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七十四章 姐姐和风景,秦泽和猴子
    秦泽心想,你这是强行让我人前显圣,真是亲姐姐。

    秦宝宝登陆账号后,扫了一眼盈亏,嘴角一挑:“喏,是赚了点钱。”

    她把手机递给几人看。陈青虹先接过,眼睛一瞄,不禁张大了嘴。坐她边上的张雅凑过来一看,同样目瞪口呆,傻兮兮的数了数零,七位数!

    楚峰见两女人的表情,也好奇的俯身过来看了一眼。顿时呆住了。这个字数绝对把他打击到了,七位数代表什么?在富人眼里,这点钱不值一提,却是很多年轻人,可望不可即的数字。哪怕他是复旦毕业,一个月拿着万把块的工资,扣除房租、水电煤各种费用,生活开支,能剩下多少?

    两百二十八万,他要存多久才能达到这个数目?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秦泽刚实习,就在股市里捞了这么多钱。而他还在为每个月几千块的提成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伤害最大的还是程毅,刚才他还得意洋洋,炫耀自己在股市赚了钱,尼玛,原来身边杵着一尊大神?

    “宝宝你投了不止四十万吧。”程毅不甘心道,四十万的本,盈利一百八十万?怎么可能!

    “就四十万,”秦宝宝云淡风轻:“其实赚不赚钱都无所谓,主要是给他练手,我又不在乎这点钱。”

    我又不在乎这点钱......

    秦泽心说,姐姐果然是姐姐,人前显圣的功夫高我一筹,小弟佩服。

    程毅不相信,想去看秦泽的交易记录,但秦泽已经伸手拿回了手机,揣兜里,说:“我出去抽支烟。”

    张雅立刻跟了出去:“我上个厕所。”

    秦泽咬着一根烟,见张雅跟在身后,心领神会,递给她一根,“还没戒?”

    “我高中和初恋男友分手的时候学会的,那时候特纯真,拉个手,就觉得以后非他不嫁,分手时哭的死去活来,学人家抽烟消愁。”张雅见秦泽凑来打火机,她低头吮亮烟头,“现在初恋的样子都快忘了,抽烟的习惯反而戒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少抽点,女孩子抽烟不好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”张雅没好气道:“少管我,你又不是我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你男朋友就在里面,要不我喊他出来?”

    张雅踢了秦泽一脚。

    “年底我订婚了,你来不来?”张雅凝视着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恭喜了。”秦泽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得抓紧哦,”张雅犹豫一下:“找到女朋友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呢,又没颜值又没钱,谁愿意嫁我。”秦泽敷衍道。

    “瞎说,你现在比我男朋友都帅了。”张雅眼睛明亮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跟我算了。”秦泽朝她吐出青烟。

    难得的,她不嗔不怒,语气中竟还有几分惆怅:“我都要订婚了,你别乱撩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见秦泽不说话,她道:“是找不到,还是不想找?”

    秦泽一愣,沉默,一口又一口的抽烟。很快抽完一根,他再点第二根,张雅伸手摘下来,随手一丢,“我订婚后就戒烟,你也戒了吧,宝宝跟我说过好几次了,说你不乖,不听话,不肯戒烟。抽烟对身体不好,给你个忠告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给你个忠告。”秦泽把玩打火机,目光从远处山清水秀的风景收回,“朋友之间别和钱牵扯太多,帮人炒股是最烂的决定,亏了赚了,都有想法的。再一个,股市走势很明朗,牛市没错,但牛到什么时候,难说的。判断的方法很多很复杂,说了你也不明白,我就说一个,当所有人都觉得炒股能赚钱的时候,它离崩盘就不远了。告诉你男朋友,别陷太深,小心拔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张雅揉了揉漂亮的鹅蛋脸,“你能拔出来吗?”

    秦泽瞄了瞄她某处,嘿嘿道:“我都没进去,拔什么?”

    张雅气的敲他脑袋一下,“刚才还觉得你成熟稳重了,立马原形毕露。”

    在千岛湖散客坐船游览是固定线路的,岛上停留时间通常由船上景区免费导游来定。有adc三条游船路线供游客选择,秦宝宝说想去看猴子,于是一伙人选择了a线。搭乘最贵的豪华游船。

    一路上,导游给大家介绍千岛湖,都是些重复千百遍的介绍词,孔雀岛以孔雀闻名,龙山岛因海瑞著称,密山岛有古寺传承,清心岛可赏花鹿之趣,桂花岛得闻沁脾之香,登梅峰而观群岛,极目视野,众山皆小……

    时值初秋,天气炎热,湖面波光粼粼,清爽的风迎面吹拂。

    秦宝宝为防晒黑,穿了浅黄色波西米亚长裙,湖风压下她的裙子,显出修长的双腿轮廓。

    第一站是最适合登高揽景的黄山尖,这里有索道,可以做缆车直达山顶。旅游旺季,人数众多,排了好长对才轮到他们。

    姐弟俩都有恐高,缆车缓缓上升,越来越高,带着轻微的晃动,秦宝宝往下瞟了一眼,脖颈爬起细细的鸡皮疙瘩,悄悄握住了弟弟的手。身体挨着秦泽,本想把脑袋靠在弟弟肩膀,但秦泽见张雅在一旁看着,觉得自己和姐姐的举止在外人眼里不妥,就把姐姐脑袋推开,没让她靠。

    在黄山尖眺览千岛湖风景是极好的,登临山巅,向西北俯瞰,九十多个岛屿尽收眼底,如一串串珍珠撒落在湖面。据说可以排成“天下为公”四个字。但绝大多数游客只能看见一个“公”字,其他的需自行脑补。

    张雅和陈青虹拉着男友散开,各自观景。

    秦泽和姐姐来到玻璃悬空台观景,千岛湖澄澈碧透,岛屿星罗棋布。头顶阳光炽盛,但有强风扑面,不觉燥热。

    站在悬空台上,脚下青山绿水,秦宝宝翩翩旋转,裙裾飞扬,发出银铃似的欢笑声,转了几圈,便一头扎进弟弟的怀里。头晕目眩的想呕吐。

    周遭游客纷纷侧目。

    秦泽想起一首文绉绉的诗: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

    在某些男同志眼里,她才是最美的风景。

    秦泽把姐姐的脸按在怀里,尽量不让更多的人关注她,免得被认出来。尽管她戴着大檐帽和墨镜。

    然后是乘船到桂花岛,也就是猴岛,和秦泽以前来不一样,猴岛换地方了。原先的猴岛不再对外开放,猴子们都转移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一群人漫步在景区,随处可见成群结队的猴子,黄褐色的毛,粉红色的脸,抓耳挠腮,漆黑的眼珠滴溜溜的打量着游客。猴子是散养的,不怕人。

    这儿人明显少了许多,环境不错,但其实没什么好玩的,就是看看猴子,秦宝宝兴致勃勃买了一袋饼干,想喂猴子。

    导演大声告诫游客:“大家手里别拿吃的,也别往包里掏东西,猴子会过来抢的。想喂猴子的话,咱们回甲板上再喂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只好熄了念头,饶有兴致的看猴子。

    “诶,你看那只猴子像不像秦泽,呆头呆脑的。”她忽然指着不远处一只发愣的小猴子,笑嘻嘻的问身边的张雅。

    “像,都一样傻。”张雅掩嘴。

    俩女人咯咯直笑。

    秦泽还没发表意见,倒是那只小猴子见两个雌“猴子”指着自己,放肆嘲笑,很通灵性的怒不可遏,朝秦宝宝和张雅呲牙,“吱”一声尖叫,屁股翘起,四肢着地,气势汹汹冲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