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四十一章 家宴(为盟主“允儿骑士”加更)
    秦妈一个板栗敲在女儿头上,小声训斥,“严肃点,爷爷要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捂脑袋,朝秦妈吐舌扮鬼脸。迁怒的踢弟弟一脚。

    秦泽立刻回头:“爸,她好烦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作势要打女儿,吓的她连忙逃开。

    几人哄笑。

    大哥一家祭拜完毕,然后是大姑、小姑祭拜。大抵就是请父亲(爷爷)保佑家宅平安,事业顺风。小姑多加了一个要求,请父亲保佑自己儿子早日懂事听话,不要再惹他爸生气。

    小姑父和表弟最近打冷战,谁都不理谁,江澄在舅舅家住了一个星期就回去了,实在受不了老爷子的鸡汤,他还只能听着,小时候就对舅舅很敬畏,现在也没变,和父亲敢顶嘴,但不敢和舅舅顶嘴。许是儿时的心里阴影,某年在舅舅家玩时,亲眼看见舅舅是怎样吊打表哥的。

    也有可能是气场原因,小姑父是做生意的,老爷子是大学教授,一个圆滑事故,一个刻板严肃。

    祭拜到这里,差不多就结束了。前些年还能放一串鞭炮,现在不给放了。

    爷爷在秦泽小学时就去世了,好像是得肝癌去世的,会传染那种,秦泽只去过医院几次,家人就不让他去了。印象中那个老人的模样已经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随后,众人离开陵园,驱车驶向秦泽家。要在“秦家”吃上一顿饭。这场祭拜才算圆满结束。

    虽然是老人的忌日,但餐桌上气氛很热烈,毕竟老爷子的老子死了这么多年,悲伤早就淡去,亲戚难得凑一起。

    “宝宝,我就说你从小生的标致,长大后肯定漂亮,这不,都成大明星了。”小姑父是生意人,喝酒很有一手。

    “宝宝,咱们家出了你这个大明星,光宗耀祖啊。大姑父也敬你一杯。”大姑父在国企上班,喝酒简直是必修技能。

    俩姑父都是酒鬼,把啤酒当水喝那种,他们常说,啤酒是润喉而已,白酒才是男人喝的饮料。老爷子太严肃,他们不爱跟大哥喝。况且老爷子面色有点不太自然。

    秦泽心说,扎心了大姑父,没瞧见我爹脸都黑了吗,还光宗耀祖。

    秦宝宝也爱喝酒,这是秦泽不放心她玩夜店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宝宝唱的歌真好,从第一期我就开始看了。”小姑父说,“我跟生意伙伴吹嘘,说这是我侄女,嘿,没人相信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脸色微变,“你早就知道宝宝上节目了?”

    小姑父一愣,哎呦,说漏嘴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杀机重重的看一眼女儿,冷笑不语。

    小姑父忙说,“是阿泽请我保密,说大哥不愿意宝宝当明星,其实吧,也没什么,当明星多风光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再杀机重重看一眼儿子。

    扎心了小姑父。

    秦泽怒了,“小姑父,你别出卖我好吧,回头我爸削我。”

    大姑也插一嘴:“你从小也打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好想掀桌子。

    秦泽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秦宝宝打电话跟表弟表妹通过气,光靠这样怎么可能瞒的住父母,还得秦泽来擦屁股。不过,他也没想过会瞒这么久,《歌星》决赛前夕才暴露,属于意外收获。

    姐姐一脸感动的看弟弟。

    大姑父和稀泥:“喝酒喝酒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一开始酒到杯干,然后顶不住,把秦泽拉过来挡酒,因为在家里,亲戚又很难得聚在一起,老爷子和秦妈就没劝阻。

    表弟江澄跃跃欲试,很想替姐姐挡酒,但他年纪太小,还没资格和长辈喝酒。

    秦泽以前没什么酒量,自从每天锻炼身体,锤炼体魄,肝脏解酒功能异常强大,竟和两个姑父喝了个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这下子就停不下来了,俩姑父连连劝酒,秦宝宝坐在弟弟身边,帮他倒酒,乖巧的像个小媳妇。

    秦妈和两个姑姑扯话题聊天,女人的话题除了柴米油盐酱醋茶,以及一些八卦,再就是秦宝宝的婚姻大事。提一嘴,小姑这些年很热衷当媒婆,撮合了好几对新人。上回相亲对象,就是她介绍的。

    “宝宝年纪也大了,我没指望她立马结婚,可总得有个对象处着吧。”秦妈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“好男人还是有的,就是宝宝现在的身份职业,不好随便处对象了,明星嘛。”小姑分析道:“或者圈内人更合适。”

    大姑摇头:“不行,娱乐圈风气太开放,你看新闻里,不是这个出轨,就是那个出轨,宝宝要是嫁给圈内人,指不定就婚姻悲剧。”

    秦妈不开心,我女儿还没嫁人呢,你就预言她婚姻悲剧了。

    小姑说:“那就嫁富商,女明星都喜欢嫁富商。”

    “一入豪门深似海,富豪也是花心人。”江澄插嘴。

    “滚犊子。”小姑一头皮削过去。

    秦妈一听,更愁了。

    秦宝宝撇撇嘴,继续给弟弟倒酒。

    “不是没有好对象,是她太死性,就是不愿意谈恋爱,要不然咱们宝宝这条件,哪里会找不到男朋友。”秦妈说。

    “明星都不准谈恋爱的。”江澄又插嘴。

    “滚犊子。”这回大姑削他头皮。

    “许是没遇见喜欢的人,宝宝这么漂亮,眼界高一点很正常。”大姑说。

    “宝宝,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?”小姑好奇的问,知道侄女的口味,她才好物色优秀男人。

    秦宝宝心不在焉,“一般般就可以了,像阿泽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大姑笑了:“嗨,那还不简单,一抓一大把。”

    秦泽觉得有一支看不见的箭刺入心里。

    小姑狐疑:“你别哄小姑,真这个标准,你早嫁人生娃了。”

    又一支箭射来。

    秦妈张口欲言。

    秦泽涨红了脸,喝酒喝的,抢声道:“妈,你们聊点别的。”

    三妇女遂换话题,聊着自己年轻时的事情,再聊到秦泽爷爷和奶奶年轻时的事情。说那时怎么怎么艰苦,家里住的地方还是一片鸟不拉屎,如今高楼林立,今非昔比。

    大姑说:“哎,我记得咱妈年轻时第一胎,生的是双胞胎,可惜命薄,养了几个月就没了。是不是,哥?”

    老爷子喝了口酒,回忆道:“是有这么回事,小时候听爹说过。妈当时差点得抑郁症。”

    小姑笑着说:“还好第二年,就怀上你了。”

    大姑又说:“听说双胞胎会遗传的,没准宝宝或者阿泽的孩子,就是双胞胎。”

    秦妈目光闪烁,轻描淡写撇开话题:“澄儿现在读哪所高中?”

    江澄吃的正欢,忽觉客厅气氛一肃,有杀气袭来。

    “读什么高中,滚去读技校。”小姑父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小姑瞪一眼丈夫,无奈道:“本来想和宝宝一样,读复旦附中,这孩子平时成绩也挺好,可就是中考考砸了。现在读安南高中。”

    安南高中只算一般。

    老爷子用筷子点点外甥,“中考和高考都是决定一生的大事,鱼跃龙门,就看这两次,你现在还小,没感觉,以后就会明白,一所好的高中,决定你以后读什么大学,一所好的大学,决定你未来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江澄不服气:“现在都是拼爹的,我刚出生就已经输了。”

    小姑父炸毛,“你说什么,看我不揍死你这熊孩子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摆摆手,制止妹夫,语重心长道:“既然知道出生已经输了,为什么不后天努力。”

    江澄还是不服气:“表哥还不是读一般般的大学,我有榜样我不怕。”

    秦泽一个头皮削过去。

    江澄立刻改口:“表姐读复旦,毕业还不是当明星,还不如那些艺校生嘞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一个头皮削过去。

    江澄又道:“所以我将来也读艺校当明星......”

    见小姑父也抬起巴掌,连忙低头吃饭,一声不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