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八十八章 日久生情
    晚上,饭桌上,王子衿发现气氛有些古怪。往常吃饭,秦泽很热衷跟她聊天,偶尔和姐姐斗几句嘴。秦宝宝也不是信奉“吃不言寝不语”的人,同样活泛。可今天出奇的安静。首先,秦泽只顾着扒饭,低着头,目光始终停留饭菜上。王子衿都要怀疑秦泽平时的殷勤是在做戏。其次,闺蜜秦宝宝心不在焉,大部分处于发呆状态,偶尔偷瞥一下弟弟,也是迅速移开,做贼心虚似的。一碗饭扒了半天,就是不见底。

    “你俩干嘛呢。”王子衿实在受不了诡异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姐弟俩异口同声。相视一眼,齐齐避开对方目光。秦宝宝搁下筷子,“我吃饱了,回房睡觉。”

    这才几点啊,你就要睡了?

    王子衿看着她的背影,感觉莫名其妙。拿筷子敲了敲“淡定”夹菜的秦泽,没好气道:“你又惹你姐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......”秦泽狡辩,却发现自己词穷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。”王子衿嗔道:“微博上的事我都知道啦,还以为你们今天会买好酒好菜庆祝,结果饭菜还不如以往丰盛,你俩没事,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秦泽看了看坐在对面的鹅蛋脸娇俏美人,不敢和她媚而不妖的桃花眸子对视,轻声道:“她就这样呗,臭脾气,动不动发怒,过几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的,三天两头闹别扭,我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。”王子衿叹息。浑然没自觉,刚来那几天,她是坚定不移站在闺蜜这边的,这才一个多月,已经“里外不是人”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她也是你姐姐,你不要老是欺负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欺负她。”秦泽激动了。他白天还真“欺负”秦宝宝了。

    王子衿像教训不听话的弟弟那样教训秦泽:“还说没有,哼哼,不是姐姐说你啊。你对你姐的态度很有问题,口花花的一点都没有尊敬姐姐的样子。时不时的还和小孩子似的闹,哪有弟弟打姐姐屁股的?多大的人了。当然,宝宝也有她的问题,自己都没有姐姐的样子。成天跟你撒娇耍赖,能做好姐姐才怪。待会我会说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别去了......”秦泽嘀咕。

    王子衿见秦泽认错态度良好,也就不继续说他了,换个话题:“钢琴曲是怎么回事?阿泽什么时候会弹钢琴了,我没听宝宝说过呀。太神了吧,音协都邀请你参加国际钢琴比赛。”

    “她知道什么啊,整天没心没肺的,我学俄语她都不知道。”秦泽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呐呐,又来了,你要学会尊重姐姐。”王子衿嗔道。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不说这个。子衿姐,周末去看电影?”

    “不去,要写稿。”

    “看个电影的时间总有的。还有,我网上看到一家不错的烤肉店,咱们去吃?”

    “有你做的菜好吃?”

    “呃,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似笑非笑道:“阿泽,你是不是想追我!”

    天了噜,您别说穿好不好,虽然我是男人,但我也会尴尬的。

    人生如此艰难,何必事事拆穿。

    见他懵逼的模样,王子衿就笑,花枝乱颤。

    她什么人没见过呀,想追她的人可以组一个加强连。有什么不能说的。不过这样的大男孩,比那些男人可爱多了。

    秦泽揣摩着该如何回答王子衿的必杀一击。就听她叹道:“其实我很羡慕你跟宝宝的,打打闹闹才是姐弟,我是独生子女,不过堂哥堂弟倒是好几个,小时候经常吵架打架闹别扭,但感情却很好。渐渐长大了,受到父辈影响,距离影响,利益影响,越来越疏远了。你是很优秀的男孩子,宝宝常常取笑你找不到女朋友,其实啊。你为她做的事情,写歌啊,弹钢琴啊,放在别的女孩子身上,早追到手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长长吐出一口气:“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歪着头,眼神茫然。

    秦泽笑道:“刚才还以为子衿姐要说:你是很优秀的男孩子,可我一直把你当弟弟看待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噗嗤一笑。

    趁着王子衿洗澡的功夫,秦泽决定和姐姐谈谈心,电影里都这么演的,后爹后妈教师和顽劣的孩子深入谈心,晓之以情动之以理,最终让小孩接受自己。还有屌丝豁出一切哭着诉说自己的心意,成功改变自身在女神心里的印象......秦泽决定靠谈心来化解白天的尴尬。

    敲敲门,推了进去。

    秦宝宝靠在床上,盖着毯子,空调呼呼输送冷气。毯子外露出一双玲珑白嫩的脚丫子,脚趾不安分的搅动。

    姐姐正低头看手机,见鬼畜弟弟进来,素白的脸蛋顿时摆出冷淡表情,扭过头去,不去看他。

    “姐,白天的事......”

    秦宝宝脸色一变,淡淡道:“别叫我姐,我不是你姐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也回过味来了,她迷迷糊糊被弟弟哄了一个湿吻。

    秦泽本想说:白天的事是我一时冲动,我要道歉.......干笑道:“你不是我姐,那谁是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大声说:“爱谁谁,你别叫我姐,你明天就给我搬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你这样不配合的态度,我怎么道歉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谈,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呃......电影里没这桥段啊,碰到不愿意谈心的该怎么处理?

    操哭她吗?

    “行行行,我明天就走,我进来是想说你新歌的事。”秦泽无奈道。

    姐姐从来没如此“震怒”,以他的经验,这时候不能继续话题,要歪楼,要转移矛盾。

    秦宝宝想了想,小脸依旧阴沉,但语气稍稍好转:“你又有歌了?”

    “嗯嗯,一直为您准备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明天把歌词曲谱写下来,然后收拾行李搬回去跟爸妈住吧。”

    你怎么就不按着剧本走呢。这时候不是应该默契的不提这件事么。

    秦泽无奈告退。

    他真的要搬回家和父母住?当然不是,姐姐的气话和真心话,秦泽还是能分清楚的。秦宝宝如果动了真怒,就不会等到现在才说,而是下午就让秦泽卷铺盖滚人。房产证上虽然写着爸妈的名字,但,房子是他们留给女儿的嫁妆,所以名义上,这套房子是秦宝宝的。

    姐姐有权利让他滚蛋,不过姐姐并不是真心让他滚蛋,只是余怒未消的气话罢了,再就是坐实白天的事秦泽要负全责,把她主动吻秦泽的责任掩盖掉。

    秦宝宝向来是个心机girl

    转眼周四了,节目录制的日子。

    王子衿破天荒的请假,陪秦宝宝一起去录制现场,还有秦泽。

    虽然说每个嘉宾只有一张门票,不过秦宝宝开口问节目组要门票时,节目组爽快答应了。理由如下几点:秦宝宝毕竟三线明星了。不是没有根基的新人;秦宝宝有个吊炸天的弟弟,没准要参加国际钢琴比赛的牛人。

    节目组拉拢还来不及。

    秦宝宝开着小宝马载闺蜜和弟弟驶入电视台,进大楼后分开,秦泽和王子衿乖乖安检,秦宝宝直入员工通道。

    临别前,秦泽再次提醒姐姐:“高音一定要注意,不是让你注意声线圆润,而是要尽可能的唱破音,唱出声嘶力竭的感觉,舞台服装也要按着我说的办。”

    姐姐的态度很冷淡,爱答不理:“嗯。”

    虽然默许秦泽耍赖不搬走,不代表就原谅他,秦宝宝又开始和弟弟打冷战。面对姐弟俩不见硝烟的战火,王子衿无奈叹气。

    秦泽和王子衿进入录制场地时,距离节目开始只剩十分钟,现场灯光昏暗,黑压压的人影,看不清台阶。

    秦泽鼓起勇气,故作轻松:“太暗了,子衿姐我牵着你走吧,小心别跌倒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好气又好笑的看他一眼,洞悉他的小心思,沉吟一下,伸出小手给秦泽握着。

    秦泽握着王子衿柔软小手,心跳加快了几下。有句话怎么说来着:牵手是恋爱的开始。

    他牵秦宝宝的手不算什么,毕竟有姐弟的身份罩着,牵个手搂个腰都属于正常,但王子衿可不是他亲姐,寻常女孩子会随便让男人牵着手?

    日久生情的套路果然没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