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七十五章 录制现场出现意外
    现场灯光熄灭过半,舞台那边却亮起绚丽的光芒,一束束的灯光照射在缓缓登台的美人身上,照亮她身上那件印染水墨画的旗袍。山峦叠嶂,古松苍劲,写意悠远。

    美人如花,平添一股古典优雅之美。

    观众爆发出一阵滔天欢呼,着实被她一身打扮给惊艳到。

    “太美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女神。”

    “呜,好想干她。”

    “腿不错,虽然没有大胸妹的大长腿惊艳。”

    “徐璐好漂亮,这身衣服,啧啧,完爆任何制服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中国的旗袍有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期节目后,某宝要出徐璐同款了。”

    片刻,一声柔情如水的古筝响起,继而二胡,钢琴、笛子......

    “骤雨初歇,”

    “湖面水波荡涟纹。”

    “半生累,尽徒然”

    “青石板上,一把油纸伞。”

    “画屏薄烟穿,”

    “丹青难画你芳容。”

    “水墨丹青,难隐你的容颜。”

    徐璐的歌声飘渺悠远,古风浓郁,曲好词好,人好。古典气息的音乐,独特的哀伤、忧郁的气氛洋溢。中国传统音乐,在旋律、音阶、音色、节奏等方面与西方音乐存在区别。讲究的是一个“纯净”!

    古筝就是古筝,二胡就是二胡,单一的乐器演奏,给人听觉上的纯粹:轻、缓、哀、扬诸多特色。没有摇滚的喧嚣,没有伴奏的杂乱,单一,纯粹。是另一种听觉享受。

    观众们陶醉的闭上眼睛,静静聆听古典乐器奏出的美妙音符,聆听徐璐磁性哀伤的歌声。

    后台。

    黄宇腾闭着眼睛,专注聆听音乐。

    李荣兴自顾自点头:“不错哦。很有味道。”

    陈小彤附和:“一下子就把古典的味道勾勒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学刚是玩摇滚的,古典音乐他不行,不过欣赏能力在线,评价道:“曲子好听,轻缓悠扬,又给人一种淡淡的哀伤。词也填的好,听着歌,仿佛置身在江南水乡的古代,撑着伞,走在青石板路上,小桥流水......一卷水墨丹青在眼前铺开。”

    “几只舞破瓶中雪,”

    “越想越多,越难下笔成河。”

    “怕一用力,惹落竹尖墨。”

    “终画不出,那伤心一抹。”

    “为你画上,一道搁浅。”

    “比一扇窗,掩不住我。”

    “剪一道光,剪不断。”

    “水墨丹青,难隐你的美。”

    “为你作一幅,丹青水墨。”

    声音渐渐低沉,直至消失。

    一曲唱罢。

    徐璐风情万种的一撩鬓发,微鞠躬,“谢谢大家。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......”

    疾风骤雨似的掌声,又像是一浪推一浪的海潮,汹涌不绝。镜头特意在观众的脸庞掠过,把他们兴奋热情的面部表情录进去,镜头掠过秦泽的时候,他象征性的露出一个“好感动”的笑容。

    徐璐离开舞台,观众的掌声、欢呼声稍歇,余热仍在,他们相互交谈着:

    “这首歌太有意境了。”

    “徐璐唱的也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喜欢古风歌曲,多有意境啊,感受太美妙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冲这首歌,徐璐新出的专辑一定买。”

    “路转粉。”

    “黑转粉,徐璐唱功不错,以前怎么会假唱呢。”

    “嗨,哪个歌手没假唱过啊,她倒霉,给曝光出来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怎么觉得这歌词有点生拼硬凑,华而不实。”

    “呸,你懂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,老子是中文系的,我不懂?歌词就是生拼硬凑,追求辞藻华丽。曲子是不错,但没有我想象中的好,给不了我江南水乡,丹青泼墨的意境。有点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这已经很好了,我觉得不比《盛世烟云》差了,金曲我不敢说,精品绝对是。你这都不满意,有本事你填一首词啊。”

    “youkanyouupnokannobb!”

    秦泽耳目聪明,忽然听见后排几个年轻人谈话声:

    “诶,秦宝宝这期好像唱的也是古风歌。”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关注秦宝宝微博吗?”

    “有啊,可我没看到她发过相关微博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,不是秦宝宝的微博,是她弟弟。”

    一女生愕然道:“她真有弟弟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有吧,她自己是这么说,微博她和弟弟也有过互动,真假不得而知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是假的,她弟弟有这么厉害吗,又写摇滚又写情歌,网上早有人说过了,不可能有这么厉害的人。业内的词曲作家中都很少见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反正下一个就她了。”

    结果,十分钟过去,秦宝宝没有登台。

    后台似乎发生了状况,尹佳也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还没开始?”

    “录制节目嘛,出状况正常的,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许多观众站起身,左顾右盼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又过五分钟左右,尹佳返回舞台,笑道:“观众们,我们乐队的钢琴手,不小心受了点伤,已经送去医院。新的钢琴手即将补位,大家稍安勿躁。”

    观众们有了交代,顿时不慌了。可秦泽心里一咯噔,感觉要完犊子。

    他接着上厕所的名义离开席位,摸到后台,入口有工作人员守着,观众是不能进入的。

    “非工作人员禁止入内。”守在入口的工作人员指了指警示牌,拦住秦泽的路。

    周围的灯光师,摄像师,以及其他工作人员也纷纷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回观众席上,这里不能进。”有个挂着工作牌的中年大叔,很不高兴的挥挥手,示意赶人。

    “我是星艺娱乐的工作人员,有事找秦宝宝,你去通知一下。或者你把手机还我,我自己联系。”秦泽面不改色的瞎扯淡。

    星艺娱乐有两位歌手在后台,除了各自的经纪人陪在身边,肯定还有其他随行人员。秦泽的话,可信度很高的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狐疑的打量着他,年纪太轻了,面生。

    秦泽指了指左侧那几个工作人员,笑道:“我跟他们站一起,放心了吧!对了,我叫秦泽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会儿。”工作人员和同事打了个招呼,示意他们看好秦泽,推开门,身影消失在长长的走道中。

    此时,休息室。

    摄像师关闭机器,这属于录制节目时出现的意外情况,不能拍摄。

    宽敞明亮的大房间,李艳红和导演沟通,出现争执。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怎么就被设备砸到脑袋了,”李艳红大声说:“不行,补位的琴手完全没有弹过曲谱,现场弹奏,出现失误怎么办,观众还会投票给宝宝吗。”

    导演无奈道:“这事儿谁也没办法,头给砸破了,人也送到医院去了。要不这样,把古琴部位剔除吧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急道:“那不行,古琴在乐谱中占了很大比例。没了古琴伴奏,音乐效果大打折扣。”

    乐队的钢琴手在后台休息的时候,不小心给头顶的音响砸中脑袋,当场昏迷,流了一地血,人给送医院去了。钢琴手同时兼古琴手。

    导演顿时不耐烦: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要不你们给我找个琴手?”

    李艳红指责道:“你们节目组不该防范这种意外吗,为什么补位琴手没有弹过曲谱?”

    导演翻白眼:“你还别说,我做了这么多年节目,就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。再说,你们那是新歌啊,换了其他曲子,补位琴师立即上手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咬了咬唇,精致漂亮的脸蛋布满愁容。

    节目组是有补位琴师的,但她唱的是新歌,曲子也是新的,换了其他歌曲,专业的乐队老师基本都弹过,不需要练习。如今有两条解决方案:一,补位琴师硬上。

    这条方案很冒险,再优秀的琴师,也不可能给一张新曲直接上手,很容易出现失误。

    二,直接把古琴从伴奏中剔除。

    可这样一来,音乐层次就差了,意境不足。

    大沙发上,徐璐优哉游哉喝着广告商的酸奶,嘴角微微挑起,要不是人太多,真怕自己忍不住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这就是报应呐。

    看你怎么办,秦宝宝。

    徐璐没理由不幸灾乐祸,秦宝宝是她的对手,不管舞台还是私底下。她很自信,但如果秦宝宝因为缺琴师,唱砸了。她会更开心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歌手,袖手旁观,也插不上手,这种事情无能为力。而且,他们的歌不是新歌,钢琴师换了就换了,无压力。

    李艳红叹了口气,看向秦宝宝,“宝宝,要不就把古琴排除吧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沉着脸,坚决道:“不行。”转头看向导演:“能多给琴师一点时间练习吗。”

    导演直接拒绝:“节目停止录制二十分钟了,外头观众反应很大,早等的不耐烦。再说,弹一次两次,效果不大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坚持:“效果不大,总比没效果好。”

    徐璐开口了:“秦宝宝,导演都说外面观众情绪很不满了,不能因为你一个人,耽误大家时间。我晚上有个通告,不能耽误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目光锐利。

    徐璐冷笑:“你是新人,很多规矩都不懂。你需要明白,永远都是你去适应规则,而不是规则适应你。新人,要谦虚,明白吗。”

    大家很默契的眼观鼻,鼻观心,星艺公司的家事,他们不方便插嘴,看戏就好。

    秦宝宝目光扫过,没有人为她说话,没有支持她,甚至连五分钟,十分钟的时间都不愿给她。

    她孤立无援。

    她孤掌难鸣。

    心里又委屈又难过。

    在家里她是小公主,父母宠爱,还有个嬉笑打闹,实际也很宠她的弟弟。学校里,她是风云人物,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生无数。闺蜜也不少。

    职场上,有个对她青睐有加的上司,处处照顾。

    人生可谓一帆风顺。

    可进入娱乐圈,进入一个更高层次的圈子,各种阴谋阳谋,各种勾心斗角,纷涌而来。

    她才知道,没有根基的自己,想走的更高,更远,多么艰难。

    秦宝宝此时的心情:宝宝委屈,宝宝心里苦。

    这时,有个工作人员走进来,左顾右盼,说道:“秦老师,门外有个人要见你,说是星艺的员工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一愣,她不记得除了司机和李艳红外,还有其他星艺公司的员工陪同。

    她现在的身份地位,还没有配备保镖的资格,也没有自己的生活助理。

    徐璐皱眉道:“你是不是说错了,是找我的吧。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挠挠头,“没弄错啊,是找秦老师的,难道他不是星艺的员工?”

    也有可能自己被耍了,其实是秦宝宝的粉丝。

    “他叫秦泽。”工作人员又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”秦宝宝忽然叫了一声,撇下经纪人李艳红,高跟鞋啪嗒啪嗒,径直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艳红一愣,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面面相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