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一百章 朋友圈
    秦宝宝生气道:“你别开玩笑,跟你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秦泽道:“我没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徐韵寒惊疑不定:“有小样么?”

    秦宝宝转述。

    “小样没有,我清唱给你听吧,你觉得可以的话,等回家,再写曲谱给你。”秦泽说着,顺手打开积分商城,兑换了昨晚听的一首情歌,积分虽然珍贵,但如果能把那晚的“啪姐”事件抹掉,他是愿意的。

    秦宝宝按了免提,把手机放在桌上:“你唱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沉默几秒,歌声来了,优秀的让众人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心若倦了泪也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份深情难舍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曾经拥有天荒地老。”

    “已不见你暮暮与朝朝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份情永远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愿来生还能再度拥抱。”

    “爱一个人如何厮守到老。”

    “怎样面对一切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回忆过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你还来拨动我心跳。”

    “爱你怎么能了今夜的你应该明了。”

    “缘难了情难了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歌唱完。

    众人的眼神都变了,惊艳、震撼、茫然、不可思议......

    怎么会有这样的人?精品歌不要钱似的一首接一首,信手拈来。多么作曲人穷其一生,也就几首精品。

    徐韵寒直接扑到手机前,兴奋又激动的语气:“这首歌叫什么?”

    徐韵寒是识货的,秦泽唱的歌太赞了,绝对是能火爆一时的佳品,不比童话差。

    “你是......”那头的秦泽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徐韵寒,很高兴认识你,秦先生。”徐韵寒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“你,你一直在旁听啊?”

    “......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尼玛,好尴尬。”电话那头,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《新不了情》,这首歌可以吧。”电话里的家伙哈哈一下,此地无银三百两:“徐大明星,我最喜欢听你的歌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翻白眼。

    徐韵寒嘴角翘起,柔声道:“是嘛,但我唱歌很一般的,都没有自己的风格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秦先生,谢谢你。方便的话把你的银行账户告诉我,这首歌我买了。”徐韵寒道。

    “钱的是你问我姐好了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秦宝宝道:“五千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没直接说送,这样送人情就太明显了,徐韵寒也不会同意,能用钱解决的事,为什么要欠人情?而且请秦宝宝帮忙,本就欠了一份人情。

    五千?

    徐韵寒无奈道:“五千连歌词都买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徐姐要是过意不去,就请我吃顿饭呗。”秦宝宝眯眼,笑的像一只狡黠的小狐狸。

    徐韵寒抿了抿嘴,“好吧,那我就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禁看了秦宝宝一眼,这姑娘很会来事。

    秦宝宝也在笑,多少有点强颜欢笑的意味。

    妈蛋,这首歌太好听了,我的心好痛。

    请问我能后悔吗!

    晚上七点,秦泽做好晚饭,翘首期盼两位姐姐回家吃饭。最先回来的是王子衿,她公司离的近。

    王子衿穿一身ol套装,臂弯里挎着浅棕色包包,一手撑墙,蹬掉高跟鞋,弯腰换上凉拖。曼妙的背部曲线,丰满的臀型,尽在秦泽眼底。

    “办公室做了一天,真累。”王子衿一屁股摔在沙发上,慵懒的伸展腰肢。

    秦泽凑上去献殷勤:“我帮你捏捏腰?”

    王子衿似笑非笑的眼神看来,歪着脑袋,“好吧,宝宝说你技术不错。”

    她抱着枕头趴在沙发,回眸:“不许乱摸。”

    秦泽舔嘴,双掌贴在她腰侧,大拇指轻轻揉按脊椎两侧。

    好软,好舒服。

    秦泽心里一荡,喜色浮动,天地良心,除了秦宝宝,他没和其他女人有过太亲密的肢体接触。就算曾经一度很觊觎的张雅,也只是搂胳膊而已。

    这是不是意味着,他们之间的关系有突破性的进展。

    是不是意味着,在王子衿心里对我有好感。

    秦泽胡思乱想着,而王子衿就没想这么多,她脸蛋贴着抱枕,舒服的眯起漂亮的眸子。

    好舒服,怎么办,感觉要上瘾了。

    门孔传来拧钥匙的声音,秦宝宝开门回家,瞧见客厅这一幕,眉头狠狠跳了两下。

    秦泽几乎是下意识的,缩回了手。那姿态,好像偷香窃玉的男人被自家婆娘逮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王子衿正舒坦着,后知后觉的昂起头,笑道:“回来啦,晚饭阿泽做好了,就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阿泽”的称呼,让秦宝宝抿了抿嘴唇,深深看她一眼,平淡道:“哦,那就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她没和徐韵寒吃晚饭,约的是明天中午。

    饭桌上,秦宝宝反常的细嚼慢咽,食不言寝不语的作态。王子衿偶尔说些公司里的事儿,没得到闺蜜的回应,几次三番后,也就没了和她搭话的兴趣,转而和秦泽热火朝天聊起来。

    饭吃到一半,秦泽电话响了。掏出来一看,李东来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,李东来道:“秦哥,晚上k歌去不去。”

    秦泽想都没想,一口拒绝:“没空,晚上有事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就嘿嘿嘿的笑:“徒弟我懂的,不过师父啊,家花吃久了也腻,尝尝野花就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和王子衿几乎同时看过来,竖起耳朵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她们耳朵怎么如此灵光。

    “野花不卫生,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寄生虫。”秦泽再次拒绝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野花只是相对而言,其实都是良家,身世清白那种。但是以秦泽你的本事,勾搭良家小花,岂不信手拈来。”李东来再次怂恿。

    “尽是些狐朋狗友。”姐姐冷笑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别出去了。熬夜对身子不好。”王子衿用“我都是为你好”的贤妻良母姿态替秦泽做决定。

    现在才七点多,理由太不走心了子衿姐......

    秦泽本来也不打算去,如果不是秦宝宝爱k歌,他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去ktv这些地方,天生无爱。

    “挂了!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秦哥,我都夸海口了,说一定把你喊去。你不来,我在朋友面前多没面子,以后都抬不起头做人。”李东来恳求。

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什么朋友。”秦泽一愣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圈子里的一些朋友呗,有男有女,男的不说,估计你也没兴趣。女的个个都是水灵白菜,你今晚想怎么拱就怎么拱,想拱那个就拱那个。”

    忽然感觉客厅里有莫名的杀意波动。

    秦泽没好气道:“滚你蛋去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再次响起,李东来道:“秦哥,只是唱k而已。我们都是好孩子,没那些乱七八糟的,刚才就是开个玩笑。我妹也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妹也去?”秦泽惊讶这对八字相克的兄妹居然有共同的朋友圈。

    “嗯,是我们那个圈子的朋友,家里多少有点背景。想趁这个机会把你介绍给大家认识。我小姨也知道,她没反对。”李东来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秦泽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,李东来是想把自己拉入他的朋友圈?这个社会是由无数个小圈子组成的,对应的身份相当、地位相当、财富相当.......乞丐有乞丐的圈子,农民有农民的圈子,富豪有富豪的圈子,这个圈子叫做朋友圈。

    不管是富豪要加入乞丐圈,还是乞丐要混入富豪圈,都极其困难。

    李东来的朋友圈是什么样子的?如果单单是他的朋友圈,或许是一群不务正业的中二少年组成。

    如果裴子淇的朋友圈,大概是一群没心没肺的小太妹,或者中二小白菜组成。

    那么他们两个共同的朋友圈呢?也许是中二少年和中二太妹组成。但,绝对拥有不平凡的家世背景。

    社会上多少色彩鲜艳的小母鸡想着伴大款混入富豪圈,那样意味着她们飞上枝头变凤凰。

    裴南曼没反对,是个好兆头,说明她默许秦泽和自己的侄子侄女有更亲密的“关系”。

    秦泽沉吟片刻,答应了:“把地址给我,我打车过来。”

    有人说人生是一盘棋,这是文青的说法。有人说人生就像一场戏,这是腹黑的说法。秦泽觉得人生就像炒股,无处不在投资,有的朋友是短线,有的朋友是长线。裴南曼是短线,近期便能获益那种。裴子淇和李东来是长线,与他们交往,不需要夹杂太多利益关系,那是将来的事。

    李东来和裴子淇的朋友圈,则是更长的长线,小投资,用不用的上再说。

    “哪能让你打车啊,我在你小区门口。”李东来语气兴奋。

    秦泽挂了电话,向两位姐姐解释:“我家教的小孩,身后背景不简单,家里是混体制的,位置不低。好像姓李,子衿姐你有没有印象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摇摇头:“我从来不关心。”

    秦泽“哦”了一声,捅姐姐的小腰,秦宝宝瞪眼:“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出去一下,晚点回来。”秦泽柔声道:“多认识几个朋友,路子会宽,你混娱乐圈,没关系真的很难。说不准哪天就用的上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目光闪动,敛去冷淡和恼怒,语气傲娇:“你爱去就去,这么大的人了,我还能管你?”

    秦泽在玄关口穿鞋子,开门前,转头道:“我也不是要经你允许,就是给你提个醒......把碗洗了。哈哈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大怒,跺脚:“秦泽,不许出去。”

    秦泽开门,飞快闪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