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七十二章 您的头号大敌已经上线
    规模越大的公司,派系斗争越厉害,搁在哪里都这样。秦宝宝以前就职的外资公司,那才是内斗如火如荼,同一个办公室,至少有三个派系的成员。所以她也没太大的心里郁垒,见怪不怪了。难道换一家经纪公司,她就能当个世外闲人?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星艺娱乐。

    副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刘经理敲了敲办公室的门,里面传来男人的声音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间奢华的办公室,弥漫着古龙水和雪茄的香味,宽大的楠木办公桌后,占据整面墙的四米高的博古架,摆放书本、瓷器、青铜艺术品。

    进门的对面,是巨大的落地窗,很适合俯瞰风景。阳光透过玻璃,照在意大利产的stressless真皮沙发。

    星艺娱乐的副总裁康世安坐在办公椅上,在看一份文件,抬头瞅了眼刘经理,没说话。

    刘经理恭声道:“康总,秦宝宝没答应。”

    康世安今年三十五,五官端正,当然,像他这个年纪的男人,气质比外貌更吸引女性,男人过了三十,只要不是自甘堕落的碌碌无为,多多少少都会凝聚出一种叫做“气韵”的东西。

    四十达到巅峰,所以常说:男人四十一枝花。

    康世安年纪轻轻,坐上副总裁的宝座,除了自身能力、手腕出众,还有个好老子,是星艺娱乐的股东之一。

    康世安自顾自的看着文件,淡淡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刘经理知道自己该走了,他就是过来报告一下情况,这件事就是康世安让他办的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重新关上,静悄悄的办公室,响起女人的呜呜声。

    康世安把手伸到办公桌下,像是握住了什么,然后身体轻微挺动,幅度渐大,沉沉低吼一声,尽情的喷薄出来。同时,女人的干呕声和咳嗽声从桌底传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个衣着时尚,妆容精致的高挑女人钻出来,扑到垃圾桶边,吐出嘴里不可描述的液体。

    康世安抽了几张纸递给她。

    女人擦干净嘴,漱口之后,埋怨道:“你下次能不能轻点,撞的喉咙痛。”

    如果刚才那一幕被曝光到网上,必将引起轩然大波,因为这个女人是徐璐。

    徐璐今年三十岁,高中毕业后,没念大学,二十岁那年被星探发掘,开始了她的演艺事业。做为一个艺人,她无疑是成功的,奋斗十年,名利双收。相应的,她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,工作原因,到现在也没交男朋友,是康世安的情人。

    在娱乐圈,这太常见了。没陪睡过的女明星不敢说没有,但屈指可数。她徐璐没背景没资本,不靠身体靠什么?徐璐觉得自己十年的奋斗生涯,都可以写一部可歌可泣的小说。

    所以她从心底看不上秦宝宝这种新人。

    “世安,我要上《歌星》的节目,你把秦宝宝踢出去。”徐璐坐在康世安大腿上,双手环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康世安道:“你当我没试过?姓黄的昨天会议上把我提议给否了。”

    徐璐撒娇道:“我不管。”

    康世安笑道:“放心,他压不住我。节目组的总策划人是我同学,我亲自打电话拜托他。下午给你消息。”

    徐璐绽放出妩媚的,小女人的微笑:“晚上我来你家?”

    “别,我老婆出差回来了,这几天你别主动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徐璐抗议的扭了扭臀。

    康世安笑道:“骚蹄子,今天就不喂你了,我晚上交公粮。”

    窗外阳光炽烈,中央空调呼呼输送冷气,康世安一手搂着徐璐,一手抚摸着她大腿,思绪飘远。他存心打压秦宝宝,并不只是帮助徐璐而已。圈子里某位大佬说过,娱乐圈就是他家后花园,漂亮女星,只有想不想睡,没有能不能睡。这话霸气,康世安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秦宝宝是他一眼相中的女人,他想睡的女人。康世安深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想征服一个女人,先征服她的心。首先打磨掉棱角。初生牛犊不怕虎,强迫会起到反作用。比如徐璐,当年她进公司的时候,也是一朵纯洁的小花儿,出卖肉体的事死活不干。康世安很有耐心,不动声色捧着她,把她捧上云端,再高高摔下来。这一摔,摔碎了她所有的矜持和幻想。

    康世安再提出要睡她时,徐璐二话不说,把自己脱光光送床上。

    这一脱,就脱了五年。

    今时不同往日,康世安不再是以前龙精虎猛的年轻人,秦宝宝也比徐璐更出色,他不想放长线钓大鱼,想尽快把秦宝宝掌控在手里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。

    秦宝宝掏钥匙拧开房门,双脚踢掉高跟鞋,包包往沙发一扔,像一只气势汹汹的雌虎,就把低头浏览某上市公司财务报表的秦泽给扑倒。

    “银子呢,银子哪去了,交出银子不杀。”秦宝宝掐住秦泽的脖子,恶狠狠道:“否则拉出去弹jj一百遍。”

    秦泽一挺腰,把骑在身上的姐姐颠的险些摔下去,翘臀高高抛起,一阵赏心悦目的乳摇,慌忙松手扶住沙发。他趁机翻身,化被动为主动,将作妖的姐姐按在沙发上,双手搅拧在背。不屑冷笑:“秦宝宝,你哪来的自信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挣扎不得,气的脸蛋涨红,谴责道:“你个黑了心的东西,姐待你掏心掏肺,你背着我闷声发大财。忒不是东西。”

    秦泽呸道:“我卖我自己的歌,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,”秦宝宝耍无赖:“你狼心狗肺,忘恩负义。姐以党的名义批判你。”

    秦泽吐槽道:“我混了一辈子都只是共青团员,党的名义批判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试探道: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三首歌三十万,由于你名气大涨,《离歌》的版权费水涨船高,卖了十五万。总共四十五万。”

    “四,四十五万......”秦宝宝眼睛里仿佛有哗啦啦的红色纸币飞过,吞了吞口水,喜滋滋道:“阿泽,我要买包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换电脑。”

    “手机也要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周末咱们去买几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的小宝马好像也要保养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姐想想,明天吃什么好,五星级自助餐?日料?海鲜?”

    秦泽斜眼,一句话打碎姐姐的美梦:“不好意思了,钱我全部投资股市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飞扬的神色凝固。

    秦泽面不改色的补充:“而且被套住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内心一万点暴击。

    片刻后,王子衿从房间出来,指了指身后,压低嗓音:“她怎么了?一进房间,蒙头就大哭一场。”

    秦泽淡淡道:“别理她,哭完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知姐莫若弟,秦宝宝的忘性大,说好听点是洒脱,不好听点,那是没心没肺。半个多钟头,姐姐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,囔囔道:“阿泽,我的头号大敌上线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一愣:“说人话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握着手机,急慌慌的跑出来,“徐璐是下期《我是歌星》嘉宾,她发微博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看着她,愕然:“然后呢。”

    “榆木脑袋。”姐姐春葱似的手指抵住他额头,用力一推。

    “我的位置本来是她的,你知道吧。”姐姐气啾啾道:“上次给我写歌的老师,就是给她截胡了去。她打什么主意,我还不知道呀。想看我被淘汰呗,然后顺利接替我位置。现在公司高层有两个意见,一边是想把我撤下来,力捧徐璐。另一边是支持我继续走下去。”

    秦泽摸了摸下巴,“反正你的精品歌,都不是星艺娱乐的资源,不花一点钱,就把你捧成当红歌星,然后利用你大把赚钱,星艺乐见其成。因此支持你的人更多。可就算这样,好像与这件事没关系吧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咬牙切齿:“姐是那种忍辱负重的人么。我有仇报仇有怨报怨,姐要把她pk下去。”

    秦泽惊道:“你是不是忍辱负重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你脑子肯定秀逗,徐璐是一线明星好不好,你哪来的自信把她淘汰出局,秦宝宝你是不是赢了几场,自信心膨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小仙女。”秦宝宝扭扭腰。

    蜜汁自信。

    秦泽掏出手机,打开微博。

    徐璐发了一条微博:“收到了《歌手》节目组的邀请函,很期待在这个平台上一展歌喉,与几位老师交流、学习、pk。多嘴说一句,我是带着恭明老师的新歌而来,嗯,大家都熟悉的,古风歌曲,希望支持。”

    配图:《我是歌星》节目组邀请函。

    微博下方评论,多达十几万。

    惊人的回复量,这就是一线明星,微博关注一千多万,当然,里面不一定都是她的粉丝。僵尸粉肯定占了很大一部分。

    一线明星和小明星的差距,给个很直观的数据:秦宝宝的微博粉丝:48万。徐璐的微博粉丝:1090万。

    “哇偶,徐恭明的新歌?”

    “《盛世烟云》是古风歌曲的难以超越的经典,也是徐恭明的巅峰之作。”

    “恭明老师沉寂有段时间了,行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很多年没出精品了,表示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十年磨一剑,我相信徐恭明能再创新高。”

    “玩的真大,请徐璐参赛。”

    “徐璐是星艺招牌之一,人气没的说,但唱歌嘛......”

    “假唱的败类,垃圾。”

    “楼上的说什么,不喜欢滚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作到死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管她唱的好不好,我是徐璐脑残粉,无条件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一线明星都来了,天王还会远吗?节目组是逆天的节奏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沪市,我要去买门票。”

    秦泽发现一个很尴尬的事情,是徐璐的尴尬,她人气高没错,但本身是个受争议的明星,喜欢她的人很多,讨厌她的人也不少。这个并不矛盾,娱乐圈备受争议的大咖太多了。徐璐的名声并不好,她以前是以歌手出道,后来爆出假唱门,人气大跌,遂转战影视,开启了事业第二春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她虽然有一线明星的人气,但未必有一线明星的支持率。实际上,很多一线明星,都没有相应的支持率,为什么?因为人气是可以炒出来的。有的女明星靠着负面新闻冲到二线,你能说她的支持率有二线明星的水平吗?

    别看徐璐微博粉丝是秦宝宝的二十几倍,可是,有人关注她,是为了黑她。有人关注她,纯碎是因为喜欢明星。

    对明星来说,一百个粉丝里面,有十个铁杆就不错了,其余,有的是理性粉,有的是黑粉,有的是僵死粉,有的是酱油粉。

    秦宝宝有她的优势,没有负面绯闻,喜欢她的人基本很纯粹,喜欢她的歌声,喜欢她的歌曲,喜欢她的......大胸大长腿。

    讲真,秦宝宝还真不是没有希望。

    晚上七点,给两位姐姐做了晚餐,秦泽出门打了辆的士,直奔女王裴的别墅。

    他事先给裴南曼打了电话,女王说自己不在家,让他随意,以后不需要事先打电话通知。家教时间可以由秦泽自己定,与李东来沟通好就行。

    这是当甩手掌柜的意思。

    正如裴南曼自己说的:过程怎样,不关心,只看结果。

    七点四十,出租车到了别墅区,李东来站在小区门口,翘首企盼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帮你弄了一张门禁卡,你以后直接来就行,省的每次出门来接。”他递给秦泽一张白色的卡。

    物业管理的很严,车辆通行,人流出入,都要门禁卡。闲杂人等,进不了这小区。

    李东来的成绩一团糟,长期处于班级垫底,秦泽的计划是砍掉重练,不破不立。

    以秦泽的水平,教一个高中学渣,还是绰绰有余。得到秦泽完成功课就传授绝世武功的承诺后,李东来一改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死性,埋头苦读,苦心专研。游戏也不玩了,歌也不听了,偶尔看见秦泽在电脑上看《歌星》节目,朝着秦宝宝的身段流一流口水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半,秦泽完成今日家教工作,李东来送师尊大人下楼。

    客厅,李东来的水灵妹子正打电话,“你别跟我废话,你老爸不是在电视台那边有关系吗,给我弄张现场门票,要是做不到,姐妹也别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必须的,我是徐璐的粉丝,偶像登台唱歌,怎么能不捧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喜欢秦宝宝?那狐狸精看着就讨厌,胸大的不科学,明显是填硅胶了。”

    “唱歌好又怎样,改变不了她狐狸精的本质,瞧瞧她长的模样,不就是勾人狐狸精嘛。李东来那蠢货,每次看着她流口水。”

    裴子淇躺在沙发上,双手搭在玻璃茶几,两条纤细修长的腿交叠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给这个学生妹打分,秦泽打八分,过几年,有资质晋升九分女神。现在她还太青涩,不过少女有少女的好处,腰肢纤细如新抽嫩芽的柳条,清秀的瓜子脸,齐耳短发,水波荡漾的杏眼儿。

    李东来听了她的话,嗤笑一声,反正被黑习惯了,领着秦泽径直往外走。

    到小区门口时,一辆玛莎拉蒂正缓缓驶入小区。

    秦泽不禁多看两眼,这东西价值不菲,属于轿车里最高大上那一系列。修长的机舱盖弧线凌厉,像是条跃出水面的鲨鱼,防窥视玻璃阻断了看向里面的视线。

    以往秦泽看到这类名车,总会心里腹诽,里头定是某个大腹便便大叔,载着如花似玉妹子。

    这时,车窗降下来,驾驶位上的,不是大腹便便的大叔,而是气质恬静的绝色女王。

    女王大人今天穿一身职场套装,少了一份宜室宜家的温婉,多了三分干练凌厉的气场。

    “回去了?”裴南曼展颜一笑。

    “回了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吧。”裴南曼轻声说。

    秦泽犹豫一下,开门钻了进去。他其实不想搭女王的顺风车,与这气场强大的女人呆一起,他总觉得有压迫感。

    这来源于人生经历、社会阅历的差距。

    可她有股让人想探索,想亲近的魅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