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四十二章 妹子
    一顿饭吃到下午两点,俩姑父生生败在晚辈手上,大姑父喝醉了就唱京剧,小姑父酒品要好点,喝醉后往地上一躺,死狗一样怎么叫也不醒。

    “娘娘,娘娘,娘娘请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狸猫做的拂尘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此物藏于宫中,可经常提醒咱们居安思危。”

    大姑父一口地道京腔,他年轻时在京城待过好些年。

    大姑扶着踉踉跄跄的丈夫往门外走,一边哄着:“娘娘不看,娘娘不看。咱们快点回家。”

    秦妈帮着搀扶。

    另一头,老爷子背着小姑父出门。

    江澄和张芸熙挥手,“表哥,表姐,再见。”

    秦泽眯着眼: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推了推弟弟,“你还行吧。”

    秦泽打一个响嗝,酒气熏的秦宝宝捂鼻子。

    秦泽哈哈一笑:“小二,再来十坛。”然后一头扎进姐姐鼓胀胀的酥胸里。

    秦宝宝赶忙扶住弟弟,心说,还好姐姐胸大,否则兜不住你这醉鬼。

    秦泽又推开姐姐,红着脸大声唱歌:“不信你一瓶二锅头还不飞,随便你能灌多少我也奉陪.......”

    秦宝宝就哄弟弟:“好好好,奉陪奉陪,咱们换个地方继续喝,跟姐姐走。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歌?听着还蛮有味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来拼个明白都别怕累,天亮吐血也不回。”秦泽又开始鬼嚎。

    “老弟辛苦了,老弟和俩姑父两败俱伤,姐姐回头香吻奖励。”秦宝宝继续哄着。

    秦宝宝搀着烂醉如泥的弟弟往房间走,路过洗手间,秦泽推开姐姐,扑到马桶边狂吐。秦宝宝忙跟上,温柔拍抚他的背。

    “不会喝就少喝点。”秦宝宝抱怨,她第一次见弟弟喝的烂醉如泥,老爷子不禁子女喝酒,但秦泽自小肠胃不好,很少喝酒。

    “姐扶你回房间休息。”秦宝宝按下抽水马桶,把弟弟吐的秽物冲走。

    秦泽忽然甩开她的手,抬起布满血丝的眼睛,大声道:“姐?我没有姐姐,我没有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是谁,你妈么。”秦宝宝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秦泽盯着她半晌,吃吃笑道:“你是妹子,漂亮妹子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真喝晕头了。”秦宝宝懒得和醉鬼弟弟计较,“行,我是妹子,我是妹子可以了吧。”

    弟弟和俩姑父喝了两瓶白酒,十几瓶啤酒。

    秦泽又一次甩开姐姐的手,嘿嘿笑:“妹子,有男朋友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的话,介不介意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有的话,换一个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怎么样,考不考虑吧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心说,你真的醉了吗,口齿蛮清晰的嘛。

    嘴上应付:“没有没有,暂时不想有。你就算了吧,我是你姐姐,我不能做你妹子,要被浸猪笼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看了她一会,“呕~”又吐了。

    秦宝宝捂着鼻子,拍他背。

    秦泽吐完,趴在马桶边打瞌睡。秦宝宝努力搀扶他,可不能让他就在这里睡,万一口渴了往里头喝一口怎么办。

    醉酒的人最容易口渴。

    秦宝宝说,姐带你回房间,那里有妹子等着。

    秦泽一听,高兴起来,就随着姐姐回房间,路过秦宝宝房间,一头就扎进去,囔囔着妹子呢,妹子呢。

    秦宝宝死劲把他往外拽,连哄带骗:“这里没妹子,妹子在隔壁。”

    “骗人!”秦泽忽然推开姐姐,踉踉跄跄,满脸的愤怒,“妈说我的妹子就在这里,就在这里,你,你......别想骗我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愣住了,看着脸色通红,神志不清的弟弟,她想起很多年前的一桩旧事,秦泽从小普通,虽然有点小帅,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秦宝宝小时候粉嫩可爱,走哪里都有大人夸赞,爸妈倍感有面子。弟弟和姐姐比起来,就是丑小鸭。

    秦宝宝小时候很喜欢在弟弟面前秀优越感,笑话他以后娶不到老婆。小孩子天真单纯,秦泽就觉得自己真的会娶不到老婆,跑到妈妈面前哭诉。

    秦妈就安慰儿子,娶不到媳妇没关系,以后让姐姐给你做媳妇。终于把儿子哄的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秦妈当然是哄小孩的,岂料他记了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秦宝宝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触碰,挽住弟弟的胳膊,柔声道:“好好好,妹子就这里,你赶紧趟床上睡觉,妹子待会就来。”

    秦泽顿时放心,往姐姐床上一躺,可他睡不着,头疼的厉害,在床上哼哼唧唧。

    秦宝宝坐在床头,给他按捏太阳穴,看着弟弟的脸庞。房间里寂静无声,她脑海里浮现一首歌。

    “时光好似无忧无虑的歌,”

    “却写满了成长的音符。”

    “苦恼的,心酸的,还有兴高采烈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少年的脸庞在记忆中模糊,”

    “背影渐行渐远。”

    “唯记得骄傲的宣言,”

    “伸手似要拥抱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转眼过了几年,”

    “轻浮的语言都已沉淀。”

    “炽烈的感情深埋土壤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在不断的妥协,”

    “不断妥协......”

    秦宝宝心潮翻涌,手指触摸弟弟的脸,眼角眉梢,再到鼻梁嘴唇......

    我们都在不断妥协,阿泽!

    秦泽似乎不舒服,动了动脑袋,恍惚间睁开迷离的醉眼,然后把床头的秦宝宝拥入怀里。

    秦宝宝一惊,挣扎了几下,这时,听见秦泽低声喃喃:“......姐,我喜欢你......”

    秦宝宝心里就狠狠一颤。

    秦泽眯着眼,亲了秦宝宝一下,似乎是想亲嘴,但没亲准,亲在了她脸颊。

    秦宝宝板正弟弟的脑袋......

    眼看他俩就要亲在一起,秦泽又道:“子衿姐,我喜欢你.......”

    感觉一道惊雷砸在脸上的秦宝宝猛地坐直身体,死死盯着秦泽,眼神复杂,她喘了几口气,心底酸甜苦辣的滋味汹涌不息,挥手就是“啪啪”两巴掌扇在弟弟脸上。秦泽像条死狗,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倒是推门进来的秦妈见到这一幕,叫道:“你干什么,好端端打他干嘛。”

    老妈惊怒不已。

    秦宝宝眼圈一红,哽咽道:“他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“瞎说,你不欺负他就谢天谢地了。”秦妈牵起女儿就把她推出去,板着脸训斥:“去泡杯解酒汤,熊孩子。”

    秦妈探了探儿子的额头,嘀咕抱怨一句:“喝这么多,一点都没数。”帮儿子掖被角,调低空调温度,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空旷的房间里,秦泽睁开眼睛,望着天花板发呆片刻,重新闭眼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九月的天气,闷热的让人难受,太阳炙烤着大地,呼吸间,空气都是灼热的。

    白天祭祖时出了一身汗,身上又沾染弟弟的些许酒气,秦宝宝抱着换洗的衣衫,脸色闷闷的走近浴室。

    家里有两间浴室,一大一小,大的浴室内置浴缸,炎炎夏季泡一个凉水澡,或者寒冬腊月泡热水澡,都是人生享受。唯一遗憾的是,这套房子买的时候,秦泽和秦宝宝都上小学了,没福气在浴缸里游泳。

    秦泽和秦宝宝都喜欢游泳,初中前,经常去泳池玩耍,秦宝宝初中后就很少去了。因为受不了蜀黍们惊艳而侵略性的目光。爸妈也不允许她去,再到高中,姐姐身段已经睥睨群雌,秦泽也反对姐姐去公共泳池,这种福利不能让外人享受。

    秦宝宝常说,老弟啊,你以后有出息了,要买栋别墅,带泳池那种,姐姐天天穿泳衣给你看。

    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秦泽拍胸脯答应。

    后来,秦宝宝觉得指望弟弟,一辈子都不可能实现,就不说这样的话了,改口说,以后一定要挣大钱,自己买栋别墅,带泳池那种。

    其实以秦泽的家底,哪里用的着担心娶不到媳妇,带妹子回来家里逛一圈,婚姻大事妥妥的搞定。秦妈估摸着有这层自信,才不着急儿子的婚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