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一十九章 坑弟专业户(二)
    秦泽被姐姐一个电话召唤到星艺,已经是下午两点。这次不用前台打电话给秦宝宝,一眼就认出秦泽。前台妹子使劲给秦泽抛媚眼。

    路过的女职员也朝秦泽评头论足,“看呐,秦宝宝弟弟耶。”

    “好帅,本人比视频更帅。”

    “肤浅,看他身材啊,那才是极品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我的桌面就是他的半裸照!真的超man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硬着头皮走过去,轻车熟路找到姐姐办公室,也不敲门,直接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秦宝宝此时正啃着零食,冷不丁瞧见弟弟进来,慌忙把零食藏抽屉里,装模作样的抹着眼泪,嘤嘤哭泣:“阿泽,姐姐心里委屈,要亲亲要抱抱,要举高高......”

    “把嘴角擦干净你再继续,否则太出戏了。”秦泽伸手帮姐姐擦掉嘴角的零食碎片,掐住她嫩滑的脸蛋使劲一拉,姐姐的脸在他手里变形,哇哇叫道:“痛痛痛......”

    惩罚过姐姐后,秦泽直入主题:“你又作什么妖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姐姐找他肯定有事商量。

    秦宝宝便将事情简单叙述一遍。言罢,眼巴巴的看着秦泽。

    秦泽很想给姐姐一个表情:excuseme?

    “所以你打我电话到底是为什么?”秦泽一把搂过姐姐的脑袋,按在自己胸口,“想哭就哭吧,我把坚实的胸膛借你用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费好大的力气推开他,差点给憋死,气喘吁吁道:“谁要你的胸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是找我来诉苦的吗?”秦泽一愣。

    “虽然弟弟是废柴的事,我很小就知道了,但你也稍稍把自己看重要一点,废物也可以利用的。”秦宝宝哼哼道。

    “嘿,胆子肥了,好久没听你吐槽我了。”秦泽又去捏姐姐的脸蛋。但被她躲开。

    秦宝宝搂着弟弟的胳膊,发嗲撒娇:“老弟啊,你帮帮姐姐呗。”

    秦泽一头雾水:“怎么帮?写歌的话我已经写好了,我负责写,你负责唱,我已经完成任务,只需要在比赛的时候喊几声666就好了呀。你还要我怎样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道:“你只是个会喊666的咸鱼吗?我不要你怎样,做我帮唱嘉宾就行。”

    秦泽奇怪的看着她,好半晌,嘀咕道:“我的姐姐不是逗逼呀。”探了探秦宝宝的额头,更纳闷:“也没发烧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逗逼,你全家都是逗逼......呸呸呸,”秦宝宝啐了他一口,死掐弟弟的腰,“别废话,快答应,答应有奖励哦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手指按在红唇,还抛了个媚眼,姐姐总是用这样的套路。并且给他灌输“自己已经不是普通人”“我是麾下迷妹无数的大网红”“很多妹子哭着喊着要给自己生猴子”之类的思想。

    “你别老坑我好不好,能不能少点套路,多点真情?”秦泽忍住了,没被姐姐诱惑。

    “再说,就算我有点人气,也不可能比明星高吧。”秦泽很理智,他怀疑姐姐智商退步了。

    说到正事,姐姐便不作妖,正色道:“之前公司给我安排了一位一线,但后来黄了,虽然公司也算待我不薄了,但我争不过徐璐。其他二线艺人档期排不上,勉强用三线明星将就,我在总决赛没半点希望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固然有潜力,可她是新人,徐璐是一线,两者相差甚大。而对公司的贡献也不可同日而语。星艺又不是秦家的,处处想着秦宝宝?可能吗。

    她能以新人的身份登上《我是歌星》舞台,又给她配一位一线艺人帮唱,星艺已经很看重她了,全公司哪个新人有她这样的待遇?

    秦泽点点头,看来姐姐的智商在线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练的那首歌,姐是真唱不上去,但我觉得那是我在决赛上最大的筹码。”

    “so?”秦泽看着她。

    姐姐揉揉弟弟的脑袋,柔声道:“可是你行啊,你唱过的不是嘛,别说你现在有点名气,就算你没名气,凭那首歌的惊艳程度,我也有很大的把握和那些歌手争一争冠军。李艳红说你名气比不上三线,是事实,但三线明星可唱不了那首歌。”

    她对秦泽的那首歌信心很大。

    秦泽狐疑道:“所以你一点都不怵,你早就想拉我下水了,拒绝小鲜肉帮唱,不过是顺水推舟的事。”

    他可不相信自家姐姐是傻白甜。姐姐是夺冠呼声最高的歌手之一,注意,是之一。姐姐发现自己唱不出那首歌后,觉得夺冠并不是十拿九稳,心里就萌生了拉自己下水的念头,恰好原本帮唱嘉宾又黄了,于是她顺势拒绝小鲜肉。

    什么“又被欺负了”,“需要弟弟做主”都是在他面前扮可怜咯。

    一切都按着她的思路走。

    秦泽发现自己从小被姐姐欺压,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秦宝宝一贯喜欢在弟弟面前扮“弱女子”,见他有些回过味来,赶忙撒娇,“哎呀”一声:“帮帮姐姐嘛。”

    他皱着眉,一个头两个大,烦死了。

    秦泽从小就是“乖”孩子,也就幼儿园时拿过小红花,全班都有的那种,一年级拿过“好孩子”奖状,依然是全班标配。此后,奖状这东西就基本与他无缘。这么一个平庸的孩子,上台发言都两腿发软,舌头打结。突然间推上舞台,站在璀璨灯光中,直面数百位现场观众,还有数不清看直播的全国观众。

    真心发憷。

    秦宝宝见他久久不语,弟弟什么德性她还不知道,心知不妙,死乞白赖道:“阿泽,你是咱们家的独苗,姐姐唯一能依靠的男人啦。姐姐毕竟一把屎一把尿拉扯你长大,好辛苦的,可不能这么绝情知道伐。”

    秦泽心说,屁嘞,是看着我一把屎一把尿的长大吧。你三岁还抢我奶粉喝,五岁抢我棒棒糖,我小本本里都记着的。

    秦宝宝见撒娇没用,换了个套路,软的不行来硬的,哼道:“前天不知道是谁在微博里诋毁我来着。”

    秦泽立刻道:“我那不是为了炒热度么,为了谁?”

    秦宝宝幽幽道:“你说如果我告诉老爹,你会不会死的很惨!”

    秦泽头皮发麻,“出息了啊秦宝宝,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你也干?”

    秦宝宝脸蛋一扬:“来啊,互相伤害啊。”

    秦泽思考了几分钟,这段时间里,秦宝宝把脑袋靠在他肩膀,心不在焉玩手机。

    “试试吧。”秦泽叹道。

    他的任务是帮秦宝宝夺冠,秦宝宝可以撂担子,他不行,硬着头皮也得上。

    秦泽昨天和系统沟通过,询问如果积分清零,他是不是会变成植物人,出乎意料,系统说不会。原因是系统刚寄宿他时,他的身体状况并不足够支付系统脱离的能量,而现在的他不可同日而语,换句话说,他有足够的能量支付系统离开的“路费”,但秦泽真的愿意舍弃系统吗?

    秦宝宝脸蛋绽放明媚笑颜,眸子晶晶闪亮,“好弟弟,姐姐香吻奖励。”

    说罢,小嘴就往秦泽脸上凑,秦泽故意一个扭头,姐姐猝不及防之下,亲到了他的嘴上。

    秦宝宝触电似的弹开,羞怒道:“你作死啊。”

    秦泽小声嘀咕:“又不是没亲过嘴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闹了个大红脸,大声道:“闭嘴,你这臭不要脸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臭不要脸了,是你主动亲我的好不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亲你是关爱,你亲姐姐就是鬼畜。”

    不怪秦宝宝这样理解,她的香吻奖励套路传承秦妈,每逢秦泽挨揍,秦妈就抱着小秦泽安慰,给他亲吻奖励,秦泽就觉得老爹虽然可恶,但家里还有疼自己的老妈,受伤的心灵得到抚慰,秦宝宝在一旁看着,领会到了秦妈的套路。

    秦泽幽幽道:“三年血赚,死刑不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秦宝宝没get到这个梗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如果姐姐是键盘侠,秦泽就不敢说这句话了。

    秦泽忽地心生明悟,姐姐小时候伶牙俐齿,鬼精灵的很,像个小女王似的欺压他。现在长大了,反而更幼稚了,喜欢冲弟弟撒娇卖萌,是不是因为在武力斗争方面江河日下,再无翻盘之望,便换了套路,以退为进?充分利用弱女子的身份,换个套路把弟弟吃的死死的?

    尼玛,我的姐姐是心机表。

    想到被赶鸭子上架,秦泽心里老大不爽,郁闷道:“这条路不好走啊,人在屋檐下,处处受制,以后我自己开一家娱乐公司捧你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不生气了,乐不可支,笑的趴在办公桌上,肩膀一颤一颤:“阿泽,这是姐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。”

    换秦泽生气了,最不能忍受姐姐的看不起,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她翘起的屁股上,怒道:“你再笑。”

    “不笑了,不笑了,哈哈哈......哎呦,别打我屁股。”秦宝宝一手护屁股,一手捂肚子。

    经纪公司那么好开的?首先得有钱,再者要有关系,不然业务吃不开。弟弟很少在她面前说大话,她听着就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姐姐好半天才忍住不笑,端起杯子喝茶,掩饰嘴角的笑意,问道:“那你有什么规划没有。”

    秦泽认真道:“先定一个小目标,嗯,赚一个亿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一口茶全喷秦泽脸上。姐姐杯子一丢,笑疯了。

    “秦宝宝!!!”秦泽额头青筋跳起。

    “哎呦,别打我,我不是笑你,别气别气,让姐姐亲亲......哈哈哈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