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七十一章 你动了我的日记本?(四千五大章)
    “谢谢秦老师,今天的采访到这里就结束了。”薛梅如释重负,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秦宝宝与她握手,又与扛摄像机的老王握手,将两人送出门。看着他们乘坐电梯下楼,秦宝宝反身关门,狠狠把自己摔在沙发上,吐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离开秦泽房间后,薛梅又吧啦吧啦问了一大堆问题:网友对新专辑的评价,创作歌曲的心路历程,一些生活上的琐事,凡是此类问题,薛梅都会提到秦泽,变着法子从秦宝宝这里榨取秦泽的信息。秦宝宝该说的说,不该说的当然不会说,比如“你弟弟有没有女朋友”,哇,这么过分的问题,秦宝宝选择无视。

    她躺在沙发上,听见肚子“咕咕”叫了两声,该吃午饭了,秦宝宝“嘿吼”一声喊,小蛮腰一挺,两腿一蹦,想学电视上鲤鱼打挺的大侠好汉,但显然高估了自己,没蹦起来,反而从沙发翻滚下去。哼哼唧唧的揉着膝盖站起来,一瘸一拐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冰箱里备着昨晚的剩菜,放微波炉转几分钟就能吃,她现在的身份,不好叫外卖了,暴露地址是其一,万一碰到痴汉,见她一个人在家,心生歹念强行那个啥的,秦宝宝觉得自己只有剖腹自尽。

    她把菜放进微波炉,心情愉悦,哼着乱七八糟的歌:“我有一个小弟弟我从来也不骑......”

    有个会做饭的弟弟真好。

    对了,日记!

    秦宝宝的隐私权概念里,从来不包括弟弟,以前就经常翻看秦泽的手机,害的秦泽连小黄片都不敢看。在这方面他没法硬气,因为手机是姐姐买的。后来智能机出了个指纹解锁的功能,终于迎来“隐私权”的春天。

    她走进秦泽的房间,手触摸日记本的刹那,略微犹豫。

    毕竟老弟这么大了,总要有点隐私吧,我这么看他的日记是不是不太好?

    但是偷看日记什么的最刺激了,据说每个人都会把心里最私密的东西倾吐在日记本上。

    没准我能发现闷骚老弟的秘密......秦宝宝这么想着,果断翻开了日记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秦泽下班回家,发现自己的日记本摆在笔记本电脑上面。脸色当即变了变,扭头就冲出房间,质问客厅的秦宝宝:“你是不是动我日记本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神色很古怪,既紧张又惶恐,隐隐有一丝期待。

    秦宝宝茫然道:“什么日记本啊。”

    秦泽不说话,死死盯着姐姐,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似的,但姐姐一脸呆萌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的日记本被人动过了。”秦泽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,你桌子底下的本子?”秦宝宝一脸恍然大悟,“我帮你放桌上了,老丢三落四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进我房间干嘛。”秦泽目中犀利的光芒一闪,就像柯南君推测出杀人凶手那样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一个采访,来家里录的。你名气这么大,他们要求参观你的房间呗。”秦宝宝说:“我想你房间也没可疑的纸巾,就让他们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可疑了。”王子衿从电视剧里挪开目光,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纸巾不是子衿,没你的事。”秦泽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恰好看见你本子掉地上,就捡起来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节目下周网上播,你自己看呗。”

    秦泽将信将疑。后来他真去网上搜了,勉强相信了姐姐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日子飞快,转眼九月底,盛夏已过。然而气温没有丝毫降低的迹象,太阳能毒死人。

    从八月初至今,股市的变化可谓天翻地覆,先是央行再次降息降准,无风险收益下降,导致大量闲散资金流入现场。以券商、银行、保险为代表的金融股骤然发力,先后攻克2500、2700、2900、3000等关口,走势可谓气吞山河,震撼人心。至此,牛市真正来临。

    之前虽然股市回暖,但走的犹犹豫豫,战战兢兢。金融界对此看法出现分歧,有的认为是暴跌触底后的反弹,不代表它会一直走牛,有的则分析在经济下行压力巨大的背景下,实业衰败,房地产色彩缤纷的泡沫也濒临破碎。政府必定要有所动作了。

    牛市来了。

    不仅是金融界的精英们这么认为,即便是不炒股的普通人,也意识到这一点。因为身边不断有人投入股市,新闻播报股市大涨的利好消息,亲朋好友吹嘘自己股市赚了多少钱。疯狂的安利之下,不停的有新人涌入股市,老股民新股民,把手头的钱统统砸入股市捞金。

    造成的结果就是牛市疯狂走牛,大盘涨到让资本家和散户眼红的嗷嗷叫的程度。

    李林峰敲响总裁办公室门之前,听见里面“砰”一声脆响,似有东西破碎。他站在门口犹豫一下,怀着莫大的决心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办公室猛地安静,片刻后,苏钰的声音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宽敞的办公桌前,美女总裁穿着凸显身段的ol套装,薄施粉黛的俏脸清丽脱俗,气质淡雅,李林峰目光飞快扫过水磨砖地面,没有任何“残肢”,莫不是刚才幻听了?

    “什么事。”苏钰问。

    李林峰把投资部半个月来的投资项目汇总成一叠表格,放在苏钰桌前,“苏总,您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苏钰如含星子的眸子,看他一眼,拿起表格翻看,“不错,收益在百分之八十以上。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您先看看这份项目。”李林峰从中抽出一张表格:“正是因为收益很不错,所以我建议把这份项目给砍了。”

    苏钰眯眼,这份表格正是托生于秦泽那份计划书而来的投资项目收益表。

    “牛市来了,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加凶猛,如今每天都有一百多个股涨停,百分之六十的板块走阳线,大盘看起来远没有触顶,以后或许能突破四千点。我觉得咱们应该把资金收拢,用在该用的地方,把利润最大化。毕竟牛市不会太长的。”李林峰说出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股市在外国是投资,在国内叫炒股,通俗说:投机!

    管你市场健康不健康,畸形不畸形,我只管捞钱就好。国内股市有个心照不宣的“功能”,资本市场的重新洗牌,由那只看不见的大手亲自推动。

    “就当做长线。”苏钰很淡定:“你是这行的老人,应该知道“黑驴科技”融资十个亿,却迟迟不拉涨,代表着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林峰苦笑道:“但类似打眼事件屡见不鲜。股市是博弈场,永远不存在壹加壹等于二的可能。咱们不能低估别人的智商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要你教?”苏钰瞥他一眼,“公司资金不敢说源源不断,但起码充裕,我再拨你两百万,这份项目你退出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还是我跟吧,我只是发表一样自己的看法。”李林峰苦笑不已,一言不合就翻脸,女人啊。

    苏钰便说:“你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李林峰依言退走。

    关门前,他发现总裁的鼠标垫空空如也,鼠标不见了。

    办公室重新安静,苏钰俯身捡起脚下的鼠标残骸,丢进垃圾桶。从抽屉里取出备用鼠标换上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站在她身边,就能看到电脑屏幕显示着某款游戏,画面定格,两个鲜红的“失败”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她输掉了今天的第四局,别提有多窝火,自从那天solo之后,她俩就杠上了。小学生约架一样,约在午饭后决战紫禁之巅。

    苏钰这几天啃了无数安妮教学视频,每次斗志昂扬找那个贱人单挑,结果都以失败告终。她自诩冰雪聪明,就是手速慢了点,可这不是个靠智商的游戏么?大神操作也一般般,为什么我就打不过那贱人。

    那个贱人私密她,“死辣鸡,虐你分分钟。”

    苏钰懒得理她。岂料那贱人痛打落水狗,还没完没了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很张狂吗?分分钟教你做人。”

    “小学生的手速,敢跟我单挑?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“再来啊再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怂谁是dog。”

    苏钰银牙紧咬,她还有半小时的空闲时间,果断邀请贱人。

    第五局开始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苏钰从来没像今天这样讨厌敲门声,压着怒火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拜访她的家伙是裴南曼的小情郎,至少她这么认为,苏钰眉头一皱,“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秦泽说:“公司上季度的市场调研我看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的怎么样。”苏钰随口问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,受益匪浅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他发现苏钰和他说话的时候,正眼都不瞧他一下,目光始终盯着电脑,春葱似的指头在鼠标上哒哒哒......这操作怎么如此眼熟。

    苏钰撞见他疑惑的目光,立刻正经危坐,快憋不住怒火了:“怎么还不走。”

    秦泽说:“我想看公司本季度的财务报表。”

    苏钰薄怒:“找我助理去,快点出去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市场调研报告,还是财务报表,尤其后者,别说秦泽这样的小员工,中层管理都没资格看。秦泽通过裴熟女的关系,打通了苏钰这一环。苏钰当然不乐意,但裴南曼说,他要看就给他看,一个小破公司有什么机密不成,红头文件啊?

    苏钰被闺蜜憋出一口老血。

    秦泽瞅了美女总裁几眼,这女人来大姨妈了还是吃错药了,脾气这么爆炸?

    那小的只有告退了。

    他当即离开,懒得多待,最讨厌耍性子的女人,还是姐姐那种撒娇卖萌的好。诶,我怎么感觉自己又被某个女人套路了。

    视线转回屏幕,苏钰发现自己已经被对方切死,正在读秒复活,而那个家伙一口气连破两座防御塔,推到高地后,一边等待小兵支援,一边原地跳舞:“死辣鸡,一动不动,放弃治疗了?”

    “姐能打你十个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看你上线一次,就虐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求饶我都不接受。”

    苏钰扬起鼠标就往地上摔,在清脆的响声中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mmp的。

    下班后,苏钰开着她的红色法拉利回家,并不是父亲那栋别墅,而是公司附近的高档公寓,从回国后问父亲要来首付的钱,她就再也没有回那个“家”住过一次。

    现在,房贷已经还清,首付的钱她也打回父亲的银行账户,尽管老头一叠声的说不用不用。但她可以想象那个女人坐在一旁尖酸刻薄的讽刺。

    法拉利停入地下停车库,哪怕在这座高档公寓里,它也是最显眼的一辆。法拉利的大红色是一种经典,男女都合适。不过苏钰上一辆座驾是玛莎拉蒂,和裴南曼一样,但比裴南曼那辆要贵不少。她毕业回国那年,老头送的。苏钰没要,留在了别墅的停车库里。

    掏钥匙开门,她站在门口,深呼一口气,脸上洋溢起小女孩般的甜美笑容:“我回来啦!”

    房间里空空荡荡,风从敞开的窗户涌入,窗帘翻飞。

    这套房子面积一百平米,一个人住略显空旷。屋子的陈设很简单,单一的家具,单一的生活用品,单一的女士拖鞋,让那股若隐若无的孤寂愈发清晰。

    苏钰自己丝毫不觉得有问题,回家了就好,在家的孩子心不慌。

    回家的第一件事永远是洗澡,然后泡一杯咖啡,穿着浴袍。

    苏钰捧着杯子坐在电脑前,滑椅很大,她习惯性的把脚蜷缩在椅子上,打开电脑,登陆游戏。

    有人说人生苦短,但短暂的人生有时候也会格外难熬,不找点事情消遣,怎么度过一个个寂寞的夜晚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苏钰瞟向电脑桌上的手机屏幕,是老头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爸,”她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钰儿,到家了吗?晚饭吃过没有?”

    照例的关心。

    苏钰嗯嗯几声,听着老头东拉西扯,不耐烦了,皱眉说:“爸,有话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沉默片刻,“明天你哥来聚利上班,副总经理的位置留给他。”

    苏钰感觉自己的心凉了一下,但还好,反正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你以最大股东的身份,还是父亲的身份?”她冷笑说。

    “这话什么意思,爸永远是你爸。”老头说。

    “年初的时候你怎么说的?”苏钰模仿父亲的声音:“爸就你这么个女儿,以后这聚利就是你的嫁妆。要多少资金爸都给,公司由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苏钰嗤笑一声:“您年纪虽然大了,不至于这么健忘吧?”

    还是沉默,似在措辞,老头子语重心长:“你刚毕业没几年,管理经验和投资经验都浅,而且国内市场和国外不同,爸是想让你哥来帮帮你。给你把把关,这不总裁的位置还是你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是看中股市大涨,来聚利分一杯羹了吧。”苏钰再次冷笑。

    这话似乎触到了老头的逆鳞,他怒气冲冲:“你怎么说话的,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都是亲兄妹。”

    苏钰眼眶红了,把电话拿远,轻轻抽了抽鼻子,淡淡道: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她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贱人,都是贱人。

    手机又响了一下,是一条国庆节祝福语短信,很公式化,复制黏贴然后批量群发那种。这部手机是她私人手机,公司的职员肯定不知道,寥寥无几的朋友,更不会发这种没营养的“垃圾”短信。

    她看向署名:秦泽!

    难怪了,员工里头唯一知道自己私人手机号码的就他了。裴南曼当然不会存她的公用号码,给出的手机号码,自然是私人的。

    对于秦泽这号人物,她感官还行,今天的冒然闯入让她成功五连败,扣一分。其他就没什么了,裴南曼好像挺感兴趣他的,不知道哪根神经压到了,最好别老牛吃嫩草,不然她要嘲笑死裴南曼。再者苏钰觉得自己挺讲义气,信奉兄弟妻不可欺。

    于是对秦泽的祝福短信不理不睬。

    这时,她看见大神上线了。长夜漫漫,还是和大神一起排位上分刺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