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九十三章 土豪的厨房
    “裴姐,烧饭呐?”秦泽站在厨房门口,脸上堆起诚挚笑容。

    这间厨房堪称豪华,高档定制橱柜,全套不锈钢厨具,光是刀具就有六把,整整齐齐摆在刀架上。内镶式烤炉,商用咖啡机,还有一般家庭见不到的五金配件,地板都光亮可鉴。

    真尼玛土豪啊,这得花多少钱。

    裴南曼扭头,也许是秦泽没有贸然侵犯领地,挤出一个略显柔和的笑容:“你去外面等着吧,马上就要。”

    低头,继续切菜。

    秦泽犹豫再三,选择闯入女王禁地。来厨房之前,他衡量过任务的难度。任务要求是震惊四座,考虑到人数,其实他只要搞定三个人就好。

    难就难在如何震惊四座,女王大人身价不菲,五星级主厨都不屑一顾,不是口味有问题,就是要求太高。再考虑到她的迷之自信,前者可能性更大。

    女王正在切肉,秦泽不声不响靠近,凑脑袋一看,刀工一般,肉块切的不均匀,还不彻底,平均两块一个藕断丝连。

    拥有一颗热爱厨艺的心,却输给了天赋。

    老天果然是公平的,我以后再也不怨天尤人了。

    裴南曼听到身后的脚步声,侧头看来,从轻蹙的眉间,秦泽察觉到这位喜怒不形于色的女王,有了不满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裴姐喜欢吃什么菜?”秦泽又问。

    裴南曼沉吟片刻,淡淡道:“湘菜。”

    真好奇你一个东北人为什么喜欢吃湘菜。

    秦泽心里吐槽的同时,沟通系统,兑换湘菜高级精通。听说裴南曼连五星级厨艺都hold住之后,秦泽和系统进行一番深谈,高级厨艺精通的确达不到蔑视五星级主厨的境界。但里面有猫腻,高级厨艺精通是个宽泛概念,凌驾在高级厨艺精通之上,还有一个叫做“八大菜系”的东西。

    硬要举个例子,大概是散人和转职的区别。

    于是,裴南曼在秦泽虎视眈眈的目光中,做完一碟农家小炒肉。在这个过程中,秦泽喋喋不休的说着冒犯之言。

    “油没热透。”

    “炒菜太快了,要慢点。”

    “酱油料酒的时机有点不对......”

    “味精显然放多了,会占味。”

    “辣椒切的不够片啊,放早了,你看,都被油炸糊了。”

    女王三十年来积累的阅历和定力差点不够用,当场暴走。好不容易炒完一盘菜,这家伙竟然胆大包天的用手拾一块肉丢进嘴里,嚼完,脸上还是哀其不幸怒气不争的表情,说:“肉炒的太老,一嘴味精味儿,我就说放太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精致的眉梢一挑,白皙圆润的脸庞染上一层愠色,大怒道:“秦泽,你今天不把话圆回去,我找人把你沉黄浦江。”

    “肉还有吧?”秦泽不接她的话,自顾自道:“起开起开,我给你炒一盘。”

    换了别人,尤其是男人,敢在自己厨房里撒野,裴南曼早一锅盖闷过去了。但刚才被秦泽气的险些肝炸,她反而淡定了,这家伙要炒不出一盘让她满意的菜,沉黄浦江就算了,这年头不兴打打杀杀了,让这触逆鳞的小子竖着进来,躺着出去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裴南曼一直自诩是厨艺小圣手。

    “别愣着啊,搭把手,辣椒给我洗了。”秦泽抽出一柄弧线完美的菜刀,不忘吩咐裴南曼做事。

    裴南曼险些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,不可置信:“你让我帮你洗菜?”

    “顺便把锅也洗了,我切肉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:“......”

    还是沉黄浦江吧,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咄咄咄......”整齐划一的刀声想起来,秦泽手上的菜刀,就像古代武士手里的剑,连绵刀光中,猪肉迅速解体,化作宽厚几乎一致的肉片。

    裴南曼心想,这小子刀工是不错,比我要稍稍强一些。但刀工好不代表厨艺好呀,就像自己刀工一般,但厨艺很棒......

    本着“看这小子能炒出什么花样来”的心思,裴南曼生平头一回给人打下手,洗了锅、辣椒。整整齐齐的给他摆在沾板上。

    客厅里,两天一小吵,三天一大吵的兄妹,竖起耳朵,密切关注厨房动静。

    没见师父给小姨拿菜刀追杀出来的李东来松了口气,怀着同样期盼不同想法的裴子淇则表示失望。

    兄妹俩注意力不在某抗日神剧上,李东来好奇道:“小姨竟然没发怒,我师父有两下子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对此不屑:“肯定是阿谀奉承小姨,菜烧的多好吃多好吃呗。”

    滴水不漏的小姨,唯一命门就在厨艺上。裴子淇见多了各行各业的精英们,怀揣着忽悠投资的野望,带着计划书和市场报告走进小姨的书房,然后灰头土脸的出去。其实只要夸赞一句:您的厨艺真是天上没有地上仅有!就能轻松拉到几个亿的投资。

    李东来得意道:“秦哥说了,做事要动脑子,不能光靠蛮力。他肯定给小姨打下手,不然小姨不会留他在厨房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也用哀其不幸怒气不争的语气:“整天秦哥秦哥,你李东来快成人家狗腿子了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嗤笑:“我乐意,怎么了。秦哥多牛叉,学习成绩好,打架又厉害,跟着他混,总比我跟一群二世祖混好吧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招牌式白眼:“说得好像他无所不能似的,他有本事,用厨艺把小姨征服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靠,男人要什么厨艺,你这不是强人所难么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李东来忽然抽了抽鼻翼:“什么味儿!”

    诱人菜香隐隐约约传到大厅,这还是强力油烟机的效果之力,否则,整个客厅都是菜香。

    裴子淇感觉胃液疯狂分泌,悄悄咽口水:“好香,小姨的厨艺长进了?”

    兄妹俩并肩冲向厨房,李东来叫道:“小姨我肚子好饿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吹捧道:“小姨,我就说你在厨艺方面很有天赋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们看见了这样一幕:端庄优雅的小姨坐在咖啡台边,身前摆着一叠农家小炒肉,夹一口,再夹一口......而大言不惭要拯救小姨三观的家伙,站在锅前娴熟翻炒,偶尔把菜抛起,秀一下操作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裴子淇小嘴微张,眼前看到的一幕超出她的理解范畴。向来把厨房视为禁脔的小姨,居然任凭一个男人在禁地搞风搞雨,看她的样子,非但不生气,吃的还挺享受?

    我靠,这秦泽什么人啊,太神通广大了吧。

    李东来先惊后喜,继而崇拜。师傅果然是师傅,深藏不漏。在中二少年心底,秦泽愈发的一副神秘莫测的高人形象。

    裴南曼细嚼慢咽,头也不抬:“出去等着,还有一会儿呢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在家里说一不二,威严深重,兄妹俩都不敢有任何异议。

    裴子淇转身时嘀咕道:“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。”

    秦泽调侃:“太大声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猛地回头恶狠狠剐了这家伙一眼。转身回客厅,小屁股扭的风情万种。

    秦泽烧了四盘菜:双椒鱼头、农家小炒肉、蟹黄豆腐、鱼香茄子。一个人又洗菜又切菜,忙的满头大汗。最后一盘也最麻烦的双椒鱼头出锅后,他没好气的瞥了某个下筷如飞的女人,哼哼道:“再吃就吃光了,外面还有俩嗷嗷待哺的小孩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轻轻道:“多嘴!”

    她的风格干脆利索又霸道。换成秦宝宝,会撒娇的哼哼两声:就要吃就要吃。王子衿则夸赞一句:都是阿泽手艺棒。

    这很好,每个女人都该有属于自己的灵气。

    网红脸为什么会被吐槽,十个网红九个尖下巴大眼睛,一个模子印刻出来。这种女人其实最华而不实,失去了灵性。很容易审美疲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