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四十章 祭祖
    清早,秦泽领着王子衿晨练,两人绕着公园一圈又一圈,六点半,太阳已经升起来,阳光微灼,王子衿累的满头大汗,鹅蛋脸红晕如醉,往常这个时候,她会停下来慢走,等秦泽第二圈回来,再一起跑。今儿死跟秦泽,咬牙支撑。

    “休息一下?”秦泽善解人意。

    王子衿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锻炼不是一朝一夕的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但减肥是刻不容缓的。”王子衿说。

    她的脸的确比刚来时圆润一圈,为了防止胖成小猪的命运,必须加大运动量。

    秦泽扫一眼王家姐姐匀称玲珑身段,“还好啦,纸巾姐的身材还是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一听,嘴角泛起笑容。

    但秦泽看了看她的脸,话锋一转:“脸是真的圆了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瞬间僵尸脸,横来一眼,嗔道:“打你哦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羡慕嫉妒恨:“秦宝宝天天吃这么多,为什么不胖?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传说中的天赋异禀吧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哼道:“诅咒她胖成小猪。”

    秦泽忍不住笑了,想到这样一幅画面,如果秦宝宝在这里,肯定会双手交叉胸前,摆出防御姿势,大声说:“反弹诅咒!”

    七点半,骑共享单车的上班族越来越多,夹杂着电瓶车。这些家伙是比女司机还要可怕的马路杀手,在他们眼里毫无交通规则可言,横冲直撞的。其中以外卖电瓶车凶悍。

    秦泽提议到公园小径跑步,避开单车和电瓶车,但王子衿撑不住了,气喘吁吁,表示要回家休息。

    八点返回家中,王子衿洗澡、吃早餐,与姐弟俩一同出门。

    秦泽和秦宝宝开着小红马,驶向郊外的永乐公墓,抵达目的地,老爷子和秦妈已经等在六米高的石制牌坊下。牌坊刻着“永乐公墓”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老爷子今天的装束是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,白色衬衣黑色领带,很少见他穿这么正式,想想也对,毕竟是见老子的重要日子。他面容古板严肃,皱眉看着走来的一双儿女。姐姐挽着弟弟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日子,穿一身休闲服?你妈没告诉你穿西装来么。”老爷子训斥儿子。

    都说男人衣柜里,一定要有一套纯黑色西装,有两个场合会用到它,葬礼和婚礼。

    可秦泽没有西装,以前他在父母眼里是孩子,可以随意些,现在他已经大学毕业踏入社会,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人了。而不是十八岁成人。

    “我没西装。”秦泽辩解。

    老爷子一愣:“你们公司没要求穿正装?”

    凡上档次的公司,都有制服要求,尤其房地产和金融两大行业,穿正装是硬性规定。

    “我们那就是小公司,没这么要求。”秦泽一惊,急忙圆谎。他骗老爷子说自己找到工作了,在家炒股这种事,就跟女儿混娱乐圈一样不靠谱。女儿已经如此糟心,老爷子要知道儿子不思进取投机倒把,那就要炸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破公司。”老爷子不满的唠叨。

    秦泽松了口气,忽听姐姐娇声道:“爸,阿泽懒家里不工作,你快教育他。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秦宝宝你想搞事情是吧。

    果然,老爷子眉头当即立起来。

    秦妈见形势不对,充分发挥和稀泥二十年的深厚功力:“行了,有事回去再说,别在爸面前打孙子。”

    一家人进公墓,买香烛纸钱等物品。

    姐弟俩落在后面,秦泽用力掐了姐姐屁股一把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秦宝宝哀嚎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老爷子回头。

    “爸,阿泽打我。”秦宝宝告状。

    “爸,我没有,是秦宝宝污蔑我。”秦泽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说到人品这方面,老爷子更看好手把手带出来的儿子,而不是溺爱的女儿。姐姐从小机灵搞怪欺负弟弟,老两口心里有数。殊不知,早已风水轮流转。

    “整天嘻嘻闹闹不像话,待会严肃点。”老爷子训斥一声。

    一回头,身后又传来女儿的惨叫,老爷子怒道:“又怎么了,没完了是吗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含着一包泪,委屈道:“脚崴了。”

    手却揉着屁股蛋。

    秦泽恶狠狠道:“让你落井下石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竖眉:“姐是为你好,成天缩家里当咸鱼,有什么出息?”

    秦宝宝觉得弟弟心态和状态都不对,好多年轻人就是闲家里闲废掉了。再就是投机倒把的心态不对,整天想着在股市捞一把,典型好吃懒惰的赌徒心理。

    “屁,我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岗位,再说我炒股也挣了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秦宝宝忙问,她很关注弟弟的家底。就跟嗅到丈夫藏私房钱的管家婆一样。

    秦泽翻了翻手掌,得意到:“翻了一倍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怔了怔,笑摸弟弟狗头,道:“这吹牛皮的功夫是跟谁学的呀,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说的,毕竟我是你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。”秦泽反嘲讽。

    “一把屎一把尿,就拉扯出这么个废柴,”秦宝宝痛心疾首,小手一挥:“回炉重造。”

    秦泽就瞄她的小腹。

    秦宝宝大怒,手刀砍在弟弟后颈。

    公墓里有一座仿教堂似建筑,屋顶立了一个大十字架,大堂也是与教堂一般无人,只是没有基督耶稣的雕像,而是挂了道教三清。有点不伦不类。教堂边有卖香烛之类的店铺。来这里上坟祭祖的人,都是直接在公墓里购买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由秦妈一手操办,秦宝宝协助,秦泽和老爷子站一边抽烟。

    秦泽抽烟是上大学之后,寝室长李良和赵八两怂恿下学会的,在此之前,老爷子不允许他抽烟,逮到就一顿毒打。现在当然不会,秦泽马上二十三岁,他不可能管一辈子,而且老爷子自己也烟酒均沾,这并不算什么恶习。只要适量就行。

    秦妈买完香烛、冥币等物品,接到秦泽姑姑们打来的电话,说已经在陵园里买祭祖物品了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一家四口在原地等亲戚。

    祭祖物品是不能帮别人,或让别人买的,因为这是对故去长辈的孝敬,不能假他人之手。

    老爷子在上一辈里排行老大,下面有两个妹妹。大姑比老爷子小三岁,小姑小六岁。

    大姑叫秦如月,小姑叫秦如燕。

    五分钟不到,两位姑姑和姑父一起过来了,随行的还有秦泽的表弟表妹,大姑家的是闺女,今年十八。小姑家那个儿子,就是秦泽十六岁的中二病表弟。

    两位姑姑都只有一个孩子,计划生育,城市和乡下不一样,在乡下,头胎生了女儿,还能再生一胎。毕竟乡下干农活,儿子才是主力。

    秦泽以前听父母说,秦妈是躲到浙省老家才把他生下来的,入籍时还罚了不少钱。秦宝宝儿时总嘲笑弟弟是多余的,秦泽就哭着找妈妈。那时候,温柔贤惠的秦妈会咬牙揍秦宝宝一顿,几次之后,秦宝宝再也不敢这样嘲笑弟弟。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中二病表弟兴奋跑到秦泽身边。这小子叫江澄,眼睛随母亲,鼻子随父亲,都继承了父母最优秀的基因,据他自己吹牛,他在初中是校草级人物。这一辈里,就他和秦宝宝皮相最出彩。

    秦家的基因有古怪,似乎好基因传女不传男,两位姑姑年轻时,都是标致美人,老爷子勉强算帅哥的皮相不够看。这一代,秦泽相貌普通,秦宝宝却是个妖娆狐媚子。

    “哥,我怎么感觉你变帅了。”表妹张芸熙笑吟吟道。她留着齐刘海,显得有几分可爱。

    “发育了呗。”秦宝宝损了一嘴。

    “去!”秦泽瞪她。

    一家人进入陵园深处,在老人墓前点蜡烛,烧纸钱,擦一擦墓碑的灰尘。

    祭拜的时候,老爷子捏着一撮香,闭眼念念有词,第二个是秦泽,他是长房长孙。秦家独苗。

    秦泽有样学样。

    秦宝宝俏生生站一边,搞怪配音:“爷爷保佑我早日娶到像姐姐这么漂亮的媳妇,然后赚大钱,买十栋别墅,吼吼吼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