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一十章 文化人脸皮厚
    晚饭后,王子衿与秦泽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电影,电影讲的是一条忠犬和它主人的故事。泪点满满,非常感人。

    经过长期摸索,秦泽发现王子衿喜欢看的电影,主题偏向文艺、文学类型的,可以是感人的爱情、悲惨的社会、也可以是反应哲学与人生的枯燥电影,她都喜欢看。武侠类的她也看,要看是什么题材,纯粹刀光剑影的,她不爱看。还有未来科幻的电影,不爱看。血腥卖点的电影,不爱看。无厘头电影,不爱看。幽默电影,偶尔看一看。

    秦泽挑的这篇电影,正是有情怀有内涵的人与狗之间的感人故事,果然把王子衿给打动了,乖乖挨着秦泽坐,并肩看电影。

    厨房里姐姐闷不吭声的刷碗,除了做饭之外,所有家务都她包了,一个星期后刑满解放。

    秦泽提着热水壶进厨房装水,姐姐立刻星星眼看过来,藏着柔弱与撒娇,想勾搭弟弟,好让他帮自己洗碗。

    “呦,洗着呢。”秦泽疼惜道:“累不累?”

    秦宝宝小鸡啄米似的点头,再抛给弟弟一个柔柔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累就洗快点,不就完事了。”秦泽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秦泽你一点都不可爱了。”秦宝宝气的追着秦泽打。

    正闹着,秦宝宝手机铃声响了,秦泽定睛一看,“是妈的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逮着弟弟的衣服擦干净手上水渍,接通电话:“妈,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老妈的声音里透着严肃和怒气:“你回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扭头看了看弟弟,“现在?这都几点了,有事儿么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做的事情你不知道?”老妈恨铁不成钢的语气:“宝宝,妈千叮万嘱的话,你全当耳边风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更迷糊了,“妈,到底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秦妈大声说:“你爸知道你跑去当明星了,让你现在就回来,马上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感觉脑门被扔一连串霹雳,手机都差点拿不稳,带着颤音:“我不回来,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回来是吧。”电话那头传来老爷子的声音,隐含雷霆怒火,还有秦妈的声音:哎呀,你别说话,让我来......

    “不回来可以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老爷子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这下轮到秦泽吓尿了,“哎呀别啊,爸,姐她马上回来,您别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姐姐俏脸大变,拼死抢手机,秦泽拼死护住。

    秦泽一捂话筒:“干什么呢,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初五。”

    姐姐跺脚:“那我也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秦泽瞪眼:“你还真想让他过来啊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拽着弟弟的手,楚楚可怜:“怎么办,怎么办,爸会打死我的吧,阿泽,你可一定要救姐姐啊。你跟我一起回去,姐姐待你不薄。”

    也厚不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秦泽道:“我才不去嘞,你自己回家挨揍就行啦,何必连累我呢。死一个总比死一双强。”

    姐姐如遭雷击,难以置信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秦泽换上谄媚笑脸:“爸,您等着啊,姐现在出门了,我亲自把她送上车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冷哼一声:“你也一起回来。”

    秦泽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正想说点什么,老爷子断然挂电话。

    球都麻袋,您听我说......

    秦泽把电话放下,失魂落魄,忽然发现生无可恋,姐姐漂亮的脸蛋也没了吸引力。

    姐弟俩默然对视,都感觉人生将走到尽头,时间所剩无几。

    王子衿看他们神色有异,站起身,茫然道:“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张了张嘴,愁眉苦脸。

    秦泽沮丧道:“秦宝宝当明星的事,被我爸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事儿啊,”王子衿歪着脑袋:“女儿成大明星,不是可喜可贺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一直反对她出道当艺人。”秦泽说:“我爸那个人,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和才子。尽管这套理论在我身上失败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好沟通嘛,瞧你们怕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悲伤道:“你是没见过爸妈当初怎么混合双打,揍秦宝宝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也得回去,到时候帮宝宝说情。”

    秦泽更悲伤了,“你是没见过当年他们怎么把我吊起来打的。”

    谁说文化人教孩子,从来不暴力的?大错特错了,讲道理?小孩子怎么讲道理,他能听懂?所以棍棒伺候永远是最有效最直接的,痛了,才会记住。老爷子是教育家,和那些只会暴力的家长又是不一样的,深谙刚柔并济之道,秦泽通常挨揍之后,还得进书房罚站一个小时,听老爷子叽里咕噜一大串大道理。

    王子衿犹豫一番,不知是心疼秦泽会被打,还是心疼闺蜜被打,“要不,我陪你们去?”

    秦宝宝眼睛一亮:“对对对,子衿一起去,有外人在,老爸就不会打我了。”

    姐姐真是吓晕头了,智商直线下降。

    秦泽无语,当年亲戚朋友在家时,老爷子还不是一言不合就开打。

    秦泽开车带着两位姐姐驶出小区,往十几公里外的家而去。眼下姐姐是没法开车了,看她惴惴不安的模样,硬要上路准成马路杀手。王子衿不认识路,又是大姨妈期间,有点不舒服。

    难得的,秦泽当一回司机,他高中就考出驾照了,姐姐硬拉着他一起上的驾校,虽不至于锁在抽屉里当纪念,但开车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新手上路的司机战战兢兢,小心紧张,姐姐帮不上忙就算了,还拖后腿,不断从后座拉秦泽胳膊,“阿泽,怎么办呀,姐姐是一点法子都没有,你是咱家屋里唯一的男丁,你要给姐姐撑腰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几次差点车头打飘,胆颤心惊,忍无可忍:“秦宝宝你丫滚一边凉快去,再烦我,我们同归于尽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噘着嘴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,小红马驶入某小区地下停车库,从停车库搭乘电梯,姐弟俩站在家门口,好一番纠结。

    最后秦泽掏出钥匙开门,玄关连接长长的走道,走道贯穿整套房子,从门口进去,依次是客厅、厨房,以及两间卫生间、三间卧房、一间书房,尽头是衣帽间。

    这套房子总面积170平米,差不多是姐弟俩现住房子的一倍,这也正常,嫁妆房怎能和婚房并论,这是要留给儿子的。

    在普通人眼里估计奋斗一辈子也买不到的房子,价值上千万,这套房子凝聚了老爷子和老爷子的老子半辈子的心血。秦泽小时候家境要更优渥一些,爸妈名下共有四套房,两套变卖后换成了如今的房子,还有一套姐弟俩住着,最后一套在“经济危机”时变现。

    当年的经济危机是这个小家庭的禁忌,从不提及。

    大厅里,水晶吊灯散发明亮光芒,液晶电视开着,好死不死,正播放《我是歌星》节目,秦宝宝高挑艳丽的身影,出现在屏幕中。

    果然是蔫萝卜辣心儿,老爷子明显故意的。

    秦宝宝拉着弟弟的手,一步三停顿的走进来,见到大马金刀端坐沙发的老爷子,先嘘三分,再一看网络电视里播放的节目,再嘘三分。

    期期艾艾道:“爸......”

    老爷子一拍茶几,“你还当我是你爸。”

    姐弟俩都怕老爷子,老爷子一声吼,她就怂半边。吓的脸色一白,带哭腔道:“我,我......”

    老爷子冷笑道:“真是翅膀长硬了啊,是不是忘记自己姓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道:“姓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顶嘴。”老爷子再拍茶几。

    秦宝宝慌道:“我没有......”

    姐姐如此不济,秦泽暗捏一把冷汗,把王子衿推出来:“爸,妈,这是姐的同学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领会到秦泽的眼神,也向他投去一个“交给我”的宽慰眼神,笑容娴静,落落大方道:“叔叔阿姨,我叫王子衿。没跟您俩说一声就来家里做客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挤出笑容:“子衿,我听宝宝说过你,欢迎欢迎。”

    文化人果然都是爱面子的,王子衿有信心了。

    这时,只听秦妈笑道:“子衿,喝茶吗?”

    “不了不了。”王子衿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喝一杯吧,家里也没什么好东西招待。”秦妈自顾自给她泡一杯淡茶,笑吟吟道:“模样长的真俊,宝宝要是有你这么乖巧,我们就轻省了,你先坐一会。我和她爸有事处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把王子衿晾在一边。

    王子衿眨眨眼,朝秦泽投去一个眼神:这剧本不对呀。

    秦泽以眼神回复:知道什么叫姜还是老的辣了?

    招待客人和教训孩子,两不误嘛。

    秦宝宝求助的眼神插进来,王子衿又以眼神回复:我还能说什么,我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她不能说:你们别打秦宝宝。这种话不是她一个外人该说的,没立场也没资格,平白惹俩老厌。只能以“有外人在不方便打孩子”这种思想牵制,但文化人脸皮厚,视而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