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七十六章 解签
    这个时候如果有床,秦宝宝肯定要蒙头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“给我看看你的签。”秦泽兴致勃勃凑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看的。”秦宝宝把签条紧紧拽在手中,沉默了几秒,脸上重新扬起笑容:“阿泽,你求签吗?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求了。”秦泽拒绝。

    秦宝宝咬着唇,说:“求一个嘛,”

    秦泽心软,便摇了一枚签。签号:壹佰零叁。花钱要了签言,很糟心的一枚签,和姐姐一样是下平签。

    “年少总爱空许诺,而今应悔率轻言。”

    秦泽说,大师这签什么意思,我看不懂呐。

    胖和尚瞥了瞥他,悠然道:“骚年,不要三心二意啊。”

    秦泽一愣,说道:这话什么意思,怎么就三心二意了,我连女朋友都没有,想三心二意的资格都没有。你这签不准,我要退钱。

    胖和尚自动无视,继续说:“你俩的签挺有意思的。”他指头点点秦宝宝,“青梅竹马莫须问:你的姻缘在青梅竹马四个字上,本该是好签,可后一句:怎奈何徒耗光阴。意思是说这段姻缘不太靠谱啊,白白耗费年华。美女,还没男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不应该喊女施主么,和尚没个和尚的样子。秦泽心想。

    秦宝宝咬着唇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年少总爱空许诺,而今应悔率轻言。”胖和尚说:“此签有两种解法,分别对应过去和预示未来。前一种解法:小伙子你喜欢空许诺,三心二意辜负姑娘。将来会为自己的朝三暮四后悔。后一种解法:不要轻易许诺,要慎重再慎重,不然你会为自己的轻率承诺而后悔。”

    年少总爱空许诺......秦泽望着姐姐的背影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该我了该我了。”张雅迫不及待的跪在蒲团上,闭眼,摇晃签筒,摔出一枚签。

    是枚上平签,签上说她将来事业姻缘都会很好,红红火火。

    张雅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陈青虹也求了一枚签,同样上平,大吉大利。

    几人踏出寺庙时,天边落日已尽,天色青冥。

    酒店就在景区,欧式风格的建筑,不是市区那种高楼酒店,更像是别墅。临湖而建,风景秀丽。

    登记入住时,买门票大包大揽的秦宝宝恍惚失神,破天荒的没主动付钱。

    秦泽掏出信用卡准备支付房费,尽管六个人四间房,可能是一些普通工薪阶层一个月的薪水,但他并不介意请客。

    张雅没同意,娇嗔着把秦泽推一边,爽快的刷卡付账。

    看来她男朋友真的挣了点钱。

    六个人围着小圆桌吃晚饭,菜肴仍是千岛湖特色菜,味道比中午菜馆的好,价格也贵上几倍。

    景区的度假酒店,一般会有泳池、健身房、美容会所、ktv等场所。陈青虹提议吃晚饭k歌,由她和楚峰请客,张雅附议,秦宝宝则摇头,说不想去。

    张雅性格活泼,爱玩,并有轻微强迫症,闺蜜不想去,她扭头对秦泽说:“那秦泽去吧。”

    有男朋友在场的时候,张雅就和秦泽保持距离,不想私下里称呼“阿泽”,秦泽不用猜也知道,桌下那只挑逗自己的脚,肯定是她的。

    这贱货,白天还说他乱撩妹,这会儿立刻原形毕露。

    秦泽说我不去,并在桌下一脚踢开她的脚丫子。

    秦宝宝微微蹙眉,恨恨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吃完饭,秦宝宝说到附近遛食,神情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秦泽不放心姐姐一个人出去,两人漫步在幽静的酒店周边,走了片刻,人流车流渐多,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秦泽侧头看姐姐,她素白美艳的侧脸,长而翘的睫毛,眼神望着前方,略显空洞,心事重重。他搞不懂姐姐哪根文艺精错乱了,莫名其妙的多愁善感,便想挑个话题聊聊帮姐姐排忧解闷。可他的话,在秦宝宝耳里,却是无止境的呱噪,尤其她现在心情憋闷,胸有郁垒。

    “你烦不烦啊,滚一边去。”秦宝宝大声说。

    几个行色匆匆的路人,纷纷扭头看来。

    秦泽愣住了,他没见过姐姐如此暴躁的时刻,今天的姐姐像是刺猬,朝他竖起了尖锐的硬刺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啊。”秦泽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秦宝宝话一出口,就后悔了,刚想跟弟弟认错,可他已经转身朝原路返回,走的果断又绝决。

    秦宝宝张嘴想喊他,可声音到喉咙,变成了哽咽,她一边抹眼泪,一边反方向走。

    夏天的七点半,夜色还没有完全遮蔽光明,但路灯已经亮起,一座座各样的建筑亮起灯光。

    秦宝宝穿过两个红绿灯,才止住眼泪,幸好天色朦胧,行人顶多看她玲珑浮凸的身段,而看不清她的脸。大明星秦宝宝当街抹眼泪这种事,肯定能上娱乐新闻头条吧。

    街上车子如流水,其中不乏七位数的豪车,行人来往匆匆,骑着共享单车的年轻男女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秦宝宝穿梭在人流中,却觉得自己形单影只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哭她自己知道,但她发脾气不是有意的,今天心情真是糟糕透了,以前很多不想去面对,不想去纠结的事情,被一纸签文勾起,然后如狂风暴雨,山呼海啸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她只是发发小女人脾气罢了,可秦泽并不愿意迁就,他走的毫不留恋,也是,一个发脾气的姐姐,有必要没完没了的哄?又不是女朋友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心不在焉的走着,也没注意到前方斑马线的绿灯跳闪几下,亮起了红灯。

    忽觉劲风扑面,灯光刺入瞳孔,一辆黑色奔驰车迎面撞来,伴随着略微刺耳的刹车声。显然车主也没想到有不知死活的路人敢闯红灯,毫无挣扎的跨入斑马线。

    秦宝宝眼里只剩下刺眼的灯光。

    马路对面的“华尔德”酒店,做为千岛湖景区赫赫有名的酒店,来这儿吃饭的富商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三楼,临街的包间里,马家甫侃侃而谈,活跃着餐桌上的气氛。

    一桌子六七个人,个个都是本地有头有脸的富商。左边那个刘虎,圈子里人叫他虎子,搞基建的,混子出身,手底下兄弟一大帮。

    右边陈德明,杭城有名的房地产开发商,算是自己的死对头,但如今已经尽释前嫌,合伙做生意。

    但这些人都不及对面正装出席的男人,容貌普通,平头发型,除了那一身六位数的西装,非要揪出亮点,大概是稳重沉凝的气质。没有十几二十年的商场沉浮,很难养成。

    许耀,浙省人。

    这人的崛起很有意思,二十几年前还是籍籍无名之辈,发家的第一桶金不是自己赚来,而是温州某个富商给的。那个富商是许耀的岳父,很俗很俗的套路,当初连凤凰男都不算的许耀,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被富家千金看上,从此出任ceo迎娶白富美,走上人生巅峰。所以说网络上的不是空话,是有一个个前辈做榜样的。

    能白手起家挣到上百亿资产的人,并不多,除了有幸踩在改革浪潮的幸运儿,没背景没权势的话,哪来的资本挣那么多钱。

    如果光凭许耀自身,倒也不至于让马家甫如此小心陪衬,在浙商圈子里,温商极富传奇色彩。二三十年前的温州是一片贫瘠之地,贫穷是他们的。但二十年后,全国乃至全世界,都对温商这个团体不陌生。比如著名的炒房团。这一点让温商备受争议,跳脚大骂的人很多,敬佩推崇的人也不少。其实关于房价这个话题,即便没有温商,也会有别人把房价炒起来,属于大势所趋。谁先抓住商机而已。

    温商喜欢抱团,家族企业是他们的特色,在别的地方,企业老板们为了贷款焦头烂额,而温州商人只要打一个电话,就能迅速融到让人眼红的资金。

    许耀代表的不是他一个人,而是某个甚至某几个温商团体。

    马家甫打算在这次饭局上敲定与温商强强联合的约定,为明年中旬的商机做准备。国家明年准备在杭城召开一次国际峰会,那是数都数不清的商机啊,只要能拿下几个项目,白花花的银子就会流水般流入家门。做为地头蛇,马家甫不缺人脉关系,他缺的是资金,房地产商永远都缺资金,而且将来动辄涵盖一区的大项目,所需资金可谓天文数字。出于某些原因,不好在银行那边贷款。温商是最好的联盟对象,本城的富商就不行了,那是在一个碗里抢吃的竞争对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