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九十四章 钢琴会所
    端菜上桌后,秦泽去了躺洗手间,回来后一看,李东来裴子淇兄妹俩扑在饭碗里狼吞虎咽。小姨轻柔又威严的告诫:“注意吃相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朝秦泽挑起大拇指,艰难咽下嘴里的菜:“秦哥,我是真服你了。怎么什么都会啊你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不说话,但埋头只顾吃菜的举动,无声中给出肯定的态度。这小丫头有点傲娇,“你做的菜真好吃”此类的话她是说不出口的。

    李东来说:“秦哥,要不你当我们家的厨师吧,我让小姨开五星级主厨的薪酬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鼓着腮帮,含糊不清的声音道:“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搁下筷子,柔声道:“小姨做的菜不好吃吗?”

    兄妹俩脸色大变:“不不不,小姨做的才好吃,但我们不忍心小姨你为我们操劳。”

    “最喜欢吃小姨做的菜,秦泽这家伙的厨艺根本不能和小姨比,我们就是怕小姨太累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满意一笑,道:“小秦是大忙人,没空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问道:“裴姐,菜好吃吗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点头:“还可以!”

    还可以......

    “叮,任务失败,扣除120点积分,宿主只剩60点积分,请努力做任务。”

    秦泽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,为什么会这样!

    秦泽差点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,掀着重。裴南曼不是钟爱湘菜吗?不是喜欢吃辣吗?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我可是兑换湘菜高级精通的。你不给我一个满分,你好意思吗,好意思吗!

    得到系统以来,终于临来第一次任务失败,而且是在积分短缺的关键时刻。

    裴南曼忽然察觉到秦泽深仇大恨般的目光,愣了愣,“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秦泽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这女人社会阅历丰厚,胸有静气,让她震惊本就艰难,最主要的,她对自己厨艺蜜汁自信,秦泽觉得自己做菜做出一朵花来,她没准也认为她的厨艺才是no1.

    裴南曼夹了快鱼颈位置最有嚼劲的肉,细细咀嚼,咽下,笑道:“秦泽,我听子淇说你把练武划分三步骤:练体、练招、返璞归真!”

    呃......秦泽失笑道:“瞎说的,裴姐别当真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瞎说。”裴南曼一本正经的模样:“其实没那么复杂,就两个步骤:炼精化气,炼气化神。”

    秦泽顿时感觉不知该如何接话,女王大人还是仙侠迷?我是不是要补充说:后面还有炼神还虚,炼虚合道。

    系统告诉他,修炼成仙这种事不存在,能量修炼,也只是壮大所有人都有的炁,延年益寿可以,隔空控物什么的就扯淡了。他猜测裴南曼说的炼气化神,应该是强壮体魄后,反哺精神。比如我们常说的,满面红光,精神矍铄,

    裴南曼又道:“秦泽,下午有没有空?”

    她话题跳的太快,秦泽愣愣道:“有空啊,我闲赋在家,有大把时间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觉得跟秦泽独处太尴尬,姐姐这星期终于不赖在家里了,每天准时准点上班。秦泽每天的工作也就看看大盘,研究研究股市走向,这些工作也可以在手机上完成。所以他的时间是很空闲的。

    “子淇的钢琴老师因为要筹备婚礼,辞职了。我打算再请一个好点的钢琴老师,你下午陪我们走一趟。”裴南曼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又帮不上什么忙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你是行家嘛。”裴南曼说。

    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秦泽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就行家了,”裴子淇无语:“小姨,这家伙懂什么钢琴啊,他会弹古琴倒是真的,你别听我上次说他琴弹的好,就认为他懂钢琴了。古琴和钢琴不是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是钢琴吗?你知道高音有几个,低音有几个。知道c有几个音?知道什么是一指二指?”

    一路上,裴子淇各种不屑各种怀疑。而面对大萝莉的鄙夷不屑,秦泽始终不予回应,望着窗外宠辱不惊。裴子淇平时不是话多的人,不知为何,见到他这副模样,心里就莫名来气,或许是受人追捧惯了,冷不丁碰到一个无视自己的人,心里不平衡。故而处处找茬。

    最后,裴南曼训斥道:“子淇,别没礼貌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和李东来一样,对这个小姨又敬又畏,当即撇嘴,总算消停了。

    裴南曼歉声道:“秦泽,你别在意。”

    秦泽笑着点头,同样是傲娇,姐姐的傲娇偏向于撒娇,让人感觉又可爱又俏皮。裴子淇受限于年龄和资历,是偏中二的傲娇。

    “裴姐,你也关注娱乐圈啊!”秦泽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,听在裴子淇耳中,茫然不解。但他不担心裴南曼会听不懂,以女王的智商情商以及在社会摸爬滚打的阅历,应当是秒懂。

    “年纪大了,关注着娱乐圈,就显得自己还年轻。”裴南曼叹息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女人都这么自怨自艾?”秦泽很自然的调侃。

    正值三十的少妇,眼角眉梢都挂着风韵,像只熟透的,能掐出水的蜜桃。这也算老?

    裴南曼没在意秦泽的调侃,道:“其实是我旗下有家经纪公司,业务能力一般,属于食之无味弃之可惜那种,就一直苟延残喘着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有种自己被排除在外的无力感与抓狂感,她听不懂两人话语中的机锋。

    裴南曼说秦泽是行家,证明网上闹的沸沸扬扬的《致秦宝宝》钢琴曲,她有关注。所以秦泽才有此一问。裴女王肯定是看了视频的,也肯定把秦泽给认出来了,滴水不漏的她知道秦泽不愿意暴露身份,于是没有挑明。这属于两人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。

    目的地是徐汇一处高档商用楼,地点设在cbd区,玛莎拉蒂停入车位。

    “三楼有一家钢琴会所,沪市音乐协会的据点之一。供协会成员交流音乐,算是俱乐部吧。同时对协会外的人开放会员,价格不算贵,但够普通人家省吃俭用积攒一两年了。副业是卖钢琴。我来听过几次钢琴演奏会,很不错。钢琴协会的成员偶尔也兼职做家教,只针对会所里的会员。”裴南曼领着两人进电梯,按亮三楼键,道:“音协的人水平参差不齐,他们自然是帮着自己人说话,不足为信。你帮裴姐掌掌眼,别请回去一个半吊子。”

    秦泽沉吟片刻:“裴姐,老师什么水平无所谓,关键是看学生什么水平。大学教授教导小学生,会抓狂的。薪酬上也不划算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横眉立目:“秦泽你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点头:“是这个理。不过做家长的,总想给孩子最好的教育资源,没事,裴姐出的起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