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七十五章 姻缘签
    小猴子来势极快,两米外猛地一跃,扑向秦宝宝高耸丰满的胸脯,不咬上一口决不罢休的架势。

    游客们惊呼起来,秦宝宝和张雅更是吓的尖叫。导游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见过人耍流氓,没见过猴子也耍流氓的。

    秦泽一个弓步侧滑,挡在秦宝宝身前,一巴掌将小猴子拍飞出去。

    妈蛋,别以为你是畜生我就不打你。

    老子都求而不得的地方,是你能碰的?

    小猴子翻飞出去,在地上打了几个滚,一边“吱吱”尖叫,一边逃开了。

    游客们松了口气,要是有人被猴子攻击,他们就不敢继续玩了。导游也松了口气,游客被抓伤甚至咬伤,那会惹出很多事端和麻烦,也不利于景区的形象。

    “这猴子怎么突然攻击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危险,出了事你们景区负责吗。”

    “吓我一跳,还好这位小兄弟身手敏捷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走了,快点过去,去别的地方玩。”

    “扫兴。”

    导游尴尬不已。

    回船的路上,秦宝宝抱住弟弟的胳膊,心有余悸:“吓死宝宝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骂道:“让你乱开嘲讽,猴子是灵长类,有智商的好不好,你指着人家嘲笑,不啻于挑衅。”

    姐姐自知理亏,没斗嘴,柔柔的抱着他的胳膊,小鸟依人的模样让秦泽很受用。

    张雅也被吓的不轻,下意识贴近秦泽,眼角瞟到身旁的男朋友,犹豫一下,也学着秦宝宝,挽男朋友的胳膊。

    第三站天池岛。

    据说天池是南宋建都杭州在此采石建宫殿而留下的采石遗址,该岛顶端有七个人工开凿的石池,后人称这七个石池为天池。

    岛上景点有天池观鱼,四叠瀑,石器作坊等等,值得一提,这里有个类似动物园的鸟类乐园。

    天池是采石形成的水池,池中养了很多红鲤鱼,一簇簇宛如艳丽的火苗。买了鱼食,便能登上竹筏,秦宝宝拉着弟弟踏上竹筏,蹲下身,波西米亚长裙散开如荷叶。抛洒饵料,引来锦鲤争食。

    她眸子亮如星辰,媚如春花。

    秦泽站一旁看着,好山好水好风景,他却升起煞风景的想法.....好想一脚把姐姐踹下池子。

    那一定很好玩。

    他们还走了“百岁桥”,在三叠与四叠之间,四叠瀑也是采石形成的自然景观。

    过桥费三元,秦泽有些蛋疼。千岛湖的收费繁多,最受游客诟病,非常破坏旅游性价比。

    不过姐姐坚持要走“百岁桥”,张雅挽着程毅走在最前头,第二对情侣是陈青虹和楚峰,然后是秦宝宝和秦泽。她挽着弟弟的胳膊,蹦蹦跳跳。

    “阿泽,我忽然想起一首诗。”姐姐微微仰头,嘴角笑容柔和。

    “什么诗?”秦泽问。

    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“桃花潭水三千尺,李白落水死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窗前明月光,李白睡的香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脑子里只有李白吗?他是你基友么。”

    “杜甫我也蛮熟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的。”秦宝宝摇了摇弟弟的胳膊,提示说:“这里是百岁桥。”

    秦泽恍然大悟状:“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萝莉,右人妻.......”

    秦宝宝见弟弟装疯卖傻,咬牙切齿道:“贱人!”

    穿溪过林,来到天池岛相邻的鸟类乐园。

    秦宝宝见到珍奇古怪的鸟类,格外兴奋,以前随老爸来玩过,但千岛湖岛屿众多,不可能全都玩个遍,天池这边就没来过。途径某处沼泽地,指着里头红里透白的鸟儿,哇哇叫道:“红色的鹤!”

    “鹤你妹哦,这是鹭鸶。”秦泽纠正姐姐糟糕的常识。

    忽听身后的张雅噗嗤一笑。便扭头,质问道:“你笑什么。”

    导游憋着笑道:“这是火烈鸟。”

    “这明明是鹭鸶,你看腿那么细那么长,嘴那么尖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就是红色的鹤。”

    姐弟俩争论片刻,谁都不能说服谁。

    导游嘴角抽了抽,麻痹,两个智障。

    然后参观了鸵鸟、孔雀等鸟类,秦宝宝为了等孔雀开屏,特地逗留许久,可惜孔雀很死性,不管秦宝宝学狗叫学猫叫的挑逗,它们统统视而不见。姐姐没拍到孔雀开屏的盛景,撅着嘴,一脸不高兴的离开。

    夕阳西坠,千岛湖一半碧绿,一半艳丽,景色瑰丽壮观。

    他们踏上了最后一站:蜜山岛。

    导游带游客沿着山间小径登山,两侧绿竹茂盛,残阳洒下细碎的光斑。

    这里有古寺传承,号:“密山禅寺”,庙门是两层飞檐,墙壁漆刷成明黄色,两扇圆形窗户,总让秦泽想起西游记里大圣变的那个庙。

    这里玩的地方不多,但参观一下寺庙还是不错。比如莲花为基座的佛手,看着像是铜浇筑而成,但也可能只是裹了一层铜皮。秦泽想去摸,姐姐没让,说不能亵渎佛陀。

    他们把密山玩了一遍,山上有一口井,据说“三个和尚没水吃”的故事便发生在此,真假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还有吟诗亭,亭上诗曰:

    “碧山翠岛蜜山风,岚霭轻笼千岛松。”

    “古亭浅吟画中意,禅寺卧波映长空!”

    秦宝宝诗兴大发,说姐姐一路游来,好山好水,途径此地,不禁诗兴大发,要赋诗一首。

    秦泽说,那你念吧。

    秦宝宝清了清嗓音: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。”

    秦泽扭头四顾,说没莲花呀。

    秦宝宝改口:“曲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。”

    “你连寺庙都没进,见过禅房没有?”

    一而再的被拆台,姐姐怒了,从亭子台阶跃下,扑向秦泽,娇斥道:“会当凌绝顶,打死小赤佬。”

    姐姐挥出一记手刀,正中小赤佬脑瓜。

    秦泽张开怀抱接住她,脚下稳如磐石。

    秦宝宝在外人面前,一向是女神面孔,但有弟弟在身边她就会变成逗比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禅寺,当然要烧几炷香,这类建在风景区的小寺庙,要说有多少禅味,不现实。

    秦泽不敬神不礼佛,平常心对待,这点随老爷子。秦宝宝则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,这点她随秦妈。秦妈自小在江南水乡生活,那儿的人逢年过节都会上香拜佛。对一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比较在意。

    据秦妈自己说,生秦泽的时候,她特地拿着生辰八字求人取名字。

    秦泽恍然大悟,说原来自己的名字是这么来的。

    但秦妈摇头,说你是老秦家的独苗,名字是你爸取的。妈那些名字都没用上,你爸不同意。

    秦泽问,我以前那些名字叫什么。

    他不太喜欢自己这名字,平平凡凡,没什么特点。

    秦妈说,其他的我忘了,就记得两个,最喜欢的两个。一个叫秦小凡。

    秦泽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神tm的秦小凡,你又不给我生个陆雪琪出来,你生出来一个九尾白狐。

    “这名字一点都不好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那会儿都流行建国、建军、俊杰什么的。秦小凡多朴质,多与众不同。”秦妈说。

    “秦小凡也是六十七年代流行的,另外一个呢?”

    秦妈说,另外一个就厉害,非常不凡,叫秦昊!

    秦泽屁股差点没坐稳,心说好险好险,多谢老爹救命之恩。否则儿子我就要背负“日天”之名一辈子,永世无法翻身。

    几个人进寺焚香,导游乐见其成,一路上他都在不停的给游客灌输消费理念,怂恿他们花钱。

    殿中烛火摇曳,金色布幡垂挂,空气中弥漫着香火味。秦宝宝上香很虔诚,想摘下墨镜和大檐帽,秦泽阻止,让她别作死。

    秦泽站在姐姐身后,看见她弯腰时,裙下勾勒出满月状的臀部,这女人太丰满性感,波西米亚长裙都遮不住她的身段。

    秦宝宝抓着签筒晃了一阵,摔出一枚签,签数玖拾柒。

    和尚说上香不收钱,但解签是要钱的。

    寺庙都这种套路,秦泽本不想当冤大头,可姐姐说既然都求了,那就去解一下吧。便付了钱,让和尚给签。

    一个肥头大耳的和尚,展开签条,一看,对秦宝宝说,你求的是姻缘啊!

    求姻缘?

    秦泽看向姐姐,心想,果然是年纪大了,想找如意郎君?

    秦宝宝翻白眼,果断夺过和尚手里的签条,这年代谁不识字,自己就会看,还要你解?她展开纸条,目光落在签言:

    “银汉迢迢织女星,帝姬入世匿姻缘。”

    “青梅竹马莫须问,怎奈何徒耗光阴。”

    寺外残阳如血,院中落叶随秋风翻飞,萧索而唯美。

    秦宝宝捏着纸条,眸光晦涩,低声喃喃:“怎奈何徒耗光阴,徒耗光阴......”

    心像是被尖锐的针扎了一下,痛的无法呼吸。她轻轻喘了几口气,却觉得那股酸涩的,尖锐的刺痛在心里炸开。

    红了眼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