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九十五章 钢琴大师
    钢琴会所占据整个三层,原木地板,柔和的水晶吊灯,欧派的装修风格。虽然叫做钢琴会所,其实不止钢琴一种乐器,市面上有卖的乐器,在这里基本都能找到,只是数量多寡而已,钢琴是最多的。其次吉他。

    钢琴和吉他号称乐器界两位老大哥,一个走高端路线,深受贵族、小资喜爱。一个走平民路线,流浪歌手必备神器。

    大厅里人还蛮多的,十来个,不算待在隔音室的人。

    裴南曼掏出会员卡,让前台小姐刷卡,然后问道:“会所里有空闲的钢琴师吗?我想聘请一位家教。”

    前台小姐长相漂亮,打扮时尚,几年的社会阅历炼出一双火眼金睛,快速扫一眼裴南曼,在她手腕间稍稍停顿,这位漂亮到让人惊讶的少妇,穿着打扮都属一般,但千万不能用简单的外表来判断一个人的内在。真正的土豪隐藏在不明显的细节里,比如她右手腕那块表,卡地亚玫瑰金女士腕表,这款手表太出名了,只要热爱奢侈品的女孩,几乎都在杂志上看过。因为是限量版的缘故,如今的售价,大概60万美元,折合人民币四百多万。

    这是位超级大土豪。

    “您请稍等,我通知一下经理。”

    在金钱魅力下,前台小姐笑容真诚甜美。

    趁着空闲时间,秦泽掏出手机看小说,裴子淇凑过来一看,不屑道:“这本书我看过,逻辑倒是没问题,就是套路太老,情节太水,作者没什么脑子。每天催更还不理你。”

    秦泽瞅她一眼:“来来来,笔给你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,前台小姐跟着一位西装笔挺的中年人出来,圆脸大肚腩,很标准的中年男人形象。脸上的职业化笑容在瞥见裴南曼的腕表后,多了几分热切。

    “裴女士,这位是我们会所的张经理。”前台小姐介绍两人身份:“张经理,这位是裴女士,咱们会所的会员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虽然是这儿的会员,不过张经理显然对她没什么印象。可见裴南曼不常来钢琴会所。

    “裴小姐是想请个音乐老师?”张经理领着裴南曼三人在大厅的真皮沙发坐下,问道:“请问是什么乐器?”

    有些音乐专业出身的老师,既教吉他,又教钢琴,大提琴,小提琴等等。他们会所当然不能这么不讲究,师资力量绝对要保证精良,口碑好生意才好。

    “钢琴!”裴南曼笑道,顺手接过前台小姐递来的热茶。

    听到钢琴时,张经理眉头轻轻一皱,似有难言之隐。

    裴南曼笑道:“时间上不着急,张经理可以把我们的要求挂出来,等哪位钢琴老师有了意向,再联系我。酬薪也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十月份有国际钢琴比赛,音协在重点考察人才,八月底圈子里有一场钢琴比赛,水平拔尖的老师都没什么时间。”他话也没说死,话锋一转,笑道:“不过今天练习室有几位很出色的钢琴师在练习,我帮你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了。”裴南曼笑道。

    张经理离开,裴南曼扭头朝秦泽道:“我说他们话不足为信吧。”

    秦泽沉思片刻,心生明悟,“裴姐这块肥肉,谁不想吃一口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嗔了他一眼,竟是格外妩媚。

    张经理表现堪称无懈可击,听到聘请钢琴老师时,恰到好处流露出为难的神色,不明显,但足以让秦泽几人看见。紧跟着提及十月的国际钢琴比赛,以及八月的国内钢琴比赛,只为透露一个信号:钢琴教师人手不足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,当然是为了待会的价格做铺垫。钢琴老师不是明码标价的大白菜,名气不同,水平不同,授课的价格自然就不同。所以这个“谈价”很重要,谈的好,就狠赚一笔。

    秦泽估计这个张经理对每个聘请钢琴家教的会员,都是这套说辞。唯一的纰漏在于,他太干脆,在裴南曼提出“挂名”要求时,张经理话锋一转,立刻表达出“人虽然少,但是会所今天恰好有出色的钢琴师”的意思。浑然不觉是女王话里的试探,不愧是女王大人,技高一筹。

    裴子淇听的云里雾里,生气的鼓腮。

    不多时,张经理出来了,身后领着一个穿休闲西装的男人,很年轻,三十岁不到。

    张经理表现出极大的热情,“容我介绍,这位是国内拔尖的钢琴师。”又朝年轻钢琴师道:“李老师,这位裴女士想聘请家教。”

    李国伟第一眼就被裴南曼惊艳了,容貌倾城,五官精致的女子很多,但她肌肤白皙中透着健康的晕红,不见黑头,不见痘印,这是真正冰肌玉肤的女人啊。不过裴南曼眉宇间若隐若现的威严气质,让李国伟不敢表露太多垂涎之色。

    第二眼看见的是裴子淇,娇俏漂亮的高中生,少女独有的粉嫩脸蛋,还有“抽出嫩芽的柳枝”般的身段。绝对能让某些喜欢吃嫩草的大叔微微一硬。

    第三眼才是秦泽,不过他没在意,一瞟而过。

    张经理作为“中间人”,很积极的推销“产品”,他说:“裴女士,李老师在国内钢琴圈子很出名,从小开始练钢琴,到这个年纪,拿的奖都能摆满一屋子,这些可不是忽悠人的,您如果需要,我们可以出示证明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张经理继续说:“另外,十月的国际钢琴比赛您知道吧,他是候选人之一。”

    李国伟微微颔首,眉宇间尽是傲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挺厉害的。”裴南曼也表示满意。

    张经理见她如此,脸色微喜,“不过呢,一分钱一分货,价钱方面会比较高,也是因为最近好的钢琴师没时间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插嘴道:“大家都没时间,他怎么有时间,不是什么候选人吗?”

    李国伟道:“第一:钢琴对我来是生命的全部,我熟悉它的每个琴键,就像熟悉自己的手脚。我熟悉几百首钢琴曲,就像熟悉我自己的笔迹。第二,我的确要花时间准备,所以每个星期只上三节课,每节课最多一个小时。第三,授课时间我来定,如果有钢琴活动,我可以取消上课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张经理提醒道:“现在好的钢琴师真的不好找。除非过了十月。”

    叽里咕噜又说了半天,各种吹捧,见裴南曼微笑点头,张经理终于图穷匕见:“裴女士,如果你觉得不错,我们可以谈一谈价格方面的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依旧笑容温婉:“请说。”

    张经理与李国伟相视一眼,齐齐一笑,前者道:“李老师的价格,平时是一节课1500。近期有所涨幅,国际钢琴比赛嘛。2000一节课。”

    秦泽暗暗咋舌,尼玛,一个星期三节课,就是六千大洋。一个月两万四。

    天了噜。

    钢琴真不愧乐器之王啊,可秦泽记得,小时候秦宝宝学钢琴,一节课才40块。妈蛋,这通货膨胀可真厉害。

    姐姐小时候也是多才多艺,会跳芭蕾,会大提琴,不过现在早扔爪洼国去了。

    裴南曼一副“我是土豪我不在乎钱”的淡定姿态,笑着说:“价钱方面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张经理和李国伟脸上笑容刚刚绽放,只听她说:“但我要现场听一听李老师弹奏,我身边这个年轻人,也是钢琴大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