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一十二章 今晚侍寝
    “疼不疼?这死鬼,下手没轻没重。”秦妈心疼儿子。

    “刚才也没见您求情来着。”秦泽趴在床上,满腹怨气。

    秦妈嗔道:“这回妈可不站在你们这边儿,阿泽,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爸的逆鳞,非要去触,活该。”

    秦泽闷声不说话。

    秦妈又埋怨几句,走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就剩王子衿和秦泽两人,王子衿刚刚换上睡衣,款式仍旧时小熊睡衣,靓丽的黑长直,端庄漂亮的鹅蛋脸,肌肤嫩粉,最出彩的是一双秋波盈盈的桃花眸子,还有匀称曼妙的身段。

    “子矜姐真漂亮。”秦泽拍马屁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姐谁漂亮?”王子衿眨眨眼,有几分促狭。

    这是“媳妇和老妈掉水里先救谁”的翻版么?

    秦泽作为网络老司机,阅历丰厚,应付类似刁难问题的方法了然于胸,就说:“当然子矜姐漂亮,秦宝宝是丫鬟。”

    换了姐姐问,只要把答案颠倒一下。

    王子衿呵呵笑道:“宝宝回来我就跟她说。”

    这......人生到处是套路,不是你套我就是我套你。

    秦泽唯有干笑。

    “让你看笑话了,真丢人。”秦泽尴尬道。

    王子衿走近细看秦泽的背部淤痕,莫名的有点心疼,伸手触摸他的伤痕,又在半空中缩回来,轻轻道:“确实让我大开眼界,还有这么打儿子的。”

    语气中颇有不忿,又道:“看的出来,你和宝宝都很尊敬秦叔叔,不然,这么大的人了,真不愿意,这顿打还非挨不可?姐姐在京城也算见过世面,形形色色的人都接触过,这世上很多人一朝得富贵,别说朋友,亲生爹妈都不认的人太多了。可是,你也好,宝宝也好,都乐意让秦叔叔管着,让打就打,真好。”

    秦泽嗤一笑:“我是如此,但秦宝宝可没这个胆儿,她是真怂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把宝宝想的那么差劲,她就是在你面前比较嗲,在学校可虎了。”王子衿曲指在他脑瓜上一弹,柔声道:“要说不满也有,秦叔叔太迂腐,何必呢。”

    这年头,当大明星不好?随便一场片酬,就值他在教育事业勤勤恳恳好几年。这年头多少人希望自己家的水灵闺女当大明星,意味着红彤彤的毛爷爷流水似的涌入家门啊。

    秦泽虽然挨了顿大,但很维护自己老子,反驳道:“我爸他可不迂腐,前两月还跟我说:男人三十而立,着急找媳妇做啥子,等三十了,找个十八的。瞧瞧,多开明。只是娱乐圈这地方水太深,尽出些乌七八糟的事,我们家呢,小富即安,庇护不了她的。秦宝宝从小漂亮,算命的说她:一朝入主摘星楼,荣华富贵滚滚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。”王子衿没明白。

    秦泽撇嘴:“这诗形容一代妖妃妲己的,说秦宝宝是祸水面相呗,真tm准。当时她才十岁好不好,尼玛活神仙啊。她进了娱乐圈,那就是谁都想咬一口的香饽饽。你说我爸能放心嘛,万一哪天报纸上曝光,今天秦宝宝和某某出入酒店,明天秦宝宝又和某某某出入酒店。多糟心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安慰:“你要相信自己的姐姐,宝宝没准出淤泥而不染呢,她说自己会守住底线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翻白眼:“她还觉得自己是小仙女呢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一击入魂:“那你还支持她。”

    秦泽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推姐姐入娱乐圈,一半是系统任务迫不得已,一半是耳根子软,经不起秦宝宝撒娇。再就是觉得自己系统在手,天下我有,有信心为姐姐保驾护航,他也确实朝目标努力。要不然为何掏心掏肺的教导李东来,为何李东来邀请,即便他不爱k歌,依然去了。他得扩展自己的人脉,天天宅家里炒股,怎么经营人脉关系。现在的李东来太稚嫩,只当长线投资,真正做短线的,还是裴南曼。

    这是尊观音菩萨。

    系统的出现,相当于给了他一柄绝世神兵,前进的道路上,披荆斩棘的还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不多时,秦宝宝买了一瓶yn白药喷剂出来,小区旁就有一家24小时药店。

    王子衿就说,我先去洗澡了。留下姐弟俩独处。

    秦宝宝让秦泽趴在床上,自己脱掉棉拖,跨坐在弟弟腰上,方便给他上药。见弟弟背上触目惊心的伤痕,秦宝宝眼泪就啪嗒啪嗒流下来,骂道:“死老头子,没轻没重,他可就你一个儿子,打出毛病来,看不后悔死他。”

    姐姐往他背上喷药剂,秦泽只觉一阵清凉,随后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秦宝宝指尖冰凉,轻轻拂过弟弟健壮的背脊,一边流泪,一边怨念深重的咒骂:“都一把年纪了,还这般暴脾气,妈真不会挑男人。”

    秦泽无奈道:“你也就事后逞一逞口舌之利,刚才吓懵的是谁?”

    秦宝宝不服气道:“他打我就打我,但打阿泽就不行。”

    秦泽翻白眼,刚才退避三舍的是谁来着?

    秦宝宝哭道:“你是男子汉嘛,你不保护姐姐,谁保护?姐姐就只有阿泽可以依赖了。毕竟姐姐......”

    “一把屎一把泪拉扯你长大。”秦泽翻着白眼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。”秦宝宝频放马后炮:“姐姐要不是怕你难做,非得跟死老头子拼命不可。为了阿泽,真人pk姐姐都肯做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再翻白眼,心说你都快成嘴强王者。

    但见姐姐哭的伤心,他就不拆穿了。

    秦宝宝庆幸道:“还好你人贱骨头硬,不然姐还得给你送你去德国骨科。”

    “德国骨科......”秦泽脸色怪异的看着姐姐,忘了追究人贱骨头硬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秦宝宝茫然。

    “你,你哪儿学来的词。”

    “微博里老多人说了,没头没脑的就说“德国骨科”四个字。”秦宝宝露出得意的小表情,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我也是会用网络梗的。

    秦泽:“你知道这个词儿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不看动漫不混论坛的姐姐歪着脑袋:“不知道。网上一堆儿的梗,什么皮皮鳝、皮皮虾乱七八糟的。虽然经常看到,但我就是不知道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秦泽松了口气,一本正经:“答应我,别去搜德国骨科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有毒。”

    这时,秦泽感觉背上啪嗒一下,有什么东西滴下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......什么东西,秦宝宝你鼻涕掉我身上了?!”秦泽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哪有,是眼泪。”姐姐狡辩,并迅速抓起秦泽的短袖,擦去,赶紧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“你家眼泪是一坨坨的?”秦泽一屁股拱翻姐姐,惊怒坐起,一脸吃了死老鼠的嫌弃:“哎呦我去,你还拿我衣服擦鼻涕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跟姐姐说话的。”秦宝宝瞪眼儿:“就说是眼泪,姐姐才不会流鼻涕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小仙女嘛。”秦泽嘲讽,把短袖扔到秦宝宝脑袋上。

    姐姐花容失色,迅速把短袖丢远远的,摆出上山打虎下海抓鳖的姿态:“秦泽,你作死。”

    姐弟在床上展开真人pk,秦宝宝抵抗不过十招,轻而易举被制服,被弟弟反扭双手,按在凌乱的被褥里。

    秦宝宝脸蛋潮红,发丝凌乱,气呼呼的瞪着弟弟,泪眼汪汪,就是不服软。

    姐姐难得硬气一回,不求饶不撒娇,许是觉得这些日子以来,在弟弟面前越来越没有威严了,尽管她以前就没有。

    秦泽善解人意的给姐姐台阶下:“算了,不和你计较。”

    然后姐弟俩冰释前嫌,秦宝宝继续给弟弟喷药剂,忽然幽幽道:“姐姐香吻奖励都报答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秦泽想都没想,脱口而出:“那就侍寝吧。”

    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,没法撤回,这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谁知,秦宝宝轻轻道:“嗯!”

    “嗯?”秦泽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贼心不死。”秦宝宝挥手刀在弟弟脑瓜上十二连击,借机报复,“臭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两人折腾到十一点,秦宝宝回房间睡觉。

    秦泽冲了个澡,回房间躺下,困意渐渐袭来之际,听见门把手咔擦一声,然后秦宝宝鬼鬼祟祟的钻进来,偷偷摸摸像是在搞地下工作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回来了。”秦泽一愣。

    秦宝宝“嘘”了一声,“爸妈还没睡,嘀嘀咕咕在房间里说着什么,别让他们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姐姐掀开被子就往里钻。

    秦泽感觉一具温软的身躯紧靠自己,幽香丝丝入鼻。

    “我就随便说说,你还真过来啊。”秦泽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,好久没聊天了,姐就是想和你......促膝长谈,嗯,促膝长谈。”秦宝宝把脸藏进被褥里,不让弟弟看见自己脸上的红晕。

    秦泽很矫情:“七岁不同席,你都多大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也很作:“都怪你心心念念想占我的便宜,姐是逼不得已。”

    姐姐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,自动忽略前段时间湿吻事件,起因也是她先吻了秦泽。不过秦泽在贤者时间,很理智,这种时候通常是秦宝宝作妖搞事情,一旦秦泽进入状态,秦宝宝就只有喊亚麻跌的份儿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练的歌,怎么样了?”秦泽问。

    “好难唱,根本飚不上去。”秦宝宝苦兮兮的表情。

    秦宝宝的歌喉,一般的歌都能驾驭,高音也不是问题,除了像《上天再借五百年》这类歌,她都没什么问题。秦泽让她练的那首歌,秦宝宝有些难以招架,太难了。经常唱到一半嗓音破了。

    “你都练了半个月,还不行?”秦泽伸手去掐她白嫩的脸蛋。

    “那种音太难唱,”秦宝宝捏他鼻子,还以颜色:“你给我换首歌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声线,绝对能飚上去,我看你就是偷懒。”秦泽不满。

    “飚不上去,飚不上去。”秦宝宝在被窝里使劲扭身体。

    “你别乱扭……”秦泽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姐姐问。

    秦泽不答,缩了缩小腹,秦宝宝明白了,羞怒道:“就该让爸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连首歌都唱不好,和咸鱼有什么区别,秦宝宝你是要成为大明星的女人。”秦泽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姐姐的声音不是那种清脆空灵,在女声中算的上厚重,很有质感。

    他们聊到半夜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秦泽七点醒来,阳光从窗帘缝隙投射而入,尘糜在光束中浮动。身边睡着秦宝宝,一双修长大腿跨在弟弟腰上,脸埋在秦泽的脖颈位置,发丝中散发淡淡的洗发水香味。睡衣下,36d的轮廓如此的清晰。

    秦泽醒来后的第一反应,摸自己的命根子,看它有没有兴致昂扬......还好没有。否则指不定又要被秦宝宝嫌弃。咦,这好像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,

    他搂着姐姐的腰准备再眯一会儿。

    这时,门开了,传来老妈的声音:“阿泽,一大早没看见宝宝,她也不在房里,是不是上班去了。你也好起床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