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六十八章 姐姐的奖励
    网上,秦宝宝的论坛、贴吧、微博,一片热烈。

    粉丝们交流着听歌感受,表达自己对单曲专辑的热爱。

    “时间煮雨很好听,词儿略带文青气质,曲子清幽,有种青梅竹马小甜蜜的感觉。不得不说,秦泽出品,必属精品。”

    “《味道》这首歌让我想起了前男友:“想念你的笑,想念你的外套,想念你白色袜子......和手指淡淡烟草味道。”一瞬间击中泪点。听一次哭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《最熟悉的陌生人》才好听,虽然是伤感情歌,但不像《味道》那样哀婉,不像《时间煮雨》那样文青。反而听着有点燃。而且歌词很有深度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这么好听吗?”有人表示质疑。

    “我靠,你是不是秦宝宝粉丝,她的专辑你没买?”

    “额,我是来扒秦泽写真照的,想做成桌面。并不是秦宝宝粉丝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秦泽的粉丝咯?混账,不知道秦泽出品必属精品?赶紧给老子去买(滑稽)。”

    谢怀安工作室。

    “刘姐,差距有点大啊,怎么追?”谢怀安看着越拉越大的销售差距,有点无奈,又有点焦躁。

    “怀安,这件事属于意外,我让人打听了,是秦泽的弟弟自己找上星艺的,大家都措手不及。早知道他负责秦宝宝专辑,咱们就下季度再发单曲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让公司刷一下销量?”谢怀安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别想了,发专辑是为盈利,第一还是第三其实公司不在意。以前帮你刷,是因为要捧红你,是营销策略。现在你的人气已至瓶颈,刷票没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谢怀安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经纪公司“利”字当头,以盈利为目的。明星个人而言,“名”字当头,利益次之。虽然赚钱是最终目的,但名气才是根基。

    沈归的工作室。

    相比起老腊肉的淡定,工作室的员工反应很激烈,有的说要刷销量,把冠军宝座夺回,有的说花资金买新闻,加大宣传。

    沈归压压手,让众人安静,吩咐他们各做各的,别瞎哔哔。

    他的助手不甘心,跟进办公室,“老板,真的不刷一刷?”

    沈归翻开雪茄盒,捻起一根雪茄,助手接过,帮他烤雪茄。

    雪茄烤好,沈归咬在嘴上,助手帮着点上。

    他吐出一口浓度呛人的烟雾,徐徐道:“发专辑不是为了赚钱么?我的销量增长喜人,收益在预期之中。何必投钱去刷销量,我出道至今,发过32张专辑,拿过四次销量冠军,就算多一次,对我也毫无作用。”

    换句话说,他的履历已经厚到一个销量冠军的荣耀,起不到多大作用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您是说秦宝宝刷销量?”助手说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说,”沈归晃了晃雪茄:“歌都是好歌,销量多少了?”

    “您的销量五万,秦宝宝十二万了。”

    “十二万......”沈归啧啧道:“破了首日十万的销量纪录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娱乐新闻。

    《秦宝宝专辑首日十二万》

    《秦宝宝单曲专辑打破日销记录》

    《秦宝宝单曲或有希望刷新数字专辑年度记录》

    各大网络媒体平台,推送秦宝宝专辑相关资讯。大半都是星艺花钱买的新闻,趁机炒热专辑。但可以肯定的说,秦宝宝单曲专辑火了,火到没朋友那种。上架首日,销量十二万张,已经打破数字专辑日销记录。她凌晨发的那条微博,十几万人点赞。

    徐韵寒转发她的微博,感慨:“有个弟弟真好,国家欠我一个弟弟。”

    然后,黄宇腾默默转发,怒怼徐韵寒:“你好歹约到一首歌了,我约到现在,连个回音都没有(泪流满面)。”

    粉丝则在评论区嬉笑怒骂,表示要替偶像找回公道。

    继《我是歌星》之后,秦泽又火了一把。令人啼笑皆非的是,某搜索引擎居然更新了他的百科。

    词条是这样介绍的:

    秦泽,1995年生于中国沪市,毕业于沪市财大(实习中),疑似与秦宝宝同居。情歌女王秦宝宝御用词曲人,被誉为“音乐鬼才”、“歌坛史上第一快枪手”,同时又被网友戏称:秦宝宝身后的男人。其词曲风格诡异多变,精通情歌、中国风、摇滚等音乐元素。

    2017年七月,创作钢琴曲《致秦宝宝》。

    2017年七月至八月,为秦宝宝创作数首精品歌,两首金曲。助秦宝宝夺得《我是歌星》第二季冠军。

    代表作:《青花瓷》、《浮夸》、《新不了情》、《童话》、《歌剧2》......

    人物关系:姐姐秦宝宝。

    个人履历很薄,肯定比不上那些娱乐圈大佬,但含金量让大部分娱乐圈老前辈汗颜。

    业内纷纷猜测,秦宝宝的专辑销量能走到哪里,首日销量是破了,周销量呢?

    “秦宝宝有可能破周销量吗?”

    “希望很大,但不能保证一定可以,首日爆发,再而衰三而竭的专辑例子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不存在后劲不足的可能,别忘了词曲人是谁。而且,秦宝宝的人气很旺,正值巅峰。”

    “秦泽!真是个才华横溢的鬼才。”有人叹道。

    周六。

    秦宝宝专辑销量达到22万。

    周日。

    秦宝宝专辑销量达到30万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下周四时,秦宝宝的专辑已达50万,破了数字专辑周销量纪录,原纪录是周销量44万。

    销量到这里,总算降温了,根据市场来判断,新专辑的热卖期是一个星期。之后就会缓慢增长,甚至停滞。秦宝宝的专辑不存在停滞的可能,就看她能不能破年度销量记录,

    娱乐圈轰动谈不上,但歌坛被震的抖三抖,圈内人都关注着秦宝宝的专辑销量,随时时代发展,盗版猖獗,cd逐渐退出市场后,歌星的盈利模式一直在变,卖专辑已经卖不了多少钱,这可是当年歌星的重要收入之一。要知道cd唱片辉煌的年代,歌星的地位于影星旗鼓相当。现如今,出专辑、唱歌,是为了打响名气,从而接拍广告、商演、开演唱会。

    秦宝宝专辑的惊人销量,无疑给人歌星打了一剂强心针。两百万张的销量记录不是偶然,你看,又有一个有望打破专辑的牛人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,秦宝宝返家。

    她刚和市场部的几个领导以及经纪人李艳红、录音师、助手等人吃了顿庆功宴。虽然拒绝陪大老板喝酒,但类似的庆功宴,秦宝宝不会拒绝,洁身自好是好事,什么应酬都推,那就太独了。

    秦宝宝脸蛋坨红,眼眸迷迷蒙蒙,带着酒后的朦胧。

    秦泽还在客厅,抱着笔记本捣鼓他的“事业”,见姐姐回头,头都没抬,“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宝宝换上拖鞋,包包放在单人沙发上,往秦泽边上一趟,哼哼唧唧道:“不能陪阿泽吃饭,阿泽不要怪姐姐哦。”

    本来说好请秦泽和闺蜜吃饭的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秦泽敷衍几声,没在意。

    秦宝宝酒喝的有点多,胆大包天的把弟弟的笔记本合上,勾住他脖子,亲一口脸颊,“姐姐是销量冠军,谢谢阿泽,真不愧是姐的好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套路没新意。”秦泽对姐姐的亲吻已经达到漠然无视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要什么新意?”秦宝宝瞪眼道:“啪啪啪么?”

    “瞎说什么。”秦泽吃了一惊,见姐姐微醺的娇憨姿态,“滚回房间睡觉去,别跟我这里耍酒疯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握住秦泽的胳膊,螓首摇摆,狭长的眼睛半眯,“你等着,马上给你奖励。”

    秦泽没当真,她自顾自的回了房间,抱着衣服进浴室,屁股一扭一扭。

    秦宝宝明显轻微醉酒,房门都忘了关,他往房间里张望,王子衿躺在床上玩手机,玲珑身段曲线在薄被单下凸显,王子衿也察觉到房门没关,目光一瞥,恰好撞见秦泽欣赏美人睡姿的眼神。

    王家小姐姐赶忙掀开被子,跳下床,小跑着过来关门,狠狠瞪秦泽一眼,“啪”门关上。

    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。

    秦泽心无旁骛,趁着姐姐洗澡的时间,把今天的新闻联播给过了一遍。

    炒股之前,追剧追番追小说,炒股之后,只追国产的新闻联播。还是一个永无止尽的番,估计以后年纪大了,躺在病床上说,儿子,哪天新闻联播结束了,烧纸通知你爸。然后儿子也这样对孙子说,一代代循环......

    秦宝宝洗澡出了名的慢,秦泽以前起的晚,没少被她堵在厕所门口,憋尿憋到发疯。

    秦泽差不多把新闻联播看完,她才出来,湿漉漉的披散头发,披着浴袍。

    扭着屁股到沙发边,手指轻抚雪白袖长脖颈,朝秦泽抛媚眼,“想看吗?姐姐给你奖励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看。”秦泽装作不屑的样子,说着违心话。

    “真不想看?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敢脱。”

    姐姐哼哼一声,双手拽住衣领两侧,缓缓撕开浴袍。

    秦泽一脸不屑,斜着眼睛看姐姐,猜到她会中途停止,绝不敢一撕到底。浴袍从脖颈处缓缓撕开,先是修长的脖颈,然后是精巧的锁骨,接着是峰峦挺拔的沟壑。秦泽从斜眼到正眼,感觉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.......

    秦宝宝忽地一顿,随后猛的用力,完全扯开浴袍。

    浴袍掉在地上,露出的不是姐姐白嫩羊羔般的娇躯,她里面还裹着一层浴巾。

    麻痹,又是姐姐的套路。

    秦泽很想吼一声: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?但怕王子衿听见,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死相!”秦宝宝睥睨他一眼,扭着小蛮腰回房间。

    秦泽不甘心的喊道:“不是说好有奖励的吗,能不能少点套路,多点真情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