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七十八章 游泳
    秦泽以前听说住酒店,晚上会有大保健服务打电话,嗲嗲的女声:“先生,需要按摩服务吗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你说“需要”,那晚上就有妹子让你“嘿嘿嘿”。据说还可以谈价格……这些是他听论坛里的老司机说的。

    还有一种模式,就是秦泽遇到的情况,不打电话直接敲门。能打电话过来的,一般都和酒店有不清不楚暧昧关系。而后者,属于劈荆斩棘的业务开拓者,劈着劈着,就劈到秦泽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有一阵子颇为期待住酒店,可一直没机会,姐姐管得紧,他要夜不归宿,姐姐就会闹的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今晚客房里电话很安静,并没有嗲嗲的女声致电他,不料竟直接敲门。

    秦泽打算不理她,门外妹子受了冷遇,自然会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岂料对方做业务的决心异常坚定,敲门声有种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狠劲。正当秦泽准备开门喷对方一口盐汽水时,门外传来细细的声音:“小赤佬快开门,姐姐带你出去玩……”

    这大保健声音如此熟悉,呸,去特么的大保健,这是自家姐姐的声音。

    秦泽掀开被子,穿上棉拖鞋,屁颠颠跑去开门。

    姐姐站在门外,白色的修身体恤,浅灰色百褶小短裙,一米七二的高挑身材亭亭玉立。像一朵深夜绽放的白莲花……呃,这似乎不是个好词儿。

    知道要在杭城住一宿,他们各自带了一套关系的衣衫。

    “干嘛呢,大晚上不睡觉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秦宝宝水灵眸子闪动,目光扫过弟弟矫健的身躯,他此时仅穿一条四角裤,身材颀长,胸肌匀称,腹肌凸显,却又不显夸张。

    她目光瞥向一旁:“快穿衣服,咱们出去玩。”

    秦泽就伸手探姐姐光洁额头,大半夜出去玩?脑子真的没瓦特?

    “给你一分钟,快点穿衣服。”秦宝宝把弟弟推进房间,自己也进去,反身关门。

    秦泽换上干净的体恤,那件被姐姐抹鼻涕的体恤他简单搓洗后晒在房间里,明天能不能干,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秦宝宝拉着弟弟奔出酒店,时间是晚上23:45分,酒店前台趴在桌上打盹,他们穿过感应门,清凉的夜风迎面。酒店临湖而建,远离街道。

    秦泽被姐姐拉着,穿梭在林荫小道,身后的灯光渐渐远离,来到一处僻静之地。

    “你带我来这里干嘛。”秦泽望向漆黑湖面,夜风中荡漾波纹。

    漆黑的湖,幽深的夜,妖娆祸水的姐姐。秦泽莫名想起《荷塘月色》,绝对不是某神曲,而是初中课本上的荷塘月色,内容已经记不清,但印象中那股静谧、柔和、朦胧的意境却记了很多年。

    秦宝宝俏生生立在湖边,眼波盈盈,不回答弟弟,而是左顾右盼,确定周围无人,纤手在腰侧一拉,百褶小短裙顺着紧致大腿滑落。

    喂喂,你干嘛,一言不合就脱裤子。

    秦泽目光发亮。

    “游泳咯!”

    秦宝宝再脱去短袖,一具温香软玉展露在弟弟面前。素白、高挑、玲珑浮凸。

    她穿着那套白色泳装。

    秦泽凝视姐姐可以走t台秀的身段,松了口气,原来只是游泳……

    这套泳装既时尚又性感,尤其泳裤绳结设计,让男人心生“扯下来”的冲动。

    秦宝宝伸出脚试水温,扭头,喜滋滋道:“蛮凉快的。”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踏入湖,深一脚浅一脚往湖中摸索。

    从秦泽这个角度看,褪去百褶裙后的姐姐,背影风光无限,纤细小蛮腰,雪白细腻的背,尤其泳裤包裹着的臀部,形状,线条都更加诱人。

    秦宝宝越走越深,湖水挡住了无限美好的风光,

    月色暗淡,湖面波纹荡漾,秦宝宝站在及腰深的湖中,扭头回望,娇声道:“阿泽,快下来。”

    秦泽喜欢游泳,但他对“野生泳池”有不小的心理阴影,总觉得黑漆漆的水底藏着什么东西,会偷偷拽你的脚。

    心理阴影来自童年,秦妈的老家在江南水乡的秀美农村,那里有金黄的稻穗,有挂满枝头的橘子,有波光粼粼的水库和野外鱼塘。

    仲夏,他跟着乡下的伙伴满山乱窜,可以在水库里泡一天,渴了就跑瓜田里偷只西瓜,把它丢在水里,从滚烫到清凉。晚上还可以钓黄鳝,逮田鸡。

    可惜秦泽没遇到持着钢叉的少年,那里也没有猹。

    小孩子在野外凫水最危险,乡下的阿姨便吓唬秦泽说水里有水猴子,会抓住孩子的脚拖水底淹死。

    秦泽给吓的不轻,每次与小伙伴们下水库,都提心吊胆,尽管从来没遇见所谓的水猴子,但童年的阴影始终留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下来啊。”姐姐招手呼唤,恰似水中美艳女鬼,勾引替身下水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脱掉裤子短袖,只余一条四角裤,扑通一声跳下水。

    湖水冰凉,沁人心脾,入秋后,尽管白天热的不要不要,但昼夜温差较大。秦泽感受着毛孔收缩的凉意,一泼水拍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秦宝宝站在不远处,娇哼一首,挑衅的神色看他,俏皮又得意。

    秦泽愤然反击,双臂好似风车抡动,泼出一波波水花。秦宝宝立刻还以颜色,但她那点水花很快淹没在弟弟凶残的攻势下,姐姐毫无还手之力,呜呜呜道:“不跟你玩了。”

    像条咸鱼似的游走。

    秦宝宝欢快的游曳,时而潜入水中,像一条空灵绝色的美人鱼。

    秦泽独自在岸边不远处凫水,蛙泳蝶泳狗刨都试了个遍。果然游湖才痛快,小小泳池不够我伸懒腰。

    其实他白天见到碧波千顷的千岛湖,就有跳下去畅游的冲动。考虑到形象和规则,不敢把想法付诸行动。

    还是姐姐会玩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秦泽直起身张望,发现秦宝宝渐行渐远,他始终在岸边徘徊,水深只到胸口。而姐姐已经游至二三十米外。

    “喂,别游太远。”秦泽喊。

    “知道啦知道啦。”姐姐在水里浪了片刻,往回划,在秦泽十几米外游曳,她的身体素质好的吓人。

    野外泳池虽然广阔,但有一点让秦泽很不舒服,踩着软趴趴的水底淤泥,让有轻微洁癖的他很揪心。果然鱼和熊掌不可兼得。

    正感叹着,忽然听见姐姐的尖叫。

    秦泽悚然一惊,扭头望去,秦宝宝在水中挣扎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水下拉她,扑腾了几下,沉入水里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涟漪扩散,水面很快重归平静。

    秦泽浑身毛孔炸起,心脏仿佛被无形大手攥住。

    “秦宝宝!”

    他一头扎入水中,朝着远方游去。恐惧在心里爆炸,不是恐惧水猴子,别说水猴子,就算水里藏着变形金刚和异形,秦泽都要一拳打爆它们。

    他是害怕姐姐有个好歹,他会悔恨一生。

    腰似乎被谁缠住了,用力把他往水里拽,猝不及防的秦泽喝了几口水,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一条空灵绝美的美人鱼浮出水面,伴随银铃般的娇笑声。

    秦宝宝捋了捋刘海,指着“哇哇”吐湖水的秦泽,没心没肺的咯咯笑。

    “草!”

    秦泽掐死她的心都有,往姐姐脑门一按,一把将她推翻在水里,怒不可遏:“你tm信不信我抽死你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在水中蹒跚起身,没动怒,反而有一丝雀跃,眸光亮的惊人。

    见姐姐这幅模样,秦泽更怒,做事欲打。

    秦宝宝嘴角一挑,突然扑入秦泽怀里,双腿勾住他的腰,搂着他的脖颈,嗓音柔媚的喊了一声:“小赤佬......”

    这妖精......

    秦泽感觉一腔怒火被姐姐扑灭,他这个角度,只能看见姐姐的眼睛,嘴和鼻就被36d给挡住了,姐姐的眸子像是蒙上一层朦胧水汽。

    “下来!”他板着脸。

    “不!”秦宝宝双腿勾的愈发用力,姐姐的腿劲他是尝试过的。

    “我脚抽经了,你抱我上岸。”秦宝宝撒谎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不正常。”秦泽纳闷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今天求了个下下签。”秦宝宝说。

    “你又不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“签上说姐姐这辈子都嫁不出了,怎么办,阿泽。”秦宝宝眼波凝视,像是在期待什么。

    “嫁不出就嫁不出去,咱家又不缺钱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正确答案。”秦宝宝扭扭腰。

    夜风清凉,湖水更凉,他们保持这样的姿势,身处湖中。

    “小赤佬......”姐姐又叫了一声,声音更柔更细,近乎呢喃。

    秦泽觉得姐姐快失控了,撇开头,有点不敢和她对视。

    姐姐喊完,半天没说话,有股微妙的气氛在酝酿。

    “.......姐姐想学吻戏。”秦宝宝素白的脸庞染上一抹嫣红。

    秦泽默然,他不说话,秦宝宝也不敢说话,亮晶晶的眸子里有紧张有期待。

    好半天,他终于说话了,“哎呀,这水好凉,感觉肚子痛了。姐你先游着,我回酒店拉肚子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一愣,来不及反应,就被弟弟丢开,噗通掉入水中。

    秦泽丢开姐姐,吭哧吭哧往岸上跑。

    我又不是戏剧学院毕业,跟我学吻戏?神经病!

    秦宝宝望着弟弟仓惶逃窜的背影,尖叫道:“秦泽,你这个没用的东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