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四十九章 摸头杀
    总经理办公室,助理站在门外,听见办公室鼠标哒哒哒的声音,她一敲门,声音就停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总经理清冷悦耳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她捧着今天面试的成果走进去,轻轻放在苏钰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“今天面试十个人,三个在笔试阶段淘汰,两个在面试阶段淘汰,剩下的五个,我按照学历、工作经验等评估,分了a级和b级,苏总您看下。”

    苏钰眼波一扫,一份份看过去,淡淡道:“他卷子做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女助理立刻从文件中抽出那份试卷以及答案。

    苏钰对比着卷子和答案,清雅如画的脸庞终于展露一抹色彩,啧啧道:“还真给他拿满分了,南曼没忽悠我。真的只用了半小时?”

    女助理苦笑道:“苏总,那家伙什么来路,说半小时就半小时,一题都没有错,解答题这一块,比参考答案还细致。整张卷子坐下来,那叫一个干脆利索,草稿纸都没用,也没怎么思考,要不是这张卷子是我随机从网上打印的,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提前背过答案。你可没看见面试官们的脸色。”

    “是挺变态。”苏钰笑了,犹如冰河解冻。

    “您就没想过他答不出来?”女助理说:“林经理他们看我的眼神都不对劲了,大概是觉得我下三滥,这么刁难一个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跟我说,他能二十分钟做完一份高考模拟卷子,满分。我不信,现在是不得不信。脑子这东西,每个人都有,有人是二百五,有人却是二百五。”

    女助理心说,我刚才就给人当成二百五了。

    “您就没想过,万一他答不出来呢?”

    苏钰轻笑:“答不出来就答不出来,该录取还是录取,这份卷子和面试无关。”扬起手上的评估,“怎么是b。”

    秦泽的评估报告。

    女助理道:“没有工作经验,实习生,能力怎么样有待考证,暂时只能评估b。”

    苏钰起身走到墙角,把卷子和答案放入碎纸机的齿槽,“把他安排到投资部,先跟着李林峰混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她有一米七左右的高挑个子,比女助理要高一个脑袋。

    女助理忙点头,这么多新员工里,就这小子是苏总亲自安排岗位的。

    女助理退出办公室后,苏钰一溜烟小跑回电脑前,鼠标的哒哒声响起。

    再坑也不能坑队友。

    话说,这段时间都没见大神上线,她上个黄金都那么困难。

    从倔强到不屈,什么时候能抵达荣耀的彼岸啊。

    晚上七点半,秦宝宝和王子衿携手回家。只要秦宝宝上班,她都会顺路去捎王子衿一程。王家小姐姐上班的地方,距离地铁站有点远。要先坐公交,再转地铁,上下班麻烦。

    缩在家里当咸鱼的时候,就把车钥匙给王子衿,让她自己开车。

    一进门,两人就闻到菜香味,客厅餐桌,摆满佳肴。

    “呦,今天什么日子,吃这么丰盛。”姐姐吃惊了。

    “秦泽你是想把我养成小胖猪吗?”王子衿吐槽,吞口水都动作出卖了她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面试成功了,开心不开心,惊喜不惊喜。”秦泽站在桌边,展开双臂,做出一副“快来恭喜我”的姿态。

    秦宝宝眨眨眼。

    王子衿愣了愣。

    秦泽把双臂合拢再打开。

    两个姐姐还是没意会,找到工作有啥好得瑟。

    王子衿当先反应过来,装模作样道:“哎呀,恭喜恭喜,阿泽好厉害。”

    姐姐也终于get到了,要多假有多假的叫道:“哇塞,我家阿泽居然找到工作了,姐姐好开心好欣慰,必须香吻奖励。”

    “走开啦。”秦泽意兴阑珊的推开姐姐,默默入座。

    原来是我自嗨而已。

    在两个名牌学府毕业的姐姐看来,找到工作完全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。

    秦宝宝就不说了,王子衿跑来沪市投靠闺蜜,毕业证上查到。但工作经验啊,专业啊,统统化整为零从头再来,现在一个月工资过万了。已经不是寄人篱下的离家女子,偶尔还能塞秦泽一点零花钱。

    也不管他需不需要。

    秦宝宝伸手去捡小鸡炖蘑菇,秦泽操起筷子打在她手上,姐姐吃痛,连忙缩手。

    “666,阿泽终于不用窝在家里当一条没工作的败狗。”姐姐毒舌报复。

    王子衿闻言,打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秦宝宝大怒:“你哪边的?”

    王子衿举起手,无辜道:“是它自己动的手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就去掐王子衿,王子衿赶忙藏到秦泽身后。

    秦宝宝审时度势,觉得自己一挑二毫无胜算,撅着嘴,闷声吃菜。

    吃完饭,他们在客厅各玩各的,秦泽查阅投资公司的业务范围,思考自己会进哪个部门。王子衿近来发现一部催人泪下的泡沫剧,追的热火朝天。姐姐捧着她那台粉色笔记本,刷微博。他们都没有回房间,喜欢聚在一起,感受着时间的流逝,最后洗澡睡觉。

    秦宝宝伸了个懒腰,揉揉发酸的脖颈,唉声叹气:“过几天要拍广告,下个月则要出一张专辑。好累好累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愕然:“出专辑这么快?我看其他明星出专辑,少说两个月的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说:“这个不好说,快的四五天就一张专辑,慢的几个月。好想过混吃等死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抛来一个“滑稽”哥的表情:“这不是秦泽的人生追求么。”

    扎心了小姐姐。

    秦泽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秦宝宝手机叮咚一声,短信提示。

    她举起手机一看,高兴的尖叫一声,扑过去和王子衿分享:“纸巾,我的广告费到账了。建行的卡好慢。”

    钱是二十四小时到账,下班前公司财务部打出来,这会儿才到她工资卡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?”王子衿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厉害吧,过几天还有一笔,是我参加《新星有约》的薪酬。”

    秦泽好奇的凑过来,想看姐姐的工资。

    秦宝宝把手机护在胸口,身体往后缩,并用脚踢弟弟,“不给你看,不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她这是报复秦泽隐瞒炒股利润,偷偷藏小金库。

    姐姐就是这样,总喜欢在小事上和秦泽吃味。

    “得瑟!”秦泽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厉害厉害,亲一个。”王子衿说。

    俩女人抱在一起,相互亲一口。

    “明天周末,逛街去?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刚想买个包包。”

    秦泽笑眯眯的摸姐姐的脑袋:“厉害厉害,摸头奖励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立刻在沙发上跪直身子,探手摸他头,“还行还行。”

    秦泽再摸:“厉害厉害。”

    姐姐就要摸回来:“还行还行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满脸excuseme的表情。搞不懂这姐弟俩,这有什么好较劲的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知道,自从秦泽道出“笑摸狗头”的典故,摸头就成了姐弟俩挑衅的一种方式。谁被摸头了,就感觉吃了大亏,一定要摸回来。

    姐弟俩你一下我一下,谁都不肯吃亏。

    秦泽恼了,狠狠把姐姐的秀发揉成鸡窝。秦宝宝从沙发上爬起来,张牙舞爪气势汹汹往弟弟头上招呼。但秦泽一个大摔碑手把姐姐拍翻在沙发上,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秦宝宝气疯了,哎呦一声,一头撞进王子衿怀里,顾不得脑门疼,“蹭”的跳起来,赤脚追到弟弟房门口,两只小手用力拍门,怒道:“开门啊开门啊,你有本事摸我头,你有本事开门啊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心说,这句话好生耳熟,是不是在哪里听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