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二十四章 灵魂歌手
    场上掌声雷动,欢呼声起伏,很多观众都在等这一组呢,都想看看秦宝宝的帮唱嘉宾是谁,她会拿出怎样的歌。期待秦宝宝的新歌,早成了观众们的一个习惯。而总决赛,她又会拿出怎么样的歌来?阿楚姑娘虽然好听,但比起浮夸、青花瓷、离歌,逊色了一些。

    夺冠三大热门人物,威尔斯力压黄宇腾,俨然是最有希望成为冠军的人。

    秦宝宝最后的机会了,她会拿出什么样的歌?观众们满怀着期待。

    秦宝宝高挑傲人的身段穿梭在纷彩灯光中,缓缓走向舞台,走道两侧喷出一簇簇烟雾。在她踏入中心那束灯光的刹那,伴奏音乐响起。

    前排观众席,李东来兴奋不已:“她来了,她来了。你们的票还在吗?快投给她。”

    张望云嘿嘿笑道:“我懂的,我的票也留着给她。”

    李卫宗也想给秦宝宝投票,他看了裴子淇一眼:“子淇投给谁,我就投谁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道:“那就秦宝宝了。”

    “子淇还没说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就投秦宝宝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心说,废话,那是秦哥的姐姐。

    李卫宗朝裴子淇投去询问的目光,裴子淇不耐烦道:“你看我干吗,爱投谁投谁。”

    李卫宗吃了一惊:“你真投给秦宝宝啊?你不是讨厌她吗?”

    “你管的着吗?废话多。”裴子淇脾气臭的很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秦宝宝是真的,但谁让她是秦泽的姐姐,别看裴子淇对秦泽爱答不理,甚至恶语相向,其实并不讨厌他。

    叶柔说:“我的票给黄宇腾了。”

    葛庆表示:“我的票给威尔斯了。”

    陈清袁说:“我不太关注秦宝宝,但我的票还在。不想投她。”

    她孜孜不倦发秦泽“骚扰”短信,忘了投票。这姑娘整场节目都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裴子淇提醒道:“你别后悔啊。”

    陈清袁一愣,正要问为什么,秦宝宝的歌声依然传来。她愕然看向台上。

    裴子淇也转头看舞台,“呃……这是什么歌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大屏幕的滚动字幕浮现歌名和歌词。

    休息室,李荣兴一头雾水:“她要唱那首外语啊?那帮唱嘉宾唱什么?”

    居然不是合唱!

    李学刚脸更黑了。

    徐璐颇有些幸灾乐祸:“这是什么语种?听着不像是英语。”

    威尔斯用英语说:“是俄文。她会唱俄语歌?”

    他有些惊讶,刚才他就唱过俄语,但观众并不买账。秦宝宝为什么选择唱俄语?

    黄宇腾皱眉:“这首歌不是合唱吧?两个人分一首歌?”

    虽然说也可以,但总觉得违和。不够完美。

    几个帮唱嘉宾也在议论、谈笑。

    “节奏挺明快的,听着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,歌剧我不怎么熟,鉴赏水平有限。”

    “威尔斯会唱俄语,问问他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众歌手望向威尔斯,杨丽娜笑着给他翻译。

    威尔斯想了想,“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他俄语半吊子,水平还没秦宝宝好呢。鉴赏能力比其他歌手高,也有限。于是给了中肯评价。

    大家心里顿时有数了。

    秦宝宝清越嘹亮:

    “доммойдостроен,

    房子落成了,”

    “ноявнемодин.

    装满我的孤寂”

    “хлопнулдверьзаспиной

    门在身后砰然关闭。”

    “ветеросеннийстучитсявокно

    秋风吹打着窗户。”

    现场观众吃了一惊,想不到秦宝宝会唱俄文,他们根本听不懂,只是觉得这首歌不错,但,用在冠军争夺赛上,似乎不够看吧。

    某视频直播网站,弹幕纷纷扬扬,各种评论。

    “厉害了,秦宝宝还会唱俄文?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她弟弟创作的歌?俄文?要不要这么有才。”

    “技术活,也确实有那么一丁点惊艳,但,这首歌听着是不错,可根本无法pk威尔斯吧,黄宇腾的歌都比这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姐弟俩都是牛人,我是学俄文的,我可以很负责的说,秦宝宝的俄文很好,比威尔斯还好,威尔斯的俄文,顶多是我们普通大学生的英语水平。”

    “冠军赛,她不唱中文歌?什么意思啊,威尔斯都唱中文。”

    “呃,我想说,这首歌不像是合唱吧?秦宝宝的帮唱嘉宾呢?”

    “咦,秦宝宝的帮唱嘉宾还没出场?”

    “她不会没有帮唱吧?”

    秦宝宝继续唱着:

    “плачетопятьнадомной.

    在我头顶低声啜泣。”

    “ночьюгроза,анаутротуман.

    夜间滂沱大雨,清晨朝雾迷离。”

    “солнцеостылосовсем.

    太阳完全冷却。”

    “давние6олиидутчередой.

    久远的伤痛接踵而至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道高亢、嘹亮、纯净的声音响起,像一道利剑穿透全场,在扩音设备的传播中,充斥整个现场。

    “呜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~啊~”

    “呜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~啊~”

    这声音……

    观众愕然望去。

    阴影里走出来一个身姿笔挺的年轻人,穿黑色西装,皮鞋铮亮,他拿着麦克风,声音从他喉咙里迸发出来。

    只一个声音,让全场五百多人鸡皮疙瘩暴起。

    一张张脸庞望着舞台,凝固了神情。

    某网络视频直播平台,弹幕忽然消失,画面“干净”的可怕。

    休息室,歌手通过屏幕看现场,满室寂静,气氛凝固。

    纵使这群专业歌手,亦是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秦宝宝转身,握住年轻人的手,两人携手站在舞台上,她唱:

    “пустьсо6ираютсявсе.

    今夜来此相聚。”

    “доммойдостроен,

    房子落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ноявнемодин.

    里面装满我的孤寂。”

    “хлопнулдверьзаспиной.

    门在身后砰然关闭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屏幕上的滚动字幕走到尽头,所有人都以为这首歌已经唱完了,可伴奏声依旧。

    秦泽握住话筒,直击灵魂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呜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~”

    “呜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~”

    裴子淇缓缓打了个寒噤,不知不觉,后背爬满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陈清袁蹭一声站起来,痴痴望着台上的年轻人,再也难以移开。

    偌大的现场鸦雀无声,没有议论声,没有吵闹声,唯有伴奏继续走着。

    这什么声音啊?

    还能这样唱?

    为什么能唱的这么高?

    休息室里,李荣兴咽了咽口水:“我去我去我去......”

    黄宇腾喃喃道:“我的天呐。”

    李学刚心里复杂,不知该喜该恨。

    威尔斯张了张嘴,半天只憋出一个三个单词:“ohmygod!”

    几个帮唱嘉宾,一线大咖、二线歌手,目光盯着屏幕,死死盯着。

    所有连通直播信号的网络视频平台,弹幕齐齐炸了。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弹幕刷屏。

    “我靠,我是不是耳朵出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666666666”

    “这,这怎么唱上去的啊,这什么声音啊,不是一般的男高音吧,太恐怖了,怎么会有这样的喉咙?”

    “我浑身都是鸡皮疙瘩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吓的小鱼干都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牛叉牛叉牛叉,重要的话说三遍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假的吧,我不相信,这声音不科学,分明是电子合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世上有这样的奇人?”

    “好纯净的声音,直击灵魂啊,震撼,太震撼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节目,然后她和我一起跪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我去,你们看他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......卧槽?!”

    “秦泽?这是秦泽?我没看错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他是我偶像,化成灰都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,老公我爱你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来了,老公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帅,太帅了,老娘的少女心都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,不行了,不行了,姑奶奶非他不嫁。”

    秦泽换了口气,麦克风凑近嘴巴。

    还来?

    所有人不约而同浮起这个念头,下一刻:

    “呜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~”

    “呜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~”

    不是一般的男高音,男高音绝对唱不出这么纯净的声音,纯净又犀利。从头到尾秦泽都没有歌词,但他的声音,已然是现场最耀眼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就是秦泽和秦宝宝的合唱,秦泽本来有准备男女合唱歌曲的,阿楚姑娘可用可不用,但这首歌剧一定要唱。可姐姐的喉咙驾驭不住,她练了大半个月,高音部分真的唱不上去,哪怕勉强唱出来,也会让人感觉不够纯净、纯粹,夹杂一丝破音。那会毁了这首歌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完美演绎。

    随着秦泽的声音落下,余音袅袅,伴奏迅速走低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歌曲结束。

    秦宝宝做了个让人意外的动作,她转身,踮起脚尖,轻吻弟弟的下唇。

    画面定格,仿佛童话里亲吻王子的公主。

    观众并不觉得违和,反而觉得这样才完美,完美收官,完美演绎。

    充满了艺术色彩。

    一如童话里的结尾。

    很多年以后,依然有人记得这一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