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六十八章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却视而不见
    “一个朋友的......她让我给家里的小孩做家教,薪水开的很高,我没有拒绝的理由。”秦泽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王子衿悄悄撇嘴,旋即笑容温婉:“那你去吧,我自己呆家里也挺好,反正我不太喜欢出门,嗯,宅女。”

    说到家教,又是一桩不得不说的陈年旧事,秦宝宝刚上大学那会,还没有36d,当了多年学霸的姐姐,暑期突发感慨,说自己要体验生活,创造财富。遂寻一家教工作,对方开的薪酬非常可观。记得那是姐姐第一次“工作”,晚上吃饭的时候,姐姐像只骄傲的小母鸡,把这件事宣布出来。

    老爷子开怀欣慰,说宝宝就是聪明,有出息。

    秦妈热泪盈眶,说我们宝宝从小就伶俐,我要自豪。

    然后老两口斜眼看了看平庸的儿子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,那就是两张“滑稽哥”。

    秦泽如遭雷击,幼小的心灵留下无法抹除的巨大伤害,一万点暴击。继股票版“取而代之”,家教成为他心里第二个执念。但以秦泽勉强混在及格线的中人之姿,这辈子都指不上有人找他做家教。好在姐姐的小得意没维持多久,某日,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男主人,趁老婆女儿不在家,提出要包养秦宝宝。

    原来对方不是看上姐姐的成绩,而是看上了她的c罩杯和大长腿。

    秦宝宝第一次工作就这么胎死腹中,不敢把这件事告诉父母,只能跟弟弟诉苦,躲在弟弟被窝里嘤嘤嘤。

    时隔多年,居然还有机会体验一下家教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恰逢实习期不知道找什么工作,老爷子问起来,也能理直气壮的说:我在教书育人。

    总不能说:工作什么的,都是旁门左道,炒股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那老爷子肯定一巴掌呼死他。

    半个多小时后,有人联系秦泽,说他在小区门口。

    秦泽告别王子衿,到了小区门口,一眼就看见路边停着崭新的奥迪a8,司机是个魁梧的中年人,不苟言笑,掏出手机拨打秦泽的号码,听见手机铃声后,便走出车,拉开车门:“秦先生,我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秦泽点头,坐上车。

    奥迪a8穿过cbd区,往徐汇方向行驶,早上十点,停在一个别墅区。寸金寸土的土豪小区啊。

    司机驶入小区,停在某座别墅大门前,“秦先生,到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打了个电话,很快,别墅里跑出一个应该是保姆的中年大妈,开门。

    秦泽走进铁艺大门的同时,扫了一眼,万分惊叹,独栋别墅,加上前后院的占地面积,两百平米以上,甚至有三百平。又是这样的地段,价值不菲。秦泽记得今年初,松江那边的别墅,有的都炒到一千万了。眼前这栋,保守估计,三千万以上五千万以下。

    不过并非新房,看外观,有些年代了,想来当年房价不至于如今这般逆天。

    两扇棕漆实木大门敞开,秦泽随着保姆走近别墅,穹顶华美的水晶吊灯,图案繁复踩上去质感极佳的地毯,看不出牌子但感觉价值不菲的家具,以及摆置在客厅中心两排乳白色沙发,都在告诉着秦泽,光是客厅的装修,估计就值秦宝宝那套八十平房子。

    一个开安保公司的,真有这么多银子?

    客厅坐着两个美人,一大一小,大的是少妇裴南曼,小的是个俏丽的学生妹,初三或者高中的年纪,短发,漂亮。

    说是母女也可以,两女外貌有几分相似,但似乎年龄不对等。裴南曼瞧着,顶多三十。她坐在沙发,翻看膝盖上的一份文件。学生妹慵懒的靠着沙发,她在看电视,脸上表情淡淡,百无聊赖。

    “秦泽,来啦。”裴南曼微笑。

    “裴姐,我没做过家教的工作。”秦泽摊牌。

    裴南曼柔声道:“没事,总得有第一次。我这份家教也不好做,叛逆期的孩子让人头疼。”

    声音温柔,自有一种“不动如山,徐徐而起”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子淇,别看电视了,回房写作业。”裴南曼看向身侧的学生妹。

    秦泽笑道:“你好,我叫秦泽,这个暑假,我是你的家教老师。多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学生妹瞥了眼秦泽,猛翻一个白眼:“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这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秦泽心说,幸好我没握手,不然就更尴尬。

    裴南曼笑道:“秦泽,你的家教对象不是她。子淇,去叫东来下楼。”

    学生妹挺直小腰杆,通话靠吼,囔囔道:“李东来,你的家教老师来啦,快滚下来。”

    大概五分钟,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从楼梯走下来,穿着休闲短裤,松松垮垮的t恤,踩着人字拖,长相属于那种小帅,跟秦泽以前一样。现如今是没法比了,系统赠送“整容”礼包,秦泽已经是校草级帅哥。

    头发不长不短,眉宇间有一股子桀骜之气。

    看着就是个刺头。

    裴南曼道:“东来,以后他就是你的家教老师,秦泽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斜睨,显然对秦泽没什么好感,没好气道:“你哪的。”

    学生妹补充道:“问你哪个学校毕业的。”

    “财大,今年实习,还没毕业。”秦泽心里嘀咕着,这份工资果然不是好拿的,家教对象似乎是个问题少年。不好相处呐。

    李东来不满道:“小姨,你上次给我请的家教老师,还是复旦的呢,还不是没用?找个财大的学生,不如不请家教呢。”

    小声嘀咕:“好不容易暑假,玩的时间都不够,还请家教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笑眯眯道:“你有意见?”

    李东来立即噤声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仍觉不甘心,壮着胆:“他一个学生,能教我什么,我又不是初中生,我要测试他。”

    姬南曼道:“行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瞪了秦泽一眼:“你等着。”转身跑回楼上。

    没多久,拿着一份模拟考卷砸在茶几上,恶狠狠道:“四十五分钟,你要能拿120分以上,我就同意你做我家教。”

    秦泽哭笑不得,扭头看向裴南曼,漂亮的无法无天的少妇笑容淡淡,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音乐库里试听歌曲,听来的一句词: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却视而不见......

    学生妹瞅了瞅秦泽,朝李东来呵呵一声:“你怎么不说拿满分呢,四十五分钟,李东来,你可真能作。小姨,他就是不想要家教。”

    秦泽不免多看她两眼,这是个外冷内热的妞儿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。”李东来瞪了她一眼,两个年纪相差不大的少年少女,相看两厌,齐齐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四十五分钟?120分以上?

    当我是做题小能手啊。

    神经病。

    果然是叛逆期的孩子。好想打他。

    “裴姐,不好意思,这家教......”他想说这份家教工作我不做了,可就在这时,脑海里久违的一声:“叮!”

    “人前先圣(5/15),请在四十五分钟内完成这份试卷,并获得120以上的成绩,成功奖励积分90点,失败扣除相应积分。”

    秦泽愣了愣:“系统,我用节操发誓,这次没装逼欲求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tm冤枉我。”

    “宿主,系统是根据你的脑电波、心跳速度来推测你是否有装逼欲求,说你有你就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服。”

    系统不搭理他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我服了,请问兑换高等数学精通,需要多少积分。”

    系统秒回:“初级50点,中级100点,高级150点。”

    “再请问,做到120分以上,我要兑换初级还是中级。”

    “初级有点悬,中级足以。”

    “尼玛,我还亏了10点。”

    “宿主可以选择放弃。”

    “放......”秦泽忽然觉得不对劲,系统给的任务不合理,如果是这样,正常人都会放弃任务,那么任务还有触发的意义吗?心中欲求是触发条件之一,但不是全部。没有意义的任务,系统是不会提示任务的。

    脑海中灵光一闪:“再次请问,兑换这张试卷的正确答案,需要多少积分。”

    “15点。”

    “幸亏老子机智,否则被你套路。”秦泽喜滋滋道:“兑换。”

    “发什么呆,你行不行啊。”学生妹板着脸,催促秦泽。

    真是个傻瓜,直接拒绝不就好了。杵在那里干嘛。

    李东来不屑的冷笑两声,他觉得眼前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家伙认怂了。

    裴南曼见秦泽骑虎难下,终于不再冷眼旁观,给他送来梯子:“刚才就当是玩笑,我请的家教老师,他还没资格拒绝。”

    秦泽不回应她,把试卷拖到自己面前,拿起笔就做。

    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却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然后,这家子三口人,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。

    八道选择题,用时一分钟。秦泽先看题,再看答案,沉吟两三秒,答题。

    之后是填空题,同样的势如破竹,摧枯拉朽。看题不超过十秒,迅速答题。

    李东来瞠目结舌,随后冷笑,这算什么?哗众取宠?破罐子破摔?

    “哪有你这样答题的,”学生妹鄙夷道:“做不来就做不来,逞英雄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笑呵呵道:“英雄变狗熊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不禁皱眉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秦泽已经做到解答题。速度终于慢下来。但仍然让人感觉不到丝毫诚意,所谓的慢下来,是因为解答题不是abcd的选择题,也不是只要一个答案的填空题。它需要详细阐述解答过程。之所以说秦泽没诚意,因为他依旧运笔如飞,没有丝毫停顿、沉思。

    12道解答题,用时十五分钟。

    整张卷子,二十分钟不到。

    秦泽搁下笔,深深吐息,“好了。”