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三十章 最好的结局
    秦宝宝双臂揽住弟弟的脖子,俏皮的在他耳边吹气,秦泽打了个寒噤,浑身鸡皮疙瘩,骂道:“秦宝宝你别闹,信不信我把你丢漕青河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丢啊,这么漂亮的姐姐你都舍得丢,算你有本事。”秦宝宝趁机给了秦泽一顿板栗。

    秦泽懒得和她斗嘴。

    秦宝宝威胁道:“不丢你就不是男人。”

    秦泽脑门后仰,脑壳撞在姐姐额头,疼的她大声痛呼。

    “哪来那么大怨气?”他说。

    秦宝宝腮帮一鼓:“我要黑一黑你的子衿姐。”

    秦泽顿时来了兴趣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想了想,似在酝酿措辞,才道:“知道你子衿姐为什么来咱们家么?”

    “她在沪市没几个知心朋友,所以投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为什么只有我一个闺蜜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姐姐是小仙女嘛,小仙女当然受欢迎了。”秦泽拍马屁的功夫如火纯情。

    “呸,恶心。”秦宝宝嘴上骂,心里却很受用,哼哼道:“别看你子衿姐很温柔大方,其实她是个腹黑女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高一那会儿,她寝室有个挺妖艳的女同学,跟学校里的大混混是男女朋友关系,那同学看不顺眼子衿,就处处欺负她,把她被子扔地上,牙刷毛巾丢厕所。子衿她也没说什么,就是默默买好新的,再被扔,她再买。大家都认为她很好欺负,是软蛋。就这样过了半个学期,某次体育课,女同学和男朋友在僻静角落亲嘴,上下其手的乱摸。子衿终于逮住机会,给拍下来了。当天就请假出校,把照片全彩打印,然后散的全学校都是。校长都惊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6?”秦泽震惊:“后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开除了呗,高中谈恋爱只要不暴露,老师就懒得管,这是心照不宣的潜规则。但暴露出来就不一样了,学校要面子的呀。如果只是私下底发现,老师可以警告一番,背个处分就算了,全校师生都知道了,不开除还能怎么办?等着上新闻?咱读的那可是重点高中啊。或者教育部的人来约谈?校领导也怕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出手则已,出手必杀。”秦泽赞赏。

    校园暴力他也经历过,每一个经历过校园暴力的学生,都会留下一生难以抹除的阴影。秦泽并不觉得王子衿做的过分,加倍奉还罢了。

    这几年,校园暴力现象越来越多,什么脱衣服拍照啊,什么堵在角落拳打脚踢啊,完全把人当牲畜,这就是重成绩不重品德的教育风气形成的畸形现象。更有甚者,还有虐待致死的,然并卵,有未成年人渣......未成年人保护法守护着,估计也判不了重刑。

    “还有还有。”秦宝宝使劲暴猛料,为刚才智斗失败报一箭之仇。

    “高二时,有个富二代纠缠她,家里和学校有点关系的,那富二代见到子衿,就觉得自己人生的伴侣已经出现,整日纠缠,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,送玫瑰送奢侈品,种种征服女人的方式都不管用呐。一发狠,就想霸王硬上弓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嚣张?他爸是李纲么?”秦泽怒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怎么说子衿腹黑呢,她手机开了录音,把富二代得意忘形的一些龌龊话都录了进去。包括自述家里和学校有关系,就算把你怎么怎么样也能摆平之类的话。说出来要被河蟹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想知道她怎么逃脱霸王硬上弓的。”秦泽比较关注这个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重点。”秦宝宝下巴磕在弟弟后脑,“人家直接把录音上交教育部,投诉校领导的好不好。还找了律师、警察、记者。把一群校领导堵在办公室不敢出来。然后富二代转校了,校长下岗了。艾玛,惊呆了一群吃瓜群众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官二代嘛,家里有背景的。”秦泽怕姐姐不知道。

    秦宝宝点点头,“可谁会大张旗鼓说自己是官二代?那时候我都不知道她的家庭背景。甭管同学还是老师,都对她敬而远之,太腹黑了,手段又辣又狠,把她丢古代去,妥妥的宅斗小能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女人,别说二姑了,亲妈都不一定治的住。”秦宝宝说。

    “别说亲妈,亲爸不也没驾驭住,都离家出走了。”秦泽深有同感,忽地一愣:“所以你才放心让她一个人去机场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错了。”秦泽立刻道歉。他刚才还担心那什么二姑带着一群奴才狗腿子,把王子衿强行掳回家去。

    他熟悉秦宝宝,秦宝宝也熟悉他,之前那不满的一眼,显然伤了姐姐的心。怪不得怨气这么大。

    “咬死你。”秦宝宝煞费苦心,总算把自己光明伟岸形象里微不足道的污点洗去,她太注重自己在弟弟心目中的形象了。

    “呸,咸死了。”秦宝宝咬秦泽的耳朵一口,连忙吐口水。

    “这波不亏。”秦泽大笑。

    王子衿在沪市没朋友,她自己估计也不太在乎,性格上来说,她就是这样的人。很有种八风不动,淡然处之的味道。也可以说是主见意识太强。从她离家出走这一点就看出来。

    论起八面玲珑,秦宝宝比王子衿要强,姐姐从小就很优秀,不单表现在智商上,还表现在情商上、秦宝宝能把自己每个圈子都打理的井井有条,同学圈、家庭圈、朋友圈,每个圈子她都能摆平,在家她是乖女儿,在学校她是好学生。好到老师连家访的理由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包括她在秦泽面前撒娇卖萌,其实也是情商高的一部分,心软的弟弟总是在姐姐糖衣炮弹之下,把家务活一律承包。偏偏秦泽是贱骨头,还很享受。

    哪怕在工作圈,她做的也不错,前老板在她临走之际,还帮她要了一份面试名额,虽然可能是举手之劳,但普通员工,老板会管你?姐姐常说大型公司很讨厌,到处都是尔虞我诈的小心机,常有员工私底下腹诽她,说她坏话,但她能在总经理秘书位置上站稳脚跟,足以说明能力。

    你不能要求走到哪里都是称赞和表扬,不能要求任何人都是友军。

    在星艺娱乐,秦宝宝混的还行,没和谁交恶,这就难能可贵,只有和徐璐有一些心照不宣的勾心斗角,但那是资源争夺,是不可避免的“斗争”。

    父母眼里,女儿唯一的缺点就是生活技能没点,大城市的娇娇女,普遍都是这样。现在又多了一个缺点,死活不交男朋友。

    而秦泽觉得,姐姐和王子衿比较,输在心智上,没见过一个天天在弟弟面前扮可怜的姐姐的。她还好是姐姐,偶尔要考虑一下自己姐姐的威仪,她要是妹妹......

    沉默着走了一段路,秦宝宝把下颌枕在弟弟的肩膀,侧头,凝视近在咫尺的脸庞,棱角分明的轮廓,俊挺的鼻梁,黑亮黑亮的眸子。有着一股令人心醉的阳刚之气。时间过的真快,想当年他还是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喊姐姐的小屁孩。

    那个任由她欺负的受气包,在时光中褪去青涩,长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。

    秦宝宝幽幽叹息:“阿泽,等你过了生日就二十三了,思春的心好比度日如年吧。都说天下要雨娘要嫁人,拦是拦不住的。姐姐就是想你晚点结婚,咱们再像小时候那样打打闹闹,多开心不是?以后等你骗到谁家的水灵白菜,成家立业了。我呢,大概也会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。阿泽,你说我们以后是不是就没这么好了。姐姐可不能随便亲你了,否则你媳妇要吃醋。你也不能打姐的屁股,要不然你那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的姐夫也要吃醋。然后咱们各过各的,有自己的丈夫妻子,有自己的孩子。逢年过节见见面,聊聊天,继续为生活奔波,为家人操劳......”

    秦泽心想,这或许是最好的结局吧,姐姐有姐姐的家庭,我有我的家庭,青春的痛啊,初恋的痛啊,最没有意义了。四季流转,岁月静好,若干年后,他们或许还能畅谈一下嬉闹的童年,开心的少年,以及纠结的现在也会变成遥远的青年。他们身边是各自的孩子,追逐嬉闹......

    秦泽心里没来由的泛起酸楚,骂道:“平白无故的有什么好伤春悲秋,你总要嫁人,我总要娶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没办法的啦,可你是姐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……”

    秦泽翻白眼,又是这句。岂料姐姐话锋一转:“养这么大的猪被人给宰了,怎么也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车翻的我措手不及。”秦泽掐了一把姐姐的屁股。

    秦宝宝紧紧搂住他的脖子,“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呗,你别那么早娶媳妇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秦泽沉默。

    她加重语气,略带一丝哀求:“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秦泽还是不说话,他愣愣看着脚下的路。

    秦宝宝眼眶一红。

    “妈又让我回家相亲了,就今天晚上。”

    秦泽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宝宝盯着弟弟的侧脸,企图从他眼里看出什么,但是没有。她恨恨道:“我现在就回家去,看顺眼就随便嫁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脚步微微一顿,再迈开,不咸不淡的“哦”一声。

    秦宝宝眼泪当即就流下来,趴在他肩头,抽抽噎噎。

    走了很久,已经出了古镇,她还在哭,这是个哭起来没完没了的姐姐。

    秦泽不耐烦道:“有什么好哭的,老妈给你安排相亲,我阻止不了。但哪个不长眼的混蛋敢纠缠你,我打断他两条腿,不,第三条腿也打断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抽鼻子,用力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还哭!”秦泽瞪眼。

    秦宝宝噗嗤一笑,双手擦去眼泪,鼻音浓重的叫道:“没大没小,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姐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