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零三章 事端
    五音不全的李宗卫囔囔道:“子淇,我要唱首歌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声音在麦克风的效果中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裴子淇骂道:“滚,就你这破嗓音。”

    李宗卫不管,自顾自的点了一首歌,居然是秦宝宝的《童话》。

    秦宝宝的这几首歌是ktv必点,分成还是买断,秦泽不知道,但赚的不少。

    从秦宝宝新增的两只lv包包,新款女士腕表,以及王子衿那身ol套装和他自己脚下这双两千多的运动鞋就能看出来,

    一首《童话》给这家伙唱成了民谣,走音走的外婆桥。简直不忍直视。偏偏唱歌的人意识不到自己走音。

    波西米亚长裙说道:“秦宝宝的歌是真的好,每一首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妖艳妹子说道:“我最喜欢《离歌》,是秦宝宝最燃的一首歌。其他的好是好,但不对我胃口。”

    最土豪的牛仔裤妹子反驳:“最燃的歌不应该是《浮夸》么,周榜、月榜第一,至今无人撼动。”

    妖艳妹子道:“反正我是get不到这首歌的g点。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火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嘲讽道:“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大小姐,当然get不到啦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像你不是大小姐似的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一口喝干所剩不多的酒水,起身走到李宗卫面前,劈手夺过麦克风,“别唱了,换我来。帮我去点歌:《青花瓷》。”

    她最喜欢《青花瓷》。当日在现场听到这首歌,莫名感动,莫名流泪。

    李宗卫一脸被抢了老婆的幽怨,却敢怒不敢言,灰溜溜去点歌。

    波西米亚长裙妹子跑来合唱,两姑娘牵着手,裴子淇嗓音空灵,葛庆嗓音软濡,各有各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时,妖艳妹子陈清袁起身出包间,要去自助餐厅搬小吃,并拉上李东来帮忙。这下子秦泽彻底打入冷宫,孤零零坐在那里。觉得没什么意思,就出门蹲厕所,顺便抽烟,打算等李东来回来跟他说一声,先走人。

    不多时,包间门推开,搬食物的陈清袁两手空空回来,漂亮脸蛋带着惊慌焦急之色,扯嗓音大喊:“李东来被人打了,你们快去救他。”

    吵闹的音乐声关掉,包间为之一静,众人齐齐站起身,“在哪里!”

    裴子淇二话不说,操起桌上的啤酒瓶就往外冲。嘴上还怒骂着:“李东来这煞笔,尽惹事。”

    兄妹俩虽然八字不合,平时没少窝里斗,但不代表裴子淇能容忍别人打她哥哥。

    “子淇,等等。”李宗卫脸色一变,麦克风一抛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陈清袁带路,一伙人冲出包间。

    餐厅里,被杯盘狼藉,李东来抱着头蜷缩在地,三个汉子围着他拳打脚踢,其中一个穿休闲西装的魁梧中年人,更是拽起餐盘猛砸,下手刁钻。

    不远处,几个客人指指点点,看着热闹。ktv碰见打架事件,太正常。

    李东来身上还有各种油渍、食物。他也是硬气,一声不吭,时不时踢几脚反抗,但这些可怜的抵抗,招来更凶狠的殴打。

    “刘总,别打了,别打了。再打要出事了。”一个穿制服的经理在旁边劝架,但没用,因为拉了几把中年人的衣服,反而被打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姓刘的中年人认识ktv老总,也是这里的常客,往日在ktv就跟在自己家一样,属于横着走的人物,小经理也只能劝,甚至都不敢报警。只能在心里为这个倒霉陌生小子默哀。年轻人脾气冲,不知道隐忍,在家里耍耍就算了,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。全是你惹不起的人。女朋友被摸一下屁股怎么了,又不是真的ooxx,当场就踹了刘总一个跟头。现在好了,不吃顿苦头,估计走不出ktv。

    裴子淇赶到现场,看见李东来凄惨模样,凄厉大叫一声,挥舞着啤酒瓶就往上冲。

    小丫头不会打架,闹出的动静有点大,换了熟谙套路的混混,肯定是一声不吭的溜过去,下闷棍偷袭,先撂倒一个再说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中年人转身一脚踹过去,正中裴子淇肚子,瞬间把十六岁的小姑娘踹翻在地,捂着肚子,满脸痛苦。

    身后赶来的几人看见这一幕,目眦欲裂,李宗卫骂了一声草,拽起一把椅子加入战团。

    随后是武痴毕国伟,性格阴沉的张望云,阴险小白脸黄廷梓。

    局势瞬间乱成一锅粥。

    三个女生扶起裴子淇,在旁边摇旗呐喊。期间,陈清袁和裴子淇砸盘子,砸酒瓶。不过准头有点水,几次误中友军。

    三人男人寡不敌众,又时不时被拉拉队下黑手,且战且退,电梯是没法坐了,等他们逃向安全楼道时,每个人身上都挂彩,最惨的那个眼角都给打裂,看伤情,得去医院缝几针。

    李宗卫吐出一口血沫子,带着几分大胜仗的昂扬气势,骂骂咧咧道:“一群狗日的,分分钟灭掉你们。兄弟几个,叫不叫人?”

    他想趁人没走,动用家里的关系,来一个痛打落水狗,秋后算账。

    几个家伙甭管家里有多大能耐,那都是遇上事儿才用的到,谁玩个夜店会大声囔囔:我爸是某某!

    那是傻逼。

    裴子淇骂道:“叫你麻痹啊,快打电话叫救护车。李东来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是小伤,李东来就惨了,这犊子给人揍的鼻青脸肿不说,头还破了,血顺着额头留下来,乍一看,分外惊悚吓人。但其实是皮外伤,甚至不用缝针,真正要命的是看不见的伤,那三个龟孙子下手阴毒,肋骨疼的像是要断裂了,腰背肌肉大面积挫伤,膝盖关节遭多次重踹,几乎站不稳身体。

    “先,先扶我去休息一下。”李东来龇牙咧嘴,看着惨淡,倒是中气十足。

    一伙人搀着李东来返回豪华包间,期间,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ktv方面没任何表态,似乎打算视而不见。出了这档子事,也没心思唱歌了,几个姑娘的包包都在豪华包间里,准备拿了东西就走人。秋后算账什么的,改天再说。先送李东来去医院最紧要。

    李东来半死不活靠在沙发上,陈清袁掏出湿巾,小心翼翼擦拭血迹,眼角还含了一包泪。反倒是裴子淇这亲妹子,掐着腰,喋喋不休的埋怨。

    妖艳妹子陈清袁暴脾气上头,受不住她叨叨叨,喝道:“闭嘴,这事不怪李东来,怪我。”

    经她诉说,众人方知始末,事情的起因可以用四个字概括:红颜祸水。

    陈清袁青春火辣,弯腰挑食物时,小屁股格外挺翘,两条修长白嫩的大腿,纤细小腰肢,背影足够诱人。也怪她自己,穿的放荡妖艳,画烟熏妆,怎么都不是个良家打扮。

    就有喝了点酒兴奋过头的中年大叔在后偷袭,狠狠捏了把小翘臀,一脸怪蜀黍的笑容,还问她多少钱一晚。接不接受包养。

    家境优渥的陈清袁哪受过这种委屈,当场就炸了,张牙舞抓的猫儿似的打了他一巴掌,说包养你麻痹,你个狗杂种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大怒,就要挥巴掌叫这小丫头尝尝厉害,被边上的李东来骂骂咧咧的一脚蹬飞。

    然后怪蜀黍的同伴撸袖子助阵,李东来以一敌三,寡不敌众,很快给打趴在地。

    陈清袁见势不妙,撒丫子就跑,回来搬救兵。

    裴子淇扭捏道:“哼,还算做了件人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你小子还挺仗义么。”毕国伟拍拍李东来肩膀。

    小伙伴们纷纷夸赞。

    李东来立刻眉飞色舞,傲然道:“这算什么,我师傅说过,练家子的,遇事不能怂,要有路见不平一声吼的胆魄,才能在武道上勇猛精进......对了,我师傅呢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环顾四周,忽然发现秦泽不见了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对啊,人呢?

    什么时候不见的。

    李宗卫撇撇嘴:“刚才还在这儿的,一不注意,没人影了。”

    性格阴险的黄廷梓冷笑道:“不会是听见出事,趁乱逃走了吧。”

    几个女生一脸“原来他是这样的人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人真没义气。”

    “哼,白白长这么帅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东来的师傅呢,一声不吭的逃走,讨厌死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蹙眉。

    李东来是秦泽的脑残粉,怒道:“屁话,秦哥肯定是有事才走的。他要在场,分分钟撂倒十个八个。”

    陈清袁翻了个白眼,嗔道:“别说话,帮你擦脸呢。你那个什么师傅啊,我看就那样,交交朋友可以,掏心掏肺就太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你擦脸了。”李东来怒道。

    陈清袁狠狠翻白眼,“子淇你来,我才懒得伺候他......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包间的门被人踹开,一伙人涌进来,大概七八个,领头的是那个中年人刘总。

    这货身上占满油渍,头发乱糟糟,脸上还有些许血迹,显然匆匆带人杀回来报仇,没来得及收拾。

    少年少女们脸色大变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刘总神色狰狞,指着众人:“给我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