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二十九章 何以聚人心
    几分钟后,秦宝宝在鱼塘溜达一圈,折返回来,踢了踢水桶,立刻引来鱼儿惊慌的跳跃,水花四溅。

    姐姐娇声道:“阿泽,钓鱼没意思,陪我玩漂流呗。”

    秦泽说,“挺有意思的啊。”

    姐姐就掐秦泽的胳膊,质问:“有没有意思?有没有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意思没意思。”秦泽呲牙。

    “宝宝,你别打扰我们钓鱼好伐,自己漂流去。”王子衿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钓那么多鱼干嘛,吃不了这么多。”秦宝宝说。

    “谁要吃啊,挑几条好的带走,其他的放生。”王子衿好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更没必要钓了,阿泽,我们漂流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阿泽陪着我钓鱼呢,没时间漂流。”

    “你弟弟还是我弟弟。”秦宝宝挑眉。

    “这有关系吗?”王子衿斜眼。

    闺蜜俩对视,仿佛有噼里啪啦的电弧划过。

    良久,王子衿深吸一口气,气聚丹田,像是吐出佛宗九字真言那样吐出一句话:“西瓜是长什么地方的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应对:“西瓜藤,长地上的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再问:“花生是长哪里的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答:“落花生,长地底的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又问:“草莓是长哪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有点难度。

    秦宝宝不确定道:“长树上的?”

    秦泽一拍额头。

    王子衿道:“一次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猜道:“长地底的?”

    “两次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水里?”

    “三次,你输了。”王子衿得意道:“草莓是长地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草莓长地上,那多脏啊,我不信。”秦宝宝不服:“每次都是你问我,这次不算,应该我问你答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下次的事,你休想耍赖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我我......”秦宝宝智斗失败,泪眼汪汪看向弟弟:“阿泽......”

    秦泽心说,你俩真会玩啊。请问你们是逗比吗,用这种方式决胜负?能再无聊点吗。

    姐姐五谷不分是正常的。秦宝宝土生土长的沪市人,这辈子都没去过乡下,吃过的水果很多,但问它们的生长状态,这就抓瞎了。学校也没有教这个的。

    她又不看新闻联播,新闻联播里偶尔还有农事资讯。

    秦泽被姐姐软萌软萌的模样击中心灵,就道:“油菜籽是干嘛用的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秒回:“榨油的。”

    “红薯是长什么地方的。”

    “土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番薯呢。”

    “土里。”

    “马铃薯呢。”

    这问题把王子衿难住了,红薯番薯都长土里,马铃薯又长在什么地方?总不会也是土里吧?那样太简单了,肯定不是,不能掉进陷阱里。话说,马铃薯又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王子衿眼中闪过睿智的光芒:“树上!”

    秦泽摇头。

    “地上。”

    秦泽又摇摇头。

    王子衿困兽犹斗:“莫不是长水里的?”

    秦泽叹道:“三次了子衿姐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叉着腰哈哈大笑,志得意满。

    秦泽扭过头去,不想让两个姐姐看到自己“mdzz”感叹的神情。妈蛋,好想笑,憋的好难受。

    他这才想起,王子衿是豪门大小姐,比秦宝宝强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怪不得用这么愚蠢的方式决斗,原来是半斤八两,她们都觉得这是很难的问题。

    mdzz。

    王子衿不服气:“那你说长什么地方的。”

    “土里啊。”秦泽说:“马铃薯不就是土豆吗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说我不信,丢了鱼竿就掏手机百度。

    一会儿,满脸不甘心的说:“你怎么知道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你怎么知道这么多......

    秦泽给雷了一下。

    好歹一个复旦,一个北大的,能有点出息么。智商高有个屁用啊。秦泽以前听老爷子说,他们小时候上学,不定期要下乡,用汗水向革命老前辈致敬,牢记艰苦奋斗精神。那叫《劳动课》。

    时代在发展,教育工作却一代不如一代。

    所以说常识与智力无关,秦泽以前看过一档智力比拼的综艺节目,有个选手是名牌学府的学霸,上场就给大家展示强悍记忆,背诵三顾茅庐桥段,惊为天人,结果被对手一个问题问倒,问他蝙蝠是怎么睡觉的。这货从小就没见过蝙蝠这玩意,顿时抓瞎。

    末了,这货还满脸震惊地说,世上怎么可能有倒挂着睡觉的生物,不会脑溢血吗?这不科学。

    科学你妹哦。

    秦宝宝哼哼道:“他小时候每个暑假都要随老妈去乡下住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秦妈祖籍在浙省,幼时在浙省某个小县城长大,初中时跟着父母搬到沪市定居。祖宅还在,不过很多年没住人,秦妈就带秦泽住在她一个好姐妹家里。记忆中那位阿姨很温柔,在秦泽上初中那年,染病去世。

    王子衿端坐小板凳,斜眼看秦泽,幽幽道:“果然是亲姐弟哦。”

    很容易就听出她语气里的幽怨。

    秦泽一愣,王家小姐姐这是生气还是吃醋?不管哪一种,他都高兴,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当你开始在意一个人,就会因他而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秦宝宝智斗失败,虽有弟弟帮着找回场子,到底是输了,于是秦泽和王子衿继续钓鱼。

    秦宝宝把小板凳挪到弟弟身边,脱掉一只低跟凉鞋,把脚搭在秦泽腿上。无聊的左顾右盼,时而捡起小石子捣乱,时而挑逗一下弟弟。看着他的侧脸翻白眼。

    秦泽不理她,她就掏出手机刷微博,秦宝宝微博关注的人,都是进娱乐圈后认识的,比如黄宇腾、李荣兴、洪敬尧、徐韵寒......

    徐韵寒半小时前更新了一篇微博:“京城演唱会圆满结束,下一站:津市!”

    徐韵寒配了一张自己在化妆间的照片,身后的发型师正为她更换发型。

    粉丝在下方评论:

    “一起走,反正我就在京城,离津市不远。”

    “韵寒走到哪里,我们就陪到哪里,演唱会门票什么时候开始出售?”

    “女神真漂亮,卸了妆也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最喜欢你的新不了情,100个赞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来个全国巡演?期待中。”

    她点开了黄宇腾的微博,没更新,又点开李荣兴的微博,这家伙最近去了某档综艺节目当评委,经常发一些和学生选手互动的照片。粉丝回复量亦是惊人。

    时代在变化,以前的小鲜肉走的是纯偶像路线,不管男女,把自己捧的高高在上,不食人间烟火。随着网络的发展,明星和粉丝互动的平台增多。很多明星动不动就发微博,发一些生活照也是好的。如果能有搞笑诙谐点的素材,没准就上娱乐头条了。人气是明星的生命嘛。

    虽然刷脸刷存在感是小道,作品才是煌煌大道,可一部优秀的作品,可遇不可求。

    咦,老弟的侧脸还挺好看的。

    秦宝宝摸出手机,打开摄像功能,调整角度,把秦泽认真钓鱼的侧影,以及自己的大长腿拍进去。

    之后点开微博,上传,配字:“就知道钓鱼钓鱼钓鱼......”

    更新微博。

    秦宝宝的微博关注已经达到千万级别。她发一条微博,立刻就有网友看到。

    “侧颜杀。”

    “又来了,秦宝宝你这个晒弟狂魔,我只想说,再来一打这样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“我弟弟就是帅,不对,我老公就是帅。”

    “就我觉得这姿势很挑逗么?秦宝宝你这样撩弟弟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喂,妖妖零吗?这里有一对德国骨科,已经充分威胁到社会和平。”

    “警察叔叔,就是她,撩弟狂魔,快把她捉走,弟弟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女神的大长腿真心诱人,又直又长又白嫩,讲真,看得我心动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哪儿?”

    “屌大的人回答一下,这是哪里?鱼塘?女神在哪里玩呢?”

    “有点眼熟,好像是沪市周边某个古镇旅游景点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去年还去那里玩过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我上班的地方离那儿就十公里,我开车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组队堵秦宝宝去。”

    “同去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一起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开心的刷回复,看到这里,花容失色,“哎呀,阿泽,我们的地点暴露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扭头,茫然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拍照传微博,一不小心被人认出这儿来啦,大家说要过来堵我。”

    这下秦泽也不淡定了,他以前看娱乐新闻,总有某某明星机场被粉丝堵在机场,万千粉丝接机什么的。偶像呼吁粉丝要冷静冷静......然后躲在机场不敢出来。

    他当时喜闻乐见,如今风水轮流转。这要被堵在鱼塘里,岂不是要被粉丝推下水?

    “子衿姐,别钓了,我们走吧。”秦泽一提鱼竿,准备闪人。

    “马上走,说不定镇子那边就有姐的粉丝呢。”秦宝宝说。

    三人挑了几条个头最大的鱼,其余放生,还了鱼竿等物,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回了小镇,混入茫茫人海里,顿时心不慌了。

    本来想沿商业街逛一圈,王子衿忽然接到一个电话,走到远处接通,片刻后,过来说:“我要去一趟虹桥机场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说:“我送你过去,也不远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说:“我自己打车去,你们别来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眉头一皱,低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王子衿撇嘴:“我二姑来了。”

    姐弟俩都知道王子衿家里的事,一时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王子衿摆摆手:“没事,她治不了我。但我二姑性子比较犟,喜欢迁怒人,不能让她知道我住你们这儿。宝宝事业刚上正轨,别节外生枝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就说:“那行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秦泽不满的看了姐姐一眼。

    王子衿走后,秦宝宝和秦泽继续逛商业街,看见有趣的古玩店,就进去瞧一瞧,看一看,秦宝宝通常都会买几样小物件。

    “阿泽,我累了。”秦宝宝站在原地不肯动,耍赖皮要弟弟背她。

    “大热天的一身汗,黏不黏人。”秦泽不愿意充当姐姐的两脚坐骑。

    “你背我。”秦宝宝跺脚。

    秦泽微微弯膝,神色无奈。

    秦宝宝俏脸立刻扬起一个明媚笑靥,小跑几步,双腿一蹬,狠狠扑向弟弟,差点把猝不及防的秦泽扑一个狗啃泥。

    “哎呦。”秦宝宝把自己的胸撞疼了,揉着36d,怒道:“就是个累赘。”

    秦泽有不同看法:“乳不巨何以聚人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