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八十章 又见鬼畜任务
    “色白花青的锦鲤跃然于碗底。”

    “临摹宋体落款时却惦记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隐藏在窑烧里千年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极细腻犹如绣花针落地。”

    “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在泼墨山水画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微博静了,毫无征兆的静了,真没想到“天不怕地不怕”的键盘侠也有沉默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直到歌曲唱完。静默的弹幕终于回神,然后炸了。

    秦泽和两个姐姐,再次见到被弹幕刷屏的现象,白色字幕中混合着蓝、红、紫等多种颜色的字幕,把节目给覆盖了。

    “尼玛,一首歌差点把我唱高潮了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啊!”

    “青花瓷?古风歌?原创?”

    “原创,又见原创。尼玛,把我给唱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心里好难受,妈蛋,最讨厌这种歌了,不讲道理的把你拉入悲伤黯然气氛。”

    “都别哔哔,让我回味三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了我的大胸妹,这次我不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歌真的神了,谁说秦宝宝要被淘汰,我第一个不服。”

    “脸肿了,好痛。”

    “大胸妹别哭,哥哥喂你吃大香肠。”

    “这词太有意境了,江南水乡,细雨靡靡,长长的青石板路蜿蜒在河边小镇,描绘着牡丹的青花瓷器,穿着仕女服的江南女子......不自觉就浮现出这种画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爱死这个女人了,黑木耳我也要。”

    秦泽恰好看到这里,没忍住,噗一声笑出来。

    秦宝宝恼怒极了,毫不留情的死掐秦泽胳膊,秦泽就躲,秦宝宝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子衿姐,要不是看在你面子上,看我不狠狠修理秦宝宝......”秦泽不忘拉上王子衿一起玩,嬉闹中转过头来,猛的一愣,只见王子衿痴痴望着电脑,素白的鹅蛋脸,泪痕遍布。

    “子衿姐?”秦泽与姐姐对视一眼,柔声道。

    王子衿慌乱抹去泪水,故作轻松,笑道:“没什么,这首歌太好听了,有点感触。”

    秦泽看见姐姐悄悄用口型朝自己说:“女文青!”

    对哦,王子衿是北大中文系的女文青。

    文青是种病啊,尤其女文青是病入膏肓患者。她们多愁善感,她们心思细腻,她们很容易代入到各种各样的悲伤剧情里,一秒入戏。如果你在马路上发现某个妹子无缘无故嘤嘤哭泣,要么失恋了,要么文青病犯了。

    为了缓解王子衿的文青病,秦泽机智的转移话题:“秦宝宝,你的唱功还是有点瑕疵的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歪着脑袋,一脸“我看你这张嘴如何开天花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首先,你的肺活量很好,这是成为出色歌手的基础。其次,你对唱歌的方法,不管是呼吸还是换气节奏,都如火纯情。但我要说的是,你的歌,缺乏感情。就拿这首青花瓷来说,感情投入有了,但不够强烈。高低音转换的时候,你真的只是在转换高低音,感情变化却不大。低音时,你应该把悲伤黯然的感情融入进去。高音时,感情不减反增,可你完全没有,你像一只从天空掉落的乌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秦宝宝眨巴眨巴漂亮眸子。

    “匀速直线啊。”秦泽教训道:“真正的灵魂歌手,首先打动自己,然后打动观众。你光打动自己,打动观众却不足,你应该唱到所有人都悲伤哭泣,那才功德圆满。”

    姐姐撇撇嘴,“没把所有人唱哭,真是对不起哦。”

    今天是周五,好久没陪秦泽打游戏的姐姐,忽然良心发现,觉得这段时间委实冷落了单身狗弟弟,于是提出要和秦泽打一盘。可如今的秦泽,早不是当初那个打游戏耍论坛的衰仔。白天做家教、看盘、关注姐姐的人气变化,委实没时间沉浸在游戏里。空闲之时,他更愿意跟王子衿献殷勤,看能不能把这位姐姐追到手。

    因为大家都住一起的缘故,秦泽反而不好意思甩糖衣炮弹,你想想,肉麻兮兮的话抛出去,得不到回应,然后坐在客厅里大眼瞪小眼?那不得死于尴尬癌啊。

    所以说距离产生美,我甩完糖衣炮弹,得不到回应,没关系,拍拍屁股走人,深藏身与名,第二天再接再砺。

    相处方式不同,追求方式也要做相应改变。

    秦泽采取日久生情的计划,日子的日,没有别的意思。

    夜深了,王子衿洗澡。

    秦宝宝在客厅做简单的拉筋动作,俯身去摸脚尖,牛仔短裤包裹着的臀部愈发浑圆,像熟透的水蜜桃。

    秦泽靠躺沙发,欣赏姐姐玲珑浮凸的身段,顺便畅想一下未来。

    好死不死,叮一声,系统发布新任务:“抚摸秦宝宝的屁股,成功奖励九十点积分,失败扣除相应积分。”

    好久不见,鬼畜任务......

    节操这东西,人没有,系统也不见得有。

    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会转头回屋睡觉,绝不欣赏秦宝宝的身材......

    秦泽满脑子都是槽。

    上一次的鬼畜任务,是趁着秦宝宝睡觉,亲吻她的唇。

    见秦宝宝自顾自的拉筋,秦泽一边假装看四处的风景,一边靠近姐姐,然后迅速摸了她屁股一下,趁姐姐没反应过来,囔囔道:“走开走开,别挡道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秦宝宝果然被吸引注意,冲他娇哼一声,挪开几步。继续她的拉筋运动。

    秦泽满心得意的回头沙发,点开系统界面一看,任务显示:未完成!

    笑容顿时僵硬。

    还能不能愉快玩耍了,你想怎样。

    秦泽很想打开脑子揍系统一顿,考虑到受伤的是他。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触碰姐姐屁股不难,秦泽不是没打过她屁股。但系统显然不会和你玩文字游戏,总结经验,打屁股不是摸屁股,姐姐可以忍受被他打屁股,摸屁股又是另一层意义。打屁股可以理解成教育姐姐,摸屁股是怎么回事,猥亵吗?秦宝宝估计要跟他拼命。

    简单的触碰不算摸屁股?一定要向电视上演的那样,满脸写着“我在调戏你”那样摸屁股?

    秦泽得承认心里欲求的事实,他刚才看着姐姐臀型完美的背影,想法稍稍多了点。

    秦泽坚决表示自己只是单纯的“灵光一现”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是摸还是不摸呢。

    秦泽打开系统界面,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剩余积分:205!

    这还是算上那天在裴南曼家无形装逼获得90点。

    换取古琴高级精通技能,花费150点,目前的积分点,最多再让他兑换一种高级技能,他就会面临财政枯竭。

    而《歌星》节目才第四期,中途若再来几次变故,他未必有足够的积分应付状况。

    因此这个任务绝对不能放弃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又来了,怎么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姐姐屁股呢?

    神不知鬼不觉有点困难......

    看灰机......然后迅速摸一下。不行不行,除非姐姐没触觉,否则就算外星飞碟来了,也掩饰不了被弟弟摸屁股的事实。

    而且刚才也试过了,行不通。

    少女,我看你天生丽质一表人才,尤其臀骨惊奇,可否让在下来摸骨称量一番?

    这个也不行,巴掌说来就来。

    忽然,秦泽灵机一动,想起网上一个段子。顿时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姐,我最近身体出了点状况。”秦泽咳嗽一声,吸引姐姐主意,然后语气故作沉重。

    秦宝宝还是很关系弟弟的,闻此言,忙道:“什么状况?哪里不舒服?要不要姐姐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属于疑难杂症吧,”秦泽想了想,抬起自己的右手:“我的手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,有时候会不受控制的做一些奇怪的事。完全不是出于我本心那种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毫无征兆的抽了自己一巴掌,又清脆又响亮那种。

    姐姐震惊了,匆匆跑过来,慌道:“呀,还真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,完全不收我控制的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又给了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是多动症吗?强迫症?我上网查查。”秦宝宝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秦泽见铺垫的差不多了,面不改色的摸向姐姐的翘臀。不忘重复:“应该是强迫症吧,总之我也控制不住。”

    宽厚的手掌贴住丰满臀,没有陷手瑕疵,像是触摸质感温润玉,稍稍用力,立刻感受到手掌反馈回来的惊人弹性。

    熟悉的配方,熟悉的手感。

    秦泽体会着姐姐臀部的美妙手感,脑海中“叮”一声,任务完成。紧接着,“啪”一声,左脸火辣辣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我的手也得了不受控制的毛病。”秦宝宝扇完巴掌,后退几步,冷笑:“差点就真信你了。死变态。”

    我去,你怎么不按套路走!

    秦泽捂着脸,欲哭无泪:童话里都是骗人的......

    王子衿换上睡衣出浴,头发湿漉漉的披散,睡裙下,两条白嫩嫩的小腿纤细莹润。她看见客厅里的姐弟俩,愣了愣,好笑道:“你们又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躺靠沙发,瞧着二郎腿,双手抱胸,虎着小脸,一副余怒未消的模样。

    秦泽垂头丧气坐在她稍远的位置,不敢靠近,满脸沮丧。

    一个月的相处,王子衿已经能敏锐察觉到这对姐弟的关系变化,什么时候是玩闹,什么时候是真正闹别扭。

    秦宝宝斜眼瞥了秦泽一下,起身拉着王子衿回房:“子衿我们走,别理这个变态。”

    摸姐姐屁股的变态。

    王子衿被她牵着走进屋里,不忘扭头朝秦泽投来疑惑的眼神。

    秦泽张了张嘴,我能怎么办,我也很无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