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零五章 小姐姐(感谢“S朕略萌”的打赏)
    秦泽看向被吓坏了的女孩,她满脸泪痕,眼泪弄花了妆容,像只小花猫儿。发现秦泽在看自己,眼眶立刻蓄满泪水,呜呜呜哭起来。

    又是一起红颜祸水事件,所以说秦泽最讨厌夜店这种地方,不,他厌恶所有放纵自我的场所,在酒精的刺激下,很多人会压制不住心里的邪念,做出平时不敢做的事。强(和谐)奸、打架……不是没有夜店斗殴死人事件。

    这件事上,秦宝宝都不敢触他逆鳞,白天无所谓,晚上去ktv也要征求弟弟的同意,弟弟说去,就带弟弟一起。弟弟说不能去,她就乖乖回家。

    秦泽冷冷瞟了一眼吐着酸水的刘总。

    中年人察觉到他的目光,怨毒阴狠:“小杂种,你等着被砍死吧,今天谁都别想走。”

    这场仗打输了,好在这儿是主场,很快就会有人过来。

    秦泽一句话不说,拎起酒瓶就往中年人脑袋上砸,砸的他闷哼一声,昏厥过去,鲜血长流。

    凶狠的气焰别说几个女孩,就算自诩桀骜不驯的毕国伟也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真不怕把人打死啊。

    这还不够,他提着酒瓶在包间溜一圈,很没高手风范的补刀,逮着人的脑袋就下狠手。

    毕国伟给这位大侠跪了。

    秦泽不是大侠,更没有高手风范,不信奉追责一把手那套。

    带头大哥可恶,打人的小弟就不可恶了?想的美,一个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实话说,这群二世祖被人吊打他瞒喜闻乐见的,风水轮流转,他们未必没有这样欺负过别人。

    我是个愤青,懒得管你们这些社会蛀虫。

    可他挺喜欢半吊子徒弟李东来,这是他的脑残粉,你这辈子能有几个脑残粉?徒弟被打成这副模样,师傅袖手旁观,再就是感情投资了,裴女王神神秘秘,认识了这久,仍然觉得她是镜中花水中月,朦朦胧胧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秦泽一直打算把裴女王发展成自己的人脉,而不是“侄儿家教老师”、“普通朋友”这类标签。

    卖人情给女王大人,不现实,退而求其次,从她侄儿侄女这里投资。

    狠狠发泄一通后,秦泽拨通手机,彩铃刚响起,裴女王磁性悦耳的声音通过扬声器从几十公里外传来:“秦泽?”

    “你侄儿我徒弟被人打了,来不来?”秦泽半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裴南曼沉默几秒,声音依旧淡定:“你搞不定?”

    “人我给打趴下了,不过这里是人家的地盘,要裴姐来摆平,再就是李东来挺惨的,估计得住院,还有个姑娘吃了点亏,我寻思着这件事不可能就这样算,所以帮她们打电话求助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在哪里。”裴南曼这才透出几分郑重。

    秦泽报了个地址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几个男生有点凄惨,身上无数脚印,鼻青脸肿,不知道被扇了多少个耳光,伤势最重的是李东来。至于几个女生,在沙发上排排坐吃果果,从头到尾嘤嘤嘤......

    秦泽当即掏出手机,往几个男生方向一丢,骂道:“不是家里很有背景么,自己打电话搬救兵去。妈的,一群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,学大人逛夜店,遇事个个废物。”

    二世祖们羞愧的低下头,抓起手机,轮流打电话,老老实实给家里长辈通报情报、求援,待会,这家夜店注定会招来各路牛鬼蛇神。

    秦泽对待男女双重标准,小女生们哭个不停,他就走到裴子淇面前,摸摸头:“出了这种事,第一时间给你小姨打电话,或者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吸了吸鼻子,好勉强才止住泪,眼圈微红,委屈道:“手机被摔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瞪眼:“刚才在餐厅就应该通知我了......算了,不说这些,以后别来这种地方,知道没有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抬眼,小心翼翼看他一眼,又低下脑袋,娇柔语气:“哦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不著痕迹的偷看着秦泽精悍的上半身,肌肉曲线分明,腹肌凸显,悄悄红了脸。

    再看向哭的最凶的丫头陈清袁,这丫头其实眉眼很精致,瘦削瓜子脸,大眼睛,是个小美人。就是这身打扮让人不敢恭维。秦宝宝说过,谁喜欢给人当大熊猫围观。所以她从不把自己打扮的惹人注目。陈清袁却反其道而行。

    秦泽捡起落在地上的餐巾纸盒,递到陈清袁面前,尽量柔声道:“别哭了,以引为戒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越俎代庖的补充道:“女孩子要自尊自爱,这身打扮就很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短到大腿根的短裤,裸露双肩吊带衫,搭配上不良家的烟熏妆,难怪会让人误会。

    陈清袁痴痴看着秦泽,忽然红了脸蛋,低头,好半天,细若蚊吟的声音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秦泽差点没听到。

    大概十五分钟,一队警察冲入包间,为首的中年警察左右四顾,看见鼻青脸肿凄惨无比的毕国伟,魁梧身躯狠狠一颤,差点吓尿了,扑过来嘘寒问暖,喝令手下赶紧拨120叫救护车。

    随着警察进来的还有ktv老总,瞧见这一幕,一个劲儿的抹虚汗。这件事他是知道的,包间号都是他告诉刘总的。这年头有钱人太多了,来这里玩的小屁孩不少,他没在意几个高中生。只叮嘱别过分,教训一顿就行。

    看杨队的神色,小屁孩们似乎有点背景。

    正当这位老总思考着如何利用关系善后,撇清责任,又一队警察冲进来,后来者与前者不是一个局的。接着第三批第四批警察赶到,短短半小时内,这家ktv共来了三十号警察。

    ktv老总此时已万念俱灰,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完犊子了。

    二世祖们被送到附近一家三甲医院,每人一间独立病房,好生安置这群少爷们。小题大做,除了李东来脑袋缝了三针,其他人并无大碍,只是看他们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,把那位副所长给吓坏了。硬生生安排他们住院。

    裴南曼姗姗来迟,她赶到医院的时候,李东来正躺在病床上哼哼唧唧。

    裴女王扫了一眼纱布包裹脑袋的侄儿,淡淡道:“又打架了?”

    兄妹俩噤若寒蝉,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裴子淇下意识看向秦泽,好像他是自己的顶梁柱。

    女王大人积威深重。

    “裴姐,这事不怪东来”秦泽替徒儿求情。

    裴南曼点点头,歉意道:“你没受伤吧。”

    秦泽摇摇头。

    李东来当即道:“秦哥一个人挑翻十几人,他可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横了一眼,轻轻道:“多嘴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果然闭嘴。

    “打算怎么处理?”秦泽也多嘴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裴南曼犹豫一下,“依照我的脾气,得在牢里蹲几年,那家ktv自然别想开了,在沪市这点能耐裴姐还是有的。换成那几个兔崽子家的长辈,会做的更狠更绝。”

    秦泽“哦”了一声,不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子女被打成这样,哪个父母不炸毛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谢谢你了,我送你回家吧。”裴南曼笑容端庄。

    “裴姐,看你见外的,咱们什么关系。”秦泽试图拉近两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裴南曼微笑:“裴姐欠你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小姨带着秦泽离开后,李东来眉飞色舞,“我师父厉害吧,都说了是武林高手,你还不信。瞧瞧,十来号人,砍瓜切菜一样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出奇的没有反驳,扭头看向窗外,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病房的门推开了,陈清袁探头探脑进来,脸上烟熏妆已经洗干净,清清秀秀的小美人儿,眼波明亮,张望片刻,见病房就裴子淇兄妹老,似乎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。”李东来一愣。

    陈清袁白眼道:“反正不是来看你,你师父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小姨送他回去了,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想当面说声谢谢。”陈清袁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,我秦哥常说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。”李东来豪气的摆摆手。

    陈清袁扭捏道:“那,那你有他的手机号码么?”

    裴子淇一脸古怪神色。

    这妮子发情了吧。

    李东来眼色就差了,愣头青一般道:“都说了不用谢。”

    陈清袁急了,“你丫废话多,我谢他又不谢你,手机号码拿来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:“......”

    裴南曼开的是那天司机接秦泽去别墅的奥迪a8,不过司机没在,她自己开车。

    秦泽跟着她离开医院大楼,迎面就看见一个紧身黑t恤的精瘦男子走来,身后跟俩喽啰。

    熟悉的打扮,熟悉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裴姐,你手下?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不是,”裴南曼摇摇头:“我前夫养的一条狗。”

    前夫?

    秦泽被两字震的不轻,果然还是有小姨夫这种生物存在,裴南曼宛如熟透了的蜜桃,和姐姐那种“金玉其内败絮其中”的雏儿不一样。她有丈夫不奇怪,但出于男人都有心态,秦泽感觉一阵酸溜溜。

    精瘦男人走近,卑躬屈膝做派:“嫂子,曹哥让我来看看有什么要帮忙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那就走吧,”精瘦男子腰杆笔挺,一丝不苟,“曹哥还等嫂子回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不着急,我先送个朋友回家。”

    他这才看了秦泽一眼,说:“小兄弟住哪里,我代替嫂子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仅有的一点耐心用完,置若罔闻,领着秦泽往奥迪a走。

    精瘦男人往前挡了一步,“嫂子,让曹哥等久了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?我把你沉黄浦江会不会好一点。”裴南曼眯眼。

    秦泽听这话就想笑,“把你沉黄浦江”是她的口头禅。

    不料精瘦男子脸色一变,如避蛇蝎退后,不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裴南曼坐入驾驶位,亲自充当司机。

    秦泽打开车门钻进去。

    车子发动,迅速钻入夜幕。

    精瘦男子望着车子驶远,在前方十字路口左转,彻底消失在视线里。

    他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刚才和故人吃饭,接到你电话就过来了。”破天荒的,裴南曼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“前夫?”秦泽试探。

    裴南曼漠然,点头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裴姐也嫁人了。”他是真心佩服,哪位大佬娶了这个女强人。

    裴南曼杀气四溢瞥一眼后视镜里的某人。

    浑然不觉自己无意中说错话的秦泽脸色如常,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“依然驾驭不住。”秦泽嘀咕一声。

    裴南曼听懂了,咬牙:“就该把你沉黄浦江,”

    秦泽吃了雄心豹子胆:“像裴姐这样的弱女子,我一只手打十个。”

    我一只手就能把秦宝宝按在沙发像条无法翻身的咸鱼。

    这句话如果对秦宝宝说,姐姐就要不服气的和他pk,对裴子淇说,那丫头会恼怒的骂人。对王子衿说,王家姐姐心情好时会小小撒娇一下:你舍得对这么漂亮的姐姐动手?

    裴南曼的性格,选择无视秦泽的话,大概是觉得太幼稚,懒得搭腔。

    秦泽在小区门口与裴南曼告别,掏出钥匙开门,大厅黑暗,静悄悄的。两位姐姐早就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秦泽起床洗漱,十分钟后,王子衿穿睡衣走出房间,秦泽就坐在客厅里等着,他们养成谁先起床谁等对方的默契。

    七点半晨练返回,秦泽意犹未尽,打算晚上继续锤炼身体,运动也会上瘾的。

    八点,王子衿出门上班。

    秦宝宝懒床到九点才起床,穿小熊睡衣,打着哈欠走出房间,秀发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“早饭都凉了,你帮我放微波炉转转。”秦宝宝扭头吩咐沙发上研究股票的弟弟。

    秦泽一溜烟跑进厨房。

    秦宝宝匆匆吃完早饭,洗漱之后,就回房间睡回笼觉。到了中午,秦泽叫她吃饭,她不情不愿的起床,坐在沙发发呆,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傻愣着做啥,吃饭了。”秦泽在餐桌边招手。

    姐姐眼波一瞥,撇嘴道:“没胃口,不想吃。”

    “有小鸡炖蘑哦。”

    “不吃不吃。”姐姐烦躁的扭扭身子。

    “你辟谷了?”秦泽纳闷,“还是大姨妈来了。”

    不对,姐姐的大姨妈不是今天。

    “要你管,”秦宝宝瞪眼。

    秦泽摸不准她发哪门子神经,自己默默吃起来。

    自从名气渐旺,姐姐上班几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反正明星艺人不需要打卡上班,她又没有通告,自由的很。以前经济危机时,坚持每天打卡,月底拿全勤,估摸着是几首歌的版权够花了,她又恢复懒散猫儿的生活作派。

    吃了饭,秦泽在客厅看沪指大盘,姐姐坐在沙发另一头,低头玩手机。

    期间,姐姐看了秦泽好几次,他始终盯着电脑,眼神专注,好像不远处自己这张千娇百媚的脸蛋还不如他的电脑屏幕吸引人,秦宝宝生气的把手机往沙发一摔,囔囔道:“我腰酸,秦泽你给我揉揉。”

    “你腰酸什么啊,你最近又没练舞。”秦泽愕然。

    “就是腰酸,就是腰酸。”秦宝宝鼓着腮,赌气道:“凭什么能给你子衿姐揉,就不能给我揉?”

    秦泽愣了愣,他心里升起怪异的感觉,她是在吃醋么?看着我和王子衿亲密,她心里不舒服?莫名的,心里涌起几分欢喜和激动,随即想到那天响亮的耳光,他把杂乱的思绪甩出脑袋,应该只是姐姐变态占有欲。

    “姐姐的要求我一概答应。”秦泽又变回嘴甜的,会哄姐姐开心的好孩子。

    “就嘴皮子利索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就趴在沙发上,让弟弟隔着小熊睡衣帮自己揉腰,惬意的眯起凤眼。

    “舒不舒服,小姐姐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小......小姐姐。”秦宝宝如遭雷击,白皙的脖颈凸起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真恶心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是挺恶心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也被自己恶心到了,这称呼果然不适合用在亲姐身上。

    秦宝宝把酝酿许久的话说出来,“阿泽,你还年轻,找女朋友不急。王子衿家在京城,似乎蛮有背景,古人不常说“门不当户不对”,婚姻就悲剧。”

    mdzz。

    秦泽真不知该如何吐槽,秦宝宝时而热衷为他和王子衿牵桥搭线,时而又说你们不合适是没有好结果的.......果然女人心海底针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有姐姐就好了呀,女朋友什么的完全没必要。”秦泽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。”秦宝宝料不到弟弟如此识相。

    “小姐姐。”秦泽故意恶心她。

    秦宝宝又发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揉完姐姐的小腰,秦宝宝又道:“我肚子饿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道:“你就是作,叫你吃不吃,午饭还有的剩。”

    姐姐皱了皱鼻子,哼一声表示抗议,“我不要吃饭,我要吃杏仁豆腐脑。”

    “那叫外卖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吃东风路那家店的,他们家不配送外卖。你给我去买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空,忙着呢。”秦泽老大不愿意。

    “给我买,给我买。”姐姐大长腿一阵乱踢,不断把秦泽往沙发外推。

    秦泽握住姐姐白嫩脚丫子,脚趾圆润,细腻柔软。眼睛注视着她灵动眸子,姐弟俩视线交汇,秦宝宝脸蛋悄悄爬上一抹嫣红。

    秦泽没注意到,丢开姐姐的脚丫子,无奈道:“等着啊。”

    姐姐能跟自己撒娇,说明那天的事情彻底揭过,她不会和老爷子打小报告了。嗯,再也不用担心去德国看骨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