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七十七章 擦肩而过
    秦宝宝小腰一紧,被一只手臂箍住,整个人被狠狠往后拽,然后撞入一个结实的胸膛,熟悉的气味中夹杂着汗味和淡淡的烟草味。瞬间安抚住她混乱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艹,看不看路的,想死祸害别人去。”车主摇下车窗,破口大骂,后背一层冷汗。尽管车子刚起速不久,撞不死人,但这年头就怕碰瓷的,或者给你来一个截肢啊瘫痪啊什么的,吃你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抱歉抱歉,回头我骂她。”秦泽一叠声的道歉。

    车子还想在骂几声,但后方车辆响了几声喇叭,催促他赶紧走,别哔哔。于是骂骂咧咧的启动车子,跑远了。

    秦宝宝双手撑着弟弟的胸膛想把他推开,却被他按住后脑勺,弟弟说:“先别,边上人都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姐姐现在没戴墨镜,万一被认出来,吃瓜群众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拿手机拍照,或者围过来要签名,鉴于姐姐现在心情很糟糕,秦泽不想多生事端。

    他俩在熙熙攘攘的斑马线路口相拥,像一对普通的情侣。

    秦宝宝额头抵住弟弟的胸膛,嗅着他的味道,感受到沉稳的心跳,渐渐湿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别怕别怕。”秦泽拍着姐姐的背,察觉到自己胸口氤开的水渍。

    “不是让你滚吗,回来干嘛。”秦宝宝呜呜大哭,发泄心里的委屈:“让我死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车速,撞不死人吧,顶多高位截肢。”

    “哇......你还顶嘴。”秦宝宝大哭。

    “这么漂亮的小姐姐死了多可惜啊,”秦泽哄着姐姐:“我将来还要当小舅子收红包呢。”

    岂料这句话,让姐姐的泪水如洪水绝提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“一点都不可惜,反正活着没意思。”秦宝宝呜呜呜道:“我要和你绝交。”

    听说大难不死的人都会发一下神经,秦泽很谅解,顺着姐姐的话说:“好好,绝交,你想怎么交都行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哭了一阵子,哽咽道:“你回来干嘛,不是走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人生地不熟的,我还能真抛下你不管?你扭头一走,我就在后面跟上。”秦泽掏出一包纸巾,盖在姐姐脸上,心想,回去立刻就洗澡换衣服,又是鼻涕又是泪,全擦我身上了。

    “还算你有点良心。”秦宝宝没用纸巾,掀起弟弟的短袖下摆,当抹布一样把一泡鼻涕擦在弟弟胸口。

    秦宝宝哭完,心情好多了,也不摆脸色给弟弟看了。

    包间里,马家甫展望未来,畅谈强强联合的光辉前景。其他几人偶尔附和几句,然后举杯畅饮。

    许耀耐心听着,时而发表个人看法,总能得到几人的吹捧,大声叫好。

    这类应酬最是无聊,大家嘴上说喝酒吃饭不谈公事,其实话里话外都是公事。他在商海沉浮十数载,早已习惯了,形式还是要走的。他能坐在这里,自然是愿意合作的,否则谁会大老远跑杭城来浪费时间。对某些人而言,时间就是金钱,半点都没错。

    真正要谈的并不是合作,这点大家已经心照不宣,这场饭局的目的其实是关于利益分配,马家甫很老油条,东拉西扯的,就等着自己先开口。

    百无聊赖之中,他往窗外一瞥,夜色沉沉,车子汇聚成河流,行人或埋头疾走,或结伴而行。斑马线路口还有一对拥抱的小情侣,汇聚成一幅众生百态图。

    等等,小情侣......

    “我的眼镜!”他朝助手吩咐,声音因为焦虑和激动,不自觉的带几分喝音。

    许耀有轻微近视,平时不戴眼镜,只有看文件和用电脑时才会戴上。但不妨碍他发觉那对情侣颇为眼熟,眼熟到让他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荣哥,给!”助手愣了愣,从手中拎着的公文包摸出老板的黑框金丝眼睛递过去,同时望向窗外。不知道什么东西,让养气功夫如火纯情的老板如此激动。

    许耀戴上眼镜,从落地窗往外看,咦了一声,脸上难掩失望。看错了?

    可这时,那对情侣松开了彼此,他看清了,终于看清了他们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失陪一下,”许耀仓惶从座位起身,匆匆抛下这一句,大步离开包间,出门的一刹那,他由疾走改为小跑,再到奔跑。

    包间里,一群身价不低的成功人士面面相觑,摸不清头脑。

    许耀搭乘电梯下楼,三楼到一楼的距离,他却觉得漫长如两万里长征,“叮”一声脆响,电梯门打开,许耀狂奔出酒店。当他跑出酒店时,已经不见了那对情侣的身影,他茫然四顾,他们不知消失在何方。

    心中的热血一点点冷却,激动的心情只余失望。时隔多年,他终于见到那个让他引以为憾的孩子。却宛如昙花一现,最终消失在茫茫人海。

    他像是当年那样,蹲在路边沉默着抽一根烟。

    姐,对不起!

    返回酒店时,秦宝宝接到张雅的电话,说他们已经唱完歌了,待会去泳池游泳。

    此时的秦宝宝眼眶还是红的,因为天热的缘故,出了一身汗,鬓发粘在脸颊。姐姐很有些意动,但拒绝了。

    秦泽就纳闷的说,你不是喜欢游泳么,怎么不去?

    秦宝宝呸一声,怒道:“你想让别人看姐姐穿性感泳装的模样?”

    秦泽可不会被她带沟里,反驳道:“泳装也有保守的,非要穿那么性感,是自身心术不正吧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无言以对,又道:“听说国内泳池尿素普遍超标,你想游泳的同时,喝一口别人的尿?”

    “麻痹,恶心死我了。”秦泽瞬间击中命门:“那我也不去。”

    他还想去欣赏妹子们穿泳装的曼妙身姿的,尤其张雅和陈青虹,她们都是品质不错的美人。

    姐姐口口声声说不去游泳,纳闷的是,她非拽着秦泽去游泳馆挑了一套泳衣,纯白色的,不是褶子裙和吊带衫那种保守泳衣,泳裤两侧是绳系的那种。她还硬要秦泽付钱,借机宰弟弟一刀。

    张雅几个游到晚上九点左右,回房间洗了个澡,然后跑来窜门,先是把秦泽的门敲开,拉着他再敲开秦宝宝的房间,说要玩杀人游戏,扑克牌都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游戏地点就选择秦宝宝的房间,秦泽不太愿意玩,张雅硬拉着他,笑眯眯说,有你在,宝宝这张王牌就废了一半。

    以前闺蜜聚会的时候,秦宝宝喜欢带上弟弟和闺蜜们厮混,杀人游戏倒是常玩,姐姐高人一等的智商总是碾压几个闺蜜,但只要秦泽在场,秦宝宝就专杀他,毫无道理可言。但凡第一个死的是秦泽,凶手绝对秦宝宝没错。

    后来姐姐发现弟弟有勾搭张雅的念头,就很少再带他出去和闺蜜玩了。

    六个人玩杀人游戏,人数不太够,这种游戏要人多才有意思,人少也有人少的玩法,杀手和警察各一名,抽牌决定。一个主持,剩下三个群众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但凡秦宝宝是杀手,准杀秦泽。搞的秦泽很郁闷,咱们一个妈生的亲姐弟,哪来那么大仇,这游戏没法玩了。

    只要姐姐不是杀手,秦泽就能展现真正的技术,他比较爱玩这类益智类游戏,当年沉迷三国杀,能玩一个通宵都精神抖擞。他当杀手的时候,总能杀人于无形,思维想法如羚羊挂角,很多次不但骗过张雅陈青虹几个复旦高材生,就连秦宝宝都栽跟头。

    至于警察这个角色,他不太喜欢,相比逢补匠角色的警察,他更喜欢随心所欲的杀手,想杀谁就杀谁。不过秦泽很少杀姐姐,很容易会让张雅几个人根据“相爱相杀”法则,推测出来。

    游戏玩到十一点,陈青虹率先撑不住,眼皮子直打架。硬撑了半个小时,提出要回房睡觉了。白天大家游玩千岛湖,大家都有点疲惫,便结束游戏回房睡觉。

    秦泽离开姐姐房间,打开空调,刷了刷论坛、贴吧,精神头出奇的好,考虑到明天早上返沪,准备关灯睡觉。

    这时,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敲门声很轻,显得敲门的人偷偷摸摸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