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五十九章 亲姐姐和亲姐姐
    秦泽搭乘地铁回家,拧钥匙开门,一股子中药味扑鼻。把包搁在沙发,到厨房一看,煤气灶上熬煮中药,淡蓝色火焰舔着砂锅底。滚水咕咕,药味弥漫。

    秦宝宝搬了个小板凳守在一边,低头玩着手机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煮中药干嘛。”秦泽问。

    “喉咙不舒服。”秦宝宝捏了捏喉咙,声音嘶哑:“唱歌把嗓子唱坏了,喝点中药养养。”

    “中药别乱喝,谁让你煮的啊。你还不如含一片金嗓子。”秦泽顾不得惊奇姐姐居然自己动手丰衣足食,怕秦宝宝乱喝中药,“你把方子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金嗓子没这个好。”秦宝宝就把手机递到弟弟面前,打开短信。

    短信是李艳红发给她的,内容是一张中药方子。秦泽扫了一眼,松口气,确实是治疗嗓子嘶哑难受的小药方,没什么毛病,剂量也写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过几天我的新专辑就要出了,”秦宝宝诉苦:“先发一张单曲,练歌可累了,嗓子一天都没停过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辛苦了。”秦泽适时摸头杀。

    秦宝宝“啪”一声打开,并要摸回来。

    秦泽头一低,屁股一撅,瞬间把姐姐拱飞出去。

    秦宝宝大怒,欲要施展夺命剪刀脚,但眼下不占地利,就指了指客厅沙发,娇斥道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过来,姐姐要教训你这个小赤佬。”

    “过来让你闷死我吗?”秦泽吐槽。

    “什么闷死?”秦宝宝一愣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出去吧,我帮你看着药。”秦泽挥手赶人。

    秦宝宝求之不得,扭头就回房间,片刻后,小跑着进来。献宝似的举起一枚黑金色的锦盒。

    秦泽觉得盒子上的logo有点眼熟,茫然道: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秦宝宝不说,笑吟吟道:“打开看看就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秦泽打开盒子,黑色棉垫里躺着一枚表,黑色的真皮表带,玫瑰金的表身,瞧着就觉得高端大气上档次。

    “喜欢吧,爱马仕玫瑰金腕表,送你的。”秦宝宝喜滋滋道。

    “提前送我生日礼物?”秦泽拿起腕表,指肚在表身摩挲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”秦宝宝说:“等你生日,姐姐陪你玩一天。这个奖励惊喜不惊喜,意外不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说好的车呢?”秦泽没好气道:“再说,生日那天,我要陪子衿姐逛街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气的去拧弟弟的耳朵,咬牙切齿:“谁才是你亲姐?”

    秦泽躲开,瞪眼道:“说好帮我追子衿姐的,不帮忙就别从中作梗。”

    “呸,谁从中作梗,你和王子衿不合适。再找别的女朋友。”秦宝宝想了想,改口道:“都说找女朋友不急了,别忘了你老婆本还在姐姐手上呢。”

    秦泽叹道:“我要这铁棒有何用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柔声道:“男人都需要一块表来提升品位和档次,阿泽也要有一块表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这块表多少钱?”

    爱马仕的表,应该不便宜,怎么也要几万块吧。

    秦宝宝笑眯眯,“没多少,这个价。”

    她手指比了个二。

    “两万?”

    还好还好,两万能接受,现在姐姐也算小有身家了。

    秦宝宝摇头,眸子流光溢彩:“二十万呢,阿泽,姐姐对你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秦泽一口老血憋胸口,“你特么是不是又拿我老婆本消费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觉得自己被羞辱了,怒道:“放屁,这是我的拍广告赚的,你的老婆本不就是我的......”

    激动之下差点说错话,她嘴一瘪,假装抹眼泪:“姐姐对你这么好,你还污蔑我,丧心病狂,嘤嘤嘤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说你什么。”秦泽哄姐姐。

    姐姐花钱大手大脚的毛病,都是父母穷养男富养女给惯的,不到捉襟见肘,她就不知道省钱,这辈子估计都改不了。

    还好秦家有些家底,姐姐自身又优秀,不至于成“怨妇”,但秦泽觉得自己没立场责怪姐姐。除了小时候怂恿他偷家里的钱买冰棍,上学后坑他零花钱,姐姐上班后,秦泽也没少占姐姐便宜。手机、笔记本、名牌背包、一年四季的衣服,还有平日的生活费,不都是姐姐挣的?

    所以秦宝宝“蛮不讲理”的掌管他老婆本,他也没反对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黑了心的蛆。”秦宝宝控诉。

    “哪学来的词儿?黑心就黑心了,怎么就变成蛆了。”秦泽吐槽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蛆。”秦宝宝大声说。

    “我是蛆,你是什么?”秦泽好笑道:“白嫩嫩的蛆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还顶嘴?”秦宝宝瞪眼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,不该错怪姐姐,是我这个蛆虫弟弟没良心。”秦泽说:“给你个香吻奖励。”

    不知死活的亲了秦宝宝一口。

    他是想看姐姐害羞,谁知秦宝宝一个头皮削他脑袋上:“死变态,姐姐是你能亲的?”

    气呼呼的离开厨房。

    走出门后,她一秒变脸,嘴脸翘起,双手背后,一蹦一跳。

    不多时,王子衿回来,捏着鼻子道:“什么味儿?”

    秦泽恰好捧着一碗药汤出来:“秦宝宝的润喉汤。”

    插身而过时,他嗅到王子衿身上淡淡的香水味。和姐姐截然不同的两种味道。

    屋子里味道中药味太重,秦泽关了空调,打开窗户通风,结果两个姐姐被热的不要不要,香汗淋漓。

    “把空调开着,干嘛非要关了。”大小姐王子衿说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。”花钱大手大脚的秦宝宝附和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们。”秦泽把遥控器一丢,进厨房做饭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秦宝宝抱着笔记本,啪嗒啪嗒走到客厅,撒娇道:“阿泽,陪姐姐打几局。”

    “没空。”

    “打不打。”姐姐鼓腮。

    “打打打。”秦泽关闭财经网。

    晚上不用看大盘,工作方面也没任务,反正时间也清闲。想当初都是他缠着姐姐打游戏,上班忙的姐姐偶尔陪他打几局。秦泽就开心的不得了,网上总有人吹嘘女朋友陪自己打游戏,他没有女票,便拿姐姐凑数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又掉段了。”秦泽斜眼。

    秦宝宝泪眼汪汪的点头。

    登陆游戏。

    “你等会,我换一下符文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宝宝喝一口牛奶,舔嘴角的白色液体。

    秦泽换好符文,一个聊天框闪烁不停,点开一看:

    “大神,你终于上线了吗?”

    “求抱大腿,开黑。”

    “手动星星眼。”

    一口一个大神叫他的,也就“小蛮腰”了。

    点开她的好友头像一看,尼玛,这坑货又从白银掉到黄铜了。

    除了最开始的几天带她玩,秦泽打游戏的次数越来越少,偶尔上线也碰不到一起,大概是一个星期带她玩一次的概率。近半个月,他都没上过游戏。

    既然要陪姐姐玩,多带一个菜鸟也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匹配,读秒中......

    聊天房里,小蛮腰哈哈笑道:“女装大佬?”

    “大神,你的朋友真逗。”

    “糙汉子都喜欢用这种名字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眉头一挑,就要打字喷过去,秦泽阻止姐姐:“她最贱,你别理她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哼一声,算是卖弟弟几分薄面。

    进入游戏。

    秦泽选了皇子打野,小蛮腰秒选中单,被没抢到的另外两人喷了一句:sb,黄铜狗。

    “你选打野干嘛,咱们走下路呀。”秦宝宝不满的敲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玩腻辅助了,想试试打野。”

    打野和辅助是最需要大局观的两个位置。

    秦泽选皇子打野,秦宝宝玩女警,小蛮腰秒选安妮,辅助是琴女,上路则是号称真男人一挑五的蛮王。

    游戏开始,电子女声:敌方还有三十秒抵达战场,碾碎他们。

    秦泽扛着战旗直奔人家野区,狂打信号,让小蛮腰和上路蛮子帮忙反野,但上路那家伙不鸟他,姐姐便千里迢迢从下路赶来支援。三人缩在草丛里猥琐等待,只要对方一出现,就让他知道,从草丛中窜出来的不一定是盖伦,也有可能是三条咸鱼。

    小兵缓缓进入战场,仍不见对方打野,那就只有两种可能,对方蓝开,或者以同样的套路蹲在己方红爸爸区。

    再拖下去毫无意义,秦泽果断拿了对方的红,然后跑上路抓人,小蛮腰和秦宝宝很识趣,没吃他经验。各自回线上。

    秦泽蹲上路草丛时,忽然发现中路窜出两个抠脚大汉:盲僧和劫。恰好截住了姐姐和小蛮腰。心里一凛,然后是电子女声:“doublekill!”

    开局送双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