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和姐姐亲热的弟弟算什么好弟弟
    晚上,秦泽毫无困意,泡了一杯浓茶,坐在沙发上写笔记。他要把这几天的割据单做个总结,重点自省短线操作。顺便搭建一个简陋数模,评估一下各大板块。秦泽房间有一张价值不菲的书桌,依然是号称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的姐姐买的。

    不过秦泽从小对书房有心理阴影,不爱趴在书桌边学习。

    笔记本搁在大腿上,写起来很累,或许该考虑买个支架式移动黑板,就摆在客厅,这样不管是构建数模还是分析一个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、周线、月线,就能有足够大的空间,不用屈就在小小的笔记本上。

    “咔擦”!

    门把手拧动的细微声,姐姐小心翼翼的从门缝里钻出来,蹑手蹑脚关门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睡,从门缝里看到客厅灯开着。”秦宝宝一头秀发披散,略显凌乱,让她多了几分慵懒可爱。

    “睡不着,写点东西。子衿姐睡了?”秦泽叼上一根烟,秦宝宝隔着茶几扑过来,摘走他的烟,嗔道:“都说了不准抽烟,再不乖打你哦。”

    她的小熊睡衣松松垮垮,胸又太伟岸,这个姿势,很容易就看见领子里深深的沟壑。

    睡衣里真空的。

    秦泽不动声色移开目光,秦宝宝从橱柜里翻出一袋零食,拆开巧克力就往嘴里塞,女人都爱吃零嘴,秦宝宝也不例外。家里时刻备着小吃零食。

    姐姐忽然扭头,笑吟吟道:“阿泽,你要吃咪咪吗?”

    秦泽一愣,下意识扭头看姐姐的胸,难以置信的神色,“能吃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能吃,又没过期。”秦宝宝翻白眼,抛来一袋咪咪虾条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瞬间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秦泽不接,低头写自己的笔记。

    秦宝宝往沙发上一趴,啃零食,玩手机,口齿不清道:“压力山大,姐也睡不着。阿泽,帮我揉揉腰。”

    “忙着呢。”秦泽埋头奋笔疾书。

    秦宝宝“嘤嘤嘤”道:“难道姐姐的身体对你已经没有吸引力了么?”

    秦泽这才抬起头来,捧起笔记本作势欲打,““已经”这两个字用的好。”

    姐姐总喜欢在他面前口花花。

    秦宝宝撑起身子,把屁股挪动秦泽边上,道:“不对劲呀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对劲。”秦泽纳闷道。

    秦宝宝幽幽道:“王子衿那妞儿不对劲咯,她刚跟我唠嗑,说要保持姐姐的威严,不能和你嘻嘻闹闹,不能太亲热。分明是看不得阿泽对姐姐好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昂起头,与秦泽对视,冷笑一声:“你说她是不是吃醋了?”

    “姐姐一把屎一把尿拉扯我长大,亲密点又怎么了。”秦泽嗅到一丝似有似无的火药味,知道这时候该说什么话。

    秦宝宝顿时露出笑容,把脑袋靠在他肩膀,“就是嘛,不和姐姐亲热的弟弟,算什么好弟弟。”

    秦泽说:“这话没毛病。”

    他朝姐姐呵呵一下。

    秦宝宝敲他脑袋,瞪眼:“不许对姐呵呵,”

    秦泽低头,继续写笔记。

    秦宝宝盯着他使劲瞅,把秦泽看的发毛,他说:“你看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道:“帅。”

    秦泽哼一声,“这还用你说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纳闷道:“可惜没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秦泽屈指弹她额头,“啪”一声响,然后被眼角含泪的姐姐揪着一顿打。

    “你说王子衿看上你什么了?”秦宝宝郁闷十足的语气:“她一个大家闺秀,眼光没道理这么差啊。你除了会做菜,会写歌,没什么出彩的地方了。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瞎了眼的白天鹅?”

    秦泽对王子衿有好感,相信她亦然,不过还没到挑明的程度,他倒是想,就怕唐突王家小姐姐,有些感情顺其自然就好。

    秦宝宝气苦道:“我辛辛苦苦养大一头猪不容易,她一个大家闺秀惦记什么。”

    秦泽忽然握住姐姐的手,“姐,你知道子衿姐她看的电视剧吗?”

    秦宝宝故作镇定,“知道呀,好像叫《妈妈再打我一次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秦泽一愣。

    “呸!”秦宝宝啐了口,一紧张,把最近网上很流行的段子说出来了,“《妈妈再抱我一次》,里头的主角可惨了,先被男朋友戴绿帽,然后有个霸道总裁喜欢上她,可劲儿的追求,女主角假装矜持,然后就倒在霸道总裁的攻势下,眼见有情人终成眷属,可双方家长一见面,她妈崩溃了,原来总裁的父亲是她年轻时的情人,可惜为了家族大业,娶了一个不爱的女人,把她们母女抛弃。她妈哀嚎一声:孩子,其实你爹不是你亲爹,你男朋友是你弟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笑的在沙发上打滚:“这编剧可真有才啊,脑子里山路十八弯。”

    秦泽眼神有些悲伤,孩子,其实你爹,他也不是你亲爹。

    秦宝宝又道:“整部剧最惨的,其实是女主角的父亲。女儿养了二十几年,忽然发现自己是接盘侠。心痛的不能呼吸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眼神更悲伤了,老爷子你可要挺住。

    “那,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现实呢?比如说:你!”

    秦宝宝一愣,骂道:“滚犊子,姐姐这么漂亮,怎么可能不是亲生的。你才是捡来的。”

    弟弟的话问的有些突兀,但类似的斗嘴,他们小时候经常有,秦宝宝说弟弟多余的,秦泽说姐姐是错误的。一个超生,一个未婚先孕。

    “不想和你斗嘴。”秦泽摆摆手: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。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呀。”秦宝宝笑嘻嘻道。

    好?

    秦泽忍不住去摸姐姐的额头,莫不是姐姐的三观崩了?

    “好什么啊,这种事情在吃瓜群众眼里喜闻乐见,发生在自己身上,那是一场灾难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,”秦宝宝觉得有理,转念一想,嘀咕道:“还是一个妈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姐姐放松多了,又挪过来挽住秦泽的胳膊,习惯性把脑袋靠在他肩膀。秦泽没搂姐姐的腰,嗅着她发丝弥漫出洗发水的香味,专心写笔记。秦宝宝“咔嚓咔嚓”啃零食。

    “姐,问你个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不是亲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不说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,娱乐圈的资本大佬想啪你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净问一些恶心人的问题,”秦宝宝不满的瞪眼:“你心理变态是吧。”

    姐姐拧了他一把,以示惩戒,“娱乐圈也有它的秩序,不是说想......想啪谁就啪谁的。有点商业头脑的人,会把利益摆在第一位,反正愿意送上门的女人多的是,何必纠结一两个?只要能赚钱,大家就能坐下来聊。当然,只是大部分这样,也有一些饥色的人总想把年轻漂亮的女明星弄到手,能当玩物最好。如果不听话就封杀,宁愿少赚钱。一两个明星对公司造不成太大影响。而明星有合同在身,受制于人,大多会乖乖妥协,不愿放弃这个鱼跃龙门的职业。不愿意出卖身子的,就选择被封杀。娱乐圈昙花一现的明星很多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你的工作做的很细致嘛。”秦泽意外。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秦宝宝得意道,除了外表赏心悦目,她内在也聪颖,不是一无是处的花瓶。与她而言,工作就跟学习一样,该怎样摄取知识,怎么推敲难题,套路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就有不长眼的娱乐圈资本家看上你了呢,毕竟姐姐这么漂亮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比如你们星艺的那个总裁。

    秦宝宝可怜兮兮的撒娇模样:“那就只能靠阿泽为姐姐做主啦。”

    秦泽无奈道:“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叹气:“还能怎么办,急流勇退呗,熬到合同结束。梦想和现实,便是鱼和熊掌,不可兼得。陪大肚子男人啪啪啪这种事,姐可不要。再说我也出名啦,我是大明星啦。就算退出娱乐圈,我也是无所谓啦。只要管着阿泽的老婆本,姐姐就一辈子不愁吃不愁喝了。几首歌能够我吃一辈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像我不娶老婆似的。”秦泽吐槽。

    秦宝宝刚要说话,秦泽抢答:“有这么漂亮的姐姐,还娶媳妇干嘛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听出弟弟讽刺的语气,生气道:“那你娶王子衿好了,想来是不介意我坑你老婆本的。”

    “子衿姐是根正苗红的二代,让她动动关系,罩你是没问题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吧,总觉得朋友之间欠太多人情,友谊会变质。”秦宝宝有些抵触。

    秦泽笑摸狗头:“放心啦,我会庇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没和他闹,目光柔弱,低声道:“阿泽,唱首歌给我听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童话吗?”

    “时间煮雨。”

    “风吹雨成花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追不上白马。”

    “你年少掌心的梦话。”

    “依然紧握着吗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夜深了,寂静的客厅,秦泽低沉的嗓音飘荡,他的脸贴着姐姐的秀发,目视前方,眼神明亮而深邃,似有某种情绪荡漾。

    我们说好不分离

    要一直一直在一起

    就算与时间为敌

    就算与全世界背离......

    秦宝宝闭上眼睛,安心睡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