某人就要去一趟德国。

    千岛湖回来后,她和弟弟打了半个月的冷战,基本没说过话,上次发生这类事情,还是她被父母混合双打的时候。

    想起来就尴尬,鬼使神差的说了不该说的话,或者换成“阿泽你想吃姐姐嘴上的胭脂么”会更委婉一些?呸呸呸,根本就不是委婉不委婉的事,就不该说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冷战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,小赤佬矫情的性子,估计打死也不会主动和自己和好的。

    秦宝宝幽幽道:“李姐,如果有个男人,以前总想着占我便宜,还哄我和他亲嘴。可有一天,我主动暗示他亲嘴,他却逃跑,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没懂你的暗示?”李艳红问。

    “他就一贱人,”秦宝宝咬牙切齿:“他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有一种可能,这个男人变心了。他喜欢上别的女人,当然就不愿意跟你亲热。”李艳红分析道。

    秦宝宝脸色微变,强撑着问:“就不会是他当时没那个兴致?”

    李艳红好笑道:“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,有便宜不占是傻子。不是变心,难不成洗心革面做和尚?”

    望着窗外飞速倒退的风景,秦宝宝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也许真的是洗心革面……

    “叮……”

    信息提示,发信息的是家里那头猪。

    “我想了想,老婆本还是交给姐姐管着稳妥。这是我证券账号,密码你知道的。不过我还要炒股,姐你可千万别去取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心中阴霾忽然被阳光驱散,秦宝宝认认真真看了几遍,记下账号,她紧紧握住手机,像握住了宝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