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九十二章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师父
    别墅后院。

    “手臂抬高点,发力的方式也不对,攻击的时候,手腕要绷住,不然受伤的是自己的关节。”秦泽双手戴着拳套,一边抵御李东来凶猛的进攻,一边指出他招式、发力失误的地方。

    大半个月来,李东来成绩有显著提升,不过比起打架方面的日进千里,就显得微不足道。秦泽初见这小子的时候,除了一股子的狠劲蛮劲,出手毫无章法,典型的混混身手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苦练后,李东来成了会几手硬把式的混混。用仙侠流的词汇:杂役弟子。

    “打架也是门艺术,可以用科学的眼光看待。咱们通常说的“天下武功唯快不破”、“一力降十会”是可以用力学来分析阐述的。而所谓的武功秘籍,更简单了。我把它分为三步骤:练体,练招,返璞归真。”秦泽淳淳教诲他的记名弟子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说金丹元婴化神渡劫飞升。”几米外的台阶上,裴子淇黄瓜咬的咯嘣脆,狠狠翻了个白眼,精致白皙的俏脸各种不屑,各种鄙夷。

    不需要秦泽这个师傅开口说话,李东来训斥道:“练武最忌讳外人旁观,懂不懂规矩,滚犊子去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再翻一个白眼,嘀咕道:“神经病,走火入魔。”

    一转身,扭着小屁股走回客厅。

    妹子一走,李东来立刻谄媚的笑容:“师父,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秦泽满意点头,继续调侃:“简化的说,练体就是打熬身体,没有强大的身体支撑,套路练的再多也是假把式。咱们伟大的领袖说过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连连点头:“有道理有道理,我这几天感觉身体状况出其的好,丹田有股洪荒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不是焚寂煞气,不然为师要耗费功力为你疏经导脉。”秦泽继续扯淡:“练招,顾名思义,就是练习套路。像你上数学课,老师会先把公式交给你,公式就是套路,只要掌握这个套路,勤加练习,你就能成为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就是师傅,轻而易举就把武学和数学糅合贯通,弟子远远不及。”李东来说。

    “可即便学生们掌握了数学公式,考出来的成绩依旧参吃不齐,学霸得满分,学渣不及格。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李东来完全跟着师傅的思路走。

    “蠢,因为学霸投身在海量的习题库里。换而言之,学霸在和各种各样的敌人交手,累积经验,最后做到无招胜有招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懂了,所以实践出真章,我辈侠士,就应该游走天下,和各路人马交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有这个体悟,为师深感欣慰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张了张嘴,踌躇道:“秦哥,咱们说话方式能换个套路不,感觉好羞耻。”

    秦泽过了一把“师尊”瘾,也感觉满足了,一脚踹向李东来屁股:“滚去做习题,老子教你这么久,你只是把三十分的成绩提高到五十分,我要的是及格,及格!”

    裴子淇坐在真皮沙发上,一手拿黄瓜,一手拿遥控器,目光却瞥向后院,嘴角翘起:“两个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上午11点,秦泽看了眼手机,起身道:“时间差不多了,今天到此为止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愣神的徒弟李东来挽留,拎起床边的包,夺门而出。

    客厅里,恰逢裴南曼拎着两袋生鲜果蔬回来,“吃了午饭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裴熟女在家里时,还是很淑女很温婉的。

    秦泽脸色微变,堆起热情的笑容:“太打扰了,我自己出去吃就好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笑容淡淡:“不打扰,我把你的量也一起煮。对了,小秦,吃的惯辣嘛?你们本地人口味偏甜。”

    完全无视了我的话......秦泽勉强笑道:“喜欢甜味的大多是老一辈,而且也不是所有的沪市人都爱吃甜,我就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认真点头,把水果交给裴子淇,“去把水果洗一下。”

    自个拎着菜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裴子淇睥睨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,哼哼道:“不知道有多少人想上我家的饭桌,都不能。”

    秦泽唉声叹气:“每次吃完裴姐做的菜,总觉得不太对劲。”

    也不能说难吃,肯定不好吃就对了。最主要的,裴南曼可以把一份完美的食材,做成味道勉强入口的菜。

    这就厉害了。

    比如,材质鲜美的海鲜,在她的锅里溜一圈,能吃出河鱼的味道。以肉质细嫩著称的银鳕鱼,硬生生有几分老豆腐干的口感。

    真怀疑她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。

    裴子淇小脸蛋一苦,“是不好吃,她还很享受回家奶孩子这件事,工作再忙都要抽时间回来给我们做饭。心情好的时候,就笑眯眯问:我今天做的菜怎么样啊!你们想吃我晚上再给你们做啊!”

    秦泽回忆了一下,好像第一次留别墅吃饭时,他昧着良心给了108个赞。

    难怪她总这么热情留我吃饭。

    “她这是自我陶醉,没有认清自己。”秦泽总结道。

    裴子淇嘴角一抽搐:“有本事去小姨面前说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让我去拯救你们小姨脆弱的三观吧,正面现实是一件刻不容缓的事。”秦泽略感兴奋,对于裴南曼的小怪癖,非但无损她形象,反而更加鲜活起来。

    秦泽一直觉得,太完美的女人太虚幻,忘记哪本中二玄幻流小说有这样的句子:日中则移,月满则亏。不完美好,不完美的女人更让人放心。就比如家里那位狐媚子姐姐,身段也好,脸蛋也好,堪称完美。但性格就太糟糕了,所以她没心没肺的活到现在。

    姐姐要是性格再温婉大方知书达理,估计就天妒红颜了。

    李东来恰好从二楼下来,听见妹子和师傅的对话,吓了一跳,瞄向洗菜声哗啦啦的厨房,压低声音:“秦哥,你别冲动,当面说小姨厨艺烂,她会翻脸的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深有同感点头,又连连摇头,怂恿道:“不会不会,我小姨很大方,尽管去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狠狠瞪一眼用心险恶的妹子。

    秦泽心说,你们是没见过我轻松抓住两个女人胃的逆天厨艺。可李东来小心翼翼的一句话,打破了秦泽的自信。李东来说:“小姨对自己的厨艺迷之自信。五星级酒店的主厨亲自下厨,小姨的评价是:“还不错。”但她对自己的厨艺评价,两个字:完美!”

    秦泽一听,顿时怂了。

    尼玛,眼前这一家子,可不是秦宝宝那个没去过五星级酒店用餐的土妞,人家五星级主厨的厨艺都见识过,秦泽醍醐灌顶的厨艺再好,也不敢说完胜五星级主厨吧?

    裴子淇招牌式的小白眼翻起来:“净吹牛,最讨厌你这种大话连篇的男人。刚才就当开玩笑,把水果洗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读高一,17岁的大萝莉,小腰细腿翘屁股,长的有几分相似裴南曼,在学校应该是校花级别的女神,就是脾气太劣,就像裴南曼自己说的:这对兄妹戾气太重。

    说翻脸就翻脸,搞的秦泽有点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李东来则劝道:“秦哥,算了吧,我小姨生气起来,很凶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笑了,“来,再骂几句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一愣,下意识道:“神经病啊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!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脑子真有病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词汇量尽如此贫瘠?”

    “你个傻叉白痴脑残废物......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秦泽压压手,表示可以了。系统的任务提示在脑海中回荡:叮!请做一顿震惊四座的美味佳肴,成功奖励一百二十积分,失败扣除相应积分。

    果然,压抑的越狠,反弹越凶猛。心里的欲求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操纵。

    李东来目瞪口呆看着他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师父。

    裴子淇看他的眼神,真的再看神经病,夹杂着那么一丝丝变态的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