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五十二章 原来这就是德国骨科
    “开个玩笑而已,大家不要太沉闷。”刘教授笑道:“这种交融了亲情和爱情的感情最为复杂,很少有人能正确意识到自己的畸形情感。”

    “有依赖性(和谐)爱情,就有相反的被依赖性(和谐)爱情,二次元里的哥哥,都是标杆大男子主义,宠妹妹爱妹妹的人设。依赖性(和谐)爱情是环境因素造成的。还有一种叫做“妹妹太出色”的爱情。姐姐也好,妹妹也好,都是又漂亮又聪明,不管在人际交往还是学习成绩方面,都要完爆哥哥和弟弟。站在她们面前,你只会感觉自卑。要知道人都是向往美好的,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一种“向往”,向往成为妹妹或姐姐那样优秀的人,如果不能成为这样的人,那就得到她。倘若长辈在生活中不停的添油加醋,就会助长这种畸形情感。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秦泽不淡定了,嗤之以鼻:“一派胡言。”

    “我把这种爱情命名为:向往性(和谐)爱情。但和依赖性(和谐)爱情不同,看似是由环境造成,其实是由心理需求造成。这类型的哥哥和弟弟,人设是路人甲,漂亮女孩不会喜欢他们,身边的人不会关注他们。他们渴望自己一鸣惊人,渴望自己能站在舞台中央。秦宝宝的那首《浮夸》听过没有?“人潮内愈文静,愈变得不受理睬,自己要搅出意外。”形容的非常贴切,说白了就是缺爱。这是一种缺爱的心理需求。”

    秦泽忽然举手:“我不同意你的说法,兄弟姐妹之间的依赖性,向往性,应该是普遍存在现象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问的太没水平。”刘教授摇头,“我并没有说这会必然而然发展成禁忌关系,每个人的情感浓烈不一,有的人能悬崖勒马,这是道德的力量在抑制情感。而有的人,却会不顾一切的点燃心中的野火,燃烧自己,也燃烧别人。这个过程需要一点时间,或者说契机。咱们这里主要是了解禁忌情感滋生的土壤和条件。”

    秦泽默默捂脸,这话题真是让人不想继续听下去,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很多女生都已经脸红了。

    “禁忌情感如果不能及时遏止,会很可怕。它是一种亲情转为爱情的现象,或者亲情中夹杂爱情,很复杂,爱情本来就是疯狂的野火,不惧燃烧。这种人会疯狂的燃烧自我,走向不可挽回的深渊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我们再讲讲爱情......”

    一堂公开课结束,学生陆续离开。

    返回停车位的路上,女文青王子衿津津有味的回味公开课内容,感觉自己对人性、情感的理解又进了一分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课这有意思,没白来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秦宝宝“呸”一声:“就感觉胡说八道,瞎扯淡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得到秦泽认同:“就是就是,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眨眨眼:“我觉得挺好的呀。”

    姐弟俩齐齐道:“好个屁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把车钥匙丢给王子衿,自己往后座钻。秦泽跟着她钻进去后座,姐姐摸出一瓶矿泉水,咕噜噜灌了半瓶,很不淑女的打嗝,然后神色怏怏的发呆。

    她脸蛋被晒出两团红晕,鼻尖沁出细汗,鬓发贴着脸颊,狐媚子脸蛋又妖娆又妩媚。

    空调风刮来,吹的她睫毛一颤,这才回过神来,呆滞的脸庞解冻。

    “好热。”姐姐呻吟一声,脱掉透气慢跑鞋,拔掉白色短袜,让两只白嫩嫩的脚丫感受空调吹出来的冷气。

    “臭死了,快把鞋子穿回去。”秦泽嫌弃的捂鼻子。

    “臭吗?”秦宝宝捧起脚丫子。

    “臭!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哦!”秦宝宝放下脚丫子,忽然一脚蹬在秦泽脸上。秦泽就闷哼一声,后脑勺撞车门上。

    “你才臭,姐姐是小仙女。”秦宝宝蜷缩着脚,怒道。

    虽说总用“香汗淋漓”来形容女子,但人的汗臭味怎么可能真是香的。不过他们才出来几个小时,秦宝宝固然出了一脚的汗,但臭味肯定是没有的。秦泽就是嫌弃有人在自己面前脱袜子。

    大怒的秦泽伸手拽住姐姐的腿,把她拖翻在座位上,箍住她的腰,把她翻了个身,牛仔短裤包裹的臀部就展现在他面前,因为姐姐的挣扎而撅起,恰似一轮满月。

    习惯性的抬手打她屁股,似乎想起了什么,手在半空顿住,没打下去。

    秦宝宝也奇怪,受惊小兔般的爬起来,蜷缩到座位另一端,脸蛋上的红晕愈发明显。

    王子衿输入导航定位,缓缓倒车离开停车位,没在意姐弟俩的闹腾,反正也习惯,笑哈哈道:“系好安全带,秋名山车神带你们飞咯。”

    她在网络媒体公司工作了两个月,如今能熟稔使用各种网络用词,玩梗玩的非常6。秦宝宝连皮皮虾是什么都不知道,她却能清晰准确的分辨皮皮虾和皮皮鳝的区别,学生卡和穴深卡的区别。

    复旦离他们住的地方就十来分钟的路程,没来得及展现老司机的技术,王子衿略感失望。

    回家后,秦泽打开客厅空调,三人陆续冲凉,他换上大裤衩、灰色背心。结实匀称的肌肉线条凸显男人阳刚之美。遗憾的是两位姐姐早就习惯他的男色。

    两个姐姐换上清凉的吊带衫,享受着空调的凉爽,外头烈阳高照,室外温度已经达到43摄氏度,这tm的鬼天气,鸡蛋往大街上滚一圈,都能滚个半熟。北方还好些,南方就惨了,尤其粤省,粤省人已经囔囔着不想活了,随处可见人肉铁板烧,当地黑人也要回非洲避暑。

    王子衿一个人占了大半个沙发,眯着眼打盹,睡着了。秦宝宝盘腿坐在单人沙发,膝盖放笔记本,戴着耳机,秦泽眼角余光瞥见,她居然在看岛国动漫。

    姐姐发现他的目光,赶忙一缩,警惕看着他:“你干嘛。”

    秦泽一愣:“我没干嘛啊。”

    至于这么大反应吗。

    秦宝宝护住电脑不给他看,用脚踢了踢,“该干嘛干嘛去。”

    秦泽更好奇了,眼疾手快的夺过姐姐的笔记本,定睛一看,这部动漫他看过,德国骨科神作,叫做《我的妹妹不可能这么萌》。

    秦宝宝慌了,尖叫一声:“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像只炸毛的猫儿,飞扑过来抢电脑,但因动作幅度太大,一头撞进秦泽怀里,笔记本摔在地上,电池都摔出来了。

    秦泽揽住踉跄的她,心里泛起古怪异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她在看德国骨科?

    害怕被我看见......

    为什么,因为今天的讲座?

    秦泽低头看着姐姐,秦宝宝也看着他,秋波盈盈的眸子似染上一层水雾,媚眼如丝。

    王子衿被吵醒,不满的嘟嚷:“你们干嘛呢,好吵。”

    姐弟俩同时扭头,看向一旁,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默默捡起笔记本,一言不发的回房间。

    秦宝宝把自己关在房间一下午都没出来,吃完饭又回去了,看他时,眼光总是闪烁。王子衿很敏锐的察觉出闺蜜的异常,本以为姐弟俩又日常闹别扭,却发现秦泽对姐姐很殷勤,不停给她夹菜,不似往常那般打冷战。

    吃完饭,姐姐又回房间不出来,王子衿捧着睡衣走近浴室。

    哗啦啦的水声响起。

    秦泽趁机去敲姐姐的房门:“秦宝宝,你出来,我们说会儿话?”

    没人应答。

    秦泽开门进去,秦宝宝趴在床上看手机,她就穿了一件宽松的t恤,这几天姐姐比较懒,三件睡衣都没洗,今儿没睡衣穿了。秦泽进来,恰好看见她白嫩嫩的两条大腿,以及紫色的内裤在t恤下摆若隐若现,包裹着挺挺的臀。

    秦宝宝猛地回头,慌乱中把t恤下摆往下拉,挡住内裤,嗔道:“你进来怎么不敲门。”

    秦泽也没料到她今天不穿睡衣,尴尬道:“下次我会记得敲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干嘛。”秦宝宝抛给弟弟一个白眼,没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秦泽忽然哑然,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你别听那煞笔教授瞎比比,德国骨科那种事,不存在的。这样会不会更尴尬?不知道为什么,秦宝宝一回来就搜德国骨科类型动漫,他就有点慌。

    秦宝宝坐起身,把白花花的腿藏进被窝里,皱鼻子:“原来德国骨科是这个意思,真恶心,哼!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动漫的一种风格而已。”秦泽故作淡然,其实心虚,有时候,越在意一件事,越会去提及它,好像这样就显得自己光明磊落。“岛国动漫里,有很多这种题材的动漫。”

    “哪些动漫?”秦宝宝大概也是出于同样的心里,明明眼神飘忽,却假装淡定的谈论。

    “你看的那个很一般啦,烂尾作者死全家。我给你墙裂推荐《缘之空》,实兄实妹整天过没羞没躁的生活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看。”姐姐大声说。

    “《就算是哥哥》也不错,就是太污,不适合小仙女的你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看,换一个。”秦宝宝一副很不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《魔法高校劣等生》也是同类哦,只不过里头的兄妹看着让人别扭,作者思想太保守,还不够奔放。”

    “《叛逆的鲁鲁修》也好看,但后期送妹情节让我没法忍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《kiss姐姐》,啧啧,这个厉害了,两个义姐整天索吻弟弟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种动漫不会被禁吗?”秦宝宝震惊。

    “岛国人脑洞大,av都合法,何况这个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看过这么多......”秦宝宝看弟弟的眼神,由咸鱼变成变态:“死变态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变态了。”秦泽不解。

    “看过那么多变态动漫的人难道不变态吗。”

    秦泽不服:“你敢发微博怼一句吗?你敢怼,那些粉丝分分钟粉转黑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才不管别人,我就觉得你变态。”姐姐朝他丢枕头。

    德国骨科把秦宝宝的三观给刷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