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四十八章 试卷
    进了会议室,秦泽第一眼不是看长条棕漆桌,端坐的四名面试官,而是看一眼有没有倒在地上的扫帚。

    秦宝宝知道弟弟屡屡面试失败,觉得是弟弟面试不走心,所以才没人要,便翻出她当年毕业时买的一本《面试官的108种考验》,对弟弟耳提面命,一定要注意细节,要用最浮夸的心态揣度面试官。秦泽花了两天把这本书啃完,心说尼玛啊,面试官们真会玩。

    扫帚倒地扶不扶,是典型的案列。但书中又给出两种意见,一种是见倒地扫帚要扶,按常规的答案,应该是迅速捡起掉在地上的扫把,再参加面试,这曾被看成做事细心、有责任感。另一种是不扶。因为也可能是面试官的反套路,你要扶了,他们就觉得连扶扫帚都要亲力亲为,分不清自己的岗位职责,将来肯定做不了大事。

    秦泽看的一脸懵逼,到底是扶还是不扶,问姐姐,姐姐也给不出答案。含糊其辞说,视情况而定吧。

    神tm的视情况而定。

    飞快扫一眼地面,还好没有扶扫帚的矫情考验,他面试了这么多家公司,这种考验真没遇到过,想来是套路太老了。

    秦泽这才打量四名面试官,瞅了眼铭牌,分别是市场部经理、投资部经理、人事部经理以及总经理助理。两男两女,一个大腹便便的大叔和一个30来岁的男人,一个戴眼睛的中年女人和一个年轻清秀的女人。

    面试官也在考量秦泽,小伙子皮囊不错,身材也不错,看着很精神。公司五六十号人里,没几个比他帅的。

    最先发话的是人事部经理,中年女人扶了扶镜框,镜片闪过一道犀利的反光:“秦泽,简历上没有你的任职经验,请问你实习的这几个月,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一上来就是犀利的问题,秦泽坐在椅子上,双手放在膝盖上,腰杆挺直,如实回答:“这两个月都在炒股。”

    市场部经理顿时笑了,他说:“方便问一下你的收益率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秦泽点头:“平均收益率在百分之九十左右,最高百分之三百。最低百分之四十。”

    市场部经理眉头一挑,很惊人的收益率,不过考虑到近期股市大涨,也不是不能接受。其他面试官没怎么诧异,毕竟不可能要他交割据单,真假待定。

    投资部经理,三十岁左右的男人,笑呵呵道:“说一说最近股市的走向,有人说大盘连续拉升,必将大涨,有人说不过是大盘的触底拉升,属于正常现象,过了这一段回光返照,又会恢复低迷。”

    秦泽道:“股市要大涨了。”

    投资部经理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:“请开始你的演讲。”

    噗......

    秦泽差点没崩住当场笑出声。“请开始你的演讲”被列为与“呵呵”齐名的嘲讽语。不知道这家伙是有意还是无意,玩梗玩的如此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面试官们看着秦泽,面试的这段时间里,有人说股市的春天来了,有人说是回光返照。“是”与“否”的答案不是面试官们想听的,而是看面试员工怎么辩论。

    秦泽措辞几秒,徐徐道:“判断股市是否具备中长期走牛的基础,有三中参考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一:经济学家常说,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,大方向正确。因此股市走不走牛,要先看宏观经济是否开始复苏。而看宏观经济复苏与否,先看欧美各国的经济状况,他们的经济好坏,直接影响着全球金融市场。至于怎么看,国家统计局公布的ppi数据以及汇丰公布的pmi数据可以告诉我们答案。”

    投资部经理直接打断:“据我所知,欧美各国的经济并不好,而咱们国家房地产下行、政策收入下滑,导致全国经济下行压力巨大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的铭牌上写着他的名字:李林峰。

    秦泽镇定道:“这世上从来不是非黑即白,不能说外国经济差,股市就一定差,股市在外国叫做投资,在中国才叫炒股,炒股炒股,这么简单就能纵观大势,那还叫炒股?”

    李林峰点点头,认同他的观点,笑道: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二:看外国几大经济大国的股市走向,他们的市场,决定了全球股市的市场。国内的股市随性走势。”

    李林峰眉头一皱,“那就更不该看涨了,美、英、法等国的故事一塌糊涂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关乎我说的第三点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李林峰微微倾身,做出聆听状。

    另外三位面试官也认真起来,几个面试员里头,秦泽是最能侃的,且不管他说的是对是错。

    “每个国家的国情都不一样,国内股市走向,外国的经济、股市,只能当成参考。我看涨股市的原因在于,国内经济下行,房地产的泡沫越吹越大。”

    “哈!”市场部经理笑了一声:“国内经济差,股市应该低迷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正常情况下是这样。”秦泽说:“但是,政府在今年三月、七月出台一系列政策,两次降息降准,可也压缩了投资效益,无风险高效益的投资减少,这造成银行有大量空闲资金,这些钱将流向哪里?再一个,过去两年来,实业市场连创新低,市场低迷,去年更是连ipo也暂停了,扶持实业,必将有新股发行,如果要将ipo重启,市场必需要有一波上涨,而且是一个稳定的市场,只有在这种情况下,才能促使企业通过ipo,通过资本市场来进行直接融资。”

    市场部经济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李林峰若有所思,“你说的这一切,有大数据做支撑吗?没有长时间的市场调查、分析,就是纸上谈兵。”

    当然有,秦泽这两个月就是干这个的,他把近两年的股市市场、近期政策以及统计局公布的数据,全都啃了个遍。能理解的自己理解,理解不了的从系统那兑换知识。厚厚一摞草稿纸他留在家里了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发表我自己的看法,说错的地方,几位领导尽管批评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这种类似学术争论的话题,本就是谁都无法说服谁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,行业内对股市的看涨看跌,也在争论。

    秦老爷子看涨,但观念保守,所以投小钱,秦泽看涨,觉得股市会一飞冲天,所以“倾家荡产”的满仓。

    李林峰笑着端起茶杯,“很有想法。”

    秦泽的观念,他只认同一部分,这是场面试,不是学术争论,没必要看涨看跌而争的面红耳赤,他的目的是考校秦泽的专业性,答案已经出来了。

    投资部经理李林峰心里给出了评分,合格!难得见到一个能侃的年轻人,一本正经的吹牛,偏偏还吹的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人事部经理对秦泽不太满意,因为他没有工作经验。

    市场部经理则因为自己部门已经招满,持无所谓态度。

    唯一没有任何表态的总经理助理,此时,终于亮出了她的大招。

    这位二十七八的清秀女人,从文件夹里取出一份卷子,推给秦泽,笑道:“我这里有份高考卷子,给你半小时,你能拿满分,公司就录取你。”

    还有这样的操作?!

    几个经理震惊了。

    这位总经理助理在今天的面试中始终和颜悦色,没刻意刁难前几名年轻人,提的问题都中规中矩,怎么到了这儿,画风就全变了。

    聚利只是中等规模的投资公司,没必要这么上纲上线吧,高考也没要求理科状元一定拿满分啊。

    他们看秦泽的眼神顿时有了几分怜悯,许是这年轻人得罪她了?

    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的女人,似笑非笑:“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秦泽说:没问题,顺便给我支笔。然后就把椅子挪到桌前,自顾自答题。

    运笔如飞!

    行云流水!

    以秦泽嗑技能书嗑出来的水平,拿高分不成问题,拿满分也不是不行,但半个小时太仓促。他把选择题和填空题搞定,亢长复杂的解答题交给系统。

    半小时,不多不少。

    秦泽搁下笔,长长吐出一口气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好了?

    几个经理满脸狐疑。

    逗我呢?

    这才多久?

    你确定半个小时能答满分?

    总经理助理很好的掩饰住眼中的震惊,慢条斯理又取出一份打印好的答案,对比一遍,抬头看秦泽一眼。

    又对比一遍,再看秦泽一眼。

    不甘心,又对照了一遍答案,用怀疑人生的口吻:“你怎么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满分吗?”人事部经理,戴黑框眼镜的中年女人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女助理无声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李林峰起身抓起卷子和那份答案,亲自对照。片刻后,他抬起头,用怀疑人生的口吻:“你怎么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数学比较有天赋。”秦泽心说,mmp,老子面个试而已,你们想怎么样。

    他觉得这套路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女助理调整僵硬的表情,清了清嗓子,“周一来上班。”

    秦泽便起身离开会议室。

    会议室外,几个没面试的年轻人凑上来,“怎么这么久?”

    “问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进去四十分钟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黑了一把面试官:“他们脑子有病,让我做高数卷子。”

    高等数学做卷子?

    青年俊彦们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面试官真会玩啊,我们要不要先下载一份理科高考试卷备用?

    毕业好些年了,也不知高中的知识还能不能捡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