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一十一章
    “我怎么告诫你的?你有听进去吗?这才毕业多久啊,你就敢阳奉阴违。背着我和你妈辞职,现在好工作多难找你不知道?姓秦?我看你是姓王!”老爷子骂的唾沫横飞,秦宝宝低着头,不敢顶嘴。

    姓王的王子衿一愣,扭头看秦泽。

    所谓知父莫若子,秦泽秒懂了老爷子阴损的骂腔,不动声色挪到她身边,压低声音:“王八坐月子——玩(完)蛋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嘴角一抽,心说,您骂女儿就骂女儿,我姓王的招您惹您了,真是躺着也中枪。

    “别看我爸是教理科的,文学水平半点不含糊,骂人贼溜。”秦泽又说,但给秦妈轻飘飘斜眼,立刻噤声。

    “你是混娱乐圈的料吗?那是你能吃得开的地方?”老爷子喝茶润嗓子,继续骂:“两个月前不声不响的辞职,不声不响的进了星艺娱乐,真不愧是我的女儿,还真教你混出点名堂来了。知道网上都怎么说你吗?”

    大奶妹?

    大长腿玩十年?

    给草十分?

    老爷子想起网上的评论,就一肚子邪火往上冒,恨不得揍死女儿。

    足足骂了十来分钟,嘴皮子过瘾了,然后老爷子从靠枕后抽出年纪不比秦泽小多少的鸡毛掸子。

    秦宝宝脸色一白,吓的往后缩了几步。

    同样脸色大变的还有秦泽,这可是当年专门为他准备的“凶器”。

    老爷子喝道:“站过来,挨打要立正,我没教过你吗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秦泽心里吐槽:您是教我的吧。

    秦宝宝朝秦妈投去可怜兮兮的眼神,秦妈好似老僧入定,眼观鼻鼻观心。

    “手伸出来。”老爷子又一喝。

    秦宝宝眼眶含泪,不情不愿的伸出白嫩右手。

    秦泽看自个儿老子的神色,知他动了真怒,就如当年秦宝宝擅自跟星探签约一事,还好当时只是入职表,不具法律效应那种。饶是如此,老爷子也是拎着鸡毛掸子一顿狠揍,秦妈则手持擀面杖。

    这回更狠,直接签约出道,上了节目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剪网线。”老爷子挥起鸡毛掸子,猜都能猜到,家里的网线是闺女剪断的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鸡毛掸子狠抽在秦宝宝手掌,姐姐疼的痛叫一声,眼泪唰流下来,受惊小鹿似的跳开一步。

    “站过来。”老爷子大喝。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又是一记狠抽。

    秦宝宝疼的冒冷汗,很多年没被这么揍了。

    “啪......”

    鸡毛掸子抽在秦泽手上,老爷子疑惑的看着发神经扑来的儿子,王子衿和秦妈也是一愣,姐姐泪眼朦胧的望着弟弟,那眼神,就像看到给自己撑腰做主的男人。

    秦泽自己也懵逼了,哎呦我去,我这是不要命了吗?我这是在作死吗?

    秦泽就是见姐姐挨打,不受控制的出手阻拦,几乎是本能的,下意识的。说来奇怪,他当年看着姐姐挨揍,乐呵呵一旁看戏,而现在,他发现自己见不得姐姐挨打了。

    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是手自己动的。

    请问我能撤回吗?

    老爷子盯着他,眼中似有暴风雨凝聚,越来越烈。

    现在后悔也迟了。于是他梗着脖子说:“爸,你别打她,是我没监督好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冷笑一声:“你监督了吗?”

    秦泽心虚道:“监督了......吧?”

    老爷子再一冷笑:“你也是我的好儿子,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才呢,又写歌又弹钢琴,我教你的时候,你跟块朽木似的不堪雕琢,有朝一日自由了,咸鱼翻身称大才。是我这个做爹的没能力教儿子,是我误人子弟,是这个意思吧。真是我的好儿子。”

    秦泽下意识道:“爸说的都对......”

    后半句“我错了”三个字卡在喉咙里。

    “爸说的都对,我错了”是父子奏对的官方标准语,每逢老爷子揍完秦泽,或者秦泽要挨揍时,少不得要说一句。

    秦泽都养成条件反射了,但话说一半,猛的发现,语法是对了,但用的不是时候......

    眼见老爷子额角青筋怒跳,雷霆怒火正在酝酿,预计几秒后就炸了。

    这时,他收到系统的一条任务提示,趁着老爷子酝酿洪荒之力的空隙,秦泽顺手点开任务看了看:“帮秦宝宝度过难关,成功奖励160点积分,失败扣除相应积分。”

    意思是说要替秦宝宝背锅吧,要替她挨揍吧。

    我竟然有这么变态的心里欲求?

    “爸,其实是我怂恿她去当明星的。”秦泽大声说:“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,要打打我把,”

    秦宝宝被弟弟的英勇感动了,开心的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老爷子用指头点了点秦泽,咬牙切齿的模样。

    秦泽乖乖伸出手。

    老爷子冷笑两声:“哪个说要打你手了?”

    呃......

    秦泽心里涌起不详预感,耳边响起老爷子的怒吼声:“跪下!”

    小时候秦泽做错事,老爷子拎着儿子的耳朵进书房,让秦泽跪着,他挥舞鸡毛掸子,就像挥舞刺刀向鬼子......

    套用某知名动漫的台词:这一刻,秦泽终于回想起曾一度被老爷子支配的恐惧,以及关在书房罚站的耻辱。

    “爸,我错了,我刚才说的都是假的,你还是继续揍秦宝宝吧。”秦泽大声说。

    姐姐一溜烟后退,躲的远远,并警惕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老爷子教育儿子的方式,能动手就绝不哔哔。绕到秦泽身后,扬起鸡毛掸子就是狠狠一下。

    一声闷响,不似刚才打手掌的清脆。

    秦泽疼的龇牙咧嘴,老爷子揍姐姐明显是留手了,秦泽顿时明悟,这顿打他怎么也逃不开,打完姐姐就打他,要不然,何以让他一起回来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怂恿她,我让你给她写歌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替她隐瞒,胆子肥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打儿子的功夫,还不忘指桑骂槐警告女儿,秦宝宝怯生生,老爹每落下一棍子,她就抖一抖,好像不是抽在秦泽身上,而是她身上。

    王子衿眼见秦泽受罚,张了张嘴,终究想不出合理的理由劝阻,老子打儿子,岂不是天经地义。她一外人,怎么阻止,说话完全没份量啊。

    老爷子抽的正欢快,忽然咔嚓一声,这根年岁不短的鸡毛掸子终于不堪重负,断了。

    秦泽松了口气,果然坚持就是胜利,终于熬死这根万恶的鸡毛掸子了。

    秦宝宝也松了口气,鸡毛掸子坏了,待会老爹打完弟弟不解气,也没东西可以再揍她了。

    王子衿也松了口气,看着秦泽挨打,她居然有一丝丝心疼。

    老爷子冷笑一声:“我还有皮带!”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......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辣心的老萝卜。

    “好了,气也消了吧。”秦妈适时出面,做和事佬,她惯常扮演这个角色,老爷子唱黑脸,她唱红脸。老爷子给完大棒,秦妈再给甜枣,抱着小秦泽:宝贝儿子不哭,妈妈亲亲。

    秦宝宝的香吻奖励,多半从老妈这里一脉相承的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混合双打的时候,比如秦宝宝改名字、与星探签约。再比如秦泽被姐姐怂恿,偷家里的钱买冰棍舔。

    “这都十点多了,先休息,改天再议。”秦妈轻飘飘的一句话,姐弟俩神色大变。

    哎呦我去,果然咬人的狗不叫......

    老爷子手中的鸡毛掸子一丢,骂道:“明天在教训你。”气匆匆的转身往主卧走,路过秦宝宝时,又瞪眼:“还有你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摔门。

    秦妈留下来收场,瞅瞅儿子,再瞅瞅女儿,指头用力戳女儿的额头:“让你作死,连累弟弟挨揍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噘着嘴,受气包的小模样,她不能如往常般朝母亲撒娇,因为这件事上,老妈和老爸时同一阵营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留家里睡吧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不情不愿:“哦。”

    她是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“子矜,你跟宝宝一起睡,明天阿姨给你烧菜吃。”秦妈和颜悦色说。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阿姨。”王子衿也是个会演戏的女人,笑容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“妈我明天还要上班呢,睡一晚就走。”秦宝宝立刻说。

    “走?”秦妈呵呵一笑:“这件事不解决,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房间紧邻着姐姐的房间,他扶着腰回自己房,秦宝宝跟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回自己房去,不乐意看见你。”秦泽骂道,“我就说迟早要替你背锅,真他娘的神预判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在老爹面前怂的像只小白兔,在弟弟面前就是张牙舞爪的大老虎,理直气壮道:“你是弟弟,可不就是要给姐背锅嘛。”

    懒得和女人讲理。

    秦泽觉得后背火辣辣的疼,就脱了外衣。

    秦宝宝破天荒的脸蛋一红,啐一口,骂道:“知道你身材好,天天秀,哼。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啊。”秦泽翻白眼,转身:“我后背好痛,你帮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呆住了,秦泽背上有十几道深浅不一的淤痕,最严重的都发紫了,瞧着触目惊心。呆了几秒,姐姐“哇”一声哭出来,边抹眼泪,边跑出房间:“妈,妈,爸把阿泽打坏了,呜呜呜......”

    秦妈正在洗手间洗漱,吓了一跳,真以为儿子有个什么好歹,跟着女儿跑进房来,王子衿就在隔壁,听见动静,也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淤青而已。”秦妈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小时候秦泽经常被揍的一屁股淤青,不过屁股上的淤青不吓人,谁小时候没被父母揍的屁股开花。脊背的淤青给人一种被虐待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别傻愣着呀,给你弟弟买瓶yn白药。”秦妈指挥女儿。

    秦宝宝抹一把泪,出门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