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四十三章 长歪的女儿
    秦宝宝撸起短袖下摆脱去,36d的乳摇赏心悦目。然后褪去百褶小短裙,把自己剥成白嫩白嫩的羔羊,笔直修长的腿,圆滚挺翘的臀,紧致纤细的小腰,栗色卷发披散。

    她从镜子里端详自己的身段,练舞以来,身材愈发玲珑性感,充斥着年轻女子的活力,以及成熟女子的韵味。

    浴室门响了几下,秦妈道:“宝宝,妈给你擦擦背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披上浴袍,跑去开门,“妈,不用了啦。”

    她都长这么大了,哪怕在母亲面前,也有点不习惯。

    秦妈手上拿着一瓶药膏,“你现在是明星了,要懂得保养,妈这瓶中药膏,是托浙省的亲戚寄过来的,能美白肌肤,缩毛孔。背上最容易长毛刺、黑头,你以后穿露背的衣服走红地毯什么的,太粗糙损形象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那妈帮我看看,后背粗糙不。”秦宝宝赶忙脱掉浴袍。

    秦妈定睛一看,女儿脊背光滑白皙,灯光下迎着莹润的光,道:“还好还好,女儿家肌肤细,不像你弟弟,老粗糙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噗嗤一笑:“糙汉子。”旋即板脸嗔道:“别跟我提他,烦死了,一点都没小时候乖巧。”

    “小时候你可劲儿欺负他,现在换他欺负你了。”秦妈打趣道:“风水轮流转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从小活泛,以欺负弟弟为乐,老爷子放任自流,说儿子没那么娇气,倒是对女儿的鬼灵精很满意,说聪明的闺女,以后不怕吃亏。

    秦妈能一碗水端平,女儿太闹了,就出来为儿子做主。如果秦泽考试没考好,她偶尔会和老爷子男女双打一下,其他时候大多都扮演唱红脸角色。

    秦宝宝褪去浴袍,站进浴池,秦妈瞅着女儿的身体,异常满意,目光下移,盯着女儿的臀,忽然吃了一惊:“宝宝,你屁股上怎么会有淤青,给谁掐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淤青?”秦宝宝茫然的扭头看屁股,当然什么都看不见,但她心里一凛,还能是谁,你儿子呗。

    打死都不能说被弟弟掐的,说出来爷爷的棺材板就按不住了。好在秦宝宝和弟弟一个德行,谎话张嘴就来,面不改色道:“子衿掐的,起床时跟她玩,不小心被掐淤青啦。”

    这个锅只能甩给王子衿。

    秦妈哦了一声,把心放回肚子里。虽然一门心思给女儿张罗对象,可就怕女儿背着父母和野男人鬼混,尤其她现在进了娱乐圈。

    “妈知道,娱乐圈也没你爸想的那么糟糕,你这么聪明,知道怎么保护自己,妈就想说,心别太大,宁愿赚少一点,也不要去争什么天后啊,当红花旦什么的。咱家不缺钱。”

    得到的越多,付出的越多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妈,”秦宝宝说:“咱家现在有多少存款?”

    秦妈拍了拍女儿的脑袋:“你操心这个做什么,妈这里也就二三十万,你爸那儿有百万左右,但那些都是留点给阿泽结婚用的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吐槽道:“他还总说自己是捡来的,我才是捡来的吧。”

    秦妈一愣,没接女儿的话。

    一时沉默,秦妈帮女儿擦着背,涂抹药膏,看着女儿漂亮的脸蛋,心生感慨,女儿漂亮,做妈的自然开心,她也很骄傲,秦宝宝到哪儿都被人交口称赞,抱出去溜一圈,小区的阿姨大妈争着抢着抱。

    可秦妈总觉得这个女儿长歪了,小时候的大眼睛圆脸蛋,变成了如今的丹凤眼、狐媚子脸,一股子的狐媚劲。初中以后,开始女大十八变,粉嫩可爱的模样消失了,小小年纪给人一种“祸水妖精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还有这身材,也没给她喂激素啊,怎么就那么大,那么翘......

    还是儿子好,儿子从小到大都平庸无奇。没有长歪的烦恼......

    其实秦妈更喜欢王子衿这类型的女儿,端庄、漂亮,性格又落落大方。一股子大家闺秀的范儿。

    儿子能追到王子衿,那是天大的福分,虽然这不太可能。好歹有目标了不是,可女儿长这么大,连个对象都没有。以前还说儿子娶不到媳妇,现在看来,该操心的是女儿。

    “对了,子衿说她家里有关系,会打电话和沪市广电那边的领导通个气,打了吗?”秦妈问。

    “打了呀,妈你放心啦,我心里有数的,都这么大了,您别为我操心了。”秦宝宝说:“您还是操心自己儿子吧,实习都不出去找工作,可别跟家里待废了。”

    秦妈问:“他呆家里干嘛呢,玩游戏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至于,他整天炒股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可别让你爸知道,准抽皮带。赚钱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神神秘秘的,都不让我看他的证券账号。”

    秦妈忧心道:“估摸着是输光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和母亲观点一致:“可不是,要不然怎么瞒着死死,还好我帮他把老婆本存起来了。就是他那些歌的版权费。”

    “你存他老婆本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他找的媳妇我不满意,就不给他钱。”

    “瞎操心,你还是关心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道:“我就要管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赌气道:“就要管。”

    秦妈批评教育:“也就阿泽让着你,换别人家弟弟,谁让姐姐管这老婆本的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烦躁的扭扭身子,拍打水面。溅了秦妈一脸的水,“嘿,你这孩子,就该让你爸揍你一顿。”

    秦泽一觉醒来,天黑了,脑袋有点抽痛。这是姐姐的房间,窗帘拉着,黑暗无光,秦宝宝长久不住,空气中没有姐姐淡淡的体香。

    他在房间里摆开架势,打了一套系统馈赠内练法,顿感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“叮!请宿主支付能量。”

    系统久违的声音响起,算算日子,今天是它充电的黄道吉日。

    “系统,你好像很久没和我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像我这种不能让宿主拳打欧美,脚踩扶桑,吹口气灭高丽的lobsp;   “为什么这么说,你居然会吐槽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读者们都叫我lobsp;   “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,系统,最近好像没有任务。”见系统如此悲观,秦泽便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宿主,你的懒散真令我绝望,自从秦宝宝夺冠后,你已经没有追求了吗?你居然连装逼的心理欲求都没有。”系统说:“真是lobsp;   “我有追求的好不,我该出去工作了,呆家里炒股虽然能赚钱,但没法积累工作经验和人脉网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找了这么多次工作,也没被聘请不是嘛。”

    “机缘未到嘛。”

    “宿主高兴就好。”

    沉默片刻,系统又道:“现在颁布最新任务,请在三天内入职任何一家公司,规模不限,只需专业对口。成功奖励积分150点,失败扣除相应积分。”

    秦泽是老爷子口中不成材的儿子,主要是他散漫不求上进的心,让老爷子痛心疾首。除此之外,缺点不多,优点不少。温和内敛这类因平凡而产生的脾性不说,他最强大之处便是大局观,这点从他打游戏就能看出来,老爷子当然不是看他打游戏才意会,秦泽高考那年,以他的成绩别说复旦,财大都危险。老爷子命令女儿帮儿子补习功课,秦宝宝哪里是为人师表的料,老爹说教她就教,文科理科一起教,十来门功课一股脑儿的教弟弟。

    秦泽给打住,深知临时抱佛脚不靠谱,临阵磨枪,就算磨的再精光,也刺不死人。他主学自己成绩最好的生物和化学,两个月,突飞猛进,这才堪堪达到财大分数线。

    房间门开了,灯光汹涌而入,秦宝宝站在门口,冷冷道:“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秦泽跟着出去,客厅里,一家人吃着饭,秦妈关切儿子的身体,问:“脑袋疼不疼?”

    “不疼,妈泡的解酒茶很有效果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姐泡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秦泽对姐姐说。

    姐姐哼了一声,不要理弟弟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完,秦泽精神旺盛,坐在书桌边思考事情。

    门敲了两下才推进来,秦泽知道来的是谁,整个家里,有敲门意识的就只有一家之主。

    老爷子沉着脸,拎着自己的茶杯进来。

    秦泽赶忙把椅子让给老子。

    老爷子坐着,儿子在一旁站着,他喝了口茶,目光凝视秦泽,“为什么不去上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